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错觉:我们无法感知世界的本来面目
日期:2019-12-1 19:32:41 访问次数: 作者:奥特弗里德·魏斯 扬升先锋

幻觉.jpg


我们个人的“感知”在各个方面都受到了严重的限制,只具备有限的功能,通常只足以维持生存。例如,人类能看见的可见光只有电磁波总光谱中很小的一部分(所谓的颜色)。此外,也只能用耳朵听到广谱声波中很小范围的频率。触觉、嗅觉和味觉(嗅觉)也非常有限,只能提供主观信息。自然科学,特别是物理学,应该帮助我们发现真相。它们应该通过它们的仪器和实验来扩展我们的五官。他们真的这么做吗?物理学的首要任务是什么?


尼尔斯·玻尔(Niels Bohr)说(另见第二卷,第7.1章:玻尔能量量化模型预测了时空的不均匀性,第293页):

“物理学没有探索自然本质的任务,而是为了支持数学模型的可测量性。”

维也纳大学的理论物理学家、退休教授弗兰茨·舍贝尔博士(Dr. Franz F. Schöberl)在一次演讲中说:

“在量子力学中,我们无法想象原子范围内所有微小的东西。我一点也搞不懂里面发生了什么;我已经学会了这门语言,可以计算,然后我能解释它。无论这与现实有关,还是与真相有关,我们测量和计算的是什么,这是一个哲学问题,我们物理学家不知道。我们用最广义的词来描述我们所看到的东西,例如,用电子显微镜,然后我们发展我们的公式。”

弗兰茨·舍贝尔博士.jpg

200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罗伯特·劳克林(Robert B.Laughlin)博士出版了他的著作《告别世界方程式》,在接受德国著名杂志《明镜》采访时说:

“许多人问我类似宗教的问题:……宇宙是如何形成的,等等。作为一名物理学家,我只能回答: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我只是实验和测量方面的专家。”“大爆炸的理论只是市场营销”。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在1997年乔治·亚力山德罗夫·斯坦科夫发布了宇宙法则发现的第一卷的十年后,这位被误导的物理学家想要告别世界方程,这表明这些备受赞誉的科学家是多么的洒脱和失落)

宇宙法则第一卷.jpg

宇宙法则第一卷德语版

告别世界方程.jpg

《告别世界方程》罗伯特·劳克林著

物理学家认为自己是测量和计算自然的科学家,包括埃尔文·施罗德(Erwin Schrödinger)和约翰·惠勒(John A. Wheeler)。解释他们的公式和计算并不是他们真正关心的问题。因此,有必要采用不同的思维方式和术语。

不过一些科学家,比如鲁珀特·谢尔德雷克(Rupert Sheldrake)和弗里特约·夫卡普拉(Fritjof Capra),仍然提供了非常成功和准确的解释。还有著名的量子物理学家H-P.Dürr(来自慕尼黑)和美国的大卫·玻姆(David Bohm),以及法国的伯纳德·德斯帕纳特(Bernard d’Espagnat)和卡尔·弗里德里希·冯·魏泽卡尔(Friedrich von Weizsäcker)(他在死前不久,乔治·斯坦科夫就告诉过他宇宙法则的发现,所以生理上他无法跟踪这一理论上的突破,而这正是他期待和欢迎的理论)。另外,来自伦敦的著名量子物理学家大卫·德伊奇(David Deutsch)也将物理学理解为一门旨在让人们对自然有更广泛理解的科学。如果像理查德·费曼(Richard Feynman)这样一位备受尊敬的物理学家也不得不在他著名的物理学讲课中承认,物理学甚至不能解释什么是能量(“我们必须承认,直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是能量”,第一卷),这是他主要的研究对象,那么,这就留下了一个重大而可悲的问题,不幸的是,给人的印象是,物理学家确实不了解自然。

