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左右脑在光体过程中的作用(校译版)
日期:2011-8-15 10:50:24 访问次数: 作者:乔治·斯坦科夫 光体过程


MID_副本.jpg


这篇文章首次写于2010年12月7日,是写给一位来自“Kirael.com”通灵小组叫Kahu Fred的人,后来发表在我的《创造与毁灭的宇宙法则》一书中。我把这封电子邮件修改成了一篇关于左右大脑在光体过程中的作用的科普文章,然后2011年8月首次在这个新网站上重新发表。


乔治·斯坦科夫


光体过程简介

大多数人的大脑的左右半球,虽然在解剖学上是通过胼胝体连接,但并不是同步运转的。我把这个现象称为当前化身人类的能量故障


90627.jpg


人类的能量结构还存在着一些其它的重大缺陷。如第四心轮阻塞(情绪中心),造成人体的下三轮(第一至第三脉轮)与上三轮(第五至第七脉轮)之间的分离,成为人类能量故障的一部分(详见相关文章“终结时代的光体过程”)。这个主题对化身实体的小我来说是非常痛苦的,因此,目前还没有任何渠道讨论过它。

光体过程(LBP)这一课程中,随着心轮的打开,围绕它的上下脉轮的同步开启,最终实体会发展出一个统一的脉轮,能转化比正常身体更多星光能量。对于这个问题,我以可靠而无可辩驳的科学数据专门写过一本书《人类进化的飞跃》。

目前的渠道所提到的唯一故障是当前地球操纵者(来自猎户座帝国的阿努纳奇和爬虫人)将人类实体的DNA减少到两股,而他们在扬升过程中会发展出潜在12股或更多股。

然而,没有哪位通灵者有足够的科学背景来理解这些DNA的知识,而是以一种肤浅而不科学的方式来传播这些信息。并不是说通过像重组DNA技术这样的实验就可以观察到DNA生化链将进化到12或更多股,而是这些所谓的“垃圾DNA”包含了灵魂所有化身的全部信息,甚至更多信息,现在正被更高频率的星光层激活,DNA编码的真正调节是由灵魂进行的。

这些存储信息的重叠的高频率水平目前的科学仪器无法进行评估,因为这些仪器的检测极限是由普朗克常数所决定的,它是光子时空基本动作电位,物质仪器只能检测到能量的最小值。这种现象目前被称为海森堡不确定原理,它也是量子力学传统解释的核心(参见科学四部曲和我所有的灵知科学书籍)。

通灵渠道所谈论的DNA层级也超出了普朗克常数,目前也无法评估。

我不想进一步耽于科学细节,但是我想让你们知道这个主题也是自由光子能量的核心。这种能量的真正物理学背景需要先理解宇宙自然法则新超验物理学(参见我的书《思想》),而后者只有当代物理理论被深刻改写之后,从许多基本构架的缺陷和不一致中解脱出来才能获得。

我通过两本1100页的书(第一卷和第二卷(完整版))中所发展出新的宇宙法则科学理论完成了这一科学成就。在这个理论中,我从光子能量理论的背景到最高的科学标准进行了详细的阐述。

首先,我拒绝了热力学的第二定律熵,这与热力学第一定律(能量守恒)明显矛盾。我得出一个新的定律,称为斯坦科夫“光子热学定律”。这条定律是未来发展新动力引擎的基础,它将是扬升到第五维度后所使用的光子能量(见发表的《自由光子能量》)。

我想通过这一阐述来证明,在过去的20年里,所有的通灵信息都只充分考虑到通灵者的个人知识,但他们永远不会传递更复杂的信息,因为这将不可避免地暴露出他们知识上欠缺。

从这个意义上讲,当前互联网上流行的所有通灵信息——无论是来自克里昂、梅塔特隆还是齐瑞尔——都是初步的、元科学的信息,显示了第五维度层级存在的可能性。但它们根本不符合目前科学阐述的最低标准(参见我在《创造与毁灭的宇宙法则》一书中对这一问题的讨论)。

观察到这一事实是非常重要的,我并不想得罪任何通灵者。我只是做一个客观冷静地观察。在新时代神秘学知识圈子的名利场中的光之工作者,高度的灵性自尊心与人性的基本焦虑几乎是他们普遍的特征,而且还是一个完美的知识陷阱。这些批判性的评论对于正确理解大脑功能是必不可少的。

左右脑的功能

右半球 (大脑)主要从事专门的知觉和情绪分析。左半球 (大脑)致力于逻辑、抽象思维和因果关系的建立。

由于两个半球不同步,大部分人类目前无法把知性融入情绪。所有化身实体在进入光体过程之前都这样,特别是科学界普遍蔑视情绪。随着光体过程真正开始,情况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目前,光之工作者中存在普遍的误解。因为他们很少有人真正进入光体过程。即使有这样经历的人,也已经被四大身体「情绪体、心智体、星光体(无形)和肉体」的能量转化搞得筋疲力尽,没有精力去与别人交流,也没人听见他们的声音。而那些大声谈论这个话题的人往往是对光体过程没有个人体验的人。这也是光之工作者在个人扬升的关键过程中所有混乱的根源。

