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经济学讲座(1)猎户座货币体系的陷阱和谬误
日期:2011-2-9 17:24:30 访问次数: 作者:乔治·斯坦科夫 政治金融

bigstock-Dollar-Flow-In-Black-Hole-D-4780108-537x350_副本.jpg


猎户座货币体系讲座(1)


版权:2011年


2011年经济崩溃背后的星光能量驱动力

目前的金融体系将在很短的时间内崩溃,这是一个已经完成的交易。事实上,该体系在两年多前就已经崩溃,当时华尔街投资银行的业务在2008年10月的一周内几乎被从地图上抹去。

这件事发生在第一波基督意识的巨浪在地球上释放后不久,允许人类关系中出现更多的透明度和诚意。这个信息将作为本文基本陈述的证据:我们在地球上经历的所有的戏剧和彻底的转变都与人类的能量结构的重大变化相关,并由其引发。

这些变化削弱了老权柄(Powers That Be)以违背道义的方式强加给所有化身实体身上的枷锁,并为他们打开了宇宙万物超凡真理的大门。这也是作者作为扬升大师正式在人类面前亮相之前写作本文的目的。

基督意识在地球上的释放与所谓的Ra-Ta实验(Ra-Ta-experiment )有关,这是由宇宙意识的通灵管道在他大量信息中解释的。笔者建议读者核对这些信息,以便更好地了解地球目前的状况。它是目前最清晰的一个管道,笔者也曾去过cosmicchannelings.com阅读这些信息。

遗憾的是,激励者(the energizers)和这个通灵管道周围的小组,对接收到的信息还不具备完全的理解能力。这一事实也解释了这个消息中有太多的废话,以及该管道所讨论的话题范围比较窄。例如,虽然他们过去曾作出过一些不错的经济预测,但从理论的角度来看,这个管道根本没有详细说明实际的经济状况。

然而,这个来源目前仍是互联网上最可靠和广泛的信息(自1975年以来有8000多页的管道信息)。与之相比,绝大多数互联网上的神秘学通灵信息,你阅读之前需要在理智上做好自杀的准备才能消化。

作者在讨论的开头提到Ra-Ta实验,是因为它为读者提供了预测今年金融体系何时崩溃的线索。但预测这一事件时,对导致这一事故因素的理论分析似乎被忽略了。这篇论文发表后不久金融崩溃很可能就会发生。

第二波基督意识在2009年秋末被释放,2010年至2012年(最后的三年)地球的扬升的最后阶段自此启动了。在这方面,去年是为今年将要展现的情况做准备。

今年(2011年),基督意识的最后第三波浪潮已经开始,并将在春分前后达到顶峰。尽管基督能量已淹没了整个地球,埃及目前的革命却是这波浪潮的第一次爆发,与这个古老国家的历史紧密相连。预计随着埃及革命蔓延到许多其他阿拉伯国家,黑暗势力所设计的当前世界秩序的脆弱平衡将被破坏。最有可能的后果是,中东对西方的石油供应链被会中断,原油价格会出现上涨。

埃及革命.jpg

2011年1月的埃及革命

这一事件可能引发金融危机,这场金融危机有许多父亲,但只有一位母亲―世界性通货膨胀,而空前的货币供应泡沫已破坏了世界经济的基础。这种通货膨胀是黑暗势力及其金融公司的代理人蓄意挑起的,他们通过凭空印钱并制造债务的目的是,使人类变穷以便建立世界新秩序。在过去几十年里这一直是老权柄的明确目标。这一努力在第三个千年的头十年加快了。


为什么金融体系必须崩溃

黑暗势力用摧毁经济和金融体系的方式来奴役人类,笔者在开始分析他们所使用的邪恶手段之前想指出,他们建立的世界新秩序的计划已经失败。

然而,这并不是说金融体系不会崩溃。它的崩溃将远远超过黑暗势力及其金融代理人——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城的暴徒们所计划的程度。金融精英准备通过掠夺中产阶级来实现大众贫困的目的不可能达到,即将到来的金融海啸将把他们埋在废墟下。准确地说,他们很快就会失去所有的钱和权力,他们所有的机构,如银行、基金、证券、股票交易所、中央银行等等都将永远被废除。这样一来,他们将在扬升之前就失去了操纵人类的经济杠杆。

