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普罗提诺的新柏拉图主义
日期:2018-12-14 20:14:31 访问次数: 作者:乔治·斯坦科夫 扬升先锋

Top_10_Contributions_Of_Aristotle_In_Scientific_Field_副本.jpg


撰文 | 乔治·斯坦科夫


局限和倾向性的人类头脑,辩证地评估万物一体、基本术语及其组成部分,和存在的现象。

 哲学研究 

星辰就像文字

在天空中每一刻刻下自己

世间的一切都是符号

所有的事情都是协调的

所有的东西都是相互依存的

万物都在一起呼吸

——普罗提诺▼

images (1).jpg


普罗提诺的新柏拉图主义

普罗提诺的《九章集》的序言中,普罗提诺的学生和他言论的收集者、一位不寻常的、严谨而深刻的无与伦比的思想家波菲利写道,他的老师属于那种“吾有大患,唯吾有身”的人。借此他只想强调普罗迪诺与这个现实的灵性超脱,这是所有古代哲学家的一个突出的特征。这种态度在柏拉图式的对话中超越了纯粹的哲学背景,在苏格拉底式的人格意境中获得了精湛的文学表现。

任何只要仔细阅读并理解过普罗迪诺《九章集》的人,都会赞叹波菲利的陈述是不言而喻的真理。不幸的是,后来所有写过关于普罗提诺教导的哲学家和语义学家的作品,包括《九章集》的德语译者和编辑理查德·哈德我都阅读过,他们不完全理解普罗迪诺的灵知,一定程度上错误地翻译了它,并错误地解释了重要的内容。

考虑到他思想的一致性和内在和谐性,这种次要的解释不仅没有帮助,而且非常累赘,是的,甚至是有害的;他们稀释了普罗提诺的思想并剥夺了他的灵知内容。

这种缺陷可以这样解释,即所有解读新柏拉图主义的人的灵魂年龄都没有普罗提诺那么老。正因为如此,他们无法获得类似这位伟大的哲学家在他一生中体会的,并在他的《九章集》中详细描述的超验经历。

只有通过对星光界的这种内在反省,化身人格才能够超越所有世俗的滞留对万物一体和神圣有充分的确定性,并用语言的形式将这些能量和非语言的体验和知识以灵知学和哲学的形式表达出来

难怪普罗提诺只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尤其是在他的学生的催促下,才能克服自己的内心保留,宣布自己准备好为后人写下他的教导——那时只有少数内部人员可以获得这些信息。

正如我在其它灵知的著作和引言中所解释的那样,在地球上化身的绝大多数灵魂处于年轻,不成熟的灵魂年龄阶段,是从古至今所有人类灵性无知的主要原因。这种无知始于人们无法从人类意识的基本术语出发,发展出关于存在现象的逻辑严谨和一致的范畴系统,辩证地排除任何矛盾,悖论和冲突。不仅是宗教,而且包括哲学在内的所有科学都揭示了这种根本性的弱点。当今世界的五大世界宗教分支众多,还有数不清的神秘学派,都是这种认知障碍的集体表现。

我们将在下面说明,这是基督教搁浅的主要原因,导致它无法辩证地解释新柏拉图主义的理念,并在适当的灵知和宗教教义中实现它——尽管所有的教会教条都明显源自新柏拉图主义的基本理念。

但是所有的西方哲学学派继普罗提诺之后在这方面都失败了。并且,只有在发现宇宙法则,并发展出新的泛科学和人类灵知的理论之后,才有可能对新柏拉图主义进行科学合理的分析。

新公理系统的优势关键在于,她在人类已知的历史中首次完美地捕捉了我们意识的基本术语这个术语可以在物理和数学的意义上表达为能量,这样就为所有物体和有机物质的现象提供了一致的、可实证的描述。新柏拉图主义以及所有古代和现代哲学的主要弱点,在于它们无法对能量形成一个清晰的能量物理概念。这将是本文的核心主题。

