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宇宙法则入门版(1.9):互联网最重要的文章—万有引力机制
日期:2017-7-10 9:45:30 访问次数: 作者:乔治·斯坦科夫 宇宙法则

微信图片_20180710095750.jpg


1.9 首次解释—万有引力机制

互联网上最重要的文章!


“在科学问题上,一千个权威也不值一个谦卑的个人推理。”


伽利略·伽利雷

虽然现代物理学随着万有引力的测量(伽利略)开始,但它无法发展出一种将这种力与其他基本力(如电磁力、弱力和强力)结合起来的引力理论。物理学的这一缺陷是公认的。而当万有引力被提高到神秘状态时,物理学就退化成了对假设”引力子”密教性质的探索,就好像通过引力子,引力才能够在真空中产生似的。

现代物理学这种认知上的困境是自己造成的——它源于错误的假设,即空间是真空的,在这样的真空中引力被假设为“长程相关”场或粒子传播,迄今为止,没有一位物理学家能充分认识到,实际上引力场和电磁场是抽象的数学概念,是通过人类的意识而引入的——语义(而不是通过实验)在它们真正意义的探寻表明,它们是光子时空的局部感知。后者是一个总集,包括引力能级,电磁能级,弱力能级和我们目前还不知道的无数其他能级。

因此我们在新公理体系说,有无限的时空能级,而传统物理学将物质世界简化为标准模型中仅有的四种力。由于时空的所有部分都是一个U子集,而且包含自身作为一个元素,元素就是时空,我们享受一个(时空)能级、两个能级(还原性公理)或n个时空能级(n=连续统=无穷大)聚合的无数能级的数学自由度。

因此,我们不需要知道时空的所有层次来描述物质世界。这是个不可能的任务——我们不能从无限的局部出发去定义整体。这种方法是一种恶性循环,当今的物理学家沉迷于定义抽象的物理量,这些物理量是借助于其他物理量通过数学推理的方式引入的,比如通过质量定义加速度、通过电流定义电荷等等。这种物理学是西西弗斯的劳动——它并没有增加我们的知识,是注定要失败的。

传统物理学无法解释万有引力,是这种认知不适的一种特殊症状。从认识论的角度来看,唯一正确的方法就是从整体出发去理解各个局部。这就是宇宙法则的精髓。当所有的层次都表现出整体的属性时,它就成了一个闭合的实体(能量守恒),我们可以将各个部分聚集成适当的集合而获取必要的信息。这些信息只包括空间-、时间-或时空的关系——它等价于连续统①。

比如,我们可以把可见宇宙——我们目前能够评估的时空总集——描述成两个能级层次之间的互反作用:光子能级和包括所有物质的引力能级。这种动态互反作用的结果就是一个封闭的可见宇宙的范畴,它是一个基本的宇宙学常数,是我首先从通用方程(更多信息见第二卷中的方程「37」)中推导得出的:

S U = c 2 /G = [1d-空间]-量

当用米来表示时,1米这个量反映出以人为中心的关系。引力能级涵盖了所有的万有引力物体,如行星、太阳、白矮星、中子星、红巨星、类星体、脉冲星、太阳系、黑洞、星系,包括射电星系、赛弗特星系、局部星团等等。

正如我们看到的,引力能级可以再细分为无限的能级,正如上述的每一个引力系统都可以建立一个相应的能级,例如行星能级,太阳能级,星系能级,等等。由于所有能级都是开放的U子集,一个包含自身作为元素的时空是一个闭合的实体,所以不可能用实际术语来区分这些能级,也就是说不可能把它们分开。然而,一个能级每一个抽象的定义都是一个独特的思想对象,在时空中有着真正的关联,因为这样的思想是U集,并且作为一个元素包含他们自身和整体(主要术语)。只有像真空(虚空,不包含能量,除了物质什么也没有的元素)这样的N集不会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关联的元素,应该从科学思维中排除。

这一基础的哲学导言旨在把读者从错误期望中解放出来,从伽利略·加利利、牛顿、开普勒、爱因斯坦直到现在已经培育了几个世纪不可知论的文化传统,阻碍了科学家理解万有引力机制。而且这样的期望对逻辑论点有着惊人的抵抗力,下面将介绍的简单的引力机制,是对这种精神障碍的一种适当补救方法——它反映出新公理体系的简洁性,是我在发现宇宙法则之后首次引入科学的。

