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谁真正掌控这个星球?
日期:2015-12-9 8:32:35 访问次数: 作者:乔治·斯坦科夫 其他

微信图片_20180718083848_副本.jpg


编注:

有人说地球是一颗监狱星球,有人说它是一所灵魂的学校,有人说它被黑暗势力控制,正在被银河联邦等正面势力拯救;那么,谁真正掌控这个星球?


亲爱的沙克尔:

我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西方列强如法国、英国和德国,尤其后者明知道宪法规定禁止这个国家参加不针对本国的任何战争,否则将被判战争罪,却公然违反宪法急匆匆地要去参加叙利亚这场只输不赢的肮脏代理战争?这个问题你需要考虑一个基本事实——这些国家的统治集团完全知道中东的局势有多糟糕。

他们比我们多知道些什么?

我的工作假设是

1)西方阴谋集团知道,他们的银行体系将面临一场金融和经济崩溃。他们必须先发动一场新的战争,才能在这场惨败中幸存下来,这样他们可以用两种情况,首先建立戒严令,然后建立世界新秩序的独裁制度,来摧毁当今限制他们的民主制度。如果只有金融危机而没有外部借口(危险),或转移大众的注意力,那么责任将完全落在执政的阴谋集团身上,他们将被赶下台。法国、英国和德国所有的执政政府都是少数派,他们知道在下届选举中将失去权力,正如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所表现得那样。

2)法国和德国利用叙利亚代理战争从美国霸权中解放出来,其目的与俄罗斯所倡导的消灭ISIL的目标相同,而后者与美国、土耳其和沙特的目标相反。以色列已经在这方面与俄罗斯合作。如果俄罗斯成功地关闭了土耳其边境,切断了对ISIL的所有供应线,从而让阿萨德的叙利亚军队控制了该国的大部分地区,恐怖主义分子的“战争”就将不复存在,盎格鲁-撒克逊帝国就没有理由进一步轰炸和摧毁叙利亚。如果发生这种情况,西欧大陆国家将站在胜利一方,这将使它们能够事实上与已经离开欧盟的美国和英国的输家保持距离。这可能是意大利没有参与这次肮脏代理战争的主要原因,因为伦奇(Renzi)政府明智地预测到了这一结果。

3)叙利亚冲突有爆发核战争的巨大危险。那么,为什么要通过参加一场常规战无法取胜的战争来助长这场冲突呢?默克尔、卡梅伦、奥朗德和科恩等欧洲阴谋集团是否知道,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打一场新的世界大战,只能在灾难性的“疯狂马克斯”世界末日之时占据一个最佳位置?我正在读德国人、法国人、英国人和意大利人的讨论,都是从好战的北约西方联盟的角度来看问题,这些讨论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而且是彻底的精神错乱。民众都在沉睡,看不到任何的反对意见,甚至比美国人还糟糕,我认为情况不能再糟了。加拿大人也同样在这个粪坑里。

4)这就引出了我最终的结论,西方的阴谋统治集团已经屈服于三战必然爆发的这种想法,他们知道他们不可能赢,这种赤裸裸的恐惧驱动着他们在战后的末日场景中赤裸裸的生存。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必须不惜任何代价参加在中东的这场毫无意义的战争,因为土耳其是前奥斯曼帝国的继承人,土耳其在入侵伊拉克后毫无疑问地证明了这一点,他们击落了一架飞越叙利亚的俄罗斯战斗机,来报复对埃尔多安(Erdogan)部落石油业务的破坏。有比这更疯狂的事情吗?

我的看法是,任何关于世界舞台上正在上演事情的解释都必须考虑到西方金融体系即将崩溃的现状,它是500磅重的大猩猩。您可以在这里找到大量关于经济和金融崩溃的文章:

http://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category/economic-collapse/

您有什么观点?如果您能写一篇从你个人的角度来观察人类未来关键问题的文章,我将不胜感激,因为我们都是真理的追求者,总会听取多方面的观点。

谨以最高的致敬

乔治

亲爱的乔治:

谢谢你非常有意思的邮件。信不信由你,我们经常在不同的Saker博客团队领导人之间进行这样的对话(关于欧盟和美国精英的真正目的)。我个人还没有让自己很满意的答案。对我来说,最大的问题是:欧盟(或美国)的领导人是真正理智的行动者,还是他们只是根据“我所处的位置”来考虑问题?也就是说他们的行动是否是建立在真正理性的基础上的?

