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宇宙法则新超自然宇宙学
日期:2020-1-18 14:32:00 访问次数: 作者:乔治·斯坦科夫 扬升先锋

超自然.jpg


导论 - 现代宇宙学在宇宙法则的指导下被揭露为错误的科学

盖亚和人类正处于扬升到5D和更高维度的边缘,人类将获得一个全新的宇宙学世界观。这种观念将是多维的,甚至不可能用人类的语言来描述它,因为人类语言是线性的,不足以理解所有事物的同时性。在人类意识空前扩展的过程中,当前的宇宙学将彻底改头换面,正如托勒密地心说这样古代错误宇宙学思想所发生的情况一样。它将被宇宙法则的新自然宇宙学所取代。

然而,我们不需要坐等行星和个体的扬升来拒绝当今的宇宙学,因为这个事实对于任何有逻辑思维的人来说都是显而易见的,即使他对物理学没有深刻的知识。正如我将在下面讨论的,即便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顶尖的宇宙学家,也开始对他们科学的可信度失去了信心。许多天文学家观察到天空中新出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现象,例如过去几年中许多恒星的消失,他们无法用天文和宇宙学的普遍理论方法加以解释。这是真正的诺斯替思想家和天文学家的特权,他们还可以提供一个包罗万象的解释,来说明他们对星座巨大变化的惊人观察,正如我们的兄弟派崔克·阿莫鲁索最近所做的那样:

光战士对多元宇宙的科学和诺斯替评估

在这里,我将根据宇宙法则发表一篇关于新超自然宇宙学的修订文章,这篇文章出现在2017年出版的《宇宙法则新物理学和数学入门版》一书的几个章节中。我将揭露宇宙学是一门完全错误的科学,并将以这种方式说明宇宙学家扭曲的观念是如何形成宏观宇宙(the Multiverse)这种不可知伪科学的人类观念的。不用说,现代量子物理学中的微观宇宙也可能存在同样的错误观念。

通过这种方式,我遵循了一个最新的传统,即揭露所有当前的科学分支都是绝对错误的人类知识范畴体系,这只会加深人类与其灵魂和源头的不可知分离,正如由奥特弗里德·魏斯、 派崔克·阿莫鲁索和我最近写的一系列文章所倡导的,并发表在本网站上(使用日志功能检索)。这个话题将很快成为全世界更广泛讨论的中心,它将动摇全人类对于我们到底是谁的认知和自我认知的基础。

在这篇导言中,我们必须强调,我们人类只能评估和测量科学中的两个量纲(维度)或量——空间和时间。没有别的东西,因为一切都是能量,我们人类只能通过局限的感官将能量感知为时空。这就是人类化身全息实验中所有幻象的起源。此外,正如我在本文中毫无疑问地证明的那样,必须知道空间和线性时间是一体的,并且是同一个量纲或量s=t:

为什么时空=能量只有两个量纲(成分)- 空间和时间?

根据宇宙法则新的物理和数学理论,时空中的时间实际上是频率,它是传统线性时间的倒数f=1/t。

因此,我们在宇宙学中所能找到的所有量和大小实际上都是对空间和时间/频率的测量。没有别的,而且这也适用于物理学中的所有物理量和自然常数,正如最近这篇文章所讨论的:

错觉:我们无法感知世界的本来面目

从这个阐述出发,读者应该从一开始就记住,他对作为科学的宇宙学的期望应该非常谦虚,因为这门学科所能呈现的只是作为频率的2D时空的宇宙物体之间的距离,既然如此,那么红移是用来计算宇宙年龄的,而不是估计出来的...事实上,宇宙学家使用“光年”这个矛盾术语来表示天文距离,本身就是空间和线性时间是同一个维度的重要证明。有了这种领悟才能给我们的宇宙观带来最根本的简化,也是人类意识无限扩展的前提。


1.假的宇宙学、暗物质和人类的其他混淆

在第一卷,以及更广泛的在第二卷,我已经讨论过现代宇宙学的基本理论原则,并解释了为什么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欺骗科学——确切地说它是一个“假科学”——甚至比它的姐姐物理学还要假。

我已经证明了为什么现代宇宙学中暗物质的基本概念是科学中最大的错误之一。物理学家们未能从方法论和认识论的角度理解他们自己在所有定义和理论研究中对质量的定义。如果正确解释时,很明显,物理量“质量”是一种能量关系,而不是物质的固有性质。因为万物一体的系统都有能量,根据定义,能量是人类意识的主要术语,万物一体、所有存在的系统也都有质量。句号!

这就意味着光子也有质量,而不是传统物理学所说的“无质量”粒子。我不仅证明了光子有质量,而且所有基本粒子的质量都可以很容易从基本光子的质量计算出来,这是我1995年首次发现的一个基本自然常数(见表1)。我在整篇文章中介绍了这些推导和理论背景,证明能量=时空只有两个量纲——空间和时间,这本身就是科学上最大的革命(见导言)。

今天的宇宙学家在物理学中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就是光子没有质量,这只是因为物理学家们没有从理论的角度理解他们对质量的定义,并使这个错误延续到现代宇宙学领域,使之成为了真正的疯狂。由于他们排斥了光子质量,他们无法通过为所有宏观宇宙学而建立的数学模型,解释理论计算中宇宙质量的95%。这一根本性的错误导致了大量的缺陷和相互矛盾的概念的引入,这些缺陷和概念使得现代宇宙学成为一个真正的笑话,并彻底否定了人类的理性逻辑思维。混乱是如此之大,只有那些没有被困在其中的人才能大致理解它。对于那些陷入伪科学疯狂世界的人来说是没有希望的。

