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每个劳动法规都回避的 - 职业治疗或劳动分心
日期:2019-4-12 10:53:12 访问次数: 作者:奥特弗里德·魏斯 扬升先锋

PR6A9314_副本_副本.jpg


本文也有德语版本

在人类已知的历史上,一小群有权势的人几乎成功地统治了大量的人口,这是怎么办到的呢?这个问题更具爆炸性的是,现在这些统治者试图建立一个让每个人无话可说的世界独裁政权。

参阅《三位一体道德

Philip-ii-of-macedon.jpg

传统认为“分而治之”的格言的起源来自马其顿的菲利普(公元前382-336)

在古罗马,“分而治之”(Divide et Impera)的格言被创造出来。统治者煽动民众彼此争吵,或挑起不同部落相互开战。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忙于摆脱侵略,不会产生像要求自由或减少税收这样的“愚蠢想法”。这种方法至今仍被成功地应用,特别是在主流媒体和互联网的传播下,不同、矛盾或伪造的对立观点,这些观念获得空前的泛滥。党派国家(The party state)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参阅:《党派国家https://www.rubikon.news/artikel/der-parteien-staat

d01.jpg

不过,这个问题在本文只做少量涉及,因为还有一种更为重要的控制、剥削和虐待人民的方法。

这种方法就是标题中所称的“劳动分心”(distraction through labor)。人们的工作负担太重,以至于没有时间去想别的事情,更不用说提高他们的意识了。你也可以善意地或讽刺地称之为“工作治疗”(work therapy);但由于“治疗”一词表示有些事情正在好转,这种表达方式就不太合适了,因为这种情况在数千年来没有发生积极的变化。然而,这种从外部强加的疗法很少能真正永久治愈,因为它们只会消除症状,你仍然可以使用这种表达。你也可以说是职业治疗(occupational therapy),因为这个词更全面,包括了不一定被视为工作的活动,比如精神活动。

参阅:https://en.wikipedia.org/wiki/Occupational_therapy

通过冲突的和谐

在任何情况下起决定的是,所有人都被政治、经济、科学和宗教,以不同的方式分散了注意力。不仅如此:那些负责的人被蒙蔽。

参阅:一场对所有另类不可知论者和盲人思想家的公开演讲:“谁掌控这个星球?”

压迫、奴役和剥削的普遍情况被描述为自然的,受到离奇命运或上帝惩罚的管制,或是源于人类的不完美。地球被描绘成泪谷,人有负罪感,因稀缺性的信仰导致虚弱,分为善与恶。

参阅:再论科学欺诈:人类稀缺性的观念

这样的人似乎是彼此孤立和内心分离的斗士。他们认为对抗和竞争是生活在地球上的基本前提。人们焦虑地认同他们的身体和生存,因为他们相信只有一次生命。这些谎言一个比一个大。

这一切背后的基本思想,都展示在《旧约全书》的天堂故事(创世纪3:19)结尾处:“你应该在汗水中,吃你的面包……”当然,这并不适用于那些处于社会阶梯顶端的人。其余的大多数人一生都在忙着为他们的基本需要而工作。没有时间,也没有手段去造反。因此,可以合理地假定伟大和成功的革命总是(必须)由统治阶级控制和支配的——根据格言:分而治之!这是有充分记录的,比如法国大革命或俄国共产主义大革命。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统治阶级或政府不得不退位,那么可以肯定地假定,这也是支持者策划的。在政治上,没有什么重大的意外。顺便说一句,德国国家社会主义者(纳粹)的崛起与俄国共产主义革命,是由相同的捐助者/银行家资助的。正如历史学家安东尼·萨顿(Antony Sutton)所证明的那样,这些人是骷髅会和美国银行的成员: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tony_C._Sutton

https://de.wikipedia.org/wiki/Skull_%26_Bones

https://www.azquotes.com/author/23712-Antony_C_Sutton

但指导人们的这些方法不仅仅是体力劳动。对于那些有智力天赋的人,也一定会有某种干扰。到目前为止,文献中几乎没有提到科学和宗教也受到影响。有许多知识领域没有实际价值,它们不会产生任何有形和重要的东西,也没有产生任何有用的价值。我们可以更进一步说,处理这些知识领域,并在最后的分析中公布它们的内容是有害的,因为它们会分散对自己不恰当情况的认识。

我指的是哪些领域?