当人们认识到希腊哲学的原始方法非常正确的时候,这就更令人惊讶了。赫拉克利特已经认识到这种能力,他称之为“原火”或“大火”,是所有存在的起源。是所有存在的起源。根据他的说法,能量从一种形式转变为另一种形式,遵循着无所不在的“对立秩序”,在此基础上他设想出一的法则无所不在的力量——理则。与此同时,米利都斯学派的泰勒斯,首先广泛论述了数字在直觉世界中的作用。

中英文译名对照

对立秩序 - Order of Opposites

赫拉克利特 - Heraclitus

米利都斯学派的泰勒斯 - Thales of Miletus

约翰尼斯·莫里斯的油画《赫拉克利特》,前苏格拉底的哲学家,生活在公元前535-475年。▼

1024px-Utrecht_Moreelse_Heraclite_副本.jpg

米利都斯学派的泰勒斯,生活在公元前624-546年,是苏格拉底前的哲学家、天文学家和数学家,被认为是“希腊七贤”之一。▼

800px-Illustrerad_Verldshistoria_band_I_Ill_107.jpg

毕达哥拉斯是第一个理解赫拉克利特一的法则的人,认为一的法则是个数字的法则——宇宙法则将空间和时间的性质评估为三位一体规则,这也可以在哲学范畴中得到体现。我们敬畏他把数学发展成为一门纯粹的科学,摆脱了任何实践的考量。毕达哥拉斯数学的目地是研究数字的抽象原理,而不是具体应用,就像它们在之前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时期的情况一样。几何在毕达哥拉斯学派中已经达到了卓越的高度,并由后来的数学家和思想家进一步发展,直到它在欧几里得那里达到暂时的顶峰。

中英文译名对照

毕达哥拉斯 - Pythagoras

美索不达米亚 - Mesopotamia

欧几里得 - Euclid

萨摩斯的毕达哥拉斯的胸像▼

Kapitolinischer_Pythagoras_adjusted.jpg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都深受欧几里得几何元素的影响。毕达哥拉斯学派的理想几何形式理论是柏拉图形式理论的认识论起点;亚里士多德在他的“范畴学”中应用了柏拉图的公理化方法。从那时起,数学和几何学被认为是任何哲学分析和整合必不可少的手段。这种方法从笛卡尔、斯宾诺莎、莱布尼兹到康德时期一直保持不变。笛卡尔认为“数学是可靠科学的代表”。他用“科学方法”探索了“心智,想象,感官和记忆”,在《问题的抽象》和《图形表征》”两本书中都使用了几何学。斯宾诺莎写下了他的《按照几何方法表示的伦理学》。莱布尼兹从微积分的本质中设计了他的“单子论”,力求在运动的连续性中包括无限小和无限大。

中英文译名对照

问题的抽象 - abstraction of the problem

图形表征 - pictorial representation

按照几何方法表示的伦理学 - Ethics, Represented According to the Geometrical Method

单子论 - Monadology

有限的(有穷的,确定的)和无限的(无穷的,未确定的)的问题,不仅在莱布尼茨之后的现代集合理论中得到了解决,而且它与数学本身和毕达哥拉斯学派的职业一样古老。他们探寻数字及其和谐的含义,不仅在音乐中追求和声理论,而且在物质世界中寻求主宰一切事物的主导原则

毕达哥拉斯学派首先认识到数学是自然现象的唯一正确反映。这一事实只有通过宇宙法则的发现和新的自然数学理论的发展才能得到恰当和内在的证明,从而建立物理学:

因为数字的本质是散发智慧的光芒,它能够引导和教导人们理解曾经怀疑和不懂的事物。如果数字本质上不明确,那么没有人会清晰地理解事物的本质以及彼此间的关系。根据自然的“指针”,数字将所有外在的东西与我们灵魂中的感知相协调,通过赋予它们一个实体系统,并根据它们的比例将所有事物彼此分开——无论是无边界的还是那些建立边界的事物。——摘自《物理学上的菲洛劳斯》作者安德烈·皮肖

