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的信息:基督教的骗局
日期:2012-4-7 10:17:55 访问次数: 作者:乔纳森·罗伯茨 其他

微信图片_20180718084934_副本.jpg


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拿撒勒的耶稣,


启示录的圣保罗和圣约翰,

作为基督教圣典的圣灵

回到地球,解释隐藏

在基督教等级制

背后的神学

欺诈

谜题

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来自卡帕多西亚的

小亚细亚—提亚那,在于今天的土耳其

金牛山以东&叙利亚东北部

拿撒勒,艾赛尼教派

神的基督徒

图片1.png

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

公元2-99年

在进入这个引人注目的主题全部内容之前,需要向读者作一个适当的解释,罗伯茨先生在上述日期之前,每周定期与接收这些文字的灵媒举行会议,但1881年5月21日的会议,罗伯茨先生在其的记录中写了以下内容:

时间到了,在得知灵媒显现的下一位是谁后,我感到一阵惊诧和强烈的喜悦,坐满人的简陋公寓中一下子几乎充满了强大的灵性力量,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来临了。我们第一次受到了伟大的卡帕多西亚圣人和哲学家以及最伟大的老师和恩人的欢迎,他的爱曾经吸引了文明世界的赞赏和尊敬——“阿波罗尼乌斯,东方圣灵的选定基督”。他的沟通如下:

让我们致意,真理的存在并会征服迷信。根据基督教日历,我出生在公元2年二月份的第十六天,我的父母很富有,我26岁之前接受普通哲学和文学教育,我担任了六年拉克里亚的欧迈尼斯的下级,学习毕达哥拉斯哲学。从那位哲学家的教诲中获取所有知识之后,我去了安提俄克(古叙利亚首都,现土耳其南部城市);从那里又去了耶路撒冷。

当时我作为年轻灵媒的身上发生了一些神奇的灵力显现,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听说到了,我在进城的时候受到了欢迎,所以被说成拿撒勒的耶稣进城了,人们向他欢呼,并向一位奉主之名的人唱赞美诗。

现在,注意我下面所说的话;这发生在我33岁的时候,我希望你们密切关注我在这里提到的内容。你通过约瑟夫斯的著作《犹太战记》,可以看到有关围攻耶路撒冷的一个预言,或传的那些话都在所谓的拿撒勒耶稣身上应验了。在马太福音的23d章从30行开始的一些诗句,所谓的耶稣曾断言,巴鲁克的儿子从亚伯到撒迦利亚那一代人犯下的所有罪孽,在耶稣被指控死亡之后的三十四年,在神庙和祭坛之间被杀。你会发现这个耶稣被迫说出的预言随后实现了,这是在他的时代完成的;这里你能看到基督教福音书伪造的一个例子

图片4.png

弗莱维厄斯·约瑟夫斯公元37年—100年

我在弗莱维厄斯·约瑟夫斯(Flavius Josephus)写《犹太战记》的时候就知道了一切,因为我被罗马皇帝韦斯帕西安(Vespasian)雇用为他的神谕,而现在坐在你们面前的是他的灵媒。

图片5.png

罗马皇帝韦斯帕西安Vespasian

公元9年—公元79年

在我凡人的一生中,我从来没有想过死后被人崇拜——作为一个凡人,我从未教导这样的学说。但死后却被人神化了。九封书信是印度的塔克西拉的Phraotes送给我的,或确切地说是巴比伦和印度之间的礼物,他那时候是一位总督。

图片6_看图王.png

塔克西拉是古印度西北部一座古城

这些书信中所有的内容居然被包含在据称是圣保罗的书信里。那都来自我作为一个灵魂所学到的东西,我岂不成为既是基督教经典的耶稣又是圣保罗了这个奉承满足我的虚荣心,但毁了我的幸福。我有责任在这里坦白我能回忆的一切,为了驱散灵性的黑暗,让真理之光闪耀。

有一件事我特别想说,那就是地球上灵力的极限。所有的唯物主义者都声称死去的生命不能复生。关于这一点,据我所知,如果开发你的肉身到一定程度,不是发展所谓的道德纯洁,而是拓展一种神圣的,相信爱的,一颗为人类跳动的心,如果这样的人能接触到一个新的,年轻的身体,但它的灵魂完成它的使命之前刚刚离开,用手抓住身体,再用强大的力量逮住那个灵魂,他可以强迫它回到曾经居住过的身体里,让它完成使命。

要做到这一点,有三件事是必要的——首先要有一个完全健康的肉身。这并不是指一个强壮有力的肉体,而是意味着一种灵力比身体力量更强大,过量的灵力产生的结果。【在这里,圣灵控制灵媒的身体站了起来,双臂展开伸直到左右侧说:】对你说话的圣灵并不局限于你面前看到的形式的限制。它不仅充满了你所见的物质肉体,而扩展到它的周围。

当我活在凡人的形态中时,旧的正在消亡,新的在诞生。我的意思是说,迷信、神灵和所有这些观念都在衰落,而人类现在正寻求一些更实际有益的东西。我之所以能完成我的工作,这并不是因为我的能力与众不同或优于他人,而是在于我的内在和与我同在的灵魂力量。我想特别强调这个实情。