从长远来看,民族国家也是由秘密政府为长期推行世界新秩序而设计的,今年世界各国也将发生经济崩溃。换句话说,这意味着不会再有国家机器来拯救那些用纳税人的钱奴役后者的黑暗势力了。民族国家作为一个监视机构将被废除―民族仍会保留―这将随着保健系统、租赁系统和由国家推动的所有其他形式的人类证券的崩溃而垮台,这些系统是作为猎户座货币系统的一部分,其目的是为了把民众牢牢地控制在手中。

这些机构的设立是为了刺激民众对其未来生存(自我保护)的恐惧,美国最近就奥巴马新医改进行的政治讨论就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所有这些错误的概念和结构最初都产生于从整体中分离出来的基本思想,并隐藏这样一个事实:即人类是自己命运的无限强大的创造者,也负责自己的身体的星光能量调节,因此,如果灵魂有一个与化身实体不同的计划,任何银行账户或过时的医疗都不能保护他们免受灾难。

关于这方面,让我们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讨论金融体系证券化的概念,因为正是这种欺骗的本质促成了对经济进行破坏性干预的条件,进而导致今年的经济崩溃。

通过开设银行帐户和存钱来确保自己生活的想法是非常变态的,同时也深深植根于当前人类的金钱思维中,你必须把整个人类放在弗洛伊德的沙发上,对它进行长达2000年的精神分析,才能宣布康复。不幸的是,宇宙的老天爷没有预见到那些下定决心去扬升的人们会要这么长的时间。对于那些走在进一步分离的道路上的人来说,治愈他们精神失常的时间将是无限的。

体现在人类生活方方面面的资产证券化观念背后的心理动机是什么?主要的错误观念是,人是脆弱的生物,他们可能会受到疾病、伤害、经济、社会和无数其他不可预测的事件的影响,这些事件是人类无法控制的,而且这些事件遵循着混乱的随机规律和不可预测的概率。

这个世界观伪装下的核心掩盖了人类是他们自身命运负责任的创造者,如果实体没有事先在梦境状态的无限星光概率中考虑过,地球上任何一件事都不可能发生。我们在夜晚创造,在白天体验。没有梦,就没有生活。或者我们可以说,我们生活在梦中。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们也可以坚持我们的梦想是唯一的现实,我们在地球三维现实的生活是我们真实梦想的幻象。两者是同一件事。

人们在地球上遇到的所有事件,都是每个个体特定的情感和信仰的镜像,作为一种教学手段使他意识到他是实相不可阻挡的创造者,是宇宙万物的一部分。外在的经验是次要的——所经历的事件是实体情感和心理多维性的装饰。这些体验是更深层实相空洞的符号和象征,是指引他通往扬升并与整体融合的个人路线图。

因此,如果一个人有负面的经历,例如一连串的车祸、生意和人际关系中的不幸,往往与财务上的损失有关,为了保护他免受这些不良事件的影响,向匿名的欺诈公司支付更多的钱又有什么意义呢?用这种方式,一个人只会把他不幸的心理原因延续到下一个存在的层面。这只会让无助的受害者变态的心理在不确定的环境中进一步恶化。

这种人类行为模式源于这样一种错误的信念:即一个人必须用巨大的篱笆围住自己,来抵御隐藏在无常现实迷雾中所有可能的邪恶,解决他与外部世界的问题。这样的行为只会导致人类切断他们固有的无限的创造力,通过降低灵魂内在的冲动,阻止灵魂引导化身实体在3D现实中做出适当的体验。

最终,这个实体会放弃他灵魂赋予他自由选择的权利而屈服于他的恐惧。他不再以开放的心态探索生命,而是敞开大门让各种来自第四维度的黑暗力量对他进行更多的情绪控制,进而阻碍他的灵性进化。

这种心态是当前社会的基础–反映在西方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反恐战争和其他暴行,在机场和社会生活的其他领域对本国人民严格的监视中。老大哥在看着你。奥威尔的《1984》看到的情景不仅发生在过去,而且已经成为一个现实,它也是未来生活的一个更严峻写照。

635322260617458886.jpg

《一九八四》中文版

乔治·奥威尔 / 著

让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把话讲清楚:首先一个人无法做任何事情来保证他的生命,其次生命是由灵魂创造的,而她是最终的权威,决定了应该如何使用它,以及何时应该终止它。化身实体不可知的小我生活在它最伟大的全部幻象中,以为它能控制生命。

