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历史视野中的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
日期:2018-12-14 20:01:59 访问次数: 作者:乔治·斯坦科夫 扬升先锋

1280px-Saint_peter_basilica_2_副本_副本.jpg

撰文 | 乔治·斯坦科夫

局限和倾向性的人类头脑,辩证地评估万物一体、基本术语及其组成部分,和存在的现象。

 哲学研究 

存在值得拥有

因为它与美一致

美因存在而被爱

当我们忠于自己的本性

我们自身就拥有美

丑陋是另一种秩序

领悟自己,我们就是美

在自我愚昧中,我们就是丑陋

——普罗提诺▼

8dc89d2ca494031df34af730817d665a.jpg


历史视野中的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 

2006年秋天,在访问巴伐利亚期间,教皇对他不幸的雷根斯堡演讲中有关基督教的“反希腊化三波运动”深感遗憾。不幸的是,在大众媒体对教会领袖关于伊斯兰教嗜血的不当言论的愤慨和争议中,教会的这一核心关注被完全忽视了。这位前德国教授拉辛格最终认为,从他声称的“教会的反希腊化”中找到了当前基督教知识危机的主要原因。

尽管如此,事实上没有其他任何机构,甚至连一贯歪曲历史的臭名昭著的共产主义,都没有像教会这样对古代哲学思想遗产的歪曲、伪造、庸俗化和对教义的侮辱作出这么巨大的贡献。没有古代思想家的智慧成就,这个机构的存在是不可想象的。

教会篡改历史最典型的例子是2007年9月19日,教皇拉辛各亲自在圣彼得广场数千名朝圣者面前宣讲了约翰一世⑴的故事。他表达了对反抗阿里乌教派的敬意,他的原话是“反对对耶稣基督神性持有怀疑的教义”。但他没有提到,作为君士坦丁堡的族长和奥利金原旨僧侣的同情者的约翰一世,被教皇罢免了,后者屈服于来自奥利金反对者的压力,最终是来自“橡树宗教会议”⑵耶鲁米⑶的压力,约翰一世死于流放。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仔细观察历史后,可以证明教会的大多数圣徒和殉道者都是这个教会的牺牲品。由此可见基督教的低劣,这是一个典型的人性特征


约翰一世的像▼

Chrysostome.jpg


西方精神逐渐偏离希腊思想传统的倾向,并非教皇在他雷根斯堡的演讲中希望我们相信的那样始于文艺复兴时期,反对我们更好地了解这个开创时期的知识渊源在二到三世纪就已经开始了,当时出版了第一本诺斯替书新约书

新兴基督教的出现借助于巨大的新柏拉图主义力量,后者在3世纪盛行,新柏拉图主义中期到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古代哲学传统有一个不间断的培育。新柏拉图主义随着这门学问的两位弟子达到了它的顶峰,他们的老师是居住在亚历山大市并经常在那里举办柏拉图讲座的阿莫纽斯·萨卡斯(卒于242年),他的弟子是:基督教义的解释之父奥利金(Origen),迄今为止,他不仅是古代早期基督教最重要的思想家和学者,而且可能是整个教会历史的奠基人;新柏拉图主义的创始人普罗迪诺(Plotinus),后者晚年在意大利罗马附近度过,不仅对罗马后期的哲学,而且对整个西方思想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他完成了对古代两大哲学流派的完美整合,这也是无数柏拉图主义者逍遥学派自己设定要几个世纪才能实现的目标。

因此,普罗提诺的一生被人们视为柏拉图的化身也就不足为奇了,当我们仔细查阅他的作品时会发现,他甚至还与亚里士多德的教义有着密切的联系,尤其在他的形而上学中。比如,他最亲密的弟子以及普罗提诺名著《九章集》的后来编撰人波菲利(Porphyry),同时写了最好的亚里士多德《范畴学介绍》⑸,从那时起就传承下来了。


波菲利(Porphyry),哲学家,出生在罗马帝国,今黎巴嫩的Tyre,他是普罗提诺的学生和拉丁语和阿拉伯语的翻译家。▼

Porphyry.jpg

波菲利的著作《Isagoge》的手稿,被称为中世纪逻辑的标准教科书。▼

Isagoge_abhari_副本.jpg


普罗提诺观察到,早期未受过教育的基督徒带着批判的眼光对古代哲学家的知识遗产进行肤浅而草率的处理。在他著名的作品《反诺斯替教》⑹中,普罗提诺实际上反对所有基督徒,并认为基督教对所有柏拉图主义的理念进行了野蛮的歪曲。

