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来自夜空的消息
日期:2018-6-18 11:15:49 访问次数: 作者:派崔克·阿莫鲁索 扬升先锋

1_副本.jpg


前言


乔治·斯坦科夫

为了证实派崔克报告中他在夜空中观测到的惊人天文现象,我也想介绍我们昨天傍晚日落时的观测结果。但在此之前,我想先简单阐述一下过去几天里发生了什么,以解释我们在白天观测到的不寻常的光学现象。

自从我们在5月17日帮助龙族夺回他们的地球以来,我们一直在参与光明力量和黑暗力量之间最激烈和最后的跨银河系战争,而这也影响着地球。这场战争在卡拉6月初第二次前往罗马时已非常激烈,随后在6月8日达到顶峰,当时我们得知了来自彼尔德伯格集团的黑暗实体聚集在都灵,利用他们惯常的黑暗魔法仪式攻击意大利北部的光之城。我们用一个巨大的源头光之漩涡将他们消灭,并得到了仁慈的龙和银河联邦光之力量的帮助。那天,银河联邦的母舰正在我们的房子上空盘旋。这就是最近已经报告的一些情况。

随后,光明与黑暗之间的宇宙战争在6月12日新月期间再一次加剧,最终,所有潜伏在人类能量场、光环和身体中以及自亿万年以来导致人类堕落的黑暗实体,都从扬升人类居住的最高母行星以及稍后扬升道路上所有较低的时间线上移除了。在这之前,新的红巨星太阳的磁性能量已经暴露了所有这些黑暗的实体,这体现在最近几天来这些黑暗实体的人类携带者反常的、非理性的、疯狂的和非常恶劣的行为上。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也亲身遇到过这种行为,那些过去没有什么洞察力的光之工作者也独立地证实了这一点。比如,詹姆斯·吉利兰(James Gilliland)现在在他的最新报告中写道:

“坚持住,我们正在经历一场似乎是多维打击的风暴。几乎所有我认识的治疗师,光之工作者,甚至家庭成员都看到了大多数情况下可以被视为完全精神错乱的东西。人们表现得就像被某种黑暗势力控制了一样。我们所有人都在上爱的分离的速成班。还被逼着去学习如何清除看不见的负面影响。一切正在浮出水面,更深的状态正在暴露,跛足的流媒体被证明是专业的病态说谎者,朋友和家人已经不再关注它们,然而,我们对这种现象来源的了解还不清楚(?)乔治注:亲爱的詹姆斯,这是新的红巨星太阳磁性能量的结果,正如阿斯泰莱亚和阿莫拉解释的那样,它消除了所有的旧能量。没有任何黑暗实体将被允许进入伊甸园:开始阅读我们的网站,了解当前事件背后的真相吧。)它似乎来自多个源头......”

随后的6月13日,这个地球经历了另一场巨大的转变,许多更低的时间线在核灾难中被摧毁。我在经历如此可怕事件的同时,突然间一次非常强烈的CC波在我身体中引发了剧烈的头痛和发烧,而我的身体元素处于休克状态,徒劳地寻找藏身之处。那天,我们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核蘑菇云在海平面上膨胀,不断向上升腾,持续了整整一天。遗憾的是我们忘了给它拍张照片,但别忘了,我们所处理的这种负面事件已经多次目睹过,过去每当我们从扬升的地球切断毁灭的时间线时便会经历。毕竟,这是盖娅和人类扬升的燃料

第二天,6月14日,意大利这个地区不寻常的阴雨天气被宇宙能量一扫而光,水晶般闪亮的天空向我们微笑。一直持续到今天,我们提升得非常高。这种大规模的维间转变甚至被其他光之工作者记录下来,他们并不清楚这些日子里盖娅和人类能量层面上所发生的事情。

6月16日,我们与朱莉娅定期进行光之会面。在许多有价值的信息中,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当时她看到我们的扬升门户是如此的浩瀚,甚至无边无际,现在已经盖了整个意大利和欧洲大部分地区。她在灵力驱动下继续旋转着双臂,在没有更佳的表达情况下,用光来展现她和我们,她不得不承认我们的门户非常大,茱莉亚以前从未见过这么强大的东西。她惊呆了。她看见全球各地的12个扬升门户按照神圣的秩序排列,但没有一个像我们的门户那么浩瀚无垠,并像我们意大利的扬升门户那样与无限相连。她还看到光之城是一座等待显现并已经存在的量子结构。