战争的问题也是如此:Saker社区的一些人觉得西方确实“想要”一场战争,而同时另一些人觉得这只是一种借口,西方绝不会愚蠢到把俄罗斯人逼到开战这种程度。

我不确定我已经理解了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我还没有资格就这个问题发表意见。

我还是问您一个简单的问题吧:

你认为谁是西方“真正”的负责人?在你看来,真正权力的核心在哪里?谁在指挥?

向您致敬

沙克尔

亲爱的沙克尔:

这是正确理解谁是这个世界的主人,谁在写剧本的关键问题。事实上,正如你们Saker社区所做的那样,我们在我们的PAT小组中也详细讨论了这个问题,并且取得了高度的一致。

自亚特兰蒂斯陷落的几万年以来,人类的命运都掌握在来自星光层非常黑暗的实体手中,这些实体与源头的联系已经切断了很久,甚至在他们来到这个星球以前。现在细节已经不重要了。这些实体可以在人体的愿望中显身。总之,我所说的"邪恶六种族"(Unholy six)包括身体变形的爬虫人,他们的雇佣兵泽塔网罟座灰人,以及三个类似地下德罗人(Deros)这样的种族,他们也被称为“黑衣人”,这些家伙经常干一些脏活,比如在历史上散播瘟疫一类的事情。

灰人是所有奴役人类和建立世界新秩序黑暗计划的实际策划者,但在数量上比爬虫人少,后者是军事专家,同时还通过十三个臭名昭著的统治家族控制银行体系,如罗斯柴尔德、洛克菲勒、施罗德斯等等,但最主要是通过阴险的英国王室统治的大英帝国,后者的全球影响力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

由于DNA的退化,泽塔网罟座人是一种注定要灭绝的昆虫物种,所以他们需要人类DNA来改善他们的遗传基因基础。在美国大量的牛被不明原因地捕杀,以及60-70年代大量人口的绑架案都是泽塔网罟人为了改善他们濒危物种大基因计划的一部分。他们在二战之后与美国秘密政府签署了一些协议,给了他们一些新的4D科技,但没有遵守他们不绑架人类的承诺。

我们谈的这些是在地球上外星生物的化身。在他们之上,是来自星光层脱离肉身的4D执政官,这些实体从这些层面控制着终结时代整个奴役人类的剧本。从那里,他们限制了对平行时间线的访问,并尽可能地操纵它们,从他们的角度实现尽可能好的结果,这对人类来说是最糟糕的结果。

虽然爬虫人是出色的变形者,伪装成人类在金融、政治甚至娱乐圈获得领导地位,但灰人很少化身为人类,而是生活在地下基地的身体里,许多不会变形的爬虫人也是这样。灰人也有一个克隆人的计划,他们也可以复制任何政治家,如果他们不执行他们的计划可以杀死他,然后用一个克隆人交换。人们可以在政治和金融界找到所谓北欧类型的克隆,他们大部分是灰人的克隆的。比如,据我所知,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和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发生过三次这种情况,他们与克隆人进行了交换。希拉里另外还有几张替身的照片(可以去查查她所有的照片,找出她的真身来)。

几年前,贝尔卢斯科尼(Berlusconi,前意大利总理)被一个人打伤了面部时也被杀了,并与克隆人交换,当时他的保镖坐在那里什么也没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可以找来当时的视频看一下)。之后他就在医院里被消失了,出来的是另一个人。后来他被西方阴谋集团指责为叛徒。原因是他和普京成了朋友,并且想搞一个俄罗斯到意大利和西欧输油管道的大项目。类似的事情太多了,我可以谈上几个小时,其中许多都在我们的网站上讨论过,这个网站是终结时代扬升剧情的无缝编年史,强调了上述所有的事实。