我已经证明物理学只是物质世界的应用数学。通过揭示物理学上无数认知上的错误——这些错误源于对“人们只能建立时空关系”这一明显事实缺乏认知,我确认了毕达哥拉斯学派的最初发现:物质世界可以用无量纲的,绝对自然常数(纯数字)来完全评估。

物体的空间关系决定了我们对可见世界三维(身体形态)的光学感受,在当今的物理学中主要以几何学来表达。

由于时空是一个整体,其组成部分空间和时间是正则共轭的互反量,空间关系只能当“时间在人的头脑中被捕捉”之后确定。在我第一次认识到的前所未有的灵知范围的心理过程中,时间关系被评估为纯数字(新公理中的“时间”f是“频率”,也就是说,与传统时间t相反,f=1/t)。这同样适用于空间关系

众所周知,几何和数学,尤其是代数是可互换和转化的公理系统。由此可见,几何学只是视觉上的比率图形表示(各种数字的关系)。在人类头脑中捕捉时间流动的无意识过程不仅是数学应用的先决条件,同时也决定了每一个化身人格的终极灵知边界,这个无意识过程导致无法察觉到7F-创造实相(星光界)的能级是渗透和穿透物质的交织实体。

这种人类感知的心灵能量缺陷阻止了化身人格理解能量的连续性,无法正确而科学全面的方式理解所有存在,更无法以相应的哲学范畴表达出这种认识。我将证明在这个灵知的极限中,不仅新柏拉图主义已经失败,即便它是迄今为止对灵魂世界最好的灵知描述,而且所有宗教,科学,日常观念和思想均已失败。

因此,整个物理学只有一个任务:确定时空关系,并在数学环境中引入新的物理量。这形成一组与数学连续统相同的数字。通过这种方式,我证明了基本术语既是数学和物理学的起源,也是所有科学的起源

前苏格拉底哲学和古希腊哲学的所有发现不仅为他们的合法继承人新柏拉图主义者所知,而且他们对未来关于宇宙法则新理论的知识也具有正确的,超科学的直觉。

正如我在灵知著作中多次提到的那样,所有事件都同时存在于星光界——过去和未来的时间线中。换句话说:米开朗基罗知道毕加索的存在,匈奴王知道希特勒、斯大林和布什的存在,就像耶稣知道我未来的到来一样。在这个背景下,我指的是教会对耶稣基督最重要的,但至今仍搞不明白的陈述:“上帝不是死者的上帝,而是生者的上帝。” 我们将看到不朽的灵魂及其化身的知识是新柏拉图主义的核心灵知良药。

他们具备的哲学学识在希腊化时代是无与伦比的,他们纯粹的超凡直觉与早期基督徒形成鲜明对比,新柏拉图主义者正确且辩证地解释了什么是超凡直觉,在此基础上,针对不可见的灵魂世界(也称为世界灵魂),他们为灵知教导创造了坚实的认识论基础。

然而,所有的新柏拉图主义者以及所有他们之前和之后的哲学家,都不知道U集的概念。它对于一致的,没有悖论的范畴系统的发展是不可或缺的,这样就无法在科学中用数学来完成这一概念,也无法成为一种哲学的辩证世界观。

其结果是,古代思想家不能发展当代意义上的现代科学,也无法将他们详尽探讨过的哲学和灵知建立在无可置疑的客观科学之上。这些新柏拉图主义的方法论和认识论的弱点将在本篇论文中凸显出来。


原文链接: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2/07/neoplatonism-christianity-serial-3/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历史视野中的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下一篇: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普罗提诺的新柏拉图主义(续)
进一步阅读
* 黑暗势力一直以来最大的阴谋
* 2019年2月8日紧急能量报告
* 生命回溯
* 三位一体道德
* 你真实身份的浩渺无边变得斐然客观
* 重组、回忆和复活
* 致PAT:我迫切需要你的光明力量去帮助苦难中的世界和委内瑞拉人民
* 前世记忆是对我是临在的回忆过程
* 人类向多维度跨星系物种嬗变的辩证法
* PAT的现身是新人类承担责任的典范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