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我们作为理则之神的时间线之旅
日期:2014-7-14 10:53:25 访问次数: 作者:乔治&卡拉 扬升先锋

Creatorul_w956_h423_q100_副本.jpg

乔治·斯坦科夫与卡拉·汤普森

2014.7.14

事件记事——6月14日,我们作为理则之神暂时转移到一个低级而非常黑暗的4D时间线,消除那里的邪恶统治集团发动的一场新的第三次世界核大战。——乔治

这篇文章的案例说明了我们作为多维度理则之神新的存在方式,我们不仅创造了新的4D全息图和母行星,而且成功地在较低时间线上消灭了所有的执政官,进而防止了毁灭性世界核战争的发生。在一篇特别的文章中,美国记者保罗·克雷格·罗伯茨(Paul Craig Roberts)接受俄罗斯之声(Voice of Russia)采访时也讨论了这个话题。

6月17日,我们思考了过去几天的经历之后,耶洛因给卡拉带来了一个消息。我们总是在重大行动完成并取得成果之后,从祂们那里得到信息。

起初,我们无法理解我们在六月第二周所经历的事情。而且,我感觉自己与我的高我异常分离。我们俩都饱受怀疑、疲倦和沮丧的折磨,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我们在经历过如此幸福的能量之后会发生这种情况。我们有一种感觉,扬升不会发生,一切被再次推迟到一个不确定的未来日期。简单地说,这周我们经历了地狱,却不知道原因——直到6月17日耶洛因来向我们解释了一切。

我们下午坐在阳台上享受着宜人的天气。天气预报报告温哥华从6月13日(星期五)开始直到6月21日有糟糕的天气,整个星期都有低温和降雨。但是从6月15日(星期天)开始,夏日的天气非常温暖,阳光充足,星期天晚上下了一场暴风雨,雷雨交加,早晨的云被刮走了。我又查了一下第二天的天气预报,这次预报说整个星期都是晴天,到目前为止还算正确。

6月13日,我们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冬季,在整整一周之后,我们享受着阳光和温暖的天气。这种天气模式的变化是如此强烈和出人意料,所以我们马上意识到这是一次新时间线的新转移。

当我在阳台上与卡拉讨论这次剧烈和不同寻常的天气波动时,她突然对我说:最近几天我们正处于较低的时间线,因此坏天气马上就要来了。我的高我刚刚告诉我。

我就像一道闪电一样,从我的灵魂深处得到了确认:你说的对,这解释了我们迄今为止所经历的一切,我们一直以为我们上升到了更高的时间线,排除了我们会暂时转移到更低时间线的可能性。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你们其实应该从耶洛因那里得到一个信息,解释我们最近的经历。

在这个对话之前,我先描述一下所有的事件。提前给出核心信息,这样才能更好地理解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一切。

6月11日开始,我们被带到了一个较低的4D全息图(时间线),有一群顽固不化,特别邪恶的统治集团已经根深蒂固,即将挑起第三次世界核大战。

显然,来自更高领域的扬升大师无法阻止这个计划,他们需要我们在矩阵中化身的大师和理则之神来避免这场毁灭性的战争,从这条时间线最后一场大战中消灭这些黑暗的统治者。

可以说我们被更高领域选中,在这个较低的4D全息图中通过一种“时光强盗”的方式来执行这个自杀式的任务,以摆脱这个黑暗的包袱,阻止在那里爆发并彻底摧毁这条时间线的第三次世界核大战。而且,还不允许一场热核的三战发生在盖娅所有上层的4D全息图/时间线上,因为这会极大地破坏时空连续体,并有可能阻止扬升。另一方面,在这条时间线上的人类无法摆脱这个可怕的命运,所以,天堂需要我们这样强大的光战士和理则之神从外部进入防止这种负面的情况发生。

当然,这个故事引发了许多问题,我只能用不完整的方式回答。6月17日,雅恩传导萨南达·库马拉(Sanat Kumara)的最新消息(尚未公布)在这方面也给我提供了帮助。显然,卡拉、我本人以及大多数第一和最后时刻的光战士在所有这些时间线上表现为灵魂本质,有时更多,有时不那么明显。

