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大爆炸理论的普朗克参数”的真正含义是什么?
日期:2020-1-24 14:47:32 访问次数: 作者:乔治·斯坦科夫 扬升先锋

大爆炸.jpg


当我们推断过去宇宙的膨胀假设时,不可避免会认为宇宙必须到达某个被称为“空间奇点”的一个点。在当前宇宙学的标准模型中,这种宇宙状态被称为“大爆炸”,这与物理学中的标准模型不同。在这种无空间的状态下,物质(能量)被认为是具有极高密度和温度的均匀实体(参见第二卷,9.8章)。宇宙学家以先验的方式假设,在宇宙起源的初始阶段,只有三个自然常数保持不变:光速c,引力常数G和普朗克参数h(基本光子)。现代宇宙学对这种主观偏好没有任何解释。

我们已经遇到了一个与经典力学中“大爆炸”类似的概念——质点。而质点是通过积分得出的真实物体的几何抽象(思想对象),大爆炸是对整体的数学抽象。该假设的前提是空间是空无和均匀的。这个错误通过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引入到宇宙学中,但它可以追溯到牛顿经典力学中空的欧里几德空间的概念,爱因斯坦未能对其概念进行修正。

另请参阅:《宇宙法则入门版(2.3):狭义相对论与广义相对论的时空概念》和《宇宙法则入门版(2.4):爱因斯坦相对论的终结,它是针对物质时空的应用统计学

宇宙学的标准模型来自物理学的遗传失败,其无法像宇宙法则的新公理体系一样,从认识论的角度定义人类意识的[基本术语] = 整体,而所有人类的思想都应该以此为基础。尽管“大爆炸”是思想的对象,并且从未存在过,但宇宙学家们却坚信,他们可以通过所谓的“普朗克参数”用数学的方式描述这种情况。这个名字源于普朗克方程,用于推导这些量。由于这些参数是在普朗克去世后才被冠名的,因此他不太可能或愿意将自己的名字与这种带有缺陷的概念联系在一起。

计算“大爆炸”的假设参数是宇宙学的又一重大失误,具有重大的教科书般的历史意义,这种失误只有假设地球是平的,代表着宇宙中心的中世纪教条才能与之媲美。让我们在讨论“大爆炸”的普朗克参数之前,先简要介绍一下标准模型的历史。

如果我们将爱因斯坦定义为现代宇宙学理论的“祖父”,那么我们应该将德西特(de Sitter)看作是这门科学的父亲。“爱因斯坦-德西特”至今仍被认为是适合介绍这门学科的第一个宇宙数学模型。“爱因斯坦宇宙”是静态的,但包含物质的(时空关系),而“德西特宇宙”则是动态的,但完全真空的。这至少是爱丁顿(Eddington)对这些模型的解释。“爱因斯坦—德西特宇宙”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它暗示了“大爆炸”是创世时刻。

“大爆炸”一词是1950年才有的,当时弗雷德·霍伊尔(Fred Hoyle)在接受采访时第一次以贬义的方式提及它,因为他一生都强烈地反对这个概念。然而,这种模式对科学的渗透始于十年前,并在60年代获得了势头。俄国科学家弗里德曼(Friedmann)是第一个在他的数学模型中引入宇宙扩张概念的人(1922年)。与相对论背道而驰,他打破了爱因斯坦建立一个单一的,不可更改的宇宙模型的希望。取而代之的是,弗里德曼根据所用数量(密度)的大小,提出了三种可能的解决方案(思想对象)(请参阅第二卷第9.3章)。

所有宇宙学模型的问题在于它们依赖对宇宙密度的精确测量,但是不包括宇宙中假定质量的90%以上,然后他们把这些东西定义为“暗物质”。造成这种尴尬的原因是科学家否认光子具有质量,因为它们无法正确解释自己对质量的定义。物理学和宇宙学上这一系列的重大失误都是我所有科学著作的主题。

由于弗里德曼的作品在俄国内战期间未被人注意,后来比利时的耶稣会士勒玛特雷(Lemaître)率先在西方推广了这一概念。弗里德曼(Friedmann)的学生加莫夫(Gamov)在战后更有利的条件下进一步地发展了战前物理学中宇宙学的遗产。因此他是标准模型的真正父亲。现代宇宙学模型的爆发始于上世纪70年代,这一时期产生的各种矛盾思想在80年代达到了膨胀的状态。九十年代可以说是一个长期停滞的时期,直到笔者在二十五年前的1995年发现宇宙法则才戛然而止。这就是这段全新和完全错误的物理学科的短暂而又不那么迷人的历史。