首先,我想提及宗教,因为它们是最容易理解的领域。从表面上看,宗教并不是无用的,因为人类最原始的需求是与所谓的更高世界接触,以抵御灾难并获得安慰,宗教假装保证这一点。所有的宗教都声称是真理,当它们互相矛盾,并清楚地表明这不是真的时候,并不会困扰那些害怕的信徒。然而,所有宗教,包括崇拜一个或多个外部的神或女神的宗教,都是人为的教义,美好的空中楼阁,或更确切地说是谎言的楼阁。

因此,神学对人类没有实际价值。信徒为了获得安慰,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思想自由的代价。但是,对于统治者来说,这一切都是有回报的。即便内疚的归因也是一种丢脸的事(原罪!)。此外,还要依赖神职人员,神职人员有权永远谴责人类。仁慈救世主(耶稣)的教义或单凭信仰的教义(路德所说的“唯信”教义)最终足以产生致命的影响,而任何宗教人士都不必承担个人责任。

但本文更重要的一点是:想象一下,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多少神学家站在穷人的立场上讨论神学的细节,也没有任何具体的证据来证明他们不同的观点。这都是在捏造谎言。在真正的劳动人口的背后,存在着完全没有实质性的争议,比如在经院哲学中经常讨论的一个问题:“有多少天使可以在针尖上跳舞?”这样,除了冲突和战争,人们什么也得不到。神学家所提到的那些“圣典”,不仅是他们的前辈几乎在统治精英的要求下自由的发明出来,而且过去这些年里,还被修改和进一步伪造了数千次(在古登堡发明印刷机之前,它们是手工抄写的)。同时,历史学家们确凿无疑地发现了宗教的起源与官方的资料不符。例如,耶稣和默罕默德都是虚构的人,他们的教义起源于古老的异教徒,混合和扭曲得无法辨认。

参阅:《深入最底层

https://www.multidimensional.jetzt/Mensch/Geburt-Tod-Kreuzigung/

基督教欺诈: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的信息

达米斯(提谟修斯)谈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是受膏者基督

所有的宗教,基本上都只是为大众和知识分子提供分心和恐吓的职业疗法。

自从启蒙运动以来,除了天主教会、耶稣会等庞大的世俗势力以外,宗教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了,像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存在主义等,许多这样的关于社会制度的“主义”都被发明出来,而这些社会制度,并没有以纯粹的形式实现,人们讲得很好,但没有任何实际用途。这也适用于大学关于各种经济制度的激烈讨论——所有这一切都由纳税人承担费用。这些经济体只存在于纸面上——它们通常是在现实世界中完全伪造的

今天很明显,所有这些社会学和经济学的“科学”概念对大众来说只是虚张声势。在政治活动、中央银行和大公司的现实世界中,这一切都是关于金钱、权力和性,以及为了实施一个世界独裁(NWO)的大计划。

参阅:《意识的三位一体

今天,所有仍然能思考到“政治正确性”的人都已经注意到,整个真相已经很明显了,骇人听闻的性别意识形态和对集体头脑中的其他支配,已经变成了荒谬的自我奔跑者,人造气候灾难的童话也是如此。其中许多荒谬的想法来自法兰克福学派:

https://de.wikipedia.org/wiki/Kritische_Theorie

不幸的是,由于恐惧,大多数人还没有准备好离开这些垃圾。

当然,这里也必须提到正统医学。由于它既不关心,也不知道疾病的真正原因(我建议任何人都可以阅读医学标准教科书《哈里森内科原理》,任何一个挑剔的外行都会发现,没有一种疾病的病因已被现代医学所确定。乔治注。),但却依然承诺会治愈人们,它对这里描述的分心起了极大的作用。尤其是因为使用细胞抑制药物进行有害治疗,会产生许多增加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副作用(见第三卷),人们总是忙于他们的身体,以至于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既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去关注自己的意识扩展。

这是故意的。身体(作为身体的基本要素)不是一个要遵循的原则——它没有通过直觉来指挥健康的生活,而是由外部专家来指挥,这些专家对人体的生物调节一无所知。医学博士不知道所有的疾病和事故等,都是由灵魂(人类不朽的核心)根据在前几次和这次化身中积累的无数恐惧,导致的化身人格中的能量阻滞所引发的。