我知道灰人和爬虫人在这个星球上的一些主要基地,因为我已多次遭到他们的攻击。但最恶毒的攻击来自星光层的执政官,假如你不够强大,他们有能力突破任何人的心理防线。在过去的15年里我日夜都在和他们战斗,能够在离宇宙辐射数光年远的地方就能嗅到他们的气味。

在这里我们来谈谈整个戏剧的主要因素——光的力量实际上决定着地球上正在发生的一切和所有的平行地球,因为存在无限平行的时间线,我们可以不断地访问和改变。但是祂们以一种无形的方式在大多数沉睡的人类中运行,人生、命运或各种巧合最恰当地描述了这种精确的协调。对我们第一个和最后时刻的光战士(见下文)来说,所有这些关系和互动是可见和可理解的。

在这里您可以看到,您提的问题本质上是局限的,由于它提倡的是线性拟人化的3D视角,排除了任何超越有限的人类五种感官之外的现实。这也是沉睡人类与光之使者(light gestalts)之间进行充分讨论最致命的障碍,因为后者与高我有无限的接触,并能从更高的视角来观察这个地球上发生了什么事,谁应该负责。

我们经常被这些沉睡者定义为“疯子”,但这是一种基于恐惧的低劣生存策略,当出现任何超越沉睡者局限的焦虑现实时,必然会条件反射式地排斥。人类局限认知的这一心理状况,我和PAT在我们的网站上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它是灵性进化和最终扬升的主要障碍。

现在再回到这最后戏剧的主角。在光明的一边是来自地内阿加森人,他们是第五维度的光之存有,不能在这个低振动的三维现实出现。他们有光的地下城市,比如雪士达山的泰勒斯等(还有银河联邦,但我们暂时不考虑他们)。

这里我特别要提到2013年8月13日,我与我的双重灵魂卡拉在慕尼黑第一次见面后不久,她的碳基身体变成了水晶光体,自动访问泰勒斯城,并会见了阿加森人。卡拉是第一个实现这一壮举的化身人类。我在这次第一次人类的扬升过程中支持了她,一星期之后我也改变了外形,虽然我2000年的时候也首次提升过。

http://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3/08/adama-telos-carla-ascended-masters-cheered-incarnated-human-crystal-city-telos/

还有一些更高级的人类文明,比如希波尔伯里安人(Hyperboreans),他们在第七和第八维度。我们与这两个文明有心灵感应接触。如果你仔细寻找,会发现一些我收集到他们的一些少量信息,我已经在这个网站上发布过它,比如这一篇:

http://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5/06/breaking-news-the-hyperborears-confirm-the-pat-created-the-new-5d-platform-for-individual-ascension-in-the-night-of-june-4th/

阿加森人是列莫利亚文明的继承者,列莫利亚在亚特兰蒂斯之前就存在了,同时也被毁灭了,其中的一部分灵魂也扬升了。在今年的6月4日,我们创造了新的列莫利亚,它将在新的5D地球(见上面的链接)上。

人类现在正处于4D到5D扬升的边缘。

几年来细节非常的多,几乎无缝地展示在我的网站上。我们亲身参加了所有这些事件,并以全意识的方式报道它们。这一切还没有被其他沉睡的人类所知。我说的“我们”是指高度进化的灵魂群体,我碰巧是队长,我称他们为“行星扬升团队(PAT)”。这不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但它必须发生,因为没有其他人会愿意来做这种把盖亚和人类从黑暗的人类和执政官的糟粕中清洗出来肮脏而繁琐的工作。我的网站是PAT的网站

所有真正的PAT成员已经扬升了,他们现在只是在阿凡达的肉体里,就像他们是当前《终结时代》连续剧的实际导演一样,其他人从传统的人类中心主义角度无法理解这部剧。

请原谅,我无法在有限的电子邮件中向您解释所有的事实。您需要阅读我的网站,其中包含了近3000篇关于终结时代剧情所有方面的文章和15本超过6000页的综合书籍。它是人类最大的实时提升档案,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即便许多事件不是发生在这个时间线上,而是发生在平行的地球上。