三个普朗克参数,据信可以精确评估宇宙的初始状态,它们是:普朗克质量、普朗克时间和普朗克长度。如我们所见,宇宙学家们还认识到一个简单的事实,他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测量系统的时间、空间或时空关系(无论它们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大爆炸参数”的理论方法不同于海森堡不确定性原理,也就是说,它与基本光子h相背离,正如我在第7.3章第二卷中详细讨论的那样。质量为mp的基本光子可以看作是宇宙的基本动量

p = mpc = 2.21×10-42 kgms-1

基本光子的质量可通过行为势能守恒公理来进行计算,例如,通过康普顿散射测量其与电子能量的相互作用:EA,e = mecλc,e= h = mpcλA, 其中λc,e是电子的康普顿波长,λA是基本光子h的康普顿波长;me是电子的质量,mp是基本光子h的质量(请参见下表1)。因此:

mp = h/c2= h/cλA

在宇宙学中,行为势能守恒公理被应用于基本光子h和大爆炸假说之间虚构的相互作用,后者被认为是另一个行为势能:EA,大爆炸 = mplcλc = h = mpcλA。因此,根据上述方程式可确定大爆炸的普朗克质量mpl

mpl  = h/cλc = mpcλA /cλc

宇宙学对于为什么选择这种等价性来确定抽象量“普朗克质量”没有给出绝对的解释。因此,上述方程应该被认为是潜意识和不合理地应用行为势能守恒公理。该方程中的波长λc被定义为“大爆炸”的普朗克长度

lpl = λc = [1d-空间]

因此,我们也可以将其称为“大爆炸”的“康普顿波长”,类似于基本粒子的康普顿波长(参见表1)。根据新的公理体系,它是“大爆炸”假说空间的一维空间量:

lpl = λc = “大爆炸”假说的 [1d-space] 

上述方程表明,“大爆炸”假说的时空描述直观地背离了宇宙法则的正确概念。它是所有科学思想的起源,而科学中的所有基本思想都是数学的起源。然而,在理性层面上对此类数学思想的解释充满了逻辑错误,使得迄今为止发展的所有科学体系都无法有效地被使用。

只有知道“大爆炸”的普朗克长度λc 后,才能计算普朗克质量mpl 。现代宇宙学解决这个问题的传统方法是什么?正如预期的那样,它偏离了“大爆炸”的视界l,是该系统的结构复杂度KS。从这个意义上说,普朗克长度lpl = λc 和(表示为半径的)视界被设定为相等的(在数学形式主义中进行定义):

l = lpl = λc 

“大爆炸”视界I是应用与史瓦西半径相同的通用方程推导而计算的:Rs/2 = GM/c2

l = GmPl /c2

在第二卷,9.6章中,我证明了通用方程的这个应用,评估了物质的各个重力系统和光子时空之间垂直能量交换的绝对系数。从这个意义上说,“大爆炸”被视一个假设的物质系统。这与将“大爆炸”视为凝聚态的均匀辐射的标椎模型有明显的矛盾。根据这种模型,物质是在后期才演化的。从以上方程,我们可以得出普朗克长度:

 lpl₂ =  λc₂  = Gh/c₃ 

有些作者喜欢使用h/2π 甚至用h/π 来代替h。这是他们的数学自由度。在这种情况下,普朗克长度的值比上述方程小 或π 倍。从认知的角度来看,这种空间量的测量方法是无关紧要的,因为“大爆炸”从未存在过——它是一部数学小说,是宇宙学家在其未经加工的意识中创造的一个思维对象。

上述方程包含三个自然常数cG,和h,它们在“大爆炸”中被假定为有效。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这是物理世界的一种事后改编(操纵)以符合他们的数学推导(毕竟,宇宙学家的职业是必须进行一些推导,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需要某些的自然常数)。这种科学上被定义为“欺诈”的方法,并不像人们普遍认为的那样少见。从更高的角度看,实际上当前科学没有什么其它东西。这就是为什么这种错误的旧科学将在未来的几天、几周和几个月内将被一劳永逸地废除,并被宇宙法则的新理论所取代,后者本质上是扬升的科学和重新发现人类真正多维度本质的理论基础。