就我们而言,我们非常清楚我们所有化身的灵魂碎片已经从所有其它时间线中取回,并且已经与我们和我们的合一之丹合并。这发生在去年我们在洛弗扬升的时候,但是我们仍然能够作为能量显化并参与到盖娅的所有全息图中,因为我们也把它们连同所有活跃的第一和最后时刻光战士创造为理则之神。

我们还共同创造了盖娅新的水晶网格,我们的能量场通过它与源头紧密相连,这也是扬升必不可缺的先决条件。即便在这些较低的平行时间线上我们的灵魂显现也是非常强大的,并代表了通过我们的太阳连接到中枢太阳的巨大光柱,因此是这些时间线上剩余黑暗统治者唯一重要的能量来源,就像库马拉给雅恩的最新信息中也证实,我们能量场在这个最高全息图的这些显现还不够有力,这个全息图上包含了我们结合的灵魂精华,由于它增强的光商已经大部分与5D和6D合并。

这意味着我们存在于所有这些较低的时间线上,但是在那里我们没有与这里相同的创造力,因为在这里我们能以我们结合的灵魂本质作为支点显著地推动扬升进程。这一初步介绍解释了我们的灵魂和更高领域为什么会决定把我们送到这个有问题的、非常黑暗的更低时间线上,便于我们以人类化身直接执行作为耶洛因和理则之神的拯救任务,因为我们被赋予了来自源头的全部灵魂力量。

当然,这种方法会引起许多与目的相关的问题,比如,在这段时间里我和这位“雅恩”交流过,他是否还记得我们在本周日常信件中交换意见的所有情况。对于我们所接触的家庭成员来说也是如此。这并不是说这些问题是有关联的,因为这些问题是从一个确定性、线性思维的人类头脑的狭隘角度阐述的,而这种多维度行动又给人类头脑的理解带来沉重的负担。但是,我们不能也不应该完全忽视这些问题,因为这些问题有助于更好地理解当前末日时期,形成盖娅和人类命运面纱背后的能量事件,即便它们不能被完全回答。

好,这就是我们从耶洛因身上学到的:

就像先前(给雅恩)报告的那样,我们在6月10日合并了盖娅的能量场。这就是我们最后一天所经历如此幸福的5D和6D能量。

现在,耶洛因告诉我们,我们能量的融合是绝对必要的,因此我们才能从这个较低的、非常黑暗的全息图中毫发无损地返回,这是一种独特而从未尝试过的行动方式,但也是确保扬升过程在所有时间线上和谐发生所必不可少的。所以没有其它选择,因为来自更高维度的光明力量无力消除这个特殊低级4D时间线上的黑暗阴谋集团和统治者,我们必须在灵魂层面上宣布,我们同意在地面上执行这次自杀任务。

在那之后,我们为沉降到这条较低时间线做了仔细的准备工作,被那里低频而密集的奴役和压迫模式所笼罩。由于我们的住所完全融入了第六维度,更高领域不想让我们在家里进行这种负面的调整,第二天6月11日,我们开车去白石(white Rock)见我们的朋友茱莉亚。她邀请我们去参观她新的工作场所,那是一个书店,里面有许多神秘学的文学书籍和小物品,她正在那里进行灵性阅读。

当我们走进这家商店时,我们面对着非常压抑、密集和低频的能量模式,我立即离开了商店,因为我实在无法忍受,而卡拉留在那儿的时间比较长,因为她想告诉茱莉亚她是如何感觉到那里的能量的。然后我们沿着海岸散步,我毫无来由地感到前所未有的沮丧。卡拉今天同样情绪低落。

之后,我们糟糕的日子开始了。按照耶洛因的说法,我被我们灵魂低频而密集的模式“投射”了,这样我们就调整到这种低频的全息图,并能在那里坚持一段时间而不被黑暗执政官毁灭,正如下面所显示的那样。在6月13日满月入口期间,我携带着这种低频而密集的能量回到了我对人类集体渣滓的大规模净化,就像以前我在所有主要门户中所做的那样。根据其它来源的消息,这一次的能量强度确实是前所未有的,耶洛因现在也证实了这一点。