我在这里指的是,最近在这个所谓“现代宇宙学”的小疯人院里所爆发的激烈争论,这篇概述文章解释道:

标题为:斯蒂芬·霍金和32位顶尖物理学家刚刚签署了一封关于宇宙起源的愤怒信件

“几个世纪以来,人们一直对我们的宇宙是如何形成的感到困惑。而这场在宇宙学家之间悄然兴起的争论,热度才刚刚打开,33位世界上最著名的物理学家发表了一封信,愤怒地捍卫我们对宇宙起源的一个主要的假设。

这封信是为了回应2月份发表在《科学美国人》(Science American)的一篇专题文章。其中三位物理学家激烈抨击了膨胀理论——该理论认为宇宙在大爆炸后不久,就像气球一样膨胀。这篇文章甚至声称,这个模型“不能用科学的方法来评估”——这等于是在学术上宣布,它甚至不是真正的科学。

作为回应,包括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丽莎·兰德尔(Lisa Randall)和伦纳德·苏斯金德(Leonard Susskind)在内的33位世界顶尖的物理学家在《科学美国人》杂志上发表了他们的公开信予以回击。克里夫(Cliff)的备注是这样写的:他们真的很生气。

膨胀理论最早是由宇宙学家艾伦·古思(Alan Guth)于1980年在现在的麻省理工学院提出的。它是指大爆炸之后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宇宙迅速膨胀,将整个星系从量子波动中旋转出来。”

在这里,我们现代科学的常见的伪造者和嫌犯,他们的名字暴露了。我早在1995年就讨论过这些模型,当时一些奇奇怪怪的假说刚刚发表,比如所谓的“膨胀理论”,顺便说一下,这个理论与很快将要崩溃的欺诈性猎户座货币体系中通货膨胀的债务法定货币非常相似。20多年后的今天,小鸡终于回到家了。


2.依照宇宙法则的宇宙学

既然物理学已经发展成为一门与人类需求密切相关的特定时空层次和系统的研究,在考虑终极等价原则的同时,人们可以期望宇宙学已经发展成为一门研究基本术语的研究。然而,当我们分析这门学科的少数可接受的教科书时,情况并非如此。

现代宇宙学的突出特点是对其研究对象(万物、时空、能量或宇宙)缺乏明确的定义,这些定义和它们在物理学中的系统和层次中一样,以机械和决定论的方式进行描述,处于一种恶性循环之中。宇宙学也同样未能发展出一种认识论的方法,将时空视为只包含空间和时间两个量纲或成分的实体。尽管如此,在所有宇宙学概念的背后都有一个潜意识的模式,它构成了对基本术语的直觉感知。而这是人类意识始终遵循宇宙法则(普遍规律)的结果。

这篇关于现代宇宙学的简短综述就是为了揭示这一方面。由于我们不能顾及到这门学科的所有流派和思想,所以只局限于能够代表当今宇宙学思想主流的宇宙学标准模型(它不同于物理学中的标准模型)。以宇宙法则为基础,我们将拒绝这个模型,并揭穿现有的宇宙学体系。剩下的数学事实将被纳入新的超自然宇宙学,作为公理体系的一部分。

现代宇宙学是一门新兴学科。它始于上个世纪20年代,当时广义相对论已经发展成为一种空的时空几何研究,爱因斯坦、勒马·特雷、德·西特、弗里德曼等人将它作为一个有序的整体应用到宇宙中,其核心是标准模型,由各种各样思想组合在一起的集合,非常类似于物理学标准模型的方法。因此,在1972年由温伯格首次提出使用相同的名称。

宇宙学的标准模型是一个热膨胀的世界模型,它基于以下基本思想:

1.宇宙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是均匀的、各向同性的。这就是所谓的“宇宙学原理”。这个哲学概念是任何宇宙学方法的基础。它是终极等价原则的一种应用——基本术语是任何人、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以同样的方式理解。这允许建立一个客观的公理学,从而导致科学的统一——后者是一个时空的形而上学层次。这本质上是一个以人类为中心的定义,因为很显然,我们不知道其他有意识的生物(外星人)是如何感知物质世界的。

宇宙学的原理,作为基本术语的基本概念,首先在1935年由米尔恩(Milne model)在“空的宇宙”(empty universe)观念(?)基础上提出,后来爱因斯坦又进一步发展为等价原理的一个变种(见第二卷,第8.3章,因为惯性定律是一个完全错误的概念,惯性质量不存在,这个概念完全是一派胡言)。爱因斯坦背离了马赫原理。它假定经典力学所采用的惯性参照系,应该与宇宙质量的分布和运动有关,也就是说与实际时空关系有关(1)。爱因斯坦将马赫原理广义化了(就像他用他的时间和空间相对论,对洛伦兹和以前的其他物理学家在电磁学的发展做的那样),并将其应用于整个宇宙。爱因斯坦从未有过自己真正独到的见解。

这是一个随机的决定(数学自由度),因为我们观察到的局部时空关系是不均匀的和分散的。事实上宇宙是由星系团组成的,它们之间充满了空物的光子时空,例如,最近通过哈勃望远镜的天文评估证实了这一点。因此,宇宙学原理假定一个均匀且各向同性的宇宙,就不能评估时空的真正属性,而是建立在数学形式主义的抽象概念。这一事实揭穿了爱因斯坦努力将人类意识排除在物质世界任何科学感知之外的谬论(2)。