这三个常数评估光子能级的时空,其本身是由引力物质的时空特性所决定的。关于时空闭合性的基本证明将在第二卷的第9.9章中介绍。在这里,我证明由磁场长度lμo(第二卷,方程110)和光子时空的电加速度或场 Eo(第二卷,方程109)来评估光子时空的特性,其中的光速是通过著名的麦克斯韦方程获得:

c2 = lμoEo(参见第二卷,方程105)

取决于宇宙中引力系统的平均旋转特性,如黑洞,类星体,脉冲星,中子星等。宇宙学这一革命性的新科学证明是物质与光子时空之间垂直能量交换的结果,也是“时空是一个开放的相互作用的U子集的封闭实体”的基本证据。

根据当今失败的宇宙学标椎模型的解释,这些引力系统不是在宇宙的初始阶段发展出来的。它们出现在强子时代的后期(见表9-1,卷二)。这意味着这些天体被认为是所谓的宇宙起源的后期产物,它们已经确定了这三个自然常数c、G h 在“大爆炸”期间以这种形式存在。也就是说,在引力和电磁力存在之前就是这样的了。该证明再次说明了标椎模型的荒谬性。所以说,在宇宙学的标准模型中没有一个陈述是正确的。这是很有说服力的。实际上,这种模型是物理学和科学史上的最大智力灾难。

普朗克长度的方程可以用来求解宇宙的引力势能:EAU = c3/ G 。当我们在上述普朗克长度的方程中将系统行为势能的倒数设置为1/EAU  = G/c3 时,将得到下列奇特的方程:

lPl = √Gh/c3 = √h/EAU  = 4.05×10-35m

根据现代宇宙学,

普朗克长度是时空两个基本行为势能商的平方根:基本光子是我们知道的最小(基本)行为势能,而普遍行为势能EAU是所有潜在行为势能相对于时间1s-1的替代SI单位的聚合产物。

我们可以从h 推导出所有基本粒子的时空(见下表1)并从EAU推导出可见宇宙的时空。因此,根据循环论证原则,普朗克长度是最小[1d空间]量的商(关系),以及SI体系中1秒(建立等价性)的宇宙最大行为势能:

lPl = √h/EAU = SP(A)

在这个奇特的方程中,基本光子的时间被设定为等于SI体系中定义的普遍行为势能的时间:fh = fEAU =1s -1= SP(A)=1 unit = certain event(必然事件)。其中SP(A)表示事件A的统计概率,这是宇宙法则新理论中概率集(1,0)的另一种表达形式。概率集(1,0)本身与连续统中所有数字(0,∞)相同,这已经在宇宙法则新物理学和数学中的第一卷和第二卷中得到了深刻的证明。

上述方程决并没有证实“大爆炸”的存在,而只是简单地说明了循环论证原理作为物理量定义和测量方法的普遍有效性。实际上,我们无法理解,为什么时空中最小和最大行为势能的比较,会成为“大爆炸”存在的证明。两种行为势能都是如今所观察到的恒定时空的产物,它们都不存在于大爆炸的空间奇点中。当两个势能的空间量级与“大爆炸”假说的普朗克长度大小相比,这是有说服力的。我们将其不可通约性的证明留作读者的练习。

在宇宙法则新公理体系中进行上述普朗克参数的推导,说明了整个标准模型的荒谬性。它们解释了宇宙学理论错误的认识论背景。普遍行为势能EAU 告诉我们:在可见宇宙中,M=4,038×1035 kg是每一秒种物质与光子时空之间交换的质量(时空关系)

如果光子时空被认为是空无的,无质量的,均匀的空间或真空,就像宇宙学现在所声称的那样,那么忽略从光子时空到物质的能量交换,而只考虑从物质到光子时空的能量交换是合乎逻辑的。这种能量交换与空间的扩张相关。

如果同时忽略了恒星的有限寿命,也就是它们与光子时空的能量交换,例如,不考虑黑洞视界中空间和物质转化为能量的问题,那么解释这种虚构膨胀的唯一可能就是假设宇宙从一开始就受到绝热膨胀的影响。然而,填补逃逸的星系之间的空间从哪里来?仍然是一个谜。尽管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常识性问题,但它并没有在现代物理学中被提出。这是宇宙学另一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典型例子。

