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深入最底层
日期:2019-2-14 16:03:04 访问次数: 作者:奥尔弗里德·魏斯 扬升先锋

Still0212_00000.jpg


这篇文章的德语版本可以从这里找到:

https://www.multidimensional.jetzt/Einfuehrung/Ad-Profundum/index.php/

让我们从头到尾深入思考一个问题,这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的。大多数人只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活动。然后被恐惧机制拦截,闭上眼睛不愿意看到我们的盲目错误。这就是信仰和信念进入的地方,它神秘莫测地解释、抚慰、平息和拯救一切。人们信仰上帝、信任教会、相信学校、医学、法律制度、民主、物理学或相信政府为人民服务的理念。

Sancta simplicitas! Sancta simplicitas!

断言很快降临!


阴谋论

640.webp.jpg

1967年4月2日,美国中央情报局制造了“阴谋论”一词。它指的是一场将白痴的帽子扣在对政府批评者头上,野蛮地让后者名誉丧失的行动。然而,许多所谓的阴谋论(大多数)现在证明都是真的。

参阅《阴谋论新研究

CIA 2.jpg

尚未实现的最大阴谋论,是犹太人和基督徒的上帝,留着胡须的,万能的、无所不在、无所不在的老人。


三位一体

101547_副本.jpg

对基督徒来说,这个上帝由三部分组成:圣父(Father)、圣子(Son)和圣灵(Spirit)。这取自古埃及的奥西里斯(Osiris)、爱西斯(Isis)和荷鲁斯(Horus)三位一体,实际上应该叫做父亲、母亲(=圣灵)和孩子(儿子和女儿)。这三者在教堂中代表太阳。印度教也有三位一体:湿婆、毗湿奴和梵天。

只有用所谓的“灵、质或自然的三合一”的骗局,基督徒才能拯救他们一神教的主张。事实上,这些术语明显是柏拉图(诺斯替主义者)的原创,与基督教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它们更古老。基督教实际上是权力、性和金钱的三位一体,事实越来越清楚,尤其是关于天主教会和耶稣会士,严格来说它们只是罗马帝国的继承组织,而君士坦丁大帝建立它,是把它当作一个权力工具。


一神教

NeoImage_副本.jpg

犹太教显然是一神教,因为在过去的2000年里,它仅把耶和华作为唯一的神。在《旧约》中他是嫉妒的上帝,不能容忍他身边有其它神。他被描绘成一个有着人类特征的人物,或者当作太阳来崇拜。所以,基督教和犹太教实际上都是太阳崇拜。

第三个亚伯拉罕后代的宗教 - 伊斯兰教,也是一个严格的一神论的上帝形象:“上帝没有儿子!”真主被描述为一个神圣的原则,而不是一个人,因此不能塑造形象。根据历史学家卡尔·海因茨·奥利格教授和他来自Inarah研究所的同事们,在萨尔兰州立大学在萨尔布吕肯分校的哲学宗教系,对早期伊斯兰历史和《古兰经》的研究中发现,伊斯兰教起源于早期的叙利亚基督教,由于耶稣不是上帝的儿子,因此被天主教会定为基督教异端。

在叙利亚西部的神学中,所谓的一元论(monarchianism),被教导为权力观念形成的一神论。圣经中关于上帝的话和上帝圣灵的陈述,被理解为参照同一个上帝的外在影响,即上帝的力量和活力:所谓动态的一神论。关于这一点,耶稣被视为一个人,他经过上帝的恩典比其他人更能证明自己,所以我们也必然在追随他的过程中证明自己——安提阿荷的《见习基督论》(引自奥利金)

尼西亚信条所包括的三位一体,只是在5世纪才被东部的叙利亚教会采用。然而,《可兰经》坚持对上帝和耶稣的旧的理解,正如它在前尼西亚时期所表现得那样。它强烈反对“错误的上帝观念”和其他圣经持有者的基督理论。

穆罕默德是原创——就像谓词“阿卜杜拉”(上帝的仆人)一样,先知、信使、弥赛亚 - 是耶稣的基督头衔。然而,穆罕默德这个谓词后来脱离了它的参照点耶稣。它被先知穆罕默德这一虚构的人物所取代,他就像耶稣一样,除了圣经、可兰经和圣训之外,在历史上没有记载。我们通常传播的伊斯兰教的起源历史和天主教一样是错误的。同样,耶稣也并没有像《新约》所描述的那样存在过,这可以追溯到生活在公元一世记的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关于他,有许多不可否认的历史证据(参阅这里这里)。