教育和工作领域的巨大压力也产生了类似的影响,引发了人们只从以前的战争中才知道的焦虑。通过使用机器和其他现代技术,在过去的200年里,许多非生产性的工作被取消了,因此人们每周只需要工作几个小时。然而,结果是,这些人将有时间重新思考他们的处境,并洞察他们自己,这将动摇那些当权者支配地位的基础。于是就创造了无数以前没有人错过的、也没有实际价值的新工作,另外他们可以更多地控制和限制人民,最终大大降低生活水平,同时扼杀工匠和艺术家的创造力。在所谓的第三产业中,占所有“发达”国家国内生产总值50%以上的大部分工作都属于这类过时的人类活动。

除了疯狂的军备和只为军备制造商或其支持者服务的战争行为,以及过度的间谍和监视系统外,还建立了对人民来说毫无用处的庞大官僚机构,同时压制他们的言论自由;其所涉及的公务员不生产任何东西,只妨碍真正价值观的创造。所有这些都必须由创造真正财富的劳动人口通过税收来提供资金。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无数法规的唯一目的是让尽可能多的人忙碌和分心。这都是一个巨大的表演,但大多数人仍然相信它,允许自己参与其中而受到剥削,并相互侮辱,因为他们持有不同的观点。这些观点和政党理论等一样无关紧要。世界的进程决不是由他们决定的。

即使在高度受尊重的物理学中,其结果作为技术应用,使生活更便利,科学家也有意识地偏离了事实。他们被不允许进入物质和能量的微妙领域,而违背了纯粹的唯物主义的世界观。相反,大量的金钱被浪费掉,来解决他们盲目思考,进而无法用传统的、允许的方法解决的问题。例如,激光干涉仪空间天线(LISA),一个计划中的空间干涉重力波探测器,从2034年开始,被认为是为了给所谓的暗能量(74%份额)和暗物质(22%)的问题指明方向。根据目前的宇宙模型(未经证实的假设),现在我们所熟悉和研究的重子物质仅占宇宙中估计物质的4%。

LISA的计划由三个空间探测器组成,这些探测器沿地球轨道以近乎等边三角形的形式绕太阳运行。离地球的距离高达7000万公里。这些卫星组成了一个臂长250万公里的激光干涉仪。

https://de.wikipedia.org/wiki/Laser_Interferometer_Space_Antenna

1280px-LISA-waves.jpg

根据斯坦科夫的宇宙法则,这一巨大的研究鸿沟的存在仅仅是因为光子被剥夺了质量的特性,以防止自由能源机器的产生。尽管这将把人类的生活提高到一个全新的基础上,但对木偶大师来说是不可取的。工人必须为这项研究买单,这项研究既昂贵又毫无意义;它有助于通过劳动使人们分心。

参阅:《再论科学欺诈:人类稀缺性的观念

很容易想象LISA项目的成本是多少,NASA已经放弃了这个项目,所以欧洲航天局现在必须独自承担成本。最终必须支付这笔钱的是纳税人,他必须工作到崩溃为止。德国人大约一半的劳动收入必须交给税务机关。

https://diepresse.com/home/wirtschaft/economist/5199460/Oesterreich-verteidigt-Spitzenplatz-bei-Steuerbelastung

“奥地利工人的负担是欧洲最高的之一。每一欧元净收入都要承担89分的税收和关税。经合组织2016年的平均水平是62分。”

这意味着奥地利人必须立即放弃47.1%的收入。在比利时,税收和社会保障捐款是54%。但事实上,纳税人对这笔钱的用途没有发言权。很明显他不会投票赞成过度的官僚作风、傲慢的控制、在军事和秘密服务上的无意义的开支以及移民的食粮等等。

https://www.agenda-austria.at/steuern-abgaben-auf-1-euro-netto/

https://www.welt.de/wirtschaft/article175842986/Steuerlast-Nur-ein-Land-verlangt-noch-hoehere-Steuerbeitraege-von-den-Buergern.html

https://www.welt.de/finanzen/article179440444/Steuerlast-Bis-18-Juli-arbeiten-Sie-nur-fuer-den-Staat.html

当然,这些账单中还少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如果公民用剩下的50%去购物,则额外的增值税将从他们身上扣除,从10%到20%,具体取决于产品种类。

