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阴谋论者:只不过是贬低批判性思考者的一个头衔
日期:2013-2-14 16:18:22 访问次数: 作者:凯文·巴雷特博士 其他

conspiracytheorist-660x413.jpg


美国和英国的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最近的研究表明,与主流媒体刻板的印象相反,那些被称为“阴谋论者”的人,似乎比那些接受有争议事件官方版本的人更加理智。

最新的研究发表于7月8日,由英国肯特大学的心理学家迈克尔·J·伍德和卡伦·M·道格拉斯共同完成,题为《7号楼发生了什么?一项关于911阴谋论在线讨论的社会心理学研究》。该研究比较了新闻网站上的“阴谋论者”(或亲阴谋论者)和“传统主义者”(反阴谋论者)的评论。

两位作者惊讶地发现,相比传统主义者,所谓的阴谋论者更习惯留下一些评论:“在收集到的2174条评论中,1459条被归类为阴谋论者,715条被归类为传统主义者。”也就是说,在评论新闻文章的人中,那些不相信政府对911事件和肯尼迪遇刺事件报道的人比相信者多出两倍。这意味着,赞成阴谋论的评论者表现出了传统的判断力,而反阴谋论者却成了一个被围困的少数群体(这仅仅限于西方,中国的情况恰恰相反。编者注)。

也许是因为他们所谓的主流观点不再代表大多数人,反阴谋论者经常表现出愤怒和敌意:“这项...研究表明,支持911官方说法的人,在试图说服他们的对手时通常更具敌意。

此外,结果证明,反阴谋论者不仅怀有敌意,而且还狂热地坚持他们“自己的阴谋理论”。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自己的911阴谋理论”认为这19个阿拉伯人中没有一个能熟练驾驶飞机,在一个阿富汗山洞里接受医疗透析的家伙指导下完成了世纪犯罪——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另一方面,所谓的阴谋论者并没有一个人去完全解释911事件的理论:“对于那些认为911是政府的阴谋的人来说,重点不是推广一个特殊的竞争理论,而是试图揭穿官方的说法。

总之,伍德和道格拉斯的最新研究表明,阴谋论者负面而刻板的印象——一种与他们自己边缘理论的真相相吻合的敌对狂热心态——却准确地描绘了捍卫911官方报道的人,而不是那些对此提出异议的人。

此外,这项研究还发现,所谓的阴谋论者讨论的历史背景(比如将肯尼迪遇刺事件视为911事件的先例)要比反阴谋论者多。它还发现,所谓的阴谋论者不喜欢被称为“阴谋论者”或“阴谋论理论家”。

这两个发现,被今年早些时候由美国德克萨斯州出版社出版的,政治学家兰斯·德哈文·史密斯的新书《阴谋理论》进一步阐述。德哈文·史密斯教授解释了人们为什么不喜欢被称为“阴谋论者”:这个术语是中情局发明并广泛传播的,用来污蔑和诽谤质疑肯尼迪暗杀的人推广阴谋论者一词,并使阴谋的意见成为嘲笑和敌视的对象,必须归功于中情局的参与,不幸的是,它成为了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宣传活动之一。

换句话说,用“阴谋理论”和“阴谋论者”这两个词来侮辱别人的人正在从事阴谋,因此,由于有充分的记录证明,中情局掩盖肯尼迪的暗杀毫无疑问是历史上真正的阴谋。随便说一下,这些行动是完全不合法的,中情局的官员都是犯罪;中情局被禁止在国内进行任何活动,但经常违反法律,进行从宣传到暗杀的国内活动。

德哈文·史密斯还解释了,为什么怀疑这些犯有一级重罪官方人士的人热衷于讨论历史背景。他指出,大量的阴谋指控是真实的,而且,很多与尚未解决的“国家反民主罪”之间似乎有着密切的联系。一个明显的例子是约翰·肯尼迪和罗伯特·肯尼迪暗杀之间的联系,这两人都为继续越南战争的总统铺平了道路。根据德哈文·史密斯的说法,我们应该经常用复数形式来讨论“肯尼迪遇刺”,因为这两起谋杀似乎是一个更大犯罪的同一个方面。

古尔夫大学的心理学家劳里·曼薇儿同意中情局设计的“阴谋论”标签妨碍了认知作用。她在《美国行为科学家》(2010年)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由于反阴谋论者无法面对与现有信仰相冲突的信息,因此他们无法清楚地思考911这样明显反民主的国家罪行。

布法罗大学的教授史蒂文·霍夫曼(Steven Hoffman)在《美国行为科学家》杂志的同一期文章中补充道,反阴谋论者通常会受到强烈“官方认可偏见”的折磨——也就是说,他们会寻找确认他们先前相信的信息,同时使用非理性机制(比如给他人贴上“阴谋论”标签)来避免信息冲突。

那些攻击“阴谋论”的人极端的非理性,已经被博伊西州立大学的吉娜·赫斯汀和马丁·奥尔巧妙地揭露了。在2007年的一篇同行评议中题为《危险的机器:“阴谋论者”成为一种跨个人的排斥策略》的文章中,她们写道:

“如果我称你为阴谋论者,不管你是否真的声称存在阴谋,或者你只是提出了一个我宁愿回避的问题......那么,通过给你贴上标签,我可以从策略上把你排除在公开演讲、辩论和冲突发生的领域之外。”

但现在,多亏了互联网,那些怀疑官方报道的人不再被排除在公众谈话之外;44年来中情局用“阴谋论”抹黑扼杀辩论的行动似乎已经过时。在学术研究中,正如对新闻文章的评论一样,支持阴谋的声音比反对阴谋的声音更多了,也更理性。

难怪反阴谋论者的人越来越像一群充满敌意和偏执的怪人。


Kevin_Barrett.jpg

凯文·巴雷特(Kevin Barrett)博士,一位阿拉伯问题的学者,是美国反对反恐战争最著名的批评家之一。巴雷特博士已经多次出现在Fox, CNN, PBS和其他广播电台的节目中,在《纽约时报》、《基督教科学观察报》、《芝加哥论坛报》和其他主要出版物担任重要专栏和启发性故事的专家。巴雷特博士在旧金山、巴黎和威斯康星州的大学任教,2008他在威斯康星州竞选国会议员。他是穆斯林-基督教-犹太人联盟的联合创始人,也是《真理圣战:我与9/11大谎言的史诗斗争》(2007)和《质疑反恐战争:奥巴马选民的入门》(2009年)一书的作者。



原文地址:

http://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3/07/studies-conspiracy-theorists-sane-government-dupes-crazy-hostile/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与包括高我在内的自我面向的交流下一篇:没有了!
进一步阅读
* 超越天堂之门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三位一体的争论
* 耶洛因:“自由之泉”为神圣的阴阳能量带来平衡
* 2019.7.25:圣哲曼关于“自由之泉”的信息
* 2019年7月25日,在温哥华为北美安装神圣心轮户“自由之泉”
* 2019年6月和7月神圣心轮门户进一步的扩展和激活
* 2019年6月在意大利北部创造三重火焰的神圣心轮门户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灵魂年龄与奥利金主义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奥利金主义
* 唤醒觉知!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