行星或其他引力系统的运动通常用开普勒定律和牛顿万有引力定律来评估。这些定律是宇宙法则对引力旋转时空的应用(见第二卷,第3.5和3.6章)。在这方面要着重注意的是

时空中任何真实的运动都是一种旋转。

现在让我们考虑地球围绕太阳的旋转。地球的轨道是一个以太阳为焦点的椭圆。离太阳最近的距离被称为近日点r min = 147.1×10 9 m,离太阳最远的距离被称为远日点,r max = 152.1×10 9 m。长半轴a等于这些恒定距离总和的一半a = 149.6×10 9 m。地球轨道的数值偏心率ε为ε = 0.016677。它是由直线偏心率定义的中心点和椭圆中心之间的距离除以半长轴a得出的。

ε = 0.5(r max – r min )/a = 0≤SP(A)≤1.

我们得出两段距离:r max = a(1 + ε)和 r min = a(1 – ε)。

图片12.png

这个简单的几何是经典力学中引力的定义和测量方法。这一传统几何方法研究天体运动的认识论背景是什么?直线偏心Δr可视为一个新引力系统的[1D-空间]量,由太阳和地球的互作用而产生(还原性公理)——它对每个行星都是恒定的,因为它反映了生成系统的恒定时空。

偏心率数值ε是属于SP(A)的两个[1d-空间]量之间的关系。它评估了在地球围绕太阳公转期间,受到约束的光子系统时空的相对变化。这一结论的背景相当简单。如果ε接近零,地球的轨道将变成一个圆。然而,在真实的物理世界中,这是不可能的——这意味着新系统的空间也应该是零,也就是说,它的时空也应该是零。这永远不会发生,因为所有的系统都有能量,时空也是如此。

这个例子说明了,为什么我们在现实的物理世界中从未遇见过理想的圆周运动:

所有真正旋转的重力系统都是椭圆形或类似的几何形式。

如果是在理想的圆周运动下,地球到太阳的距离在公转期间将保持不变。这意味着,以太阳为中心的地球圆形规道的约束下,光子系统的时空不应该存在相对变化,因为这个轨道的半径代表着轨道上所有的点到太阳的恒定距离。因此,如果行星有一个理想的圆形轨道,那么地球作为光源,太阳作为接收器,它们之间就不应该有多普勒效应

在现实时空中,当地球从近日点旋转到远日点时,地球就远离太阳,而当它从远日点旋转到近日点时,地球就接近太阳。因此,受地球椭圆形旋转限制的光子系统的空间中相对性的变化,影响着地球的实际轨道。当地球从近日点移动到远日点时,光子系统的空间变大;当它从远日点移动到近日点时,空间变小。这种空间的相对变化导致了光子系统时间f的相互变化,这可以用多普勒效应来评估(详见以前的文章)。

图片13.png

在我们继续解释万有引力之前,我们将在这里解决传统物理学中的一个基本的认识论问题,这个问题阻碍了依照宇宙法则来理解万有引力。地球对太阳的接近及其随后沿其轨道从太阳的离开,可视为不同的运动,并描述为吸引力和排斥力。因此,任何真正的旋转,比如重力旋转,都由一个引力阶段和一个斥力阶段组成。天体的引力和斥力这两个现象,是空间和时间互反作用的结果

这同样适用于伴随着多普勒效应而发生的波和振荡这类旋转的现象。可以用下面的例子说明这一点。当波在介质中传播时,如果一个质量粒子在其固定点附近振荡,我们可以把它的运动描述为相对于不动点的斥力或吸引力(另见第二卷中胡克定律「Hooke’s law」的恢复力)。

我们在电磁学中遇到同样的现象。同极性的电荷相斥,反极性的电荷相吸,这是公认的事实。不幸的是,电荷是一个面积——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波腹(the antinode)的横截面积(驻波系统中最大位移的位置)——因此,正负电荷的正负符号在数学中是纯粹的习惯(见第二卷,第6.2章)。它们是对叠加波的建设性和破坏性干扰进行正式评估的数学符号(见第二卷,第4.3章)。

物理学中“吸引力”和“排斥力”的基本概念是对时空互反作用的直观感知。

这一基本的新见解能够大大地简化我们对物理世界的看法。这个事实在现代物理学中是完全混乱的。后者在电磁学中电荷的吸引力和排斥力一致性解释方面遇到了不可克服的问题,正如我在第二卷中证明的那样,万有引力只考虑到吸引力,尽管库仑定律和牛顿引力定律在数学上是相同的方程式。