他的学生波菲利也是基督徒的激烈反对者,他在一本名为《往往很难反驳》⑺的书中表达了他的观点,以至于后来所有的基督教教皇都烧掉了这本书。在一项严谨的研究工作中他把福音书中所有矛盾之处都放在一起;他发现《但以理书》⑻是安提阿四世⑼时代伪造的。他批判基督教预言的证词是低劣的。他指责基督徒从希腊神话和哲学中剽窃却又不承认,发现他们精神有问题,尤其是从有钱的女人那里敛财。在耶稣身上,他看到了一个属于被压迫的少数群体的软弱的政治阴谋家,而在保罗身上他看到了一个矛盾的诡辩家。

在这一点上,我必须消除一个错误的基本概念,它在整个哲学史和基督教教义中贯穿始终,并导致了无数的混淆。今天,在基督教的影响下,“灵知(Gnosis)”这个词被解释得非常狭窄,带有明显的负面色彩。从最广泛的意义上讲,Gnosis意味着“知识”或“认识论”,正如它被古代哲学家所理解的那样,其中人类知识的主要部分应该遵循灵魂的无形的,超凡的父级世界。只有从这种意识层次上,人类才能理解和塑造可见的和有限的物质形式,物质世界是非常不完美的低阶世界,是从高阶实相中以次级的方式呈现的。

因此,所有古代哲学家都非常仔细地区分了哲学的先验观念中对“One”(Nous)、美、善、神的敬仰,它们提升了物质中受到的局限和堕落的灵魂,以及精神上缺乏教育的人的凡人观点和普遍信仰,因为它们是哲学的对立面。

中世纪根据对Nous的理解所描绘的球体宇宙▼

Ptolemaicsystem-small.png


尽管现代人认为所有柏拉图主义者新柏拉图主义者都是游手好闲和内向的思想家,他们逃避不愉快的现实世界,只把自己奉献给了他们思想的内在世界,例如罗素(Russell)在他的《西方文明史》⑽中关于普罗提诺的描述。

其实,普罗提诺不仅是一位超凡的思想家,而且还是一位古代世界闻名遐迩的教师,许多罗马政治家都受其影响。此外,他还制定了非常具体的,先进的计划,在意大利南部建立一个名为柏拉图诺波利斯⑾的新城镇,其公民以纯粹的哲学原则生活。

罗马帝国灭亡的混乱年代这个计划无法实现,这一事实不应该被视为希腊哲学家远离现实以被动和逃避来研究他们精神实践的证明,他们完全沉浸在生活中,并且做了所有知识分子的主要任务和工作:参与当时的理论辩论并阐述立场,在希腊文化罗马时代晚期,当时的灵知讨论与当今无神论和反哲学时代相比,其社会重要性要大得多。自从古代一直到君士坦丁堡的陷落,灵知一直是任何国家的理论基础。

那些新柏拉图主义者,真正的灵知学者和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哲学的继承者,见证了未受过教育的早期基督徒如何滥用他们的哲学遗产并极度高估自己是真正的“灵知学者”的事实,他们被迫采取行动反对这些低知识水平的基督徒的离谱行为,并写下《反对诺斯替派》,以便与早期的基督徒保持距离。

“新约三本福音书的基督教义几乎是形而上学的无知者。在这方面,现代美国的基督教就像是原始的基督教。柏拉图主义在美国的流行思想和感受中是陌生的,而且大多数美国基督徒更关心地球上的责任以及日常生活中的社会进步,而不是当世间之事引发绝望时对人们的超凡安慰。”

因此,声称文艺复兴时期的现代精神(其本质上是佛罗伦萨新柏拉图主义学院)、启蒙运动以及19世纪和20世纪德国哲学派新的反教权精神,是导致基督教教义消亡的原因是完全错误的,现任教皇总是企图这样的暗示。该教会的神父们实际上在历史早期就已经完成了这种恶作剧。

“Papa”⑿拉辛格最近履行职责,在一系列陈腐不堪的教授演讲中将基督教教义的起源描述得更接近我们这个时代的无神论主义。在圣彼得广场的成千上万的朝圣者面前还讲述了奥利金。虽然他对这位殉道者关于基督教释经学的众多著作中的智慧才华表示赞赏,但他只字不提后来所有的神学家,包括他自己在内,从这位古代基督教最伟大的学者399年被作为异教徒逐出教会,在关于三位一体教条长期残酷的教条主义战争期间攫取了多少利益(见下面324到451的三位一体辩论)。两次更好,这句话最终在543年得到证实。

