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宇宙法则入门版(3.3):CBR常数在宇宙学中的作用
日期:2017-7-10 10:34:39 访问次数: 作者:乔治·斯坦科夫 宇宙法则

微信图片_20180710104542.jpg


3.3 CBR常数在宇宙学中的作用

如前所述,宇宙学的大爆炸假说是建立在两大支柱之上的:

◾宇宙背景辐射(CBR)

◾哈勃定律评估的宇宙膨胀

如果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解释这些支柱,例如用宇宙法则来解释,那么标准模型就必须受到驳斥

上一篇文章中,我解释了膨胀宇宙的概念是如何在宇宙学中演化出来的,即对物质与光子时空之间垂直能量交换的片面认识。在这篇文章中我将讨论CBR在现代宇宙学中的解释错误。

CBR的实验证明,正像加莫夫(Gamov)根据弗里德曼(Friedmann)模型所预测的,以及彭齐亚斯(Penzias)和威尔逊(Wilson)在六十年代同时发现的那样,挑战了宇宙学家的错误观念,即宇宙学标准模型的理论假设是成立的。这一模型的关键假设是,从一开始宇宙就受到一个极热的黑体辐射(热光子时空)的支配,该辐射在宇宙绝热膨胀期间冷却到目前的大约3K的温度,因此存在3K-CBR的术语。

依据错误假设的3K-CBR预测以及随后的发现,无疑成为一种好奇心,将在未来科学错误的画廊中占有突出的地位。作为宇宙膨胀结果的传统CBR的解释现在也将被抛弃。

我在第二卷第5.5章中已经指出,决定物体温度与发射光子频率之间关系的CBR常数 f max = K CBR × T (见第二卷,方程「82」和上一篇文章),仅取决于光速c和维恩位移定律(Wien’s displacement law)的比例常数B:

K CBR = c/B.

常数B是新的物质热力学能级的一维时空(见第二卷,第5.5章,方程「81a」),迄今为止尚未实现。

从传统宇宙学的观点来看,光速是一个基本常数,在宇宙大爆炸和宇宙膨胀的最初几秒钟里保持不变。这个假设允许确定“大爆炸”的普朗克参数,它是宇宙学标准模型的基本数量(为了了解普朗克参数的真正含义,请阅读我在第二卷第9.7章中的讨论和推导)。如果没有这些参数的推导,“大爆炸”的概念将毫无意义,因为实际上,普朗克参数是当今宇宙学家空洞的大脑,以及投射到无限过去生产的畸形“低俗小说”。

让我们不要忘记线性时间是人类头脑的幻觉,没有过去、现在和未来这样的东西,一切都发生在永恒的现在,同时处于万物一体。这样人们就能以这种先验的知识完全拒绝“大爆炸”的假说,而没必要深入科学的扯淡。

根据标准模型,在“大爆炸”期间物质是不存在的,至少不是以今天所看到的形式存在。这意味着常数B不存在:B = 0,和K CBR = c/0 = 不可能的事件(数学运算不通)。另一方面,CBR常数决定了物质任何温度下发射的光子辐射频率,事实上,也就是物质的热力学能级的时间量:f max = K CBR × T。如果我们将T设置为2.73 K的温度,我们就可以精确得出CBR的最大频率,就像COBE卫星探测器(1)的实验测量结果一样:

f max = K CBR ×T CBR = 1.0345×10 11 ×2.73 K = 2.824×10 11

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实验证据,证明了宇宙法则新宇宙学的有效性,也是目前所有公认的假设如膨胀理论都无法提供的。

如果我们假设宇宙形成之初物质并不存在,那么我们也必须承认“大爆炸”期间以及其后的短时间内,没有热力学的能级。因此,这个能级的时间,即温度也不应该存在:T=不可能的事件(不存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光子时空的时间得出以下的逻辑结果:

f max = 不可能的事件 ( K CBR ) × 不可能事件 (T) = 不可能的事件

上面的方程象征着整个标准模型都是胡说八道

如果没有物质存在,就不会有温度,随后也没有光子时空,按照与时间(频率) 有关的电磁波的和今天观察到的速度:c = f λ = 0λ = 0。而标准模型假定c在“大爆炸”期间是有效的(见第二卷,第9.7章,普朗克参数的起源)。