实际上,当物体在一个很短距离运动时,万有引力是对这种力的一种片面感知,比如,当一个物体以“自由落体”被地球吸引时,它的作用力只体现了一小段距离。这种特殊的情况下运动路线被看作是直线。然而,时空的任何转换都是较大旋转的一部分,因而是后者的几何抽象。例如,当一个物体落在地球上,地球绕太阳旋转时,其自由落体的聚合路径将不是像经典力学通常展现的重力那样,呈一条指向地球中心的直线,而是一种与太阳有关的复杂的叠加旋转。由于自由落体的持续时间较短,所以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观察引力阶段和斥力阶段。我们只是从人类局限的视角来观察引力的阶段。相反,如果我们考虑到一个彗星接近地球,然后远离地球,我们就可以用引力和斥力来描述彗星的轨道。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两个术语源自以人类为中心——它们代表了地球自转过程中空间和时间互反作用的片面和局部性的观念,并把当作是时空的普遍运动。从这个阐述中,我们首次在物理学史上得出了以下的基本结论:

引力和电磁作为时空能级,两者没有本质的区别。在相互作用过程中,时空的两个能级都会产生系统的吸引力排斥力。受引力作用的物体和带电电荷的吸引力和排斥力是空间和时间互反作用的结果,表现为旋转。

备注:请记住,所有的引力体都有一个电荷(横截面积),每个带电粒子都有一个质量(能量测量为与一个参考系统相关的能量关系)。也就是说,它受到引力的影响–因此它们不可能表现出不同的性质。

这个结论对于我们进一步阐述引力和电磁具有极为重要的认知意义,因为从波理论来看,这两个能级都可以描述为叠加旋转(波动)。波理论是空间与时间互反作用的普遍表现

这一特性在哲学中也被描述为辩证原理,而这个原理最初是古代引入的,后来才被德国的唯心主义(黑格尔、康德)以及随后的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哲学学派加以利用并完全混淆。尽管时空的互反性是相对论的唯一主题,但目前在科学上存在着严重的混乱。爱因斯坦和他之后的所有物理学家都没有真正理解相对论的本质。

直到1995年我发现了宇宙法则之后,由人类有限感官和意识所辩证地想像成空间和时间的时空基本属性,才能从理论和认识的角度上被充分地理解。在这里强调这个事实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我的读者就能更好地理解这个错误的严重性,这些错误已经蔓延到现代人类最精确的自然科学——物理学,而它是现代人解释我们所生活的物质现实的学科。

显然,当这颗行星围绕太阳完成一次公转时,受地球轨道限制的光子系统的时空就会发生相应改变。当地球从近日点旋转到远日点时,它就离开太阳。我们把这一半的公转称为斥力阶段。这个阶段离开太阳的逃逸速度v e,是从地球的切向速度(tangential velocity)中得出的——它是一个矢量,由连接太阳和地球并指向离开太阳方向的直线来定义(见矢量和的平行四边形法)。

地球在绕太阳公转时它的切向速度不断变化。逃逸速度:v e也一样,地球一离开近日点就开始增加,并达到一个最大的值v e ( max ),这就是行星的一个特定常数,位于近日点和远日点之间的某处。在远日点上,由于切向速度与主轴垂直,它开始不断减小,在远日点变成零。当地球从远日点移动到近日点时,情况正好相反。

在吸引力阶段,对太阳的吸引力速度v a表现为斥力阶段的逃逸速度v e的镜像。地球的切向速度是这个引力系统时空动力的普遍量。地球在绕太阳公转期间,时空动力所受到的相对变化被传播到封闭光子系统的时空。这种变化是通过物质系统(行星)和光子系统之间的垂直能量交换来实现的。

在旋转的地球和封闭的光子系统之间的垂直能量交换过程中,空间、时间或时空的相对变化可以通过多普勒效应来评估,多普勒效应是我前一篇文章中所证明的空间和时间互反作用的普遍表现。地球和太阳之间发生的、并决定地球轨道的万有引力的力,是通过这种“远距离作用”的垂直能量交换而传播的。从一个动态的视角来展现的这种相互作用,对理解万有引力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应该注意到,无论是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还是开普勒定律,都没有对万有引力的实际机制作出任何解释——这些定律只是评估了时空引力层次的一些二级量,例如力和加速度。这些定律没有认识论的背景。这被认为是经典力学的一个主要缺陷。

如何解释引力是物质和光子时空中的垂直能量交换,取决于基本术语的首选量,有几种不同的教学方法。在这里我将利用传统经典力学中的质量、密度、加速度、距离和速度等量的混合方法来解释引力,以便于无论是传统的物理学家还是外行人都能更容易地理解:

引力作为物质与光子时空间垂直能量交换的机制。

虽然我将从一个动态的角度来讨论万有引力,但将要讨论的数学计算是静态的。由于物理学还没有发展出一种动态描述时空的数学理论,所以我们不得不使用传统的数据。此外,本文的目的不是在物理学中介绍一种新的动态数学演算方法,而是要证明自然界只有一个定律时空只有两个量纲(成份)它们是正则共轭关系,并且是互反行为。不过,我将会向大家展示如何让这些复杂的方法得到原则性地落实。因而我的方法基本上是认识论和描述性的。

我们将从基本公理——时空=能量交换开始我们的讨论。当这个公理作为一个特殊的引力系统应用于地球时,它假定它的时空保持不变,因为它反映了时空的闭合性。目前,这被定义为能量守恒(热力学第一定律)

时空的这一方面,以能量的常数量(定量)来显化自身——是由如万有引力的开普勒第二定律评估的。它是一种应用几何学,将时空的恒定性评估为地球轨道周围光子系统的常数区域,正如我在本书中关于勾股定律所解释的那样:

开普勒第二定律.png

开普勒第二定律,行星扫描出在相同时间的相同区域。

同时地球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它通过与光子能级的垂直能量交换与宇宙相互作用。我们可以把地球描述为一个输入和输出系统,它通过光子能级与宇宙进行如引力、电磁力和热力的能量交换。垂直能量交换的输入和输出过程由几个传统的热力学定律描述,如斯忒藩玻耳兹曼定律(Stefan Boltzmann' law)和维恩位移定律(Wien’s displacement law)。这些定律描述了光子的发射和吸收。我已经在第二卷中关于热力学的第5.5章中,详细讨论了宇宙法则的这些应用。

因此光子的发射和吸收描述了物质和光子时空之间双向发生的垂直能量交换。由于质量是力学中的一个重要量——比如在牛顿万有引力的定律中,引力FG是假设为相互作用对象的质量函数——我们将用数量质量来解释引力的机制。

由于光子有质量(见我以前的文章),当一个物体发出光子时,它就会损失质量;当它吸收光子时,它就会获得质量。这一输入和输出的过程,对于宇宙的每一个系统来说是平衡的,也就是说,

输入(吸收)= 输出(发射)。

这就是为什么尽管系统的时空是开放的,并且在不断地交换能量,但却是恒定的。当应用于物质对象时,热力学上称这种情况为“黑体辐射”。这个概念是一个N集——它将黑体视为一个封闭的系统:“吸收所有辐射事件的对象,其发射率等于1(肯定事件),称为黑体。”②热力学中这种关于时空封闭性的直观概念是斯特藩·玻尔兹曼定律(Stefan-Boltzmann law)定义的基础(见第二卷,第5.5章)。

确实,只有在考虑了基本术语的属性时才能定义所有特定的定律。光子的质量取决于它们的频率m光子 = m p f,其中m p是基本光子的质量(更多信息请看这里)。由于所有的系统都是U集——它们把自身即时空作为一个元素包含起来,——基本光子的质量m p是引力物体的宏观质量M mol的一部分(见第二卷,方程式46,46a和46b,以及以前的文章):

M mol = m p (n pr f c,pr + n n f c,n +n e f c,e )nN A ,

其中npr, n n , n e =物质的质子、中子和电子数, n =物体的摩尔数。

在这个阐述中,我们可以另外使用光子能量的普朗克方程式E = h f =E A f ,而不影响最终的结果。

斯特藩·玻尔兹曼定律的辐射功率P = eσAT⁴ = E A f(第二卷,方程式80)和维恩位移定律的最大辐射波长 λ max = B/T(第二卷,方程式81)分别评估了时空,把发射光子的空间(波长)视作温度T的函数(第5.5章)。我在前面的文章和第二卷中的“热力学动力”部分已经证明了,温度是时间的一个量T = f (第5.1章)。

新的斯坦科夫光子热力学定律证实,物质能级的任何热梯度都会在辐射过程中使光子能级产生相应的热梯度,这是物质与光子时空之间的一种特定的垂直能量交换(见第二卷,第5.7章)。有了这个定律,我就消除了宇宙中不断增长的熵(热力学死亡?)这一疯狂的概念,也被称为热力学第二定律。这个定律明显与假设能量守恒的热力学第一定律相矛盾,必须把它作为一个错误的概念丢弃(见第二卷,第5.6章)。这些悖论和矛盾使物理学变成了“伪科学”,为什么物理学家们不了解这一事实,而采取什么措施来改进他们的科学?这对我来说是一个谜。