为了保全他的性命,每时每刻它被他的恐惧驱使着:去做一些事,一切事,挣钱―吃饭―活着,获得某种社会地位(钱赚得越多,社会地位越高),支付宝贵的金钱来对冲不可预知的未来(证券化程度越高,实体的感觉越安全),等等。就像一首著名的诗中的蚂蚁,“当她充满了蚁酸,她干嘛要冷静和平和呢?”蚁酸是实体的恐惧,人类每时每刻都在从事毫无意义的活动,而不是强大的多维度创意人士(同义词=最终的等价原则):等于一个灵魂。灵魂,高我,生物―由恐惧驱动做事的实体。

黑暗势力奴役人类秘密议程的一个关键点是利用当前的金融体系加深人类实体的心理信念,即他们与整体分离,让他们很容易就成为不可预知混乱事件的牺牲品。金钱被认为是3D现实中唯一能拯救自己的天堂,在这方面,它也是人类生存的唯一目标。金钱不仅象征着繁荣、安逸的生活和被大众认可,最重要的是它象征着死亡和人生苦短中的生命安全

由于大多数实体不相信人的人格和灵魂是不朽的,所以必须相信自己只有一次生命可活,因此这次生命是非常宝贵的。把代表当前人类的黑暗精英阶层的心态推导一下,将这些错误的信念展开分析,并考虑到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当前金融体系的管理者这一事实,那么你看到的将是当今人类所有罪恶的一次活体解剖。

金融精英,不论他们是罗斯柴尔德、洛克菲勒、美联储、美国和盎格鲁-撒克逊银行,还是他们的首席执行官(CEO),其中有些人是黑暗势力(灰人和爬虫人)的克隆人。从更高的角度来看,他们不仅仅是加害者,而且首先是极度恐惧症的受害者。他们是深度变态的存有,被困在他们尘世的炼狱中。

为了抑制他们想象中对死亡和对生物脆弱性的深度恐惧,他们理解自己生命的目的仅仅是给他们深深鄙视的所有人戴上经济枷锁。在人们崇拜他们为财神的同时,他们努力让所有人类成为猎户座货币系统的奴隶。群众越贫穷,越受他们控制,精英的感觉就越好,也更安全。

然而,只要精英们不相信死后有生命或扬升,他们就不会有绝对的安全感。只有相信灵魂不朽和人格是万物一体的人才拥有绝对的安全感,即便是面对未来几个月终将显现的混乱和毁灭的时候。

要是精英们承认了这一事实,他们就不会出现在金融领域了,而是会出现在光工群体中。恐惧有制造新恐惧的倾向,直到恐惧包围了整个现实。精英阶层的恐惧已经使整个星球都陶醉其中。因此,他们并不满足于对人类的全面经济奴役,而是想通过压迫性的政治制度从肉体上控制人民。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过去几个世纪中就已经开始为世界新秩序的社会做准备了。

十月革命之后,俄国的布尔什维克几乎达到了这种奴役水平。现在也可以观察到类似的情况,比如在朝鲜和缅甸。埃及在革命前的情况也没什么多大的不同。

对西方世界奴役的手段要微妙得多,但并非不那么可恶。当我们从这一角度来看待人类的近代历史时,我们很快就会认识到,人类为实现人民精神进步和富足所做的每一次努力,都被老权柄及其人类爪牙—当前的精英阶层成功地渗透。这就是为什么真正的进步和启迪在这个星球上从未取得过广泛成功的原因。

在金融部门,这些阻扰的做法包括废除金本位制度、建立欧盟、引入欧元、打算在北美洲建立自由贸易区、中央银行对金融权力的篡夺,比如美联储是私人的或法人机构,但对主权国家的货币系统拥有控制权等等。


如何操纵政治权力并建立“猎户座”货币体系

自今年初以来席卷全球的道义和伦理义愤,是因掌权者的暴行而开始觉醒的那部分人们的情绪反应,他们历史上首次醒悟到几千年来人类一直都是抵押品。

尽管情感是化身实体扬升的星光之翼,但这还不足以理解人类在这个有毒星球上被奴役的机制。因此,在我们深入研究技术细节之前,让我们从中立的科学观点出发,运用建设性和破坏性干涉的宇宙法则来阐述上述事实。

这篇文章的主基调是:与“万物一体”的分离是不存在的。即使一个实体长期维持着这种幻象的状态,他仍然是一个有情存有,他之所以处于一种完美的建设性的干涉状态,是因为他的灵魂。