然后在6月17日,我们参观了邻近的地方,那是一个离我们居住地东边五公里的普通度假胜地。前一天我们被告知,我们的5D疗愈和灵性中心将坐落在这个地方的上方,就在度假村后面美丽的山谷里。度假村位于平缓的小山上,被橄榄树林覆盖着蜿蜒进入北面陡峭的群山。耶洛因告诉卡拉,这里是“圣地”。的确,那天的振动非常之高,我们坐在沙滩上,在温暖的海水中游泳,被这古老海洋的微风轻抚着,已然感受到了第五维度纯净的极乐。

回到家,我们受到了迄今为止我们所经历过的最雄厚的扬升波的冲击,不得不躺下来小睡一会儿。我整个人在午睡中瘫痪了,感觉到我的身体开始漂浮起来。在光会议中茱莉亚曾预言,我们很快就将漂浮起来,我记得她的话,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看着我的身体逐渐溶入一个强大的能量场,并开始在空中盘旋。卡拉也有类似的感觉。

晚上,我们坐在阳台上,看到一条极不寻常的分界线,与海洋的自然地平线平行。就在那一刻,耶洛因告诉卡拉,这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终结,而在这条线之外的是正在下降的3D地球。我们已经在个人的5D平台上提升到了非常高的位置,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气泡中,这个气泡似乎涵盖了我们熟知的旧地球,而我们实际上完全沉浸在5D和更高的维度中。这张照片是卡拉用她的iPhone拍摄的,照片上我们现实泡泡的分界线在地中海物理地平线的南面出现,但遗憾的是,照片的质量捕捉不到这个维间边界的短暂物理性。请观察天空中的一条巨龙的头部–龙现在不断地在我们身边,在我们帮助他们夺回他们的大地之后,他们带着巨大的爱和崇敬陪伴在我们的扬升冒险周围。

图片22.png

第二张照片要稍微好一些,我们扬升的5D和高维度平台与旧3D世界之间的分界线平行于海平面运行,这张是丹妮拉拿着相机拍摄的:

33.png

然后我们去另一个阳台看日落。红巨星太阳像湿婆神的眼睛一样在山顶上燃烧着,向地球发出水晶的光芒。丹妮拉用她的照相机拍了两张照片,我把它们放在下面。请观察这个大球体发出的紫红色的光,这个光芒是任何创造的基础,它首次被引入地球是我们在去年年底在这个网站上报告的。这些球形构成了一个完美的十字架,并散发出我们创造的力量,它现在正在意大利的这个地区发生。在第二幅图片中,大的紫红色球形包裹了整个房子,在这个半透明的泡泡中就可以看到。另一条巨龙的头部也可以在这两张图片中看到:

44.png
55.png

这时卡拉收到了一条信息,它强调了我们在过去几天里所经历的高能量体验。他们很赞赏派崔克在天文观测中同样惊人的发现和伟大的阅读。



来自夜空的消息

派崔克·阿莫鲁索

好的,随着白天变成黑夜,我经历了最令人震惊的一幕,但我很高兴介绍过去几个夜晚所观测到的现象。最近,为了缓解LBP能量不断增强的无情冲击,我改变了白天的生活习惯,把更多的时间花在户外,我把日常的工作放在我家三楼厨房旁边的外廊上。它就在后园花园的正上方,面对着西北偏北的位置,我的右边是一颗高大繁茂的银枫树的叶子和树冠,我估计它大概有250到300年的树龄。

这块区域的氛围更自然和谐,这个适合一个人读书、沉思和打发私人时间的地方与平静的微风、鸟儿的啁啾声,宁静的田园风光和自然的景色融为一体,也与我个人学习的自然环境以及古老和商业化的环境相适应。在花园的对面,30英尺高的门廊的正下方是一所新建的小学,当我校准我的塞莱斯特‘15X70’和更高倍的天文望远镜时,经常选择小学的屋顶作为前景。