在这个讨论中,我将不考虑地球与其他光子时空的能量交换。我假设输入等于输出(基本公理)。太阳也是如此。我们只描述地球围绕太阳公转一周过程中,封闭光子系统的空间和时间的相对变化。

然而,我们并不是说地球是一个封闭的系统——我们只是在“相同情况下”(其他的东西一样)应用了基本公理的概念。这是任何数学表达现实时空的一种先决条件——比如,我们只能相同的情况下建立方程。这种抽象的假设在经济学中尤其流行③。

当地球从近日点移动到远日点时,逃逸速度v e不断增大到最大值v e(max),之后不断减小,到远日点为零。地球动能的相对变化,在受到地球轨道限制的扩展光子系统的时空中发生了相应的变化。这种变化由多普勒效应f x = (1 – v e /c) f o 评估,其中f x是从地球发射到光子系统的光子实际频率; f o为基准频率。

依据上述天体力学的几何方法,如果地球的轨道是理想圆,也就是当数值偏心ε为零时,从地球发射出的光子频率f o是假设恒定的。在这种情况下,地球到太阳的距离是恒定的(常数)——比如,它可以被设置为相当于半长轴a(见上图)。

在斥力阶段,相对于太阳来说地球作为光源发射的光子频率持续降低,封闭的光子系统作为接收器。最大的红移将在v e(max)处观察到,从v e(max)移动到远日点,地球的红移将不断减少。在远日点将不会有红移,因为ve  = 0和f x  = f o。在斥力阶段频率的变化Δ f可用微分学来评估。最大的变化值Δf max是在v e(max) 达到。它与地球轨道上的最大线性偏心率a成反比(见上面的数值偏心率ε方程):

ε = Δr/2a = (r max – r min )/2a.

当将通用方程作为一个三位原则来应用时,我们得到了地球轨道的数值偏心率与封闭光子系统频率之间变化的简单关系:

ε = Δr/2a = f o /Δ f max = SP(A)

每个行星的最大逃逸速度 v e(max)可以从天文表中得到。从v e(max)和最大变化Δ f max我们可以通过多普勒效应计算出地球的最大红移。

我们现在可以将同样的方法应用在地球从远日点移动到近日点的吸引力阶段上,并确定最大的吸引力速度v a(max)。它对应的是最大的紫移。如果我们使用微积分的方法,就可以计算出行星轨道上每一点的这些量的大小,从而精确地确定在一次公转过程中光子能级的空间(离太阳的距离)和时间(频率)的相对变化。

光子的频率决定了光子系统的能量E ≈f。密度ρ也是如此。如果我们用普遍方程式来表达一个公转周期,我们将得到另一个有价值的关系

E 斥力 : E 吸引力 = ρ 斥力 :

ρ 吸引力 =v e(max) : v a(max) = 常数 = 1

封闭光子系统的时空在一个公转中相应地变化。从近日点到远日点,空间不断膨胀,光子频率以相反的方式收缩,正如观察到的红移现象那样。封闭光子系统的密度以同样的方式减小,在远日点达到其最小值ρ min 。

在吸引力阶段,这一最小密度逐渐增加。斥力阶段的总密度等于吸引力阶段的总密度。两个阶段(能量守恒定律)的能量交换和最大速度也是如此。

地球绕太阳的公转可以看作是一个行为势能,也可以看作是地球和光子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还原性公理)。在本文的论述中,我们将太阳与光子系统之间的能量交换看作是“相同情况”条件下的。我们将同样的条件应用于地球和宇宙之间的能量交换。

在行星的一次公转中,我们观察到两个相邻能级(应用第三公理,见公理体系)的LRC的互反行为——地球所代表的物质的能级,以及由封闭的光子系统所代表的光子能级。当地球从近日点移动到远日点时,它发射的光子随着频率和质量m photon = m p f 减少,也就是说,地球提供给光子系统的质量越来越小。由于来自宇宙的输入是不变的,所以也可以说地球在斥力阶段“体重增加”。行星在远日点显示出最大的质量和密度,这也是离太阳最远的距离:r max = [光子空间] max 。