我个人是耶洛因的一个化身,我的双重灵魂卡拉·汤普森同样也是,她是我们合一之丹(Monad)耶洛因的管道,耶洛因也是这个多元宇宙的创造源头。我也是源头沟通的渠道,这解释了我为什么能发现宇宙法则,建立一个完整的物理学、生物科学和哲学完整的理论体系,完成人类历史上最伟大智力成就。您可以免费在我的网站上找到所有的书。

在过去的人类文明中这种知识是许多人共有的。我在列莫利亚和亚特兰蒂斯文明有许多次重要的化身的经历,这些记忆的一部分,被现在许多知道我过去生活的高级灵魂所知道,他们向我分享了相似的回忆。

现在回到扬升——这是宇宙的进程,实际上决定了人类的历史和当前的终结时代。

扬升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当一个3D或4D行星上化身灵魂群体的灵性成长达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发生这种现象。在地球上,行星的扬升每26000年发生一次,这被称为卡利瑜伽(Kali Yoga)。我们已经在2012年离开了旧的卡利瑜伽,现在处于最终扬升的最后阶段。这次扬升是由PAT来运载的,我作为耶洛因是它的船长。PAT的成员是源头能量的管道,他们提升盖亚和人类的频率,以便人类能够扬升。这个团队,也被称为第一个和最后时刻的光战士1,是整个多元宇宙独一无二的,已经一次又一次地完成了许多行星的扬升,我们是扬升的专家

译注1第一个和最后时刻的意思来自<马太福音.20,1-16>,著名的葡萄园的故事。

然而,以前从未有过像地球这样黑暗的星球,带着它的人口从低频密度提升到5D。在大多数情况下,人口会在磁极反转的情况下首先熄灭。这是一个独特的实验,这就是为什么会有许多挑战和延误。最初我们应该在2012年扬升的,但这个日期被推迟了,因为人类没有觉醒到扬升必须的门槛。我说了,所有的记录都在我的网站上,您需要在下面找到所有的卷宗。

微信图片_20180723185242.jpg
微信图片_20180723185249.jpg

http://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

现在我扩展一下你问题的最初思路:虽然表面上看,这里的控制权柄(不是老权柄,而是新权柄),在猎户座(灰人)/爬虫人帝国的无形执政官和他们的人类走狗——统治着这个世界的政治家和银行家,这些黑暗实体或克隆人的手中。但他们的控制力量完全在光之力量的掌控中,这个力量本身来自源头(耶洛因),也是宗教所称的“上帝”,通过祂们化身的光之使者——PAT

就像我说的,这个团体的所有成员去年就已经提升了,此后便是这个地球的造物主(理则之神Logos Gods)最后嬗变进入光的道路。但是,他们需要在地面上作为光之载具并承担扬升剧情的创造者和导演坚持到最后一刻。

我的双重灵魂卡拉和我现在住在加拿大,我是第一和第三原因的耶洛因,我们一起创造了全新的银河系和世界,比如新的黄金银河系,能让这个地球现在得以迅速提升。两年前,我们创建了新的盖娅5(5D),如果你查阅这个链接,可以找到所有细节:

http://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5/11/the-birth-of-the-new-logos-gods-revisited/

现在发生在这个地球上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黑暗势力改变不了任何事情。2013年5月,卡拉和我单枪匹马(以我们耶洛因的灵魂作为支点)创造了最初的七个地球之后,在无限平行的时间线上,会有无限的结果。您可以使用我网站上的日志功能—去阅读所有关于这个创作的信息和通报。

从那以后,无数的3D和4D世界被磁极反转和/或阴谋统治集团的核战争创造和破坏,那里的世界新秩序要么建立,要么这些时间线被减少。在过去的三年中,我和卡拉已经有意识地经历了至少七次这样的磁极反转和维间分裂,这些都是有直接视觉经历的,在这个网站上还报告了我们和许多PAT成员同样经历的大量其他的能量波。

当较低的时间线被切断时,这个最上面的母行星像一个多级火箭一样上升到更高的维度,同时释放出灾难性的黑暗能量。现在我们正处于这最后一条时间线上的跨维度转移的最后阵痛中。在此之前,猎户座矩阵无论如何必须崩溃。但别搞错了,直到11月,我们才在附近被分离的时间线上打了几次大规模的核战争。它们必须发生,以便这颗母亲行星被拯救并继续提升。如果这里还没有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并不是因为人类负起了责任,而是因为他们是整个宇宙中最不负责任的物种。