过去对宇宙绝缘膨胀假说线性外推,必然终止于一个没有空间的点,即“大爆炸”(名称并不重要),在这个点上所有已知的物理定律失去了它们的有效性。至少,这是物理学家们目前让我们相信的。虽然这个“虚拟创世”的瞬间可能适合一些流行的宗教信仰(难怪与梵蒂冈有紧密联系的耶稣会士勒玛·特雷会竭力鼓吹),但它与应该理解其研究对象的客观科学无关。

一旦普朗克长度被计算出来,人们可以很容易地确定“大爆炸”假说的任何其他量,因为普遍方程是三位规则。例如,我们获得普朗克质量的以下值:

mpl = h/clPl ≈ 5.5×10-8 kg

注意:维基百科中给出的普朗克参数值除以π(请参见上文),但由于这些数量是科幻小说,因此无关紧要。但是,其大小与本阐述中给出的值相同,并且在很多情况下我也在我关于宇宙学的教科书中使用了这些计算形式。)

当基本光子的质量mp被使用时,可以获得相同的结果:

mpl =mp λA /lPl = 0.737×10-50 kg ×3×108 ms-1/4.05×10-35 m = 5.5×10-8 kg

上述方程表明,根据循环论证原理,基本光子h是物理学的通用参考系。从普朗克长度,我们可以很容易得到时空第二成分(普朗克时间tPI)的假想量:

tPl  = lPl /c ≈ 1.35×10-43 s

根据现代宇宙学,三个普朗克参数完整地描述了“大爆炸”。它认为,在这种假设状态下,一切物理定律都“失去效力”,除了三个常量,c,G 和h,借助这三个常量,大爆炸的普朗克参数被计算出来。

然而,我们已经证明,所有已知的自然和物理定律都可以相互推导,或者更准确地说,当应用普遍方程时,可以从光子时空常数c、G和h 中推导出来,通过这张独特而非凡的表就可以一目了然:

表1.jpg

因此,我们必须得出结论:所有已知的物理定律(实际上就是宇宙法则的应用)都适用于“大爆炸”,因为宇宙法则在整个的永恒中都是有效的,而不受宇宙有限年龄的限制,据说宇宙是在100-120亿年前从一个假设的大爆炸中出现的,因为现在的宇宙学家想让我们去相信他们的“精神错乱”。同时,我还证明了宇宙学家、天文学家和天体物理学家只能观察到可见的宇宙,它是一个整体的恒定系统,而万物一体是无限的,而且是多维的,因此无法被有限的人类感知所理解,这种感官在地球上制造了当前的三维幻觉,并作为一种光学的宇宙观。

参阅:《宇宙法则新的超自然宇宙学

这个结论唯一可能的后果,就是没有“大爆炸”——这个事件只发生在宇宙学家的数学幻想中。

对于这个问题,现代宇宙学的看法是什么?如果我们尝试去了解更多关于这个奇异宇宙的初始阶段的信息,我们会被这种sibylline式的语句所安慰(Physik,PA Tipler,第1478页,德语版):

“相对论的时空(大爆炸)不再是一个连续体,我们甚至需要一种新的引力理论——量子引力或超引力。”

考虑到物理学没有万有引力理论,要求一种新的“量子引力”或“超引力”理论听起来相当奇怪,无论这意味着什么。正如在本篇文章中所做的那样,直接抛弃标准模型,并指出宇宙学是一门伪科学的真正原因难道不是更简单吗?

另可参阅:《宇宙法则入门版(3.5):两位PAT成员的观点—“大爆炸”即将出现在宇宙学家空洞的脑腔中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20/01/what-do-plancks-parameters-of-the-big-bang-really-mean/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为什么说“大爆炸”理论是科幻小说下一篇:2020年创造你扬升时间线的最快方法
进一步阅读
* 完美的确认
* 能量报告:3月19日春分门户
* 头脑的超导引发物质和光子时空的超导
* 扬升逻辑
* 信息六:磁性、极性和超导性是创造的基础
* 扬升已经进入最后阶段
* 光战士的关键问题
* 关于扬升场景的问答
* 扬升倒计时
* 当前扬升结束阶段的能量性质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