2.宇宙的膨胀遵守哈勃定律,星系的逃逸速度v,与观察者与星系之间的距离dl成正比:

dv = dl/dt = H o l = [1d-空间-时间],

哈勃定律是宇宙法则在一维度时空中的应用。H0称为哈勃常数。它是常规时间的倒数,因此是绝对时间的一个常数:H0=f。没人知道这个常数在宇宙学中的认识论背景。我们将证明,这个特定的大小给出了可见宇宙的常数时间:H o=f vis

在天体物理学中,哈勃常数是根据选定星系的强度粗略估计出来的。因人而异,其值的变化从50公里/秒至80公里每百万秒(百万秒megaparsec)。最新的估计趋于较小的数值。哈勃常数1/ H o的倒数称为“哈勃时间”,因此是传统时间的实际量。当星系间的引力被忽略时,它被认为是宇宙年龄的上限A U ≤ 1/ H o。由于传统宇宙学的时空单位非常混乱,我们将把它们转换成国际制单位SI。这将大大简化我们的进一步讨论。

距离的宇宙学单位[1d空间]是:

1百万秒(1Mps)=3.086×10 22 m

我们得出以下哈勃时间(= 宇宙的年龄)的常规估计值:

A U = 1/ H o = 3.086×10₂₂ m / 5×10₄ ms-₁ = 6.17×10₁7 s

这相当于估算宇宙的年龄为200亿年。根据标准模型,现在的宇宙有了一个由大爆炸决定的“有限”年龄;这个初始事件被定义为一个“时空奇点”。这个假设显然与我们的公理体系相矛盾,它说宇宙,即它的时间和空间是无限的。

目前,当从理论上考虑星系间的引力时,“有限宇宙”的实际年龄估计为100–150亿年左右。然而,由于这些星系的质量不能确定——90%以上的宇宙估计质量被定义为“暗物质”,这只说明了科学家对它(参见中微子的质量计算)的无知——这些估计具有很高的推测性。

必须注意的是,宇宙学中所有基本空间和时间的量,如哈勃常数,只能粗略估计。这个事实表明目前的宇宙论绝不是精确的实证科学。由于这些量是标准模型的基础,所以据此采用的值就会出现基本的矛盾。我提到过宇宙学中著名的“母子悖论”,它描述了一些发现:如果宇宙有限年龄的大爆炸假说被接受的话,有些星系孩子比它们的母亲宇宙的年龄还要大。这已经有力地说明了标准模型根本没有经过验证。

从A U我们可以很容易得出标准模型中假设的有限宇宙的半径R U。根据哈勃定律,宇宙第二构成部分的实际大小被定义为可以观测到的最大距离,即从最遥远的星系发出的光到达观测者所通过的最大距离:

R U = cA U = 2.9979×10 8 ms -1  × 6.17×10 17 s =1.85×10 26 m

根据哈勃定律,这两个值都是自然常数。正如它系统所表现的(既然如此,也是可见宇宙所表现的),这事实上证实了时空(宇宙)的永恒性,那么显然这与宇宙的“膨胀”假说相矛盾。

由标准模型提出的哈勃定律和宇宙膨胀假说之间的明显矛盾,现代宇宙学并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本分析的主要目的是证明:

R U和H o = 1/A U两个量是宇宙常数,用来评估可见宇宙的恒定时空。现代宇宙学提到的“宇宙”,意思是指可见宇宙的时空,它只是一个时空系统(U子集)。可见宇宙与时空的基本术语是完全不同的(能量=宇宙=万物)。

基本术语不能用定量的方式来评估,而只能用哲学和元数学的范畴来评估。可见宇宙是一个具体可见的时空宇宙系统。它由目前人类的认知局限所决定。因此,

可见宇宙是宇宙学唯一可能研究的对象

像其他任何系统一样,它有一个恒定的时空——它是一个体现了整体属性的U子集。由于这个原因,它的空间(R U)和时间(H o = 1/A U)的大小是自然常数。因为时空是一个开放的实体,我们将证明这些常数可以从已知的时空常数精确地计算出来,而时空常数可以在局部实验中精确测量。这样,我们就不必在天体物理学中进行耗资巨大的可疑质量研究了。

在证明现代宇宙学只能评估恒定的可见宇宙的同时,我们还应该从被称为“大爆炸”高密度的无限小的空间来驳倒宇宙膨胀的错误假设。这种状态被认为存在于大约150-200亿年以前。

根据这个观点,宇宙已经从这个“空间奇点”进化到它目前的状态,其膨胀仍继续存在。

3.标准模型描述了宇宙过去和现在的这种扩张。该模型基于哈勃定律和宇宙背景辐射(CBR)的存在。后者被认为是大爆炸最初极热辐射的残余,它已经被绝热冷却到目前的2.73 K的温度。这个假设的理论基础是热膨胀模型,而热膨胀模型是相对论应用于可见宇宙的几何学,本质上涉及到万有引力的级别(见第二卷爱因斯坦的宇宙学常数)。

因此,宇宙学中定义和测量的方法主要是空间几何学(拓扑学)。此外,还采用了统计方法。标准模型高度受限于哲学反思,例如,它禁止像这样的问题:

“宇宙在哪里膨胀?

膨胀星系之间的空间是从哪里来的?”