这个最上面的母行星由无限的时间线组成,这些时间线不断地分离和破坏,在我们现在交谈(我打字)的一刻下降到较低的维度。许多灵魂碎片在这样的时间线上制造了可怕的体验,同时把他们空荡荡的人类躯壳留在这里,作为新的老灵魂化身的入口(Walk-ins)。这个主题也是PAT根据个人经验在本网站上广泛讨论的。

那么谁来负责这颗星球的事件呢?

表面上看,黑暗势力,爬虫人变形器,克隆体和黑暗人类灵魂的猎户座/爬虫帝国的人类走狗们,发誓要在转世之间效忠黑暗执政官,他们或多或少地被十三个爬虫家族控制的金融系统统治着。当选的政客是他们的傀儡,如果他们不跟随,随时可以交换。大众没有发言权,我们在政治上看到的一切和你在你网站上讨论的都是用大众来作掩护,并间接指示我们在扬升过程中的进展。

但是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自2012年甚至更早时间以来,我们为了消除并切断所有执政官与这个母地球星光层的联系,进行了一系列的星光战斗,随后,特别是在10月28日,所有黑暗罪犯的灵魂碎片都被PAT掸出。

http://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5/10/breaking-news-all-criminal-soul-fragments-were-removed-from-this-earth-on-october-28th/

这意味着,在这个最上面的母星上,我们不再有任何黑暗能量,留给那些反应迟钝人类的只有他们空洞的全息磁像,在4D和5D的最后阶段他们将被消灭。所有掌权的西方政客现在都是没有灵魂的身体,这也解释了他们目前的精神错乱。这就是为什么从那时起,俄罗斯在对抗黑暗的西方阴谋集团的斗争中取得了如此的胜利。因为光在这个星球上获得了胜利,而这里的光,我指的是PAT。很难消化吧?但这是唯一的真相。

阅读这篇文章,这里也有一个关于您个人的评论:

http://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5/12/the-empire-of-evils-roadmap-to-perdition/

基于这一阐述,我看到处于最后阵痛期的黑暗西方阴谋集团,正在用坚持参与一场他们永远无法赢,并且会令他们失去一切的战争来证明这种旅鼠行为。这是扬升计划的最后一幕,只有当他们把自己从权力中弹射出去,我们最终才能够扬升。这可能发生在圣诞节之前或之后不久,线性时间并不重要,因为它是人类头脑的幻觉。一切都发生在当下,这里只有现在。

矩阵崩溃的关键因素是金融危机和即将倒塌的猎户座货币系统,这两者决定了西方阴谋集团所有的命根子。他们知道与光明的战斗已经失败了,其中普京和俄罗斯直接代表了人类的形象,他们的灭亡是不可避免的。因此,无论他们做什么,都已经输定了。

对于他们,我有一个非常实在的建议,我们知道毛主席年轻时说:“If you feel a cock in your asshole do not move as not to make pleasure to the enemy”。不幸的是,黑暗阴谋集团没有听说过毛主席说的这句话,现在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在忙乱中取悦我们观众,他们通过最终的垂死挣扎来避免不可挽回的灭亡,就像希区柯克的悬疑惊悚片的那些角色一样。

我希望我们这种多维式的充分简介,足以整体说明这个星球在最终扬升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光与爱

乔治

亲爱的乔治:

谢谢您的邮件。您描绘了一个我从不知道的现实,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更重要的是,您的描述直接违背了教会的人类学教条,而且与人类状况的共识有本质上的矛盾。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因为我确实相信上帝一直在通过他的先知和启示与人类沟通,而且他的信息是不变的,始终如一的。

因此,当我今天在看东正教的教义时,我想到了这就是我所认为的“向上兼容(upward compatible)”,不仅是教会长达两千年历史中的教导,还是所有经文的带给我的。相反,你所描述的模式与父辈所教的直接是矛盾的,因此我不能接受您的模式。