现在让我们用另一个例子来阐述这个基本观点。掌权的邪恶六种族,特别是在过去几十年里发展起来的灰人和爬虫人,自从他们开始与地球上的精英和秘密政府积极合作,通过基因工程来培育新的人类克隆体以来。如前所述,地球上现在生活的实体中大约有三分之一是这种克隆体。

注:2012年以后,克隆体作为灵魂的概念已经被PAT重新替换成多维度模型,在较低的4D地球时间线中,这些灵魂已经经历了死亡。由于这篇文章写于2011年,当时这个理论模型还未创建出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解,便于理解下面的内容,特此申明。

然而,只有被来自第4和第5维度的灵魂所人格化,他们才能存在。没有任何基因工程可以创造人类或其他有情众生,除非他们包含来自宇宙万物更高的实相领域的能量和频率。他们的存在本身就证明了,他们是在万物一体的绝对和谐以及无限的建设性干涉条件下这样做的,尽管他们对此一无所知。

大多数这些基因创造的人类都是非常年轻的灵魂,他们才刚刚开始他们的化身周期,无法在3D实相中牢牢地扎根。为了保证有足够的三维物理密度的条件提供给这些灵魂体验这种低层次的演化,(低级和以自我为中心的)灵魂碎片投生在这类基因工程的人类肉身中必须完全与万物一体分离。

如前所述,许多大公司的CEO都是这样克隆的人类实体,他们的灵魂已经完成了他们在这个化身中的尘世经历,并且已经返回到第5维度。为了维持在地球上的假象,这些实体不一定会死去,而是被邪恶六种族及其人类代理用克隆体交换,克隆体蕴藏着前一个实体的许多记忆和个性。

例如,前总统乔治·(小)布什就是这样的克隆体。原来的布什大约在他的第二个任期结束前两年就被干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克隆,因为他对老权柄在华盛顿的幕后操纵开始表现出某种反感,他们担心他会口无遮拦地说些什么,对他们的计划构成潜在的威胁,由于不想承担这种责任,他们就杀了他并用克隆替换了他。小布什的基因工程新版本对老权柄和美国秘密政府来说要温顺得多。

age2.jpg

小布什,哪个是真的?

比尔·克林顿这个实体已经被几个克隆体替换了。这是一个第四维度如何操纵人性的经典范例,但是克隆体的存在只能通过第五维度的灵魂来帮助,由这些灵魂来决定是否投生在这样一种基因创造的人体中。

14cbe78231353ccfbea236c88ae15d51c258cd5f.jpg

比尔·克林顿,哪个是真的?

笔者很清楚,有些读者可能对这种信息感到厌恶和反感,但他们应该记住,现代人类是由老权柄在13000年前以同样的方式创造的。现在为什么不会呢?通过基因工程创造一个人类生物容器是一回事,帮助化身实体进化成第5维度的存有则完全是另一回事。

地球上的每一个化身实体,都有两种相反的力量同时影响着他的精神和情感身体,并处于不断的内部冲突之中—光的力量使他与宇宙万物融合,而黑暗力量推动他进入与整体更深的分离意识。

金融体系、社会、国家、军队、公司、科技的成就都只是空洞的装饰,为路西法的势力、堕落天使和光的力量之间永恒的战斗做准备。这种内在的斗争是在每一个化身体内进行的,以便浪子能充分拥有他分离的经验,从而智慧地返回到上帝。这就是人类在地球,以及宇宙中恒星系的任何三维度行星上生存的终极末世论。

最后应该指出的是,假如邪恶的人类实体对人类构成巨大威胁的话,光的力量也有权利消灭他们,并用他们的克隆体来取代它们。例如,1978年至1979年,美国秘密政府在邪恶六种族的鼓动下,计划在冷战高峰时期对苏联进行首次毁灭性的核打击时,大多数当权的实体,包括当时的卡特总统都被光的力量消灭或以克隆体取代。

Jimmy-Carter-1977-–-1981.jpg

吉米·卡特总统(左:1977,右:1981)