诸如此类的问题。

换句话说,这个模型回避了任何想真正认识宇宙的宇宙学家,以及一直困扰着他们头脑中的问题。

标准模型无法解释过去几年中积累的许多事实。例如,宇宙背景探测器(COBE)望远镜新的测量数据证实了CBR并不像标准模型所假设的那样是各向同性和均匀的,而是表现出局部的各向异性。这些相互矛盾的情况使得有必要对标准模式作进一步的修改。

所谓的“膨胀假设”是由古思(Guth)和林德(Linde)提出的(见下文),目的是为了克服CBR各向异性这一具有重要意义的理论问题。然而,这一假设具有投机性,根本无法用任何手段加以证实。它相当于揭露了宇宙学是科幻小说。(这个结论是我在1996年写的,比今年宇宙学发生争论早21年。)

因此,膨胀假说不被视为标准模型的一部分,而只是提供了临时性的补充概念。标准模型排除了像邦迪(Bondi1960)或狄克(Dicke1970)这种稳态模型的其它宇宙学解释。这些模型更充分地反映了时空的恒定性。由于这些模型并不代表宇宙学学说的主流,因此在这篇关于宇宙学的简短综述中我们不会讨论这些模型。

注释:

1.“爱因斯坦采用了马赫原理,该理论认为惯性参照系是由宇宙中物质的分布和运动决定的”。P.J.E.庇波尔,《科学宇宙学原理》,新泽西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1993年,第11页。

2.爱因斯坦认为自然规律是独立于人类意识而存在的。这种信念的逻辑继承的是意识不遵循自然规律——因此他承诺从科学中消除人的主观意识。这种认识论的矛盾是现代科学观所固有的。以抽象的方式定义所有科学概念的意识被当前的科学思维排除了,这些概念只能在现实世界中以次要的方式得以确认。相反,实证主义却被认为是知识的唯一来源。

然而,在人类潜意识的直觉层面上,它仍然以一种不可预测的方式运作。在新的公理系统中,我们可以证明意识与任何其他系统或层次一样,都是一个遵守普遍规律的时空系统(层次),从而消除了这种人为的矛盾。科学史上发展起来的所有基本概念或多或少地反映了宇宙法则。不幸的是,这种直觉上的正确感知常常在当前人类争论的所谓理性层面(无论科学还是日常)上丢失。所有非数学的科学思想尤其如此。在理性层面上,这种对普遍规律的否定背后隐藏的心理力量是人的“焦虑(痛苦)结构”,这是一种僵化的能量特征,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们不合逻辑的思想和行为。我已经在一部以宇宙法则为基础的神秘学灵知书籍《人类的进化飞跃》中,从能量方面阐述了人类的这些行为。


3. 哈勃定律是在可见宇宙中的一种宇宙法则应用

上一篇宇宙学的文章中提出的哈勃定律方程表明,这个宇宙学定律是宇宙法则的应用,并根据新公理系统的定义来评估一维时空:

dv = dl/dt = H o l = [1d-空间 -时间]

当哈勃常数H o是一个自然常数时,该定律将可见宇宙的恒定时空,评估为人类感官和物质工具所能达到最大的特殊系统:

dv = dl/dt = H o l max= [1d-空间-时间]

这个证明相当简单。根据哈勃定律,星系向观测者发射光信号之前到达的最大逃逸速度dv为光速dv→c。由于哈勃定律宣称普遍有效性,它也适用于大于c的逃逸速度。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光速小于其相反的逃逸速度dv > c,由星系发射的光将无法到达观测者。发射光子而产生的速度(时空)相对于观察者是负的,也就是说,这样的光子永远不会到达观测者那里,但它们仍然存在,宇宙学中应该考虑到。

由于我们关于宇宙中任何天体的信息都是通过光子时空传输的,所以对于观测者来说,就看不见逃逸速度高于光速的星系。这意味着有一个可见宇宙的视界(event horizon),在这个视界之外哈勃定律仍然成立,但无法被观测到。哈勃定律在事件视线之外的有效性,也来自于它是时空宇宙法则的应用,而可见宇宙只是它的一个特殊系统。

视界决定了人类认知可见宇宙的边界。可见宇宙的边界是由c的大小决定的,因为光子时空是我们目前可以感知的时空的最高水平。由于所有的时空层次都是U-子集,作为自身的元素被包含其内,我们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性,即在光子时空之外还有更多速度高于c的能级。如果我们能够接触到它们,就将扩展可见宇宙的视界。这将在扬升之后发生,到那时,人类觉知将从光速c的限制中解放出来,并能够立即同时感知到多元宇宙的所有部分。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视界按照我们的感官和当前科技发展的水平来评估可见宇宙的空间。这个宇宙系统可以表示为[1d-空间]量,例如,用几何学的方法(定义方法=测量方法)表示为半径R U(开放直线)、圆周S U(闭合线),或K S=SP(A)[2d-space]=球形面积=电荷。

和所有其他系统一样,这些量都是常数:它们用恒定时间H 0来评估可见宇宙的恒定空间。我们的结论是:

哈勃定律评估了可见宇宙的恒定时空:

dv = dl/dt = H o l max = H o R U →c = [1d-空间-时间] vis  = constant(常数)

观测者的最大距离l max定义为可见宇宙的半径:l max = R U。在宇宙学中人们通常谈论“宇宙”(universe)。从现在起,每当我们使用这个术语时,我们指的是“可见宇宙”,它是一个时空系统,与基本术语有所不同。

从宇宙的半径,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得出这个基本宇宙系统的视界,如几何中的K S(可见宇宙球体的表面积):

视界 = K S = SP(A)[2d-空间] = 4πR U2=常数

这个量对于时空中的任何观察者都是常数(恒定的)。这种实用的等价关系是宇宙学原理的一个方面。在这种情况下,对“可见宇宙”体系来说,宇宙学原理是终极等价原则的一个U子集——它是循环论证原理的一个应用,因此不能等同于基本公理。这个澄清对随后反驳宇宙学热膨胀假说的标准模型是必不可少的。