生活在任何时代或世代最敏感的凡人,他们的生命是最接近于自然神圣真理的,将产生一个可能是那个世代被称为救世主的孩子。那些向他们的同胞说出最崇高、最有益的真理的男人和女人就是他们时代的救世主。

此外,我想说的是,我是自愿退休的,在公元69-70年。我既没有因为我做过的事,说过的话,也没有因为我写过什么而被驱逐或流放到所谓圣约翰(St.John)写《启示录》的岛上。我写的是一些在我通灵状态下发生的事情,并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几乎完全相同的故事却被归于所谓的圣约翰写的《启示录》。这个故事不过是一场灵性世界的尝试,在一个尚未成熟到可以接受的时代,通过一个凡人的身体,传达了灵性生命的真谛。也就是说,灵媒为了非常恰当地表达灵魂教义时,选择了太多的犹太人或周边国家的神秘主义。

你们现代人知道的反尼西亚图书馆(anti-Nicene Library)包含的文件,其中一些仍然还在,完全可以保证你挑战今天翻译著作的正确性。如果他们敢,让他们去查阅一下那些的手稿,他们会发现现在所公布的许多细节是错误的。他们太愿意跟随祖先的翻译了,而不自己去翻译。

在这里我宣布基督教所有的福音书是由我布道的-在耶路撒冷传教-在以弗所传教-在希腊传教-在腓立比传教-在家乡传教-在安提俄克传教-在亚历山大(埃及)传教-在巴比伦传教。在我所宣讲的这些国家里,通过控制和在我身上发展的某些特质,我治愈了病人,恢复了盲人的视力,用前面提过的方法甚至复活过死者。

我会设法使死者复活。如果一个孩子,一个青年或一位少女,他的尸体是新鲜充满活力和完美的,并且他的灵魂已经脱离了它,这种情况下,如果我认为这个人的力量是强大的,他的意志是坚强的,而且身体还是温暖的,可以使灵魂返回并继续居住在这个身体里。这样,我知道死者可以恢复生命。当我生活在地球上时,哲学家们根据古代权威教导期待拯救的人们说,这样的救赎会在当时发生。

从我作为一个灵魂学到的东西,我就是被圣灵设计成来完成这个使命的人。我并不要求凌驾于任何人之上。我只想说,在我活在肉体凡胎的时候,我肉身控制的灵魂比他们中的一般人,甚至他们当中最先进的人还要多。

我的历史,正如你们现代人已知晓的,被一位叫达米斯的人(提摩太,《新约》中圣保罗的忠实伴侣)和其他后来人书写,关于我生活的主要事件是正确的,但对于人格魅力,传奇性和叙事的神秘程度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后者是我死后弟子和追随者的工作,并由他们加以传播。

还有一件事我的沟通就结束了。就是这个,在现代被公认为耶稣肖像的每一个画像同样都是我-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的画像它是在维斯帕西安统治时期画的那位皇帝向我咨询。我是他阵营中的神谕。我拯救过弗莱维厄斯·约瑟夫斯的命。”

我们问他,它是怎么回事。约瑟夫斯在他的《犹太战记》中没有提到这件事啊?他回答说:

那时候犹太人的等级观念非常强,即使是他们最好的朋友,如果信仰与他们不同也会引起他们的憎恨和厌恶。而约瑟夫斯作为一位正统教派的法利赛人,甚至比普通的犹太人对我这样的异教徒更有偏见。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法利赛人是坏人,而是说他们对自己的宗教十分忠诚,对那些与他们意见不同的人怀有极大的蔑视。

我作为一个灵魂学习到的一切得出的观点是,所有基督教的福音书都是借来的。而事实上,它们的起源是我从印度带回的书籍,有部分是从塔克西拉的国王Phraotes那里获得的。我想这些书在大约150年后,被亚历山大的柏拉图主义学派,折衷学派和诺斯替主义者(如安蒙斯·萨卡斯,奥利金和普罗迪诺)使用

Ammonius_sakkas.jpg

安蒙斯·萨卡斯(Ammonius Saccas)

公元175-242年,被认为是新柏拉图主义创始人,也是普罗迪诺在亚历山大的老师。

公元99年我死于以弗所,享年97或98岁左右,但是有人把我的尘世寿命延长到了150岁。我从塔克西拉的一位名叫希拉姆·埃米安迪的人那里得到了四部福音的原件,他把我带到更远的印度。他们的文字跟中文没有什么不同,写在薄而硬的纸上。

他们研究了佛陀生命的四个阶段。第一个是他的化身和出生,第二个是他的童年和青年,第三个是他的成年,第四个是他的晚年和死亡。这些书是我在印度的最南端,印度和苏门答腊之间的海峡,靠近新加坡那里获得的。

我们在这里向他提到,一星期前我们收到了一位自称是哥特人的基督教主教Ulphilas(当时在保加利亚)的信息,他说他曾翻译过来自撒马利亚人的阿波罗尼乌斯书信和福音,并把这些撒玛利亚文的手稿翻译成哥特人的语言;这些翻译的手稿是他从印度和新加坡获得原件之后亲自写的。他回答说:

一个叫Hegesippus的人复制了我的翻译,并用撒马利亚语修改了原文,Ulphilas复制的是Hegesippus的手稿。我是用希伯来-撒马利亚语写的,这是我的国家的语言。

到这里,灵媒已被控制得精疲力尽了。他匆忙而温和地向我们告别,他把灵媒控制得疲惫不堪,以前从未见过他这么累。也没有其他灵媒能有这样的控制,一次圣灵的访谈就这样结束了,这注定要成为人类时代进步的一个标志,它的重要性和对人类所有阶层利益将永远无法被超越


乔纳森·罗伯茨对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的历史人格的评价

我们发布这样的事实,正如许多权威人士承认的那样,阿波罗尼乌斯的历史已经被确认是真实的。由于我们自己的研究,还有许多值得补充的地方,但我们主要局限于他的个人生活和贡献的历史。作为能找到关于阿波罗尼乌斯生平的最好精华,我们选择了1834年伦敦版的《彭尼百科全书(Penny Cyclopedia)》:

“我们觉得我们可以放心地假设证据是真实的,下面的历史陈述是关于阿波罗尼乌斯的。他出生于卡帕多西亚的一个富裕家庭,也是所谓的耶稣基督在伯利恒的出生的特殊时期。在十二岁时,他被派到奇里乞亚的塔尔苏斯,据称是圣保罗的出生地和故乡。他不喜欢这个城市的人的轻浮习性,在他父亲的同意下,他回到了爱琴海,离塔尔苏斯不远的一个小镇,在那里一直呆到获得了成人的财产之后。

在那里他学习各种哲学体系,并在口才和普通文学方面完善自己。他住在埃斯库拉皮斯神庙里,那里闻名的神奇治愈术是由那寺庙的祭司在他们的神秘仪式中发起的,他们进行的治疗不仅使人民感到惊讶,甚至那些治愈艺术大师也赞叹不已。他最后决定采用毕达哥拉斯哲学,并积极地遵守萨米安圣人制定的纪律。他进行了五年沉默的严酷修行,他愉快地忍受着,没有抱怨。放弃了肉食、酒和女人-吃水果和素食为生-只穿亚麻衣服和最朴素的住所-赤脚并光着头-留着他的头发和胡须。”

他尤其以美好和蔼的举止,一贯的爱心和善良,泰然自若的气质而著称。在这些方面他是耶稣基督形象特征的个人体现,毫无疑问,他就是所谓的拿撒勒画像,现在被基督教无知地传授并加以崇拜的原型。

他决心献身于对知识的追求和对哲学的教授,他把自己的大额遗产交给了他的穷亲戚,然后去了安提俄克,那是一个学习中心,但不像雅典或亚历山大那样出名。在那里,他开始了他伟大的使命,并教导许多门徒和人民哲学。他进入了安提俄克的阿波罗达芙妮神庙,并学习祭司的神秘仪式。他的自传作家菲洛斯特拉托斯(Philostratus)描述了阿波罗尼乌斯的说话风格:

“阿波罗尼乌斯用一种有条不紊的方式说话,不夸张,没有诗歌语言的修饰,既也不过于文雅,也不过于高尚;任何空洞的平庸都被他视作不和谐和不愉快。他的言语不苛求精确,也没有任何精致的语句;他不用反讽的方式和任何离经叛道的言论和听众讲话。他说话像三角架一样平稳:“据我所知”,“在我看来”和“这样可以吗?”或者“你必须知道”。他的语句简短而坚定-他的话语既体现了权威,而且恰到好处,就像是由皇室权杖认可的声音通过直白的话语传递一样。

当一个微妙的争论被问到,他为什么不再辩论中提出一个问题的立场?他回答说:“当我还是个年轻人的时候,就习惯使用这种方法,但现在已没有必要了,因为我现在的责任不是去调查,而是教授我调查的结果。”当他被问到一个同样的逻辑问题:一个智者应该如何说话,他说,智者作为一个立法者,也是要求群众去做的一部分,首先应该说服自己应该这么做。他就这样在安提俄克行事,吸引了许多陌生人跟随了他。”

人们现在看到这段描述阿波罗尼乌斯说话风格的描述,是人们知道或听说耶稣基督或基督教经文很久之前,由卡帕多西亚圣人的同伴、朋友和弟子达米斯(他以提摩太的名字出现在后来伪造的圣保罗书信中)写的;这不是很明显吗?这些经文的原作者是阿波罗尼乌斯自己。如果身份的风格和情感是合理的,而后阿波罗尼乌斯作为原文教义的作者却归于耶稣基督;基督教统治阶层所有的篡改、删除和添加都未能消灭这个身份,甚至掩盖都不完全。引用卡德沃斯(Cudworth)和拉德纳博士(Dr. Lardner)在《福音书的历史可信度》中说的:

Nathaniel_Lardner.jpg

纳撒尼尔·拉德纳(Nathaniel Lardner)

(1684 - 1768年)

英国神学家,1729年长老会教会的助理部长。1743年,他获得了阿伯丁Marischal学院的DD学位,著有《福音历史的可信度》

Ralph_Cudworth.jpg

拉夫·卡德沃德(Ralph Cudworth)

(1617-1688)