然而,卡特是被黑暗势力谋杀的,因为他反对他们的罪恶计划,然后被光明力量的克隆体所取代,以便他能够作为一个开明的总统履行他的使命。这个实体的道德和伦理结构在他的克隆体中得到了充分的保护。为了避免毁灭性的核灾难,黑暗势力的其他仆从被光明力量和他们在地球上的助手们消灭。针对一群邪恶的实体实施杀人罪的收益是将人类从彻底的毁灭中神圣地拯救出来。这一事件是人类近代史上最黑暗和最严重的事件,当然公众并不知情。

这种干预是几万年来在这个有毒星球所上演的游戏的一部分。让我们回顾一下:身体只是一个收集三维经验的工具,与肉身的人格无关。在扬升之后,所有人类都将可以选择自己的身体,并通过想象和根据自己的意愿来自由地改变身体。与第4维度老权柄的力量相反,他们将不需要用原始落后的基因工程来创造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生存的缺陷克隆人。人类将很快从无条件的爱的灵魂层面开始创造。


灵性背景下的世界经济崩溃

在对老权柄如何刻意地操纵整个人类,特别是为了引发金融体系的崩溃作出必要的澄清之后,我们必须回到创造与毁灭的宇宙法则,并解释为什么这些操作满足破坏性干涉的条件,不仅会导致金融危机,而且也会在扬升之前消除黑暗力量对人类的影响。

当一个实体或社会决定沿着与整体更大的分离道路走下去时,它就不可避免地一直在创造破坏性干涉的条件,因为它不再承认创造和毁灭的宇宙法则作为其“万物一体”内在的一部分。它会在缺乏责任的分离中创造。

宇宙万物中的创造始终是负责任的,因为它是从无条件的爱的层面上进行的,这是宇宙建设性干涉条件的神秘学定义。这个真相将在扬升之后成为一个关键概念出现,届时,许多化身实体将获得通过想象力创造的可能性,但仍然必须学会如何在“万物一体”的神圣和谐中,以负责任的方式去进行。

在与源头分离状态下创造的所有结构在本质上都是不稳定的,并且总是在线性时间的某一点上崩溃。当这些劣等造物应该被摧毁时,最终的决定是由最高领域或万物合一的维度中作出的,是祂们在为这些结构的存在以及支持创造的整体条件提供能量。你可以称这样的最高领域为“上帝”或“耶洛因”,而不会影响本文中提出的任何造物法则。

微信图片_20180709131455.jpg

光明力量和黑暗力量之间的战斗,严格来说不是一场真正的战斗,而是一个幌子

在这些前提下,当前光明力量和黑暗力量之间的战斗,严格来说不是一场真正的战斗,而是一个幌子。正如小我获得的幻象一样,它认为自己控制着化身实体的生命,那是因为灵魂要它相信的,光的力量也是这么让猎户座帝国的4D实体相信的,他们以为能在一段时间内控制着地球和人类。最终,这场象征性战斗的结果是预先决定的,因为地球和人类扬升的决定是最高层次宇宙天道在亿万年前就作出的。

化身实体的小我最初是作为外部参照点而创建的。它应该是造物主灵魂的独特镜像,但祂从来没有打算让小我完全控制来自灵魂的化身实体。只是表面上好像被它控制着。特别是在不可知论的社会,就像当前的人类社会,这种幻觉的印象在一段时间里可能会很好地保持着,自从人类工业化开始以来,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的情况也是这样。

在所谓的“黑暗时代”(德语Mittelalter,中世纪时代)中,转世的实体与灵魂的联系更明显,可能是由于生活条件的恶劣,那时候,对永生和永恒的喜乐的渴望是那些生活在悲惨之中人们的唯一灯塔。当时的许多诗歌都反映了人类在先验层面上与上帝联接的各种努力。

人类的小我是不可知论者。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不可知。没有灵魂的集体小我就像万花筒一样,在机械的时间里不停地创造着满足小我无数的虚幻影像。这些外在形象让小我得到虚假的安全感和错误的信念,进而使它在极度的能量限制下认为自己就是这个人类戏剧的主人。

特别是在工业化世界里,那些如手机、IPad等大量的物质设备以及分散化身实体探索他们灵魂多维性注意力的所有电子游戏,在过去几年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与万物合一的分离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在这种条件下,再也不可能有进一步的灵性进化。因此,这些条件必须从根本上改变,蒙蔽人类双眼上的斑点必须消除。

扬升是小我向灵魂投降。小我必须放弃它的幻想与高我融合,由灵魂来完全控制自己的命运。这是世界上最辛酸的经历,同时也是最解放的经历。这一有史以来最大的幻象将在今年被突然终止。