除此之外,物理学家们还没有成功地发展出一套万物理论(TOE),统一并精确描述所有的四种基本力(引力、电磁力、弱核力和强核力),这一现实更加深了这种影响。直到现在,引力还不能和其它三种力结合起来,根本就不存在万有引力的理论。人们所说的只是力或相互作用的理想统一以及如何改进有缺陷的标准模型,这被认为是现代物理学的顶峰。在大学生涯的最后,一位理论物理学家朋友告诉我们,爱因斯坦和其他著名的物理学家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狂热寻找的世界公式(Weltgormel,宇宙方程)很有可能:

“永远都只是一个梦。因为假设只有一个普遍规律(Universal Law)和方程,那么就不需要像我这样喜欢计算复杂方程的理论家了,只需要发明新机器和设备的技术人员。”

现在迫切需要做的是,把物理学放在一个正确的公理基础上,以世界方程的形式将万物联系起来。乔治·亚历山德罗夫·斯坦科夫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他于1995年发现了普遍定律(UL),并于1997年首次出版了物理和数学的第一卷(见上图)。下面我们将作一个简短的介绍。

每一个知识体系,包括数学,都是建立在一个先验的基本思想之上的,它无疑是所有人类思维的起点,不需要也不能通过进一步的陈述来证明,因为它不是最初的起源。这种想法不可避免地从假设存在“某物”(万物)开始,“万物”作为我们观察到现实是“某物”,而不是像真空这样的“无物”。随后我们可以看到,“无物”是不存在的。戈特弗里德·威廉·莱布尼茨(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尽管这是个不可否认的事实,物理学家仍假定自然界中存在真空(无物)。由于这个根本错误的观点,物理学家必须在现代量子物理学中假定物质的所有基本粒子都是某物,它们是根据一定的对称规则,从“能量丰富”(energy-rich)的真空或无物中产生的。这本身就是矛盾对立的,或是一种矛盾修辞法,足以证明当前的物理学是伪科学。

在斯坦科夫的宇宙法则中,“某物”是人类意识的基本术语——它是万物一体;在人类所有思维的基本公理中,它等同于能量=灵魂=意识等等。名称基本没有关系,人们可以使用任何含义或适合说教的术语,比如在物理学中,基本术语被称为“能量”,因为这门科学只研究能量的相互作用。这种能量被认为是真实存在的。它就是一切,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其他的一切都是我们幻觉的产物。《吠陀经》里把它称为Maya,事实上,由于感官的限制,人类只能将能量视为时空,为了测量和进一步实验观察,随后又将其分为空间和时间,就像乔治·亚力山德罗夫·斯坦科夫在他的所有文章和书籍中反复重申的那样。

空间和时间是自然界仅有的两个成分和要素,自然界=万物一体=能量=时空,斯坦科夫可以从中推导出宇宙法则新物理学中所有的其他概念。而这些也只是人类的术语。实际上,只有能量,它以波或频率的形式出现。斯坦科夫毫无疑问地证明了,空间和时间是人类数学思维的人工抽象。例如,古典力学中提出的欧几里得三维空间,其所有的引力和能量的相互作用,都是不包含能量的空的几何空间。这是真空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与基本术语相矛盾。尼采说:“在物质幻觉的世界里没有真实,只有解释。”

人类可感知为时空的一部分能量构成了所谓的外部物理世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说,我们生活在一个物质的世界里,我们把它与更广阔的世界区分开来,其它部分是自然科学家的五感、仪器和实验计划所不能感知的。这在物理学中是被否定的,或者被推到了形而上学的领域(哲学、宗教、神秘学)。这些领域不被看作是精确的科学。

我们再次强调:空间和时间,就像在科学家头脑中产生的所有物理概念一样,仅仅是人类的术语。它们对事物的本质无关紧要。它们只是解释人们在日常生活和技术中遇到的现象。换句话说,它们几乎只解释自然。它们只是在幻觉的三维世界中给出解释。