这片区域的天空在波士顿罗根国际机场附近,也是来自意大利、爱尔兰和德国的跨大西洋航班的下降通道。在我开始天文观测之前,6月15日晚上,来自里维尔、温斯洛普和东波士顿的747航班间隔不断地从屋顶上着陆。空中交通管制员所控制的一条航线上每隔大约3分钟便有航班到达。

第一个夜晚

观测活动开始。当我扫描红巨星太阳在西边的地平线落下的夜空时,一个不可避免的感觉油然而生。有时,这一天的间隔期被称为黄昏,在日落后不久的时间里,天空呈现出一种真实而独一无二的色调。大概有5年了,我可以断定现在的天空呈现的是一种过去所未知的水晶式的表现。

为了保持我的天文观察的方位,两个不同的天体被正确查明并留在我的视线中。金星,在夜空的西南偏西的地方升起,它被认为是最明亮的行星,其亮度可能超过许多恒星,出现在地平线上方25-30度的弧线中。并且,作为一个视觉参照,这颗闪耀行星的位置正好位于新月的右下方。

此外,由于距离我们6月的新月还有三个晚上,夜晚的天空还没有被月光冲淡,我立即发现,与前几年相比这颗闪耀行星的亮度远远超过了我个人在这12年中观察到的视觉效果。毫无疑问,在我的头脑中,这种影响到整个太阳系的强度是由于新红巨星的到来。

另一个要考虑的因素是,由于波士顿大都市的商业照明使得近邻地区的光线高度饱和,它驱散了对夜空中星星的光学观测。当我在门廊观察的时候,我总是考虑到这一点。夜空中的另一个参照物是北极星Polaris,它在我右边的固定位置,略高于我前面提到的银枫树的树冠。

大概从晚上9:30起,我开始注意到一些不同寻常的飞行物体,正出现在从金星到西北方向的较低的弧度线上。另外,从我的视角来看,它们被定位在到达的欧洲航班的同一条飞行走廊上。但本质上这是没有必要的,因为金星在1.62亿英里之外。

过了半小时,这些飞机不再沿着同样的路线降落到波士顿机场。显然,为这些航班到达而留出的时间间隔已经结束。接着一个最惊人的发现开始显现出来我用肉眼立刻注意到,数个彩色发光的结构体出现在空中,开始以白色出现,断断续续地闪烁着红色的灯光,尾巴上有一个最美丽的蓝绿色调。它们会垂直上升,有时静止不动,然后向西北偏北移动。偶尔,它们可能会完全停止,停留在原地,或为了引发我的惊奇从完全相反的方向回到原点。

这种体验一直在发生,我甚至都进入了一种崇高的意识和心理状态,以至于我只能不停地笑着,完全享受着眼前这一幕盛大的展示。当晚上10点45分,突然间有8个结构体一起出现,在整个夜空中开始了运动的舞蹈,接着是静止的动作,终止于悬停和转移的程序,达到了夜间观察的高潮。其中一个物体以水平偏北方向穿过天空,消失在迅速累积的云层中。我站起来,更好地瞄准望远镜,看看我是否能够进一步仔细观察到这个结构,因为在整个观测过程中,它比其他图像移动得更快,然后它就发生了。闪着白光、红光和绿松石色的结构突然被云层遮住,云层从北面移进来,然后……突然间,一道巨大的白光从云层中闪现出来,而我现在所看到的是完全透明的视觉,让我想起了一部《星球大战》的电影。

不甘示弱,大约45分钟的尤里卡时刻之后,又有8个飞行物同时出现。有的在上升,其他的则在原地盘旋,其中有两个又一次开始了向北的水平凌日。视觉效果是惊人的,因为这些不明物体显然是相互通信的,而且从我的远距离角度看来,位置似乎位于前面提到的民航到达路线的背景下,而客机的到达路线已经终止。这个情景整个过程大约有15分钟,然后它们就走了。我呆呆地站在那里,默默地鼓掌,禁不住地笑着。

hqdefault.jpg

第二晚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我的观察所揭示的情况有些值得怀疑。毕竟,这怎么可能呢?作为一个超过十二年的天文学家,我观察过大量的夜间图像,无论是飞机、飞艇、气象气球,还是包括国际空间站(ISS)的30秒飞越。这些空中结构体没有一个能表现出我所观察到的现象,所以我决定在第二天晚上再进行观察。不过,这一次我将重点观察这些物体的实际结构,看看我是否能够确定前天夜间观测中这些不明飞行物的共同轮廓。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调整我的望远镜,希望最大限度地利用它,等待着晚上能再次考验我的耐心,并用更开怀的笑声作为一个催化剂,来舒缓一下我LBP的最后阶段...相信我...