同样的,老权柄的幻觉,第四维度的邪恶六种族对地球的控制也必须在今年结束(2011年)。这并不像某些网络上很有人气的低维度通灵管道所宣传的那样,通过在更高维度进行的战斗来发生。这个星球正在发生的事,是地球和人类频率的大幅提升,从能量的角度来看黑暗力量的行动都是徒劳的,无论他们怎么折腾。

黑暗在扬升之前必须屈服于光明。在破坏性干涉的条件下,黑暗将被光明删除和替换。就这么简单。人类的头脑为了满足小我尽情体验虚幻,才希望把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这种模式可以在绝大多数实体的行为中观察到。他们的小我可能选择走一条不被高我分享的体验之路。由于小我的自由意志受到灵魂的尊重,这个实体可以在一段时间内继续实现他的意图。在这种情况下,他最终会经历一个接一个的失败,一个接一个的灾难,直到他开始思考为什么他不能成功地创造他所渴望的命运。

实体最终将开始审视他的信仰和情感,这些信仰和情感促使他选择这条特殊的体验之路,他可能会发现,它们并不像最初看上去的那样光荣和精神上的高尚。然后他会开始怀疑他的动机,并以更多充满爱心和同情心的思想和感情来代替它们。通过在他的一生中和无数的化身中这样做,实体达到了三维存在的终点,在那里他大部分的行为都会从无条件的爱、同情和最大的理解的立场出发,这就是灵魂的位置。

当到达这一点时,灵魂可以决定她在所有的化身中学完了她打算体验的分离课程。灵魂不再需要她外在的观察点—小我。它将被永远放到一边,灵魂的化身周期将被终止。灵魂的无限旅程将在更高的维度上继续然后回到源头,但她在尘世的经历将永远是她的珍宝。

浪子逐渐回到天父身边,伴随着一系列负面的经历,这些经历被总结为业力,而事实上,这些经历是破坏性干涉条件的体验,帮助实体进化为一个负责任的创造者。一个化身实体学习这一点的最好方法就是亲自体验他创造力的后果。人类的命运没有别的目的,只是在他完全失忆的状态下给这个实体一个重要的线索,他就是“来自上帝的火花”。

人类实体在地球上所经历的任何事物都是他们在更高的层次上有意识地选择造物的一部分。因此,那些在某个时候入侵地球来压迫和消灭人类的邪恶外星人是不存在的。在来自第5维度的灵魂决定投生到地球上之前,他们已经和这些4D生物有了这种特殊的体验,他们已经是游戏的一部分。这些灵魂抛出的末世论的目的是要找出他们不喜欢的,最终他们全体分离的后果和表现会反映在这个星球上——他们以有意识和审慎的方式使自己处于邪恶六种族的行为中

他们的奴役幻觉,将在他们决定结束这种幻象游戏并放弃奴役的这一刻结束。他们不需要为了解放自己而与黑暗势力和他们的人类代理人作战。这是埃及人民现在正在吸取的教训。也是美国人民今年必须学习的教训,这也将是为全人类的解放和启蒙准备的。

让我们不要忘记,美国仍然是黑暗力量的堡垒,在二战后的60-70年里,黑暗力量实际上是在美国奴役人类的。另一个邪恶的堡垒苏联已经崩溃,现在完全在光之力量的支持之下,任何有洞察力的观察家都很容易通过分析这两个国家当前的政治事件和媒体的基调找到答案。

人类实体是强大的创造者。一旦他们作出有意识的决定,愿意成为返回源头负责任的创造者,它就会发生。最大的惊喜是任何人都能在扬升到第五维度的体验中发现,他是无数负责任的创造者之一,而且,没有任何东西不是从“万物一体”中创造的。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1/02/part-i-pitfalls-and-fallacies-of-the-orion-monetary-system/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新“星芒”货币即将发布 - 国际版下一篇:经济学讲座(2)历史视野中的猎户座货币体系
进一步阅读
* 新5D地球的消息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内在的恶魔投射和灵魂年龄的差异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新柏拉图主义的美德、灵魂和存在的概念
* 我们光明的未来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用公理化修正新柏拉图主义
* 2019年5月能量报告
* 阿莫拉的扬升命理学解读
* 先验生物物理学的实际应用
* 先验生物学替代宗教信仰
* 先验医学和生物学基础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