物理学研究的只是事物实际能量之间的相互作用。物理学家称之为能量相互作用或能量交换,却不知道真正的能量是什么。物理学家只能命名和定义这种与现实无关的能量。它在科学家头脑中只是一个数学系统,与其它命名和定义的能量现象有一定的关系。

物理学家可以在这个自创的体系中进行精确的测量和计算,这个过程与我们的星球及相关星系的空间和时间无关,由于它们可以利用数学严格和可验证地表示出来,所以其他的物理学家也可以复制。如果地球以外的文明“偶然”也发展出一个精神和科学思想的大厦,那么这些结果也适用于他们。正是这种对实验结果的精确再现,确立了物理学是最精确的人类科学的声誉。

物理学家唯一不能否认的是思维过程,笛卡尔的一句名言:“我思故我在”就表达了这一点。唯一真实的东西是非物质的思想过程或意识,因此它就构成了斯坦科夫宇宙法则的出发点:人类意识的基本术语。从中他得出了构成这门科学所有已知的物理量、概念和常数。

然而,在自然科学家的盲目心态看来,思想/知觉/意识只是物质的副产品。这也叫作唯物主义。与之相反的是唯心主义,它来自于头脑,思想,观念,正如本文和宇宙法则所描述的那样。

物理学引入了许多科技术语,但这些术语并没有描述物质的任何内在性质。它们是抽象的数学量、思想事物和数学规则。它们被称为基本的国际单位制:时间(秒)、长度(米)、质量(千克)、电荷(库仑)、电流(安培)、温度(开尔文度)、物质的量(摩尔),其中电荷和电流实际上是一个基本单位形成的,因为它们是循环论证得到的。此外,还有23个具有特殊名称的其他国际单位制单位也是从这些基本单位派生出来的。

参阅:《物理学中的量度和单位体系》

在斯坦科夫宇宙法则的新物理学中,只有两个基本单位——空间和(绝对)时间=频率f=1/t——其他所有的术语都是从中严格推导出来的。

斯坦科夫说:

事实上,不经处理地使用各种抽象的数学变量和符号来描述自然,然后被解释为物质的内在(固有)属性,这是所有物理学家的基本认识错误,还导致了现在这门学科没有必要的复杂性。后者掩盖了能量的本质其实非常简单:能量的本质=万物=人类意识的基本术语,从中可以创造出无限多样的形式。

描述自然的所有物理量都是抽象的U集,它们是在数学中定义的,利用测量方法引入实验研究。因此,不可能将其定义与测量方法分开。这种量在人类意识之外属于永恒的存在。像质量、电荷等所有量也是如此。根据传统定义,质量是能量关系/比率(两个能量量的商)。电荷是几何面积的同义词。只有在新公理体系的框架下才能发现这种赘述。——参见《理解宇宙法则灵知和科学理论的技巧

这些测量方法还在研究人员的头脑中发展起来。可以说,它们是从外部强加给大自然的。因为物理学家已经看到并命名了某些现象,而测量方法正是根据这个命名定制的,除非他作弊,否则就不能得出偏离结果的结果,然而,这一点可以很快得到证明。他相信他已经正确地评估了现实,但事实上,他只是证实了自己不真实的假设。例如,测量电荷(几何面积),一次又一次地接收电荷(面积=2D空间),然后他认为电荷是物质的固有属性。

参阅:《科学最大的错误:电荷是面积的同义词

对质量的定义也在重复同样的错误,斯坦科夫解释道:

例如,根据其传统定义,质量是一种能量关系(两个能量量的商),因此也是一个无量纲数。“千克”这个属性仅仅是参考系的一个暗示,可以用其他任何词代替,或者根本不需要提及。这根本不会改变数学结果的正确性。这一结论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可以消除传统物理公式中的所有SI单位,并直接从时空的基本术语中表示它们。这种新的时空象征会导致物理学难以想象的简化(见表2)。