4.CBR常数在宇宙学中的作用

如前所述,宇宙学标准模型的“大爆炸”假说是建立在两大支柱之上的:

■ 宇宙背景辐射(CBR)

■ 哈勃定律评估的宇宙膨胀

如果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解释这些支柱,例如用宇宙法则来解释,那么标准模型就必须受到驳斥。

在上一章中,我解释了膨胀宇宙的概念是如何在宇宙学中发展出来的,也就是说,它来自对物质与光子时空之间垂直能量交换的片面认识。在这一章中我将讨论CBR在现代宇宙学中的解释错误。

正如加莫夫(Gamov)在弗里德曼(Friedmann)模型的基础上预测,以及彭齐亚斯(Penzias)和威尔逊(Wilson)在六十年代偶然发现的那样,CBR的实验证明引发了宇宙学家的错误观念,即宇宙学标准模型的理论假设是成立的。这一模型的关键假设是,从一开始宇宙就被极热的黑体辐射(热光子时空)所控制,在宇宙绝热膨胀过程中,黑体辐射目前冷却到大约3K的温度,所以有了3K-CBR的术语。

依据错误假设的3K-CBR预测以及随后的发现,无疑成为一种好奇心,将在未来科学错误的画廊中占有突出的地位。作为宇宙膨胀结果的传统CBR的解释现在也将被抛弃。

我在第二卷第5.5章中已经指出,决定物体温度与发射光子频率之间关系的CBR常数 f max = K CBR × T (见第二卷,方程「82」和上一章),仅取决于光速c和维恩位移定律(Wien’s displacement law)的比例常数B:

K CBR = c/B.

常数B是新的物质热力学能级的一维时空(见第二卷,第5.5章,方程「81a」),迄今为止尚未实现。

从传统宇宙学的观点来看,光速c是一个基本常数,在宇宙大爆炸和膨胀的最初几秒钟里保持不变。这个假设允许确定“大爆炸”的普朗克参数,它是宇宙学标准模型的基本量(为了了解普朗克参数的真正含义,请阅读我在第二卷第9.7章中的讨论和推导)。如果没有这些参数的推导,“大爆炸”的概念将毫无意义,因为实际上,普朗克参数是一种科学的“低俗小说”,由当今宇宙学家空洞的大脑产生,投射到无限的过去。

我们不要忘记,线性时间是人类头脑的幻觉,没有过去、现在和未来这样的东西,一切都发生在永恒的现在,同时存在于万物一体之中。这样人们无需进一步费力地科学证明,就可以拒绝完全基于这种先验知识的“大爆炸”假说。

根据标准模型,在“大爆炸”期间物质是不存在的,至少不是以今天所看到的形式存在。这意味着常数B不存在:B = 0,和K CBR = c/0 = 不可能的事件(数学运算不允许)。另一方面,CBR常数决定了物质任何温度下发射的光子辐射频率,事实上,也就是物质的热力学能级的时间量:f max = K CBR × T。如果我们将温度T设置为2.73 K,我们就可以像COBE卫星探测器(1)的实验测量结果一样,精确得出CBR的最大频率:

f max = K CBR ×T CBR = 1.0345×10₁₁ ×2.73 K = 2.824×10₁₁

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实验证据,证明了宇宙法则新宇宙学的有效性,而目前所有公认的假设,如膨胀理论,都无法证明这一点。

如果我们假设宇宙形成之初物质并不存在,那么我们也必须承认“大爆炸”期间以及其后的短时间内,没有热力学的能级。因此,这个能级的时间,即温度也不应该存在:T=不可能的事件(不存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得出光子时空的时间的以下逻辑结果:

f max = 不可能的事件 ( K CBR ) × 不可能事件 (T) = 不可能的事件

上面的方程式象征着标准模型是一派胡言。

如果没有物质存在,以今天观测到的时间(频率)和速度的电磁波为例,就不会有温度,随后也没有光子时空:c = f λ = 0λ = 0。而标准模型假定c在“大爆炸”期间是有效的(见第二卷,第9.7章,普朗克参数的起源)。

然而,如果没有光子时空,就不会有辐射,因而也就不会有今天所观察到的CBR。标准模型的假说还没有受到质疑,仅仅是因为时空的认识论背景,也就是说,空间和时间并不是当今物理学和宇宙学关注的对象。这种不可知论是所有这些科学错误的根源。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假设宇宙是通过发展新的能级而逐渐演化的,那么,按照宇宙估计年龄,在无限的时间间隔内,我们可以想象黑洞、中子星、类星体、脉冲星和其他类似的引力物质系统(见第二卷,第9.9章),正如“大爆炸”以及其后的短时间理论所暗示的那样。既然这样,我们不需要像在现代宇宙学的标准模型中那样推断至过去,而必须在物质与光子时空的能量交换背景下来考虑恒星有限的寿命。

当我们单方面将物质到光子时空的能量交换感知为正在向未来发展的膨胀,并把这个过程追溯到过去时,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大爆炸”的假设。这种错误的假设是源于光子时空是虚空和均匀的这一想法。这是物理学基本的认识论错误,产生了宇宙学中所有的谬论。

通过新的斯坦科夫光子热力学定律(第二卷,第5.7章)的评估,新的公理体系清楚地表明,CBR常数是物质热动力学(动力学)能级和光子时空热动力学能级之间垂直能量交换的绝对常数,这个新定律是宇宙法则的一个应用。因此,光子能级的时间f取决于物质的时间(温度),反之亦然:物质的温度取决于吸收光子的频率。