60到100年前,一个养家糊口的人,通常是父亲,能够养活一个家庭,包括几个孩子,而现在,为了保证家庭有一个足够的的生活水平,父母都必须去工作。这被委婉地宣传为一项现代成就,被认为是在平等权利的框架内提升了妇女的地位。在这里,工作必须被视为一种特权。男人和女人在奴役中是平等的。嗯,太好了……这当然是一个让父母分心并破坏家庭稳定的问题。孩子们应该远离家庭,在公共机构接受尽可能长的教育——他们可以在那里更好地适应环境。同样的原因,大多数国家都禁止在家里教自己的孩子。

在下奥地利州(Lower Austria),保守的奥地利人民党贴了一张海报广告,上面写着:“一切为了劳动”。这实际上说明了一切。人们应该工作以便分心。毕竟,男人和女人都被克隆为劳动奴隶。它应该被理解为:“一切为了人民”。但作为统治者的追随者,政治家们并没有预料到这一点。

在达豪、奥斯维辛、萨钦豪森和特蕾西斯塔德集中营门口悬挂的标语是:“Arbeit macht frei”(劳动带来自由)。

arbeit macht frei.jpg

作为劳动营的标语,这当然是纯粹的犬儒主义。《劳动带来自由》是德国民族作家洛伦兹·迪芬巴赫于1873年在不莱梅出版的一部小说的书名。里面有一个臭名昭著的演员和骗子通过定期的工作得到净化和改造——可能就是今天意义上的职业疗法(Ergo therapy)。这里,奴隶制被推荐为治疗方法……整个3D行星地球基本上是一个巨大的劳动营地,直到最近才有人逃离。

参见:https://www.multidimensional.jetzt/Videos/上的“灵魂之旅”。

统治者中最受欢迎的形式是战争对整个地区的破坏,以便重建这些地区,从而促进经济发展。因此,他们已经赚了两倍的钱,人民被剥削、安抚和分心于斗争和工作(见美国和北约最近的侵略战争造成的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和利比亚人民的困境,自二战结束以来已经有200多场战争。乔治注)。

如果你考虑到疯狂的(联合国)管辖权、极其烦人的广告和制造无意义甚至有害的产品,所导致的巨大的资源浪费,你可以很容易计算出可以节省多少金钱和资源。由此,地球上的每个人都可以获得无条件的基本收入,这些收入将满足生活、着装和饮食的基本需求。人们将有闲暇和时间去创造和建立他们的无压力世界,因为这是他们精神进化的最佳选择。人们会利用新形势,“只躺在他们慵懒的皮肤上”是幕后精英最可鄙的谎言,因为这就是他们作为人类拾荒者在剥削大众的同时的思考和行动。

参阅:新星芒货币即将到来——国际版

https://www.multidimensional.jetzt/BewusstSeinsSprung/Homo-Aquarius/

创造与毁灭的宇宙法则

我们现在能做什么?我们可以减少我们对消费的需求,在我们财务可能的范围内尽可能走出紧张的仓鼠轮子。许多在启蒙道路上的人已经这样做了。他们转向了一种简单的生活方式,不再支持剥削者的体系,不再被工作分心。当然,这些人也退出了传统的宗教,只是有些注意到了,因为他们不想支持神职人员对无辜孩子的虐待。这些先行者中的许多人都背弃了肤浅的、完全以物质收入和表现为导向的社会,生活在与世隔绝的社会边缘,只与极少数志同道合的朋友接触。事实上,他们只是偶尔到3D旅行,而大多数时间生活在他们一起建造的新的5D世界里。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9/04/avocatio-per-laborem-occupational-therapy-or-distraction-through-labor/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外星人与PAT的联系即将到来下一篇:光彩夺目的光与生命之轮
进一步阅读
* 耶洛因:“自由之泉”为神圣的阴阳能量带来平衡
* 2019.7.25:圣哲曼关于“自由之泉”的信息
* 2019年7月25日,在温哥华为北美安装神圣心轮户“自由之泉”
* 2019年6月和7月神圣心轮门户进一步的扩展和激活
* 2019年6月在意大利北部创造三重火焰的神圣心轮门户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灵魂年龄与奥利金主义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奥利金主义
* 唤醒觉知!
* 我在佛罗伦萨的光工作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内在的恶魔投射和灵魂年龄的差异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