根据耶洛因的说法,源头需要满月门户这些强大的能量来为我们的任务做准备。我将我所体验的满月门户主观地看作一段大规模净化活动,期间与灵魂进行的内在咨询,就像我过去经常练习的那样。然而,这次我异常地沮丧和疲惫。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我在此期间非常仔细地关注了乌克兰、伊拉克和全球政治事态的发展,给人的印象是第三次世界大战是不可避免的,这一事实使我大吃一惊,因为我以前的支持这样的观点,即这个更高的时间线将不会经历第三次世界大战,因为我们的灵魂在这里,它携带的光商非常高。其它专家也分享了我类似的评论,比如保罗·克雷格·罗伯茨。只是因为我当时已经调谐到了那个更低的4D时间线,而不是调谐到我们现在所居住的这个最高时间线。

需要特别强调这一事实,所以我们可以在较低的时间线上更好感知到同样真实的负面情景,即便它们没有在这个最高的时间线上显化。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错了,只是在当前的末日时刻存在无限可能的替代方案。

当我们作为多维度的存有在更低的时间线上处理这些场景,并在心理和情绪上审视它们时,我们已经改善了最初的情形和结果,因为我们作为能量表达出现在这些平行全息图中,并果断地影响到它们。但是,对于卡拉和我被派去的这个特别黑暗的全息图来说,还不够。

6月14日的晚上,我们被带到了这个有问题的4D时间线。前一天,天气突然变坏了。我们既没有看到满月也没有看到太阳,在我们看来,好像又回到了冬天。正如耶洛因后来告诉我们的,在这一行动中控制我们能量场的光强度是绝对有必要的。我们直接连接的高光能量场使太阳和中枢太阳暗淡无光,通过这种方式成功地隐藏了我们能量场的真正强度和力度,就像调光器降低灯的亮度一样。

原因在于,如果我们的光受到限制,我们只会吸引这些黑暗的执政官,否则他们将无法忍受我们极高的光商,而不会接近我们。这个信息非常重要,因为它终结了我们不再受到黑暗势力影响的原先假设。这种认识让最近几天非常难过,因为我确实以为我们现在的频率已经上升到不再受到黑暗攻击的程度。

这个假设对于我们和所有的扬升者来说都是准确的,但是在我们这种情况下,为了进入一个更低的4D时间线,当我们的灵魂已经明确认可我们的频率应该有意地降低使这个假设并不正确。这个例子说明了扬升的整个能量过程是多么的复杂,它并非像许多信息传达的那样简单的“黑”与“白”,或者“黑暗与光明”。

6月14日晚上,我在4D时间线上生动地体验到了温哥华市中心的磁极反转,以及这座城市是如何被洪水摧毁的。耶洛因确认这场磁极反转实际上发生在与黑暗时间线非常接近的平行全息图上,我们今晚被送到那里,根据我们的灵魂合约,我已经同意亲自体验这场磁极反转。卡拉在同一天晚上参观了另一个4D全息图,那里出现了巨大的暴风雨。

四天后,我访问了温哥华北部,并立即认出了我看到的海岸景色,市中心的高楼大厦被来自海洋300-400米高的海啸摧毁,之后我才被转移到一个更高和更安全的时间线上。这个证据再次证实了我在6月14日晚经历是正确的。

因此,我们完全到达了这个特殊的时间线,最坏和最顽固的统治者已经制造并希望不惜一切代价煽动第三次世界核大战。随着我们沉降到更低的时间线,生活变得非常的不舒服。

接下来的两天是名副其实的地狱。我们立即被那些黑暗执政官包围,因为他们把我们看作新的受欢迎的“光饲料”(我们强大的、被限制的能量场),他们似乎很喜欢这个突然出现的天堂礼物。我们一直受到来自星光层面的负面情绪和心理模式的投射,对我们的心理和心智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尽管过去我也经历过类似黑暗影响的事件,并正确地评估了这种情况,但我的意志极度脆弱,甚至起初没有对这种阴险的投射作出反应,并通过有效的净化程序或调用来控制它。