这种相互依赖的关系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随时观察到,比如太阳光使金属升温,随后以热的形式辐射。太阳的光子频率仅取决于太阳的表面温度(第二卷,方程式「82」)。这种现象是物质和光子之间发生垂直能量交换的表现,它是双向的(行为势能守恒)。

上述CBR最大频率的方程式适用于任何温度。众所周知,黑洞和中子星的温度极高。当用这个方程式计算出这些引力系统发射的光子频率时,我们便得到了伽马射线(gamma range)范围内的宇宙背景辐射。这种高频CBR在天体物理学中经常被观测到。通常情况下,这种类型的CBR是不能解释为大爆炸残余的。这也说明了目前宇宙学解释的模糊性。

CBR的最大频率方程是宇宙法则一个极好的应用,通过它我们可以确定单个恒星和其他天体在光子时空垂直能量交换中的热力学系数。在下一章中,我将会说明多普勒效应中的红移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确定单个引力系统和光子时空系统之间的垂直能量交换。按照相对论,这些绝对系数也可称为“能量相互作用的相对论系数”。这是对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唯一正确解释,而他却从来都不明白。

这种对宇宙中的红移现象的最新正确解释,消除了目前用来证明热膨胀宇宙所谓的“大爆炸”模型有效性的唯一实验证据。

这也说明了宇宙学家有多么的愚蠢。

注释:

1.COBE科学工作组,宇宙背景辐射的频谱,作者:P.J.E. Peeble,《物理宇宙学原理》新泽西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1993年,第132页。


5.失败的现代宇宙学中对红移解释的陷阱

哈勃定律中逃逸速度的测量方法能测量所选星系的红移。哈勃是第一位提出应用可见宇宙的一维时空的通用方程与多普勒效应观察到的红移之间关系的天文学家。在我2017年4月关于多普勒效应的文章中

多普勒效应是时空相反作用的普遍证明

我已经证明了它是普遍存在的现象,论证了空间和时间的互反作用——时空的两种成份(量纲)是正则共轭实体。这一基本知识是理解所有物理学和宇宙学的核心。毋庸赘言,但为了清楚起见我仍然需要这么做,无论是现代物理学还是宇宙学,都无法理解能量=时空=宇宙万物的基本属性。这是他们研究的唯一对象。它也是宇宙万物中人类或任何其他意识的基本术语。这就是为什么基本术语是宇宙法则新公理体系中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先验公理,如果它是一门真正的科学,就不应该有更多的公理。

在我最近的文章《第一次解释—万有引力机制》中,我首次使用了多普勒效应来解释万有引力的机制。它证明:

■ 当受限于源头和观察者的光子系统空间扩展时,可以观察到可见光中的红移;

■ 当系统的空间收缩时,会观察到紫移。

这些空间的变化是相对的,并且在宇宙中处处都是同时发生的。例如,我们可以观察到遥远星系的红移和紫移。总的来说以红移为主。这就导致了把它们作为“膨胀”宇宙中星系逃逸速度测量方法的一种想法。在当今失败的宇宙学中,这是一个错误的假设和至今未被证实的想法,最多只能称之为是一种“痴想”(idio)。

直到现在,现代宇宙学还不能提供一个理论证据,证明红移真的测量了宇宙的膨胀。正如我们下面引文中这位伪科学杰出代表对此让人惊讶确又十分坦诚的陈述:

观测者之间引力的频率和温度位移,相当于在一系列自由运动观测者之间的速度变化的影响。由于同样的原因,一个物体在不同(引力)势能下的表面亮度会随着其红移而变化...然而,这并不是一个宇宙学,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从一个稳定的静态质量分布中得到合理的红移距离关系,或者对于恒星和星系明显有限的寿命,我们将提供什么样的规定...

如果类星体的红移不符合星系观测到的红移距离关系,这说明我们错过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明智而审慎的做法是,人们应该继续考虑标准模型的替代方案,因为证据根本不充分...

也就是说,发明一个可信的替代标准宇宙学的模型将需要商讨大量的证据。同样重要的是,标准模型比替代方案更需要进一步审查,因为排除一个模型只需要一个公认的失败,而许多成功的例子,才会令人相信宇宙学确实走在正确的轨道上。

引文:P.J.E. Peeble著,《科学宇宙学原理》,新泽西普林斯顿大学,1993年出版,226页

最后一段话便是宇宙法则新理论所达到的高度——它证明了迄今在物理学和宇宙学中收集到的所有数学实验证据(例如,以自然法则的形式作为数学方程),只是否定了科学家们非数学的语言解释。后者是明显错误的,因为它们不理解和使用新的宇宙法则公理体系,这个体系从我们意识的基本术语上出发,清晰明确地定义了科学上所有的术语和概念。相反,他们通过含糊不清、未经处理的语言和彻头彻尾的愚蠢,引入了无数的悖论、矛盾和错误。正如本网站(左侧栏)所展示的,我已经在科学的新四部曲中,用法医式的解剖解决了这些枯燥晦涩的问题。

基础科学书籍:科学四部曲

■ 第一卷:物理学和数学中的宇宙法则(德语)

■ 第二卷:物理学和宇宙学中的宇宙法则(英文完整版)

■ 第二卷:物理学和宇宙学中的宇宙法则(英文简明版)

■ 第二卷:物理学和宇宙学中的宇宙法则(保加利亚语完整版)

■ 第三卷:生物科学与医学中的生物调控普遍理论

■ 第四卷:哲学镜像中的宇宙法则

■ 宇宙法则灵知和科学理论的价值

我将在下面证明:

红移测量任何引力系统与光子时空的特定能量交换, 因此不能解释为宇宙膨胀的证据。

红移是相对论有效性的经典检验,这是一个公认的事实。它们被认为是对这一理论最精确的检验。红移的大小取决于区域引力势能的大小:glocal = U = LRC G (见下文)。在广义相对论中,红移df/ f 给出了引力势能dU 并用光速的平方表达的光子时空LRC的相关变化,

df/f = dU/c₂

这个关系是爱因斯坦在1911年首次提出的,但没有理解它的真正含义。从那时起,它已经被无数越来越精确的实验所证实。通常采用的相对论公式是通用方程作为三位规则的一种应用:

df /f = dU/c₂  = LRCG/LRCp  = EG / Ep = SP(A)

我在第二卷9.9章中也用了同样的应用,建立了垂直能量交换绝对系数的推导规则,从而可以建立一个完全基于无量纲数(商)的宇宙输入输出模型。这个输入输出模型等于实数的连续统。因此,这条规则从根本上证明了自然具有数学特征,并且可以用数学来表达,而数学本身就是人脑的解释学系统,没有外部的研究对象。

我在1995年取得的这一理论突破,解决了数学的基础危机,它挑战了整个人类科学的有效性,特别是唯一基于数学方程和计算的精确学科——物理学的有效性;从方法论的角度来看,物理学是把数学应用到物质世界的学科。所有其他的现代科学学科,如生物科学和社会科学都不是精确的科学,而是未经证实和主观意见的综合体(见第三卷和这个网站上我写的所有关于人类灵知的书籍)有关数学基础危机以及用宇宙法则新理论来化解的方法,可以阅读这本书:

自然的宇宙法则

如前所述,物理学中的任何相对论的表述,都是系统的实际时空与作为初始参照框架的光子时空作比较。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根据爱因斯坦的说法,任何天体的局部引力势能是导致虚空均匀时空的局部曲率的原因,也是与光子时空的恒定LRC相比较的。

从上面的方程中,当我们使用牛顿引力定律来确定天体表面的局部引力势能(R是恒星、行星或任何其他天体的半径;G是引力常数;M是天体的质量)时,我们可以得出所谓的史瓦西(Schwarzschild)半径Rs:

df /f = dU/c₂ = GM/Rc₂ = RS /2R = SP(A)

在几何中得出[1d空间]量Rs,实际上是直径而不是半径(不精确的术语)。

史瓦西半径RS对于相对论是非常关键的,尽管这个量不能用知识来解释。传统上,它被看作是测量引力物体的相对论效应。依据新的公理系统,这个空间量用光子时空评估了单个引力系统,如恒星、行星、脉冲星、类星体、中子星、黑洞等的垂直能量交换的局部绝对系数。

如白矮星、不稳定的恒星、中子星、红巨星等所有的引力系统都经过不同的物质排列状态,它们都是由恒星变换(恒星有限寿命)的边界条件的钱德拉赛卡方程式(Chandrasekhar’s equation)所评定的。这些特定时空的恒星相位可以用质量、密度、体积等不同的量表示,并表现出与光子时空垂直能量交换的不同系数。

由此,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得出结论:根据它们的垂直系数,我们可以建立引力物体的无限能量层级。可见宇宙时空的局部几何(结构复杂性)可以用这这样的局部系数精确地描述。这方面的问题在第二卷第9.9章中作了进一步讨论。

如前所述,上面史瓦西半径R S的方程是由可见宇宙视线圆周方程S U = c 2/G中推导而出,我们直接应用宇宙法则得出局部空间的曲率S local,是局部引力的函数g local:

S local = [1d-空间] = c₂ / g local = 局部曲率世界线

这就是爱因斯坦终其一生都在徒劳寻找的真正“通用场方程”(universal field equation)。它根据“世界线”S local来评估光子时空的局部曲率(Weltlinien der Krümmung des Weltalls)。

这个[1d-空间]的量是局部引力势能的函数,它是天体的引力加速度或引力场。事实上,这是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唯一目标,即几何应用于时空。

它之所以不能成功,不仅因为爱因斯坦没有掌握数学工具的复杂性(黎曼的拓扑结构), 尽管他打算运用它(众所周知,爱因斯坦是一位低水平的数学家)而且实际上他既没有解释,也不理解他相对论的认识论背景。

现在让我们总结一下从这一论述中获得的关键知识:

多普勒效应中的红移,测量了单个引力系统和光子时空之间的局部垂直能量交换。

根据循环论证原理,这些能量的相互作用是相对论性的,相对于光子能级的恒定时空,光速c是通用参照框架。

因此,红移不应被解释为宇宙膨胀的证据。

建立在红移基础上的宇宙膨胀理念已经导致了大量的基本悖论,这些悖论暴露出现代宇宙学是一种谬论的体系。第一个悖论与黑洞的解释有关。根据目前的观点,这些引力系统表现出目前已知的最大红移。目前关于这个问题的科学观点,表现在黑洞的唯一性定理中(作者:M Heusler,《黑洞唯一性定理》剑桥大学出版社,1996年),这是宇宙定律在数学中的应用。

如果我们现在按照哈勃定律的背景辩论,我们必须假设黑洞是在可见宇宙中最遥远的天体(宇宙学原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期望在我们可见宇宙的视界附近发现黑洞(见上文)。类星体和脉冲星也是如此,因为它们显示了已经确定黑洞的90%的红移量。