英国剑桥基督学院的神学家,伊曼纽尔学院的希伯来语钦定教授,著有《The True Intellectual System of the Universe》。

“卡德沃德,在他的‘智力系统’中说:即使不是毫无疑问的,也是很有可能的,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向世界传播福音后不久,有人选择通过政策和黑暗王国的力量辅助,做了一些特殊的处理,企图减损我们救世主耶稣基督的奇迹,便于让异教更好地承担对基督教的攻击。”

0325.jpg

托马斯·休伊特(Thomas Huet)

1591年8月19日去世

牧师,是威尔士的圣经翻译家,剑桥科珀斯克里斯蒂学院的成员。

因此,卡德沃德,我想那些晚期的学者可能用类似的方式来表达自己;但我不能同意他们。他进一步引用休伊特的话,如下:

“他[菲洛斯特拉托斯]的目的,”休伊特说,“我认为它是他的主要设计。”通过描绘一位知识渊博、神圣而神奇力量的人物阻碍基督教的发展,因此他形成了阿波罗尼乌斯的基督榜样,并把我们主的历史很多事情纳入到阿波罗尼乌斯身上。”

于是,我们看到非常博学和虔诚的基督徒休伊特,被迫承认阿波罗尼乌斯和耶稣的共同身份-第一本由菲洛斯特拉托斯根据达米斯在1世记写的回忆录描述的1,第二本没人知道是谁或年代,但肯定不会早于所谓基督教时代开始的3世纪,即所谓《新约》中包含的内容。由于基督教作家被迫承认阿波罗尼乌斯和耶稣各自叙述的身份,现在唯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所谓基督教教义的最初作者是谁?

译注1:达米斯作为阿波罗尼乌斯的亲密弟子曾经写过阿波罗尼乌斯的回忆录,这是最早的圣经原始版本,达米斯去世之后把著作交给他的姐姐,据称在3世纪时落入罗马皇后的手中,菲洛斯特拉托斯根据这些文本写作了著名的《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的生平》。请继续阅读本文下一篇:达米斯的通灵记录。

如果这还没有完成,那么只要证明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是作者,而不是基督教作家错误地宣称的拿撒勒的耶稣,也不是塔尔苏斯的保罗就可以了。在为他的结论陈述了许多理由之后,拉德纳博士也并未显示出比这位基督教权威更高明,他说:

“菲洛斯特拉托斯把阿波罗尼乌斯与毕达哥拉斯相提并论,我看不出他是想把他与耶稣基督为敌。菲洛斯特拉托斯从来没有提到我们的救世主,或他的基督徒追随者以及他们长时间的工作,也没有列在“生命智者”之中;如果他是的话,正如其他一些有判断力的博学者假设的那样;也没有任何暗示提到阿波罗尼乌斯在他游历甚广的经历中碰到过任何的耶稣追随者。这里有太多对于他遇到的人笼统而普通的描述了,这些人中没有任何一个像是其他教派的基督徒,无论是天主教或是异教徒。而我认为,如果菲洛斯特拉托斯写作是为了与耶稣为敌,他会抓住一些机会来描述或贬低他的追随者,比如上帝的敌人,谴责对方的神秘仪式和举止,或者他们与众不同之处。”

我们需要记住,菲洛斯特拉托斯生活在3世纪初的西弗勒斯统治时期,并写作了阿波罗尼乌斯的生平。在那个时期关于耶稣基督生平的经文叙述是不可能存在的,所以与这些事件十分相似的只能是阿波罗尼乌斯的。如果有像耶稣基督,他的使徒和基督教信徒这样的人生活在阿波罗尼乌斯当时生活和工作的文明世界里,大部分时间陪伴左右并记录他每一件事情的达米斯(提摩太),会记录所有值得特别注意的事情,一定会对这些人作出一些褒贬不一的评价

他没有这样做本身就足以证明不存在耶稣基督他的使徒和基督教因为这是唯一能证明他们真实存在的一个时间段。在所有的事件中,没有什么能比拉德纳博士的结论更确切的了,他说,菲洛斯特拉托斯在《阿波罗尼乌斯的一生》中没有写到他贬低过基督教。

但是拉德纳博士并不满足于承认基督教对阿波罗尼乌斯生活与成果的剽窃;而在另一个方向作出同样攸关的确认。在反驳卡德沃斯、休伊特等人关于菲洛斯特拉托斯的阿波罗尼乌斯一生是反对基督教的观点时,拉德纳博士说:

“按我看来,我不认为阿波罗尼乌斯是一个如此重要的人物,正如这里所假设的;在四世纪初,被戴克里先(3-4世纪罗马皇帝)迫害的任何基督徒的敌人,无论是塞尔苏斯还是彼拉菲里(在我的《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一书中提到过这两人),或者斯多葛派,在他们的任何论点中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我也不知道前两个世纪里有任何基督教作家提到过他。当我第一次关注卡德沃斯的观察报告,看到古代对这一点的全面沉默非常惊讶。