由于对旧手稿的不断发现和研究等原因....意味着人们已经对亚伯拉罕后代的宗教基础产生了巨大的阴谋论,使得这些宗教的根基发生动摇。犹太教从一个有着不同地域神的宗教中产生,就像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一样,属于一种太阳崇拜。


行使权力

NeoImage_副本2.jpg

宗教首先是为了行使权力而存在的,这是因为所有的宗教都将一个上帝或几个女神和神视为人外部力量的主宰。只有这样才能行使权力。为此,一个神职人员的阶层无法胜任在严格的上帝和信徒之间充当调解人。所以神职人员需要处于权力位置,因为他们可以拒绝向所谓罪人的错误行为提供帮助,并使他们在地狱中永远接受惩罚。

实际上,神性并不只集中在一个或几个人身上,关于神的性质没有什么可以肯定的说法,除非它是代表了万物一体——无限整体的能量。万物都是由这种能量构成,我们人类也是。

当我们谈到我们不朽的灵魂、我们本质的核心、我们上帝的火花、我们的我是临在时,我们就会这么称呼它,它是不朽的,生活在万物一体完全的统一中。我们的肉体只是灵魂用来体验的感官,是浓缩的肉体外壳。在许多同时的化身中她自己负责做这件事。

通过这种理解,灵魂智慧的记忆在化身人格的头脑中被唤醒,它是一种直觉的知识,也是带领我们摆脱这个通常约束我们人格的三维,并赋予我们作为至高无上造物主自由唯一可能的方法。这就是人类灵知的道路。


灵知

extra ecclesiam nulla salus_副本.jpg

神圣的万物一体是独一无二的:除了来自万物一体,不可能有更多或其他什么东西,也不可能什么都没有。这是一个多数人都能掌握的简单逻辑,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不过,这里的技术术语不是一神论而是一元论——不存在人为和明显的有限原理。所有事物都有数学的精确性,没有开始和结束。没有任何的灵性世界观有如此合乎逻辑和严谨的结构。

它是灵知主义(诺斯替派)的灵性。他们只对自己负责,不需要调解人,因为上帝居住在他们的内心——他们是自己的上帝,他们把自己的经验带到更高振动的层次中。所有这些都与信念和信仰无关——它被科学地呈现和计算。乔治·斯坦科夫的宇宙法则是基于万物一体的,并为这个目的服务。这种真正的灵性不给任何权威留下空间,因此它总是受到那些当权者的迫害和压制。


宗教自由

extra ecclesiam nulla salus_副本2.jpg

在所谓人权的框架内,宗教自由经常被认为是一种特别宝贵的权利。这不仅是允许每个人自由选择宗教的问题,也是一个在实践中不受限制的问题。这导致了少数人骚扰大多数人,并严重限制了他们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反之亦然),正如我们目前从欧洲伊斯兰移民的问题中看到的。自由始终先是他人的自由——这是一句明智的话,但很多的人并不考虑这一点。宗教应该完全独立于国家和公共的生活,应该纯粹是一种私人的内部事务。主张主宰政治和法律体系的宗教永远不应该被容忍。

宗教自由的概念本身就是一种自相矛盾的说法——一种无意识的逆喻。没有宗教能使人自由,宗教自由基本上是指,公民有所谓的自由去选择自己的奴隶主...根据不同宗教对真理的唯一要求,人们相互煽动,都服从于“分而治之”的座右铭。


煽动人民

fake science2_25.jpg

如果有人对某个宗教进行批评或写文章,他可能会被指控“煽动人民”违背各自的信仰,目前基督教被排除在外,这是必然的,他可能总是受到批评,因为梵蒂冈和耶稣会士已经决定将它换成一个世界性的宗教,它包含了伊斯兰教的所有负面特征。犹太人和穆斯林根本不应该受到评判,但穆斯林受到的自由教育是反对任何其他宗教,尤其是反对犹太人的宗教。这证明思想的自由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宗教里的一切都是好的吗?宗教真的高于任何批评吗?看看基督教把,事实并非如此。

当然,任何对宗教的评判都是站不住脚的。这些评判都是针对记录了各自上帝说的话,并是神圣的圣书,而上帝不应该受到评判,有时受评判的只能是他的仆人 - 牧师、拉比、莫拉等等。“神职人员他们可以是罪人,但是教会或宗教作为一个机构始终是神圣的。”然而,看一看宗教的历史就会发现——任何保持中立的科学家都不能否认这一点,否则他就不是科学家:所有的宗教都是关于人类的起源的。它们只是统治精英的权力工具。