然而,天体物理学的实验证据并不能证实这一结论,结论只是根据哈勃定律当前的解释推理得出的。此外,实验证据也违反了目前宇宙学原理中天体在宇宙中均匀分布的假定。

即使不知道宇宙法则,这种悖论在现有证据上应该足以否定标准模型。为什么不这么做呢?这确实是一个谜团了。

按照目前假想,“有限”宇宙是从大爆炸中形成的,分析目前“有限”宇宙年龄和半径的宇宙观时,将红移解释为宇宙膨胀的证据的荒谬性就显而易见了。一般认为,最大红移的物体是离观测者最远的对象。因此,如果我们接受标准模型中所说的宇宙“大爆炸的起源”,它们就应该被视为宇宙中最古老的物质物体。其原因是,来自这些物体的光在到达观察者之前应该需要最长的时间才能覆盖最大的距离。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光应该是最古老的起源——它应该从宇宙的一开始就存在。

发出这种光的最遥远物体在形成的初级阶段彼此必定非常接近。因为宇宙被认为只有150-200亿年的有限年龄,它正符合由最大红移推算出的最遥远物体的光的实际年龄。

当我们把新公理系统的循环论证原理作为一种演绎方法时,这一概念的矛盾性就显现出来了。让我们从宇宙学原理出发,应用“可见宇宙”系统的终极等价原理。根据它,上述解释适用于任何观察者、任何时间和地点。

让我们假设我们是世界上最早的观察员。我们现在可以想象至少还有一个观察者位于我们和最遥远的红移物体之间。在这种情况下,第二个观察者测量的物体红移将超出我们的视界。这些物体的红移是不能从地球上观测到的。这些物体离地球的距离比我们从地球上观察到最遥远的物体更遥远。同时,它们将比宇宙中最古老的物体更古老,其年龄等于宇宙的年龄。

如果我们继续用这个方法演绎下去,我们就能很容易证明宇宙中有一些物理离我们无限远,因而年龄也是无限的。必须注意的是,在集合数学理论中,同样的演绎方法也被用来定义“无穷大”。这一方法从任意数出发定义连续统的无穷大,而且自弗雷格(Gottlob Frege)以来,连续统理论是现代数学的基础(更多信息见第一卷和第二卷)。

在新的公理体系中,我们以先验的方式定义了基本术语的无穷大,然后经过对部分现象(U子集)实验证明,第二步再确认这个属性。我正是使用第二种方法证明了时空是无限的,也是永恒的。这个证明应该足以推翻假设宇宙存在有限年龄的标准模型。

事实上,宇宙学家只能从地球观测者人类中心的角度,来测量我们可见宇宙有限的恒定时空。然而,根据宇宙学原理,由于时空中存在无限的潜在观测者,因此存在着无限的可见宇宙。

宇宙是有限的,这一宇宙学标准模型的观念导致了另一个基本悖论,这个悖论最近从实验证据中出现。根据哈勃定律,宇宙的年龄目前估计大约是150亿年。然而,最近天体物理学方面的实验数据并不符合这一概念。天体物理学家已经证实,有些恒星比宇宙还要古老。这就是现在所谓的“母子悖论”:孩子(恒星)的年龄比母亲(宇宙)还要大。

标准模型假设恒星物体在发生“大爆炸”之后很长时间才会出现。根据这个模型,恒星不可能比宇宙更古老。仅凭这一事实,就足以完全否定这种假设一个有限膨胀宇宙的标准模型。我们不禁再次要问,为什么以前不这样做?

反之,如果我们考虑钱德拉塞卡(Chandrasekhar)所描述的恒星生命周期是有限的,我们就必须得出结论,我们不能根据发射的光到到达地球或人造卫星的年龄,对物质系统的实际年龄作出任何声明。假如恒星周期性地经历物质结构的不同阶段,这已是不容质疑的事实,如果我们只测量恒星在某一过渡阶段所发出的光的年龄,怎么能知道恒星的实际年龄呢(见上面的引文)?

例如,当我们记录到一颗70亿岁的新星发出的光信号时,我们只能说70亿年前,也就是地球不存在的时候,这颗特殊的恒星具有这种物质形态。由于新星是反复出现的恒星,我们无法知道它们的过去或现在的状态。例如,我们无法知道这个新星在过去经历了多少周期转变,也就是说,它究竟有多古老。

这些论点是以基本常识为基础的,即使外行人也能理解。这不能用现代宇宙学的论点来证明。在过去几年(指的是90年代),越来越多的关于宇宙学的出版物记录了这门学科的认识论混乱。没有必要再去讨论它们。

也可以阅读:《大爆炸”即将出现在宇宙学家的空洞脑腔中——两位PAT成员的观点

在这方面,观察有多少宇宙学家真诚相信存在着许多宇宙(多元宇宙)是很有趣的,虽然他们仍然相信“大爆炸”的奇特性。这是人类精神错乱的巅峰。为什么他们不忘掉他们的伪科学,到我们这里来,以我们扬升大师的多维度诺斯替思想和日常经历为基础,享受头脑的清晰呢。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20/01/the-new-transcendental-cosmology-of-the-universal-law/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Virgin Birth - 处女生子下一篇:为什么说“大爆炸”理论是科幻小说
进一步阅读
* 能量报告:3月19日春分门户
* 头脑的超导引发物质和光子时空的超导
* 扬升逻辑
* 信息六:磁性、极性和超导性是创造的基础
* 扬升已经进入最后阶段
* 光战士的关键问题
* 关于扬升场景的问答
* 扬升倒计时
* 当前扬升结束阶段的能量性质
* 超导性是无限自由能源、反重力和简易分身定位的基础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