如果这个观察是正确的,我希望在圣约翰和基督的其他使徒的历史中经常能看到阿波罗尼乌斯的名字,但是没有。在那个时代,我们有不同学识的学者,其中一些人与任何时代的文学家一样杰出;如:贾斯汀、塔提安、叙利亚的巴尔德萨内、亚历山大的克莱门特、伊雷纽斯、朱利叶斯·阿非鲁斯、特图利亚、米努西乌斯·费利克斯;反对罗马的克莱门特,伊格内修斯、或波利卡普,或他们的历史。所有这些人中,我有一些残片;他们生活在前两个世纪和三世纪初期;但是,他们没有注意阿波罗尼乌斯。”

非常正确,拉德纳博士,为什么他们不这么做?一世记和二世纪的作者们对于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这样的一位杰出的哲学家和老师的完全沉默,只能用一种推测来解释,这说明为了让基督教能够篡夺阿波罗尼乌斯在这个领域的地位,必须完全完全无视他的哲学和宗教教义。所有拉德纳博士提到名字的作者,他们没有一个人的全集能够完整地流传下来。

此外,前三世纪流传到我们这里的零星残篇,不得不通过尤西比乌斯(Eusebius),教皇西尔维斯特一世和他们的助手及接班人之手,从四世纪初到印刷术结束的这段时间里,这些人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对能说明基督教真正起源和本质的内容,进行修改、损毁和破坏。

Eusebius_of_Caesarea.jpg

尤西比乌斯(Eusebius)

康士坦丁大帝的辅导员

拉德纳博士本应该更强烈地注意到,新约里没有一个提到阿波罗尼乌斯的地方,除了多林哥前书的第一节少许提到了一下,它说,“于是有人说,我属于保罗;另一个人说,我属于阿波罗斯(Apollos);不是肉体吗?谁?保罗是谁?阿波罗斯是谁?你们所信的人,无非是主赐给各人的吗?我种下了,阿波罗斯浇灌,却上帝使他生长。”

在法国的一座修道院中,一份名为“贝萨法典(Codex Beza)”的非常古老的手抄本被一名胡格诺派士兵发现,里面的名字不是阿波罗斯,而是阿波罗尼乌斯。但是,即便是这个关于阿波罗尼乌斯与基督徒圣保罗身份的正面线索,就因为它的原文一致,也被用阿波罗斯的名字替代阿波罗尼乌斯而掩盖掉了。

Codex_claromontanus_latin.jpg

据称是罗马文贝萨法典的影印件

这种对基督教圣经中全面屏蔽阿波罗尼乌斯的研究,本身就是一个积极的证据,证明基督教作者对阿波罗尼乌斯的承认,这会对他们的欺骗和欺诈计划产生致命的影响。我们很奇怪,他们竟然会狡猾地指出阿波罗尼乌斯的布道和教导,并承认他的教导完全符合圣保罗的教导。

有句老话说,说谎者应该有好的记忆力。你找不出比哥林多前书第一节因为疏忽这一点而告白得更明显了。它就在那里,它会站在那里,感谢印刷术,混淆了这些基督教真理的敌人,让人们认清了他们坚持的欺诈行为。拉德纳博士又说:

“第一位提到他(阿波罗尼乌斯)的基督教作家,我能回忆起来的是奥利金(乔治注:我的《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一书中一半的篇幅是描述这位伟大的新柏拉图主义学者的,他来自三世纪上半叶的亚历山大市,他被认为是基督教神学的创始人,但后来被他们逐出教会并被野蛮的基督徒践踏),在他反对塞尔苏斯(Celsus)的书中,写在三世纪中叶之前的不久(他自己也这么讨论),他说:

“想知道魔法对哲学家是否有影响的人,可以阅读莫兰尼斯(Moeragenes)的回忆录,内容涉及到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他既是魔法师又是哲学家。莫兰尼斯不是基督徒,而是一位哲学家,他说,某些小哲学家,被阿波罗尼乌斯的魔法艺术迷住了,像个魔法师来到他的身边。我想他指的是一位来自幼发拉底河的享乐主义者。但我们可以从自己的经历中肯定,凡是在耶稣基督那里敬拜神,并按照福音行事,昼夜不停地祈祷的人,没有理由惧怕任何魔法”。

所以奥利金被引导去回答塞尔苏斯的一些事情,但是似乎塞尔苏斯根本没有提到阿波罗尼乌斯,或者他的历史学家。阿波罗尼乌斯是卢西恩提到的,但他对他的评价远不能对他有利。他也提到过与卢西恩同时代的阿普列乌斯;在提到他的地方,现在也不存在任何一位年长的作家;必须把他说成是默默无闻者的论点,直到菲洛斯特拉托斯把他树立起来,此后,一些人开始注意到阿波罗尼乌斯,比如阿诺比乌斯、拉安蒂乌斯和尤西比乌斯,他们被领去观察斯多葛派(Hierocles),他们的反对基督徒的全部书籍都是建立在斐洛斯托拉斯的回忆录上的。

他后来被奥古斯丁和其他基督教作家提到过;奥古斯丁历史的作家多次提到过他,他们在戴克里先(罗马皇帝)时期,不久之后也被迪翁·卡修斯和欧纳皮奥斯提到,他们赞扬菲洛斯特拉托斯的历史,但说,与其说它是“阿波罗尼乌斯的一生”,还不如称它为“上帝在人身的游记”。