大约在前一天晚上的同一时间(美国东部时间晚上9:45),同样的物体再次出现,尽管它们的数量现在少了。但飞行演习的性质相同,持续约一小时十五分钟。在这次观测中,我还可以远距离观察出飞机的机身、机翼等的识别特征,这些特征完全能确定像飞机这样的飞行器的视觉效果。如前所述,我的目的是确定我是否能清楚地辨别出这些不明飞行物的外形和特征。我能观察到一个停留了两分钟时间的物体。完成我的观测之后我得出结论,它具有一个三角形的外形而且相当薄,虽然新的评论是我最好的估计,但依据了我的高我透露给我的信息。

下面这张图是艺术家的想象图,放大的样子。

图片13.png

总之在过去的十二年中,我曾作为天文学家在一些场合中观察到夜空中的某些异常的现象,并报告了这些现象。有些时候,我的保密是为了避免受到亲密同事和受尊敬朋友的任何不适当的批评或嘲笑。既然这样就没必要重复说。上面所提到的内容,从整体上清晰地勾勒出我两个晚上所观察到和所遇到的问题的真实分析。我的确考虑过用我的智能手机拍照,但我觉得这是徒劳的,因为我进行观测的门廊用塑料丝网保护着,以防止高耸银枫树上的松鼠跳动我家的窗台上,这样便很容易成为我家猫咪的猎物。此外,我在过去用我的智能手机拍照,结果发现真正看到的全是网格。这些物体离得很远,很难辨出确切的对象。双筒望远镜和天文望远镜在对焦时不能捕捉到这种丝网的屏障。因此,我附上了来自互联网的相似图片,与我在48小时内观察到的情况相似。

最后,按照我的理解,我在过去两晚有幸观察到的东西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它们显然带有高度发达的意识,再加上一种嬉戏和沟通的精神。我观察到的运动违背了三维惯性和线性运动的理解。我还意识到这些物体能够操纵时空。让我解释一下。它们的运动模式就像静止不动,通过压缩或扩大时空连续体,一个随后的运动在3D范式中被感知。在我们的三维世界中,探测到的运动从A移动到B似乎是很明显的。然而,这些物体偶尔也会被观察到完全停止,一部分处于上升的方式,一部分处于下降的方式。并且有时候他们似乎是在漂移,但实际上是空间的连续体似乎改变了。这是我的高我以某种方式向我确认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就是远远领先于人类发展的技术,我认为我所看到的是乔治·斯坦科夫博士新宇宙法则将要引发的,作为一个具备觉醒意识的跨星系联邦人类的5D科技。

我差点忘了提。当我结束了我的第一天晚上的天文观测,并开始收拾我的设备,我瞥了一眼夜空的同一片区域,我抬起头微微向上看。一条白龙出现在云层中。它有着巨大的爪子、带角的头部、张开的翅膀和一条长蛇形的尾巴,非常类似于下面的图片中的龙...然后它就消失了。

图片16.png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8/06/a-message-from-the-night-sky/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扬升动力学下一篇:意大利的光之革命
进一步阅读
* 超越天堂之门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三位一体的争论
* 耶洛因:“自由之泉”为神圣的阴阳能量带来平衡
* 2019.7.25:圣哲曼关于“自由之泉”的信息
* 2019年7月25日,在温哥华为北美安装神圣心轮户“自由之泉”
* 2019年6月和7月神圣心轮门户进一步的扩展和激活
* 2019年6月在意大利北部创造三重火焰的神圣心轮门户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灵魂年龄与奥利金主义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奥利金主义
* 唤醒觉知!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