“煽动人民”一词也是同样的意思,这意味着国家和政府也可以像宗教一样,有权力决定把哪些观点灌输给人民。这也意味着,在任何时候国家都可以受到谴责,因为在普遍人权方面,它可以用非常好的法律理由来煽动人民,除非可以找到一个独立的法官,但目前是不可能的,因为法官们也被国家洗脑,希望过上轻松愉快的生活。

民族国家不要做其他任何事情,只需要规定一个方便意见和制裁持不同意见者的方向。背离国家主义的信条是不可取的。这种被称为“深黑国家”的体系控制着主流媒体,当人们普遍认为人民不能信任政府和国家,需要一个独立的权威机构作为自由媒体来保持真相的存在时,它们会自愿屈从于政府、精英或深黑国家,自愿牺牲言论自由,在曾经被高度要求的民主制衡体系中成为第四大权力机构。

目前,西方的主流媒体已经沦为国家宣传的斗牛士,做着深黑政府的卑鄙工作,用假新闻愚弄人民,使他们成为国家的温顺公民。但是随着源头强大能量越来越多地流入,这变得越来越困难,人们不再相信主流媒体了。


小我保护

当你思考到最后,当你达到你所观察到的最底层——最深处时,这些联系才会暴露出来。但几乎所有人都避开了这一点。如果恐惧不能从一开始就否定他们的逻辑思维,那么当他们分析和提出一个社会、科学、政治或宗教问题时,你可能会发现很多讨论都是从值得赞赏和逻辑的角度开始的。

然而,几乎所有这类事情迟早会发展到一个他们不敢深入的地步,因为他们必须抛弃那些接受过训练的各种信仰和偏见。这意味着人们更愿意封闭自己来进一步分析真相,否则就会破坏自己从小到大接受的世界观。正是这种建立在他们小我、他们人格的整个世界观,给了他们安全感和自我的价值感,没有了这些他们就活不下去。他们也不知道这种安全感是一种幻觉,从长远来看只会让他们生病。

但是,如果人们不愿意深入到事物的底部,他们就永远也找不到自己是谁,来自何方,去向何处,整体的意义是什么,以及是什么将世界从最深处维系在一起。大多数人甚至对这些末世论问题根本不感兴趣,他们甚至认为,通过这种否认的策略他们可以避免所谓威胁的伤害,而其他的“黑羊”却像真正的灵知主义者那样经常暴露在这些危险中,因为他们坚持不懈地为真理而奋斗——甚至不惜让自己在一个充满敌意和被排斥的世界里,如同局外人和背叛者一样生活。


伪科学

fake science.jpg

当科学家,比如历史学家或物理学家,用他们的方法接近真理时,每当他们跨越既定体系的边界时,都会害怕地止步不前。随后,诚实和逻辑完全终止。忠实的教会历史学家在术语上是矛盾的——如果相信教会的教义,就不能科学地工作,因为它们需要开放式的研究!

物理学家假装自己是精确的科学家,例如在研究物质和能量的性质时,从一开始就排除了五感不能感知的,不能用仪器测量的一切事物。他们甚至声称他们无法测量的东西根本不存在。这样的流程和断言是非常不科学和不合逻辑的:伪科学。(参见《三位一体道德》)

现在是我们开放和前进的时候了。开放、无畏和逻辑,抛开建立在小我基础上的所有幻象和谎言,这就是扬升。我们不再陷入对我们的低等思想、顽固的理性和无休止的解释中,用媒体、宗教和科学家恐惧控制的方式思考问题。这是一个直观利用我们灵魂永恒智慧的问题,我们的我是临在最终将获得我们生活世界的真实画面。现在所有进入的能量都支持这一变化。即将发生的“史无前例”的披露再也不能被忽视。转变会让一切重新开始!没有任何理由不深入事物的最深处的——底部了。

转变就在当下。它是万物一体的每个部分,我们也是如此。我们不需要害怕自己。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9/02/ad-profundum/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PAT关于伪科学和宗教的启发性讨论下一篇:来自光之水晶存有的信息:创造扬升的五道火焰——光与生命之轮!
进一步阅读
* 2019年5月能量报告
* 阿莫拉的扬升命理学解读
* 健康与疾病的错误观点
* 语言是灵知的限制
* 光与生命之轮:进入统一意识的钥匙
* 我们的银河系太阳与大中枢太阳和等离子最强对齐
* 光与生命之轮
* 光彩夺目的光与生命之轮
* 每个劳动法规都回避的 - 职业治疗或劳动分心
* 外星人与PAT的联系即将到来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