现在,人们不应该忘记塞尔苏斯的著作早已遗失或销毁了;除了奥利金所评论的,它们的内容是什么,我们不知道。塞尔苏斯是否提到了阿波罗尼乌斯,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塞尔苏斯直到阿波罗尼乌斯死后近一个世纪才开始写作,他也有可能根本没见过达米斯或莫兰尼斯写的阿波罗尼乌斯的回忆录。卢西恩和阿普列乌斯在阿波罗尼乌斯还活着或死后不久的写作,才足以证明他的历史存在。菲洛斯特拉托斯没有读到达米斯、莫兰尼斯的回忆录和马克西姆斯的庇护(Maximus of Aegis),阿波罗尼乌斯的生平和成就史无疑受到了希腊和罗马祭司的压制。

有修养的皇后茱莉亚·多米娜(Julia Domina)想了解阿波罗尼乌斯的历史,这说明在三世纪以前,当菲洛斯特拉托斯写下阿波罗尼乌斯的生平时,他不是不知名的,而是一位非常著名的哲学家。正如拉德纳博士所承认的,在整个三世纪里,人们经常提到他的名字和教导。

但是直到公元四世纪初,斯多葛派大胆指控基督教祭司剽窃阿波罗尼乌斯的教义和著作之后,后者才意识到有必要想办法掩盖斯多葛派所宣扬的伟大真理,它的力量太凶猛了。确实,现在没有人知道斯多葛派写的是什么,因为尤西比乌斯承担了破坏斯多葛证词的任务,他非常小心地破坏了他可怕对手的工作,并提出了他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尤西比乌斯对斯多葛派的答复一直流传到我们现在。为什么斯多葛派对基督教祭司的指责不流传到现在呢?让那个祭司来回答。

Rev._Samuel_Parker,_Episcopal.jpg

塞缪尔·帕克(Samuel Parker)

1640-1688年

在詹姆斯二世统治期间,他曾担任牛津大主教,1670年成为坎特伯雷的大主教。

我们要引用坎特伯雷大主教帕克博士的观察报告,才能更有效地说明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的生平对基督教祭司和神职人员的影响。这份报告是1681年出版的,我们从拉德纳博士的著作中抄录下来。具体如下:

“但奇迹之人是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这个人被他们吹嘘并侮辱为一个真正的异教徒弥赛亚;因为他不是像在韦斯帕西安那里创造过一两次奇迹的人,而是他整个一生都是奇迹,无论是数量上还是在奇迹上,都与我们的救世主不相上下。但首先,我们已经部分地展示了我们对耶稣生活的毋庸置疑的记录;然而,阿波罗尼乌斯的全部功劳,他的历史,都取决于一个人的权威,此外,他生活在他之后的一百年里,没有像使徒们那样冒险去证实真理,而只是在他的书房里创作出来:因此,从他经常的闲话中可以看出,他把他所学的一切都带给了世界。

即便如此,到目前为止他(译注:可能是指菲洛斯特拉托斯)还没有从工作中受到任何损失,他被一位皇后崇拜,他在事业上的宗教热情肯定会给他带来丰厚的回报。虽然他利用了阿波罗尼乌斯的亲密伙伴达米斯的评论,但他承认,达米斯本人从来没有发表过评论,而且达米斯的一位朋友把它们交给皇后,他自己可能会伪造(这在宫廷里很常见)她口袋里的东西。

然而,对于达米斯本人,从菲洛斯特拉托斯对于他的整个故事中可以明显看出,他是一个很简单的人,而阿波罗尼乌斯只是把他当作一位桑科·潘萨(<堂吉诃德>小说中人物,堂吉诃德的仆人)式的人来发挥他的才智;因此我们发现他在许多场合不仅是一位莫名其妙纠纷的君子,而且不断被拿来寻开心,而他总是很感激,或更谦卑,不住地恭维他老师的智慧和睿智。但毕竟,达米斯的故事到底是什么,或者是否曾经有过这样的故事,我们没有线索,除非菲洛斯特拉托斯自己提供;因此,这完全是由他自己来决定的。

显然,阿波罗尼乌斯并不像他的朋友所吹嘘的那样是一个上帝,不是一个神圣的人;也不是他的敌人所想象的巫师或魔法师,而是一位比较狂热而迂腐的毕达哥拉斯主义者;他为了他教派的荣耀,像许多人一样去了世界各地;当他回到家乡后告诉他的同胞,全世界所有人的著名智慧都来自毕达哥拉斯教派;然后,为了提高他们的学术权威,他们讲述了他们神奇工作能力的故事。但是他或他的传记作家在这里把自己搞得很笨拙,以至于完全毁掉了这个故事,搞砸了这个设计。这位尤西比乌斯在他的书中,通过剖析故事的各个部分,并发现了它所有的缺陷和不连贯的地方,针对斯多葛派做了全面的阐述。

但是,我将用那臭名昭著的谎言中一个特别的叙述来证明这一虚荣心,这都源于他假装的那种非凡的力量;就是他与印度婆罗门的谈话,如果我们能相信他对自己的描述,他能做到的一切都是普通希腊哲学家所做不到的。如果这被证明是一段罗曼蒂克,那么他所有的历史都将不可避免地追随它的命运。”