Tabelle-2-UGII.jpg

表2

在物理学谎言中,新时空象征的优势在于,人类因为感官局限认识真相只能将能量视为时空。第二步,他们会在头脑中人为地捕捉一个成分,把时空划分为空间和时间,以便将其作为一个独立的外部实体进行测量。在数学中是通过将数字1指定给空间或时间来表示的,所以假设它是常数并且不会改变。

这是一个高度人为和有缺陷的过程,因为时空是一个统一体,它的两个组成部分是有内在联系的(正如数学中所说的“正则共轭”)并相互作用。这个人类现实最基本充分的事实被所有人视为时空,今天所有的科学探索都是以应用经验主义的方式进行的,直到我在1994年解决了所有科学家这一基本的诺斯替错误,并在物理学和科学中引入了新的时空象征。这一见解可以使所有的物理学科在自然的宇宙法则下很容易地统一起来。

著名的爱因斯坦公式E=mc2表示质量和能量的等价性。这意味着在物理学的框架内,每个质量都可以分配一定数量的能量(见这里)。斯坦科夫在这里更详细地解释了这个公式,并把它从虚假的光环中解放出来。他已经证明了到目前为止被忽视的是,质量实际上并不等同于能量,而只是能量

质量等于能量.jpg

目前对质量的定义如下:“质量既是一个物理物体的特征,也是当施加净力时它从抵抗力到加速度的度量。[1]物体的质量也决定了它对其他物体的引力强度。”【维基百科】。此外,这个定义还假定了七个属性(值),如惯性质量、主动引力质量、被动引力质量等等。这只是传达人类的感觉,它们会引起深度的认知混乱。

这样,物理学家也就得出了光子没有质量的错误假设,因此不能用来解释他们所说的宇宙中的“暗能量和暗物质”。斯坦科夫已经证明,光子其实在传统物理学的框架内有质量,而且这个质量与暗能量和暗物质是相同的,目前在宇宙学中无法测量和解释暗能量和暗质量,这是这门科学最大的秘密。光子也有质量,也就是说它们有能量,因此可以也必然与诸如量子物理学中的基本粒子这类不同的系统进行能量比较,这就会导致引力与电磁的结合,进而与标准模型中其他的两种基本力的结合,如表1所示:

表一.jpg

表一

首先,光子的质量第一次可以用来解释引力。目前,物理学无法解释引力的作用机理,这就揭示了经典牛顿力学的不足。

参阅:《首次解释:万有引力机制

然而,在宇宙法则的新物理学中,质量作为“物质的内在属性”的概念被完全否定了。只存在能量,它对五官世界中所有可观察到的现象负责。所以,不是说一个系统“有能量”或者“相当于一定的能量”,而是说每个系统都是能量。让我引用一个来自真实能量世界的例子:人没有灵魂,人是(不朽的)灵魂。当我们从集合论中采用U集的概念时,这个概念就很容易理解了:U集是一个集合,它作为一个元素本身包含了整体=能量。

灵魂.jpg

物理学家是如何继续他们的经验性工作的?根据维基百科的解释,经验主义(empiricism)来自希腊语empeiríaexperience(意思是开始经历),experiential knowledge(来自经验的知识),它是一种有条理-系统性地收集数据的方法。根据经验数据调查结果也被简称为经验主义。在科学哲学中,经验主义作为一种导致假设(或反驳这种假设)的经验,与证据并置,即对科学论断的直接洞察。

这已经是“洞中之兔”了:除非科学家的头脑事先提出了一个工作假设,否则“有条理-系统性地收集数据”是不可能的,除非预先制定了基本概念和测量方法。这个假设必须始终站在前面。然后可以在实验结束时对其进行验证或拒绝。没有最初的假设,科学家就不知道要测量什么和如何测量。没有有效假设的研究就像大海捞针,甚至连著名的针都不值得争论。