宗教油画对耶柔米的描绘▼

MatthiasStom-SaintJerome-Nantes.jpg


通过这种方式,现任教皇将步入臭名远扬的耶柔米的后尘而自愿下台,后者是另一个教父,也是奥利金的伪造者,对此卡尔·施耐德⒀如下写道:

真正的悲剧是由无原则的老基督教会老师达尔马提亚⒁人的耶柔米(320年至420年)的介入引起的。他是第一个奥利金学者并从卡帕多西亚⒂人那里学习到了许多东西,他不仅把奥利金的学说翻译成拉丁文,当时人们在抄袭问题上并不是非常敏感,而且还非常无耻地以他自己的名字发表了他的作品。

也许他对这一罪行感到羞耻,或者担心被人直接认出这位雄心勃勃,虚荣的人不如奥利金,因此他突然在397年与奥利金学者,特别是与Didymos,Rufin和John决裂。然后,他对他的老朋友们进行了猛烈的攻击,这种野蛮的语气仍悬绕在古老的教会中。他带着前所未有的仇恨特别抨击了Rufin,迫害并谴责他。他觉得他没有胜过东西方的奥利金学者,奥古斯丁⒃都胜于他。于是,他代表没有受过教育的僧侣一方写作,而不是他以前的学术翻译和评论,成了最无底线和最诡异的传奇僧侣。

这就是这些号称基督教早期领袖开创者的故事,让现任教皇非常自豪,希望借此作为基督教复兴的基础。在基督再临人类进化的飞跃之前,人们很快就能体会到基督教的混乱,我被选定为这一事件的推动者。但正如早期基督教先知模糊地知道的那样,它是这个星球“神圣计划”的一部分。对世界宗教而言,这种前所未有的人类复兴只会成为其“最终的审判”,这将成为他们在灵知上失败的“启示录”,因为这项研究将在基督教的基础上得到具体证明。对于世界上大多数人来说,这一事件将导致一场难以想象的精神解放。


译名对照与注释:

 ⑴ 约翰一世:Johannes Chrysostomos (Goldmund),圣约翰,是一个重要的早期教父,被基督教各个派别公认为圣徒。

⑵ 橡树宗教会议:Synod of the Oak,403年在君士坦丁堡举行的宗教会议,谴责并废黜了约翰一世为君士坦丁堡的主教身份。

⑶ 耶鲁米:Jerome,是一个基督教牧师,神学家,和历史学家。

⑷ 阿莫纽斯·萨卡斯:Ammonius Saccas,亚历山大市的柏拉图学说的老师,普罗提诺和奥利金是他的弟子。

⑸ 《范畴学介绍》:Introduction to the Categories

⑹ 《反诺斯替教》:Against the Gnostics

⑺ 《往往很难反驳》:Often so hard to refute

⑻ 《但以理书》:book of Daniel

⑼ 安提阿古斯四世:Antiochus IV. Epiphanes,希腊塞留古帝国,公元前175-164年

⑽ 《西方文明史》:History of Western Civilization

⑾ 柏拉图诺波利斯:Platonopolis

⑿ Papa:爸爸,对教皇的昵称

⒀ 卡尔·施耐德:Carl Schneider

⒁ 达尔马提亚:Dalmatian,今克罗地亚沿亚得里亚海岸的部分地区

⒂ 卡帕多西亚:Cappadocians,是土耳其一个历史区域,位于安纳托利亚中部

⒃ 奥古斯丁:Augustine,被基督教各教派认为是早期的圣徒之一


原文链接: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2/07/neoplatonism-christianity-serial-2/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经济学与宗教中的概念性不可知论下一篇: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普罗提诺的新柏拉图主义
进一步阅读
* 黑暗势力一直以来最大的阴谋
* 2019年2月8日紧急能量报告
* 生命回溯
* 三位一体道德
* 你真实身份的浩渺无边变得斐然客观
* 重组、回忆和复活
* 致PAT:我迫切需要你的光明力量去帮助苦难中的世界和委内瑞拉人民
* 前世记忆是对我是临在的回忆过程
* 人类向多维度跨星系物种嬗变的辩证法
* PAT的现身是新人类承担责任的典范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