然而,如果没有光子时空,就不会有辐射,因而也就不会有今天所观察到的CBR。标准模型的假说还没有受到质疑,仅仅是因为时空的认识论背景,也就是说,空间和时间并不是当今物理学和宇宙学关注的对象。这种不可知论是所有这些科学错误的根源。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假设宇宙是通过发展新的能级层次而逐渐演化的,那么,按照宇宙估计年龄,在无限的时间间隔内,我们可以想象黑洞、中子星、类星体、脉冲星和其他类似的引力物质系统(见第二卷,第9.9章),正如“大爆炸”以及其后的短时间理论所暗示的那样。既然这样,我们不需要像在现代宇宙学的标准模型中那样推断至过去,而是按照物质与光子时空的能量交换来考虑恒星有限的寿命

当能量交换从物质到光子时空被单方面地感知为正在进入未来的膨胀时,并把这个过程追溯到过去时,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大爆炸”的假设。这种错误的假设是源于光子时空是虚空和均匀的这一想法。这是物理学基本的认识论错误,产生了宇宙学中所有的谬论。

新的公理系统明确指出,通过新的斯坦科夫光子热力学定律(第二卷,第5.7章)的评估,CBR常数是物质热动力学(动力学)能级和光子时空热动力学能级之间垂直能量交换的绝对常数,这个新定律是宇宙法则的一个应用。因此,光子能级的时间f取决于物质的时间(温度),反之亦然:物质的温度取决于被吸收光子的频率。

这种相互依赖的关系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随时观察到,比如太阳光使金属升温,随后以热的形式辐射。太阳的光子频率仅取决于太阳的表面温度(第二卷,方程式「82」)。这种现象是物质和光子之间发生垂直能量交换的表现,它是双向的(行为势能守恒)。

上述CBR最大频率的方程式适用于任何温度。众所周知,黑洞和中子星的温度极高。当用这个方程式计算出这些引力系统发射的光子频率时,我们便得到了宇宙背景范围内的辐射伽玛射线(gamma range)。这种高频CBR在天体物理学中经常被观测到。通常情况下,这种类型的CBR是不能解释为大爆炸残余的。这也说明了目前宇宙学解释的模糊性。

CBR的最大频率方程是宇宙法则一个极好的应用,通过它我们可以确定单个恒星和其他天体在光子时空垂直能量交换中的热力学系数。在我下一篇发布的文章中,我将会说明多普勒效应中的红移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确定单个引力系统和光子时空系统之间的垂直能量交换。按照相对论,这些绝对系数也可称为“能量相互作用的相对论系数”。这是对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唯一正确解释,而他却从未理解。

这种对宇宙中的红移现象的最新正确解释,消除了目前用来证明热膨胀宇宙所谓的“大爆炸”模型有效性的唯一实验证据。

因此,答案是愚蠢的宇宙学家。(这就说明宇宙学家有多愚蠢)



注释:

1.COBE科学工作组,宇宙背景辐射的频谱,作者:P.J.E. Peeble,《物理宇宙学原理》新泽西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1993年,第132页。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宇宙法则入门版(3.2):哈勃定律是宇宙法则在可见宇宙的应用下一篇:宇宙法则入门版(3.4):失败的现代宇宙学对红移解释的陷阱
进一步阅读
* 2019年5月能量报告
* 阿莫拉的扬升命理学解读
* 健康与疾病的错误观点
* 语言是灵知的限制
* 光与生命之轮:进入统一意识的钥匙
* 我们的银河系太阳与大中枢太阳和等离子最强对齐
* 光与生命之轮
* 光彩夺目的光与生命之轮
* 每个劳动法规都回避的 - 职业治疗或劳动分心
* 外星人与PAT的联系即将到来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