接着他举了一些与达米斯相关的最琐碎的事情来说明,印度的婆罗门没有传授什么知识给阿波罗尼乌斯。然后他继续说:

“这是我能讲的最多的故事了,虽然我知道尤提乌斯(Huetius)的意见是,所有的奇迹都是从福音书和使徒行传中盗取的,大多数都是路加福音的词句。利用多个并行的实例来来弥补自己这一点;我们能明显看出,其中既有菲洛斯特拉托斯的虚荣,又有阿波罗尼乌斯的欺骗,在那里,他只是戴着借来的羽毛,而且是我们救世主的荣耀,当他的敌人勾勒出一个神人的想法时,他们必须从他的画中偷取最好的羽毛来装饰自己。

所以,他说,难怪希罗克勒斯会如此自信地将阿波罗尼的神迹与耶稣的神迹相比较,因为耶稣的神迹是如此巧妙地伪造在阿波罗尼乌斯身上的。

“如果它是在好的意图上,这是一个很好的发现,但是,哎!大多数的联系是如此的牵强,如此的薄弱,如此的不着边际,以至于很容易在任何其他历史之间制造出更多类似的事情。事实上,这位菲洛斯特拉托斯的计划,就是编一个他可以设计的充满奇迹的故事,几乎不可能不碰的福音书里记载过这样一些奇迹;因此,其中的一些奇迹,可能会有某种相似之处,特别是the Gadarene demoniac(新约中描述耶稣的奇迹之一,耶稣从一个人身上驱除了恶魔,并且进入了一群猪,使得这只猪从山上跑下来,进入一个湖泊,并淹死了)和the Coreyrean youth;然而,很明显这很可能是偶然发生的,而不是设计出来的。

虽然Huetius需要它,但菲洛斯特拉托斯不仅偷了故事,而且使用了路加福音的原话,我发现它没有实例,只有一种关系,它们都在那里,似乎用了“basanichein”(?)这个词;他们可以很容易地做到这一点,而不用偷窃或模仿。这是希腊的常用词,意思是“折磨”;因此我们能把它翻译成英语,他们就不可避免地使用希腊语。

抛开这个故事,我发现菲洛斯托拉斯的历史与福音书的历史毫无相似之处,我几乎不知道有哪两个故事比它更相像;因为任何读菲洛斯托拉斯的人都很清楚,他的整个计划是按照旧的异教神话的思路在走;而他的愚蠢之处,在于他想通过他的故事为他的寓言诗人获得历史荣誉。所以卢多维克斯·维夫斯对他的批评是非常真实和公正的,因为他一直在努力模仿荷马,所以他通过撒谎来获得这个地位...

但他最伟大的奇迹是他(阿波罗尼乌斯)在图密善当着所有罗马伟人的面审判他之前消失了。但是,虽然我们的传记作家很渴望我们会相信它,但他却像个有罪的骗子一样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因为起初他非常肯定地说,他完全消失了;后来他只说,他走了。尽管他似乎肯定这是一种奇妙的方式发生的,却没人知道,会对他以前“消失了”的表达是一种削弱。否则,如果他站在那里,一定会证明自己是一个谎言;因为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如此奇怪的事情在如此大的场面中发生,竟会从来没有人注意到它。

但是最后,传记作家很想知道他的英雄死后出现在什么地方;然而,他却做得如此不值一提,以至于当他告诉我们,他去世的时间是完全无人知晓的,而且它的不确定达到了三十年之久。那些为他死亡前这么长时间的历史空白而困惑的人,很可能会对他后来的行为作出十分聪明的解释。

但他是如何,或是向谁显现的呢?一个年轻人,他的一个怀疑灵魂不朽的追随者,在他死后的十个月里。但他是怎么显现,或在哪里显现的呢?为什么年轻人厌倦了祈求阿波罗尼乌斯,有一天当他在学校完成自己的几个练习睡着了,就会向他显现;突然间,他吓得跳了起来,大汗淋漓地叫了起来:“我相信你,提亚那!”他的同伴问到他发狂的意思时,他说,你们难道没有看到阿波罗尼乌斯?他们回答他,没有;但是如果他们能的话,他们会乐意给予全世界的。他说,这是真的;因为他只让我看到,对我感到满意,其他人看不见他。然后他告诉他们,他在睡梦中他对他说的关于灵魂状态的话。这就是那个伟大故事所能提供的,男孩子梦想和幻想的拙劣描述,用它来与我们伟大救世主的复活相竞争。

现在回顾这整个故事,我觉得很明显,这个人远没有被赋予任何非凡的神力,他不配得到一个普通魔法师的名声,因为虽然菲洛斯特拉托斯费尽心机地想证明他,但他并没有给出普通民众以外的证据;如果这足以使一个普通的人成为一个魔法师的话,那么就没有一个人不会成为魔法师了。因此,当图密善皇帝接受对他的指控时,既不理睬他也不理睬他的控告者,而是把他作为一个游手好闲、荒诞不经的人开除出宫廷。