在这一点上,封闭的光子系统与地球互反现象——其能量、LRC、质量和密度与发射光子的频率成比例,达到它们的最小值。根据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引力与相互作用物体的质量成正比。由此推论,地球引力在斥力阶段增大,在远日点达到最大值,此时地球的质量是最大的。在这一点上,地球对太阳的吸引力开始了(吸引力阶段)。

在吸引阶段结束时,也就是近日点,即离太阳最近的地方,地球的质量是最小的,地球开始远离太阳。在引力阶段,地球发射的光子随着频率(紫移)和质量而越来越多:也就是说,地球开始“减肥”。在近日点,地球具有最小的能量、质量和密度。同时,封闭的光子系统达到了其最大的能量、密度和质量,以及最小的空间。

正如牛顿的引力定律所规定的那样,两个物体之间的引力与它们的质量成正比,与它们的距离的平方成反比。为了补偿地球质量的减小,与太阳的距离开始增大,所以总的引力能量保持不变。地球开始远离太阳。

这些是对相邻能级LRC互反作用公理的累赘叙述,它是空间和时间普遍互反作用的一个实际应用。这是遵循引力定律把旋转视作万有引力一种可能性的解释。

或者,我们可以用胡克定律中的恢复力来描述远日点和近日点的转折点(见第二卷,第3.2章)。我们可以把光子能级的时空看作弹性介质(以太)。当封闭的光子系统在远日点处最大限度地膨胀时,地球反面的光子时空收缩,形成一种把地球拉回太阳的恢复力。当光子系统时空在近日点达到最大收缩状态(最大恢复力)时,它开始膨胀,将地球推离自己。这种现象可以在流体和弹性物质中观察到。

这样的教学演示是对时空基本性质的迭代描述——空间与时间的互反作用。它们将万有引力的机制形象化,展现出它所遵守的宇宙法则,这在所有的物理现象中都是普遍存在的。因此,万有引力的奥秘被永远地揭开了。

地球绕太阳公转是一个恒定时空E A的周期事件,它重复无限次E = E A f。如果我们把太阳的轨道看作是围绕银河系中心的公转轨道,我们将得到地球轨道围绕太阳轨道摆动的偏心波。这个例子说明,所有的引力旋转都可以用叠加波来描述,叠加波是U集,作为包含它们自己一个元素,也就是时空。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可以把宇宙看成是所有叠加旋转的总集,也是基本术语的系统或能级。这适用于宏观世界和微观世界。基本粒子也可以看作时空的旋转系统(见第二卷,“量子力学”)。

这一陈述包含了一个新的方面,将极大地促进我们对万有引力的理解。我们在物理学史上,第一次从物质和光子时空之间的垂直能量交换出发,表明它就像其他任何能量相互作用一样遵循宇宙法则。关键一点是光子时空具有与物质相同的属性,比如光子也有质量,它是能量关系。

目前的物理学宣称只有物质才有质量,而光子是“无质量的”粒子。如第二卷所示,这个关于引力的新解释是对经典力学、波动理论、电磁学、热力学和量子力学中的重大突破所促成的。它表明,引力是一种特殊的能量交换,就像电磁和热度一样,如表1中的一页所示,可以和其它力(能量交换能级)一致地结合在一起。根据宇宙法则对万有引力的这种简单解释消除了对假设“引力子”的探索,因为“引力子”已经成为历史,并将物理学从“伪科学”变成以我们意识的基本术语出发的真正的科学。



注释:

1.它可以证明香农的信息定义是一个基本术语的迭代。

2. PA Tipler著,《物理学教科书》,531页(旧版)

3. 如见,K. Lancaster著,《现代微观经济学导论》,芝加哥兰德麦克纳利学院出版社,1974年,第12页。

注意:这篇文章应被定义为互联网上和科学文献中最重要的文章,因为它解释了如何克服重力和制造反重力的新技术。这将是人类最伟大的科学革命。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宇宙法则入门版(1.8):多普勒效应是时间与空间互反作用的普遍证明下一篇:宇宙法则入门版(1.10):如何计算中微子的质量?
进一步阅读
* 耶洛因:“自由之泉”为神圣的阴阳能量带来平衡
* 2019.7.25:圣哲曼关于“自由之泉”的信息
* 2019年7月25日,在温哥华为北美安装神圣心轮户“自由之泉”
* 2019年6月和7月神圣心轮门户进一步的扩展和激活
* 2019年6月在意大利北部创造三重火焰的神圣心轮门户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灵魂年龄与奥利金主义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奥利金主义
* 唤醒觉知!
* 我在佛罗伦萨的光工作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内在的恶魔投射和灵魂年龄的差异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