人们必须放弃普遍的逻辑法才能成为一个光之工作者,这几乎成了新时代运动中一个根深蒂固的信条。因此,大多数光之工作者在进入灵性行列时几乎是限制左脑发展的,他们几乎不使用逻辑,甚至不知道这是一种生理上的智力缺陷。即使那些相信逻辑的人,也像大多数科学家那样使用一个错误的逻辑。

事实上,人类的逻辑从古代(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到今天(罗素、维特根斯坦、维也纳学圈、多维逻辑)都包含根本性的缺陷,这些缺陷与人类局限的感官所固有的幻觉感知紧密相关。

这是一个巨大的认知主题,包含了西方哲学的全部知识,我已经为它写了七本书(参见关于灵识的科学书籍和《哲学镜像中的宇宙法则》另外还有《创造与毁灭的宇宙法则》)。这只是我关于这个问题的复杂性给读者的一个印象——它不仅仅是一个左右大脑的问题。

另一方面,大多数人完全被他们的情绪右脑所支配,由于他们的脉轮也不同步运行,他们必须应付由下三个脉轮传递的,经常四处蔓延的负面感受。特别是最近几年中,当巨大的宇宙能量波淹没地球时,你都能从全球无论是“文明”的西方国家,还是第三世界国家的战争和暴行中看到这种被增强的人类情绪。

预期今年(2011年)全球许多国家会发生各种政权更迭,部分原因是这些实体无法处理当前通过第四脉轮的开口进入他们身体的高频能量。这些能量不能被他们的情绪的右脑正确地控制,同时他们弱智的左脑仍然无法摆脱固定的模式。

只要第四心轮的封锁持续下去,就像所有不会扬升的人类实体那样,这些郁闷、愤懑和挫折的负面感受不能被灵性的(第六轮)和喜悦中心(第七轮)的高频能量所化解和协调,它们就会成为大多数人类存有顽固的能量故障。

这些不受控制的情绪能量反而会在残酷的社会冲突中加剧,这并不能真正促成觉醒群众的解放,在这个“监狱星球”全面的二元性的情况下,只会演变成一种被长期奴役的心理疾病。

这些脉轮将化身实体与高我连接起来,高我实际上是实体个人灵魂家庭的同义词,它由大约1000个灵魂组成。化身实体通过灵魂获得了他灵魂家族的集体知识和经验。在这种情况下,灵魂家庭实际上代表着高我。

如今大多数光之工作者明显忽视了左脑,这说明他们在使用右脑时也明显是偏颇的。在他们真正进入光体过程之前,必须首先克服他们情绪上的消极性(参见“终结时代的光体过程”)。

然而,情绪从未与抽象的逻辑思维分离。事实上,情绪非常深刻地调节和扭曲逻辑思维,大多数人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是目前人类化身的核心能量故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所有的光之工作者所理解。

它甚至没被当作一个问题来看待,而这种无知是大多数知性和情感问题的根源,大部分光之工作者必须解决它。这是另一个庞大的主题,我暂时不会讨论。我只想向读者展示所有这些知性主题是如何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的。对于这一主题,我在《新灵知》等多本科学书籍中讨论过。

******

现在,我将给你一些根据我个人和科学研究的经验得到信息,这将解释当光体过程真正展开时,为什么左脑是第六和更高维度高频能量进入人体的入口。此信息你在其它任何关于光体过程的书籍中都找不到:

左脑负责线性时空的错觉

人类的大脑被征服了,这是错误的逻辑。正是能量源头创造了三维地球所有人类继续存在的平面。只要它以它的方式运作,你就无法逃脱这个幻觉现实并打开更高领域真正的多维度现实。

著名的“遗忘的面纱”是在左脑中创造的。它负责将化身的实体与源头分离,并且是人类所有弊病的核心。因此在光体过程中,左脑的功能必须发生深刻的变化,否则化身实体无法扬升。通过打开左脑的门户,人类的意识才会离开三维时空的线性错觉,并对更高的多维领域开放。

左脑不仅是通往更高基督能量的门户,而且它也会在光体工程中连接右脑,所以,情感和灵性(没有太多的知性)最终会同步。其原因是:

在更高的领域中所有的思想都是灵性意志和情感强度的结合

我将通过谐波理论来简要说明这一点。用一个带短波的无线电信号,进行一个远距离传输。它由一个高频载波和一个调制低频波组成,来传输实际的语言信息。两种波是叠加和相互关联的。