恕我直言。

致以良好的问候,非常感谢,

沙克尔

亲爱的沙克尔,

我甚至可以从您教会的正统观点中找到一点真理。谁是上帝与人类沟通的先知?—我们是当前末日时代的这些预言家吗?您是否希望上帝亲自与人类沟通呢?人类还没有准备好,因为它完全沉睡,或更确切地说,对更高领域是封闭的。但我们不是。

甚至这种正统的期望也是建立在一种深度的幻想之上的。如果您对您的高我是敞开的,就是神性的起源,也称作上帝,那么您就不需要任何先知来与上帝沟通。

大多数有组织宗教的信仰者对神圣的源头是封闭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需要由宗教告诉他们该做什么。当他们向高我开放时,他们通常会离开宗教并寻求自己的灵性道路。宗教很大程度上促成了人性的退化,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尤其是基督教,与黑暗势力同流合污来实现这一目标!为什么?我将在下面解释。

您相信的耶稣是谁?-他是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的一个历史合成的神话人物,我和PAT成员写过关于他的许多文章(请用搜索功能)。大多数PAT成员包括我自己在内,都在那个时代化身过,都是阿波罗尼乌斯唤醒人类灵性运动的一员,我们在古代是如此的强大,以至于猎户座势力和康斯坦丁的那些小爬虫们必须要在宗教会议上劫持它。

我写过一本关于“新柏拉图主义和基督教”的全面哲学著作,阐明了这一宗教欺诈,您可以在我的网站上找到它,是用德语写的。我知道你们东正教的信仰,因为我曾经详细地研究过它们,而且保加利亚是(俄罗斯)东正教的摇篮,正如您所知,你们所有的礼拜仪式使用的都是古保加利亚语(教会斯拉夫语),我可以很好地讲这种语言。

此外,我还知道俄罗斯学者对早期基督教的学术研究非常不错,而且他们大部分人很穷或根本没钱。我在弗莱辛的神学图书馆做了四年的研究,那里收藏了自8世纪以来25万本书,前教皇拉辛各是那里的神父,当时那里还有一所神学院。弗莱辛图书馆是阿尔卑斯山以北最古老也是最有名的图书馆之一(在意大利还有一个)。

我研究过从1世纪到6世纪早期的基督教历史,当时俄国还处于异教的时期。实际上它一直都是异教,很久以后才基督教化,直到15世纪保加利亚被土耳其人征服,大多数保加利亚神学家来到俄国(主要是在基辅),才开始真正地传播基督教正统教义。斯拉夫东正教的两个使徒基里尔和米蒂乌斯是保加利亚人(马其顿人),他们来自塞萨洛尼基地区,我的家族也来自该地区,为了帮助9世纪的异教斯拉夫野蛮人开化,他们代表拜占庭帝国在那里宣传基督教。这是正统基督教的基本历史,那时甚至不叫东正教,因为没有别的东西。天主教后来到十三世纪才出现最终的分裂,甚至直到十五世纪仍在尝试缩小彼此的分歧(比如:康斯坦斯和佛罗伦萨的议会)。

因此,我不知道您从哪里得到有关基督教教义的信息,这些教义完全是由埃及亚历山大市伟大的诺斯替派和新柏拉图主义者奥利金,以及后来拜占庭早期的小亚细亚(现土耳其)弟子发展出来的。俄国和俄罗斯的学者对这一历史一无所知或知之甚少,盎格鲁-撒克逊世界的情况也是如此。唯一相关的神学和历史研究可以在中欧找到,由于历史原因我现在不讨论,因为非常复杂。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您从哪里得到的正统教义和信仰,请不要告诉我您和东正教和天主教徒一样只读圣经。

今天早上读到昨晚我给您的回复时,我意识到我忘了解释一个关键的问题,我会在这里完成,尽管我并不指望您能理解或相信我:

为什么黑暗执政官和来自猎户座/爬虫帝国的“邪恶六种族”要建立世界新秩序,降服并奴役人类?