这一点可以从他的整个历史中看出,他是一个非常虚荣的人,他装腔作势,装出一副奇奇怪怪的样子,让人看得目瞪口呆,佩服得五体投地,在那个时代,他是靠机智、厚颜无耻和阿谀奉承来获得他所拥有的一切的;为了他需要的假冒工作能力,他声称自己去了东印度群岛很远的地方,他从他能想到的最远地方得到的宝贝,而他对这一部分的叙述是如此精彩,让人感觉只有他一个人,才会用欺骗与厚颜无耻来惩罚他的一生。”

菲洛斯特拉托斯的《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生平》被译成欧洲现代语言,使得基督徒的天主教和新教徒似乎对风向有了判断力,他们在惊恐之余的首先想到的就是逃离这个陷入的沼泽地。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帕克博士、休伊特博士和拉德纳博士都没有注意到与阿波罗尼乌斯的一生和成就有关的真实而无可否认的事实,他们只是把聪明才智用在了大部分虚构和夸张的描述上,这些描述都是古代历史叙述最常见的装饰品,没有一个是经过验证的不掺杂演义色彩的事件,而这些东西却构成了所有古代历史记载的基础和对象。这些博学的神学家们回避了阿波罗尼乌斯的哲学和教义,这只能说明他们的意识根本无法理解,阿波罗尼乌斯是“新约圣经”中真正的耶稣、保罗和约翰

我们已经证明阿波罗尼乌斯在安提俄克传教多年,并使许多陌生人转变知识皈依他的教悔。正是由于他在安提俄克的灵媒和教师所获得的声誉,让某些犹太人通过他表现出的灵魂力量,见识到他非凡的灵媒天赋,并说服他去了耶路撒冷。他告诉我们,他是在33岁的时候访问耶路撒冷的,也就是所谓的耶稣开始他的天堂使命的时候。

他告诉我们,当他进入那城的时候,人们向他欢呼,这变成了拿撒勒的耶稣在城门口受到了欢呼,并得到了奉主之名的人的赞美和欢迎。他无疑指的是这一段“众人前呼后拥,哭喊着和撒拿归于大卫的子孙;奉主之名来的,是有福的。和撒拿是最高的。当他来到耶路撒冷,整个城都被感动了,说,这是谁?众人说,这是耶稣,拿撒勒加利利的先知。”

的确,阿波罗尼乌斯并没有说他在犹太祭司那里的经历,我们只能推测,他们对待他的态度不如民众对他的欢呼这么令人愉快。当然,阿波罗尼乌斯对耶路撒冷的这次访问目前还没有任何的历史记载,因此,我们有理由得出结论,这位“马太福音”的作者,在利用这份历史手稿抢夺了阿波罗尼乌斯在当时的名声,用被神话了的耶稣替代他,并特意破坏了历史的原貌。

阿波罗尼乌斯再也没有回到耶路撒冷,直到32年之后,他在摧毁耶路撒冷的罗马皇帝韦斯帕西安的营地做了神谕,这说明他第一次造访耶路撒冷时,在犹太祭司的手中受到的待遇,使他无法再重新掌握自己的权力。为了有力地证明这一猜想是正确的,我应该看到,在阿波罗尼乌斯的整个传教和布道过程中,犹太是他唯一没有访问过的文明国家,在这个国家,他并没有受到各级牧师兄弟般的接待。

j_bj.jpg

耶路撒冷被毁/油画

关于阿波罗尼乌斯的这次耶路撒冷之行,达米斯没有作过任何记载,比较合理地解释是,十之八九是因为达米斯在开始他的回忆录之前,阿波罗尼乌斯由于太讨厌那些犹太人狭隘的偏执,而没有告诉达米斯这件事。阿波罗尼乌斯没有告诉我们耶路撒冷人民欢呼之后发生的事,那些利用这一事件来提升他们上帝般神话人物的作家这样描述后者:

“瞎子和瘸腿的来到圣殿里找他,他就治好了他们。祭司长和文士看见他所行的奇事,孩子们在寺庙里哭着说,和撒拿大卫的子孙;他们盛怒,对他说,你听见什么了?耶稣对他们说,是的;你从来没有读过吗?你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得到了完全的赞美吗?他就离开他们,出城到伯大尼去。他在那里住宿。”

有多少是取自阿波罗尼乌斯的历史回忆录,我们可能不一定知道;但没有什么比阿波罗尼乌斯是一位极优秀的疗愈灵媒更彻底的事实了:他使盲人恢复了视力,治好了瘸子,让病人和明显死去的人康复,并用精准的预言震惊了当时的文明世界。如果不确定的话,他在耶路撒冷做了所有这些事才是最有可能的。因此,通过阿波罗尼乌斯的圣灵回归,我们把基督教经文的作者认为已经从记忆中完全抹杀的历史篇章复活了。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达米斯(提摩太)说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是圣选者基督下一篇:PAT的历史使命与基督教的终结
进一步阅读
* 新5D地球的消息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内在的恶魔投射和灵魂年龄的差异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新柏拉图主义的美德、灵魂和存在的概念
* 我们光明的未来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用公理化修正新柏拉图主义
* 2019年5月能量报告
* 阿莫拉的扬升命理学解读
* 先验生物物理学的实际应用
* 先验生物学替代宗教信仰
* 先验医学和生物学基础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