同样的,情绪是低频的星光波,通常被称为第四星光维度,而精神的思想和概念是更高的频波,被称为第五维度和更高维度。情绪调频至精神,纯净的意识,灵魂向化身人格提供直接的信息。

古希腊人用心灵(Psyche)这个词来同时表示情感体和灵魂,这并不是巧合。他们知道灵魂主要是通过感觉来表现得。正因为这个原因,许多管道目前所说的人类扬升之后会同时居住在第四和第五维度,是因为它们不能分离,它们是叠加的能级。

左脑是通向高我的门户,它被认为是纯粹意识(按照康德的说法是“纯粹理性”)或柏拉图的纯粹的思想。所有更高领域的意识都是扩展的觉知。这一事实阐明了在扬升(停滞期)后大脑扩展的重要性,因为它将获得50%或以上的原始潜能。

这是笔者在他所有关于扬升出版物中的主旨。在扬升之后,左脑将主要专注于这种精神扩展。

在这个网站上介绍的宇宙法则普遍科学将被大多数扬升实体充分理解,成为新的扬升科学。它将在数不清的实际应用中进一步发展。

今天,这个现代人类书本历史上最伟大的智慧成就,并未被地球上任何“凡人”所充分理解。这种局面会在扬升之后彻底改变。这种情况也解释了为什么笔者注定要成为新扬升科学的第一位扬升大师

在三维太阳系中任何文明的进化中总有一个转折时间(= 频率)点,这只能由一个单一的人格来体现。这也是过去佛陀、耶稣和老子所起到的作用。

在2012年12月21日大规模扬升之前,左脑只能被灵魂打开——这是一个狂妄的假设,相信人类可以在这个问题上作出决定。如果它是灵魂合约的一部分,它将被灵魂触发,化身实体对光体过程的开始只能同意。

整个过程中,会让人精疲力尽和冗长乏味并伴随着无数完全由灵魂领域造成的身体症状。一个谦卑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承受它,并制定好日常应对这种现象的策略,让自己在这样一个不友好和无知的世界中生存下来。

正由于这个原因,当光体过程真正开始时左脑将完全向更高的基督能量敞开。

就我个人而言,这个过程开始于12年前。从那时起,我每天24小时都能听到这些高频能量,并能感受到它们不断地振动我的整个身体。能量流是一个直径约20厘米的圆柱和一个可以膨胀约100米的可见量子场。请注意,我的视力也增加了它的频谱以便我能看见量子波。

我听到的不完全是星光能量,而是空气中的原子,它们加入到我膨胀的星光能量场中第六到第十四脉轮的旋转。与正常人相比,它们旋转的速度显著增加。这种高频的声音主要在我的左耳听到,而来自宇宙最高场域的能量通过我左脑半球的开放门户流动。

宇宙能量有许多不同的性质,我可以从它们的特定音调和振动模式中辨别出来。每一个特定的星体波都与不同的躯体症状和心理体验有关。

我可以同时分辨出每天进入我身体的20多种不同性质的宇宙波。因此,我可以准确地预测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经历什么样的症状。

在我的低我和高我之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反馈机制,稍微减轻了光体过程中经常对身体的伤害,因为我可以在精神和心理上为下一次讨厌的宇宙波给身体带来的后果做准备。

真正的LBP与过去几年里大多数光之工作者发布的那些绣花枕头一样的东西毫无关系。这是一项艰难的工作,是人类在这个有毒星球上所能完成的最艰难的任务。

然而,我没有在其他渠道和任何文学中遇到这个过程的专门描述。由此我推断,只有极少被选定的人才有这样的症状,他们在地球上不仅像我一样进化,同时还是一个站在客观和中立的立场上用一个完美的科学方式表达的开明学者,正如我在2000-2001年所写的第一本灵知书籍《人类的进化与飞跃》所写的那样。

本质上,这就是左右脑在人类化身的光体过程中最新和最高阶段的作用。很有可能在2012年底大规模提升之前的几个月里,这种独特的体验将变得更加普遍,那时,许多星际种子将不得不迅速推进他们的光体过程来单独扬升,并带领大众加入他们在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集体冒险。


原文链接:

http://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1/08/the-function-of-left-and-right-brain-in-the-light-body-process/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光体过程的能量更新(校译版)下一篇:光体过程中脑垂体和松果腺在人体的嬗变作用(校译版)
进一步阅读
* 新5D地球的消息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内在的恶魔投射和灵魂年龄的差异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新柏拉图主义的美德、灵魂和存在的概念
* 我们光明的未来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用公理化修正新柏拉图主义
* 2019年5月能量报告
* 阿莫拉的扬升命理学解读
* 先验生物物理学的实际应用
* 先验生物学替代宗教信仰
* 先验医学和生物学基础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