对于任何有意义的研究来说,至关重要的是首先提出一个有意义的问题,然后给出一个合适的假设答案。这可以在长期经验或直觉的基础上完成(关于日常生活和科学中的直觉问题,参见这里)。在所谓的经验研究中,思想和意识也是第一位的,物理学家强烈地否认这一点,因为他们无法理解和测量它(甚至:他们不允许这样做)。经验主义的整个思想就相当于一种幻想,或更确切地说,是对研究者思想的一种刻意的限制,只是为了避免看到经验主义自然科学研究领域之外的主要原因。

在人类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所有科学、艺术和精神上重要的突破和成就,都要通过灵魂世界的直观启示而取得,随后在外部世界中以次要的方式得到确认。

参阅:《新灵知的预知能力》

所以,对人类来说,谎言是真理的摇篮(参阅《什么是真理?》)。这里也揭示了人的自由在当今的科学、宗教和国家背景下是被剥夺的——虽然相关的宣传恰恰相反:例如“真理会让你自由”。然而,新约中宣布的“真理”是被发明出来的,成为信徒的监狱。同样,民族国家不保护人的自由和公民权利,它只是奴役人。唯一的事实是,人是他现实的强大创造者,不需要任何外部权威来保护他或告诉他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

在巨型公司实验室里的灰鼠大军(研究人员)只是用他们的“经验”来加强公司的经济实力,但没有带来任何真正的科学价值。一直以灵魂为中心的个人通过他们的直觉带来真正的进步,因为他们的洞察力有一种意识扩展的效果。乔治·亚力山德罗夫·斯坦科夫在既定的科研机构体系之外发现的宇宙法则以及发展的科学普遍理论是最终的证明。不言而喻,这不是幕后精英想要的。因此强调经验主义是为了让人类保持完全的无知状态。

对于物理学家来说,测量和计算是α和ω。大量的科学家可以被雇佣,大量的资金可以被花掉,但不会有真正的新东西出现。堆积如山的数据和复杂的公式在不断的竞争,从而创造无数迷宫。它基本上是一种“职业疗法”,其影响的方向总是(必须)以这样一种方式来指导,即“万物一体”的真正本质仍然在人类面前隐藏。这是一个完全不可知论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即使所谓的解释也会悲惨地陷入琐事之中。许多这些虚假的解释只被当作科学文章发表,以便从政客那里获取更多的研究基金,当然,这是另一个骗局,因为同一批邪恶的赞助者已经控制了政客、主流媒体和科学家,他们的目的是阻止真正的知识。一些看透了游戏的科学家们通常会推迟自己的批判性思维,直到他们退休,然后通常就会生病,没有能力继续他们的主张。

不必说,这种受到政治控制的科学活动不会(也不可能)有开放式的研究。结果必然会一直限制“在规定的框架内”。因此,物理学目前的形势不能构想出万物的世界方程式,解决数学基础危机的机会可能会多一些,从1900开始,哥德尔在1931年证明它的存在以来,它一直在灰烬中阴燃。但如果研究不是无止境的,那么它就不是科学,或多或少带有一种有意识的欺骗。通过这种方式,不受欢迎的技术也被阻止了,正如斯坦科夫在这里这里两篇文章所展示的那样。例如,错误的热力学第二定律(熵定律)主要用于阻止自由光子能量发生器的发展(参阅此处)。

如果你需要了解更多的信息,可以阅读以下文章:

1. 斯坦科夫的《人类觉知的主观性和客观性

2. 斯坦科夫关于《现代科学的欺诈》电子书

3. 魏斯的《什么是真理?



原文地址:

http://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9/11/illusion-we-dont-perceive-the-world-as-it-is/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卡尔·萨根博士的顿悟:诺斯替的纪念下一篇:2019年12月21日:统一意识场的紫罗兰火焰
进一步阅读
* 完美的确认
* 能量报告:3月19日春分门户
* 头脑的超导引发物质和光子时空的超导
* 扬升逻辑
* 信息六:磁性、极性和超导性是创造的基础
* 扬升已经进入最后阶段
* 光战士的关键问题
* 关于扬升场景的问答
* 扬升倒计时
* 当前扬升结束阶段的能量性质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