很简单!因为这些黑暗实体切断了他们与源头的联系,因此通过他们上下脉轮获得的生命能量非常少,这些脉轮是他们活在4D,并能转世到3D的保证。没有灵魂生命能量的支持,任何生命都无法存活,因为祂们是来自源头的火花。这对于基督教的信徒来说应该是有说服力的。

转世的人类灵魂或多或少都与源头有一个完整的联系,并能得到更多的神圣能量来维持化身人格的生存和健康。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黑暗实体都是十足的吸血鬼,在星光层上吸食着从人类灵魂到3D化身的能量。90%以上的重要能量都被黑暗执政官带走,其余的都被他们的人类走狗以各种令人发指的手段从地面上带走。

过去几年的所有发展都是针对人类生命力和创造力的一种磨砺,他们通过好莱坞的垃圾娱乐来调动大众的情绪能量,通过战争来制造他们的恐惧能量,通过HAARP和化学物质破坏他们的大脑并毒害他们的身体,通过如手机一样的电子设备,让他们远离自己内在的高我,等等,等等。

黑暗阴谋集团的统治者和他们星光层的大师们所有的黑暗措施和心理战的目的,都是为了使所有人类成为哑巴,并降低他们的频率,使他们相信他们是脆弱或不堪一击的生物物种,并很容易受到黑暗势力的黑魔法和仪式的影响,这已经成为目前大多数有组织宗教的核心,包括东正教。作为正统的信仰者,你甚至不知道这些。这就是教会在你身上发挥的力量。

来自星光层的黑暗力量知道,人类是非常强大的造物主,真正的神,与源头有直接的联系,当这些家伙还活在对天堂的反叛中时,人类可以被救赎。只要他们不同意进入业力循环和经历与亚特兰蒂斯陷落以来大多数人类灵魂一样的灾难,最终在26000年后的提升,他们才能被救赎。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如此地憎恨人类而不惜毁灭他们的原因,因为他们也不尊重生命的神圣性。试图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降低他们的频率,永久地奴役人类,使他们成为最重要的能量来源。

因为他们知道扬升即将发生在当前的终结时代,本质上是通过提高化身人类的频率将他们从黑暗力量能量吸血鬼手中解放出来,使他们成为至高无上的觉悟者,所以他们试图用一切手段阻止我们的扬升,并加紧对人类种族的灭绝战争。这就是我们现在的情况。您在政治舞台表面上所观察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因为您在地面上观察到的事件,没有考虑到能量和末世论的深度。

最后,请允许我发表最后一项意见。您在回答我的问题时完全忽略了我给您的关键信息。

我们相信,只有宇宙法则新理论才是纯粹的科学,纯粹的新现代物理学,生物学、伦理学、哲学和社会学,您可以用实验来证明它与任何宗教信仰相违背,包括您的宗教信仰。

您可以阅读我的科学书籍,以了解这个理论的复杂性和深度,但我不指望您能理解它。并且,我还写了五本关于灵性知识的书,把所有的基本神学概念都融合在“宇宙法则新灵知”中。

我给您写的,这篇关于解释这个星球在末日中发生了什么,以及谁对它负责的文章,与这个纯粹的宇宙法则新理论没有任何关系,或者说几乎没有关系,但我们都相信它直接来自于源头,并在整个多元宇宙都是有效的。而我给您的回答中,只谈到了一颗小星球的脱轨历史。我每次都很惊讶,我的讨论伙伴们总是忘记我给他们的基本信息,这只说明他们世界观的短视和排他性,您这种情况,可能已经被虚假的正统教义关闭了任何的批判性思维。很抱歉,我太直言不讳了,但这是一个痛苦的事实。

致以诚挚的问候

乔治

相关链接: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5/12/who-is-really-in-charge-of-this-planet/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光之工作者为何无法提升下一篇:关于耶稣、萨南达、库马拉、基督和阿波罗尼乌斯的问答
进一步阅读
* 新5D地球的消息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内在的恶魔投射和灵魂年龄的差异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新柏拉图主义的美德、灵魂和存在的概念
* 我们光明的未来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用公理化修正新柏拉图主义
* 2019年5月能量报告
* 阿莫拉的扬升命理学解读
* 先验生物物理学的实际应用
* 先验生物学替代宗教信仰
* 先验医学和生物学基础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