现在回想起来,我对自己的无所作为感到生气,但实际上,这一切都是由我们的灵魂策划的,只是为了吸引我们附近的黑暗执政官。这并不很难,这些吸血鬼已经快饿死了,因为在这条时间线上发光的高频能量非常稀少。可以说,我们先被当作食物投放给这些黑暗执政官来食用,他们已经享用了这顿丰盛的晚餐。

15号,星期天,我整天独自在家,因为卡拉必须去机场接她的儿子和他的朋友,并去市内的酒店订房间,他们住在那里。由于暴露在负面能量中,我感到非常痛苦,我经历了整整一天,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我带有许多不愉快的念头,黑暗的想法,并怀疑自己,它们来自哪里,显然不是来自我或我的高我。

后来,我晚上出去散步,想让自己振作起来,并决定在这天晚上做一次调用来清理我的能量场。卡拉晚上很晚才回来,她自己非常疲惫,而且异常生气,这毫无来由,因为她应该为儿子的到来感到高兴。

6月16日的晚上(星期一)对我们俩来说都是一场噩梦,当我们醒来时,感到浑身酸痛,我们知道我们周围的能量有些不对劲。

在吃早饭的时候,卡拉和我之间发生了一次短暂的争执,显然这对我们两人来说都没有什么征兆,但在这一刻仍然很严肃。我们无法认出自己。卡拉突然发现我们受到周围黑暗力量的严重影响。

当然,”我立即回答说,“我当然知道这个事实,因为我昨晚已经发出了请求,但似乎没有多大的帮助。我们被黑暗执政官从星光层投射,因为过去我曾经多次经历过这种负面的影响,与这次是同样的感觉。

卡拉环顾四周,然后说:我看见公寓里到处都是黑暗能量,不,我看到许多执政官都在这里,对我们之间的争执咧着嘴笑呢。

好吧”我说,“我马上运用我最有效的方法来对付和驱逐这些黑暗执政官,你也做一下你的调用。

有一个情节非常重要,圣哲曼早上出现在卡拉面前,并提醒她注意这个具体的呼请。当她大声朗读这个祈祷词时,我积蓄了我所有的力量,然后我具体地,全面呼请所有的光之力量,从我的灵魂、灵魂家庭、合一之丹、所有的因果世界、所有的天使和大天使等等,直到源头,协助我战斗,然后我作为地球上的代表,以源头的名义命令了三次,然后我拔出我的光剑,开始像一个托钵僧一样向四面八方挥舞着光剑,像漩涡一样转身,大声把它刺入我周围所有执政官的心脏

我用这种方法在我周围制造了一个无人能挡的强大漩涡,我在黑暗的人身上也成功地尝试过。就像往常一样,这时我被源头巨大的能量淹没了,浑身起了鸡皮疙瘩。然后我立刻知道这种方式正是由我们的高我策划的,一切都很完美。

我用第三眼看见,所有的黑暗执政官被我光的龙卷风卷走,立即离开了这条时间线和宇宙。突然间,公寓又亮了起来,我又能呼吸了。卡拉向我证实黑暗执政官不见了。打完这仗后我筋疲力尽,就好像跑了一场马拉松,不得不躺下休息一刻钟。

之后,我立刻感觉好多了。卡拉去她儿子那里,我可以睡一会儿。当我醒来时,我马上就知道又回到了最上层的老时间线。卡拉晚些时候回来,也很累,只好躺下睡觉。当她醒来时她也回到了原来的更高时间线。任务完成了!

随后,耶洛因在6月17日的信息中告诉我们,在把黑暗执政官驱逐出低级的4D时间线之后,我们第一次睡觉时就被带回了原来的时间线。祂们也证实了我所看到的,也就是说,我们粉碎了这些黑暗执政官,他们被永远消灭了。有些人已经到了更低的3D地球。

因此,我们的救援行动取得了圆满成功。黑暗执政者们被我们的能量场所困,它们以为已经战胜了我们,尤其是当我们早上开始争执的时候。但这一切都是更高领域的一个计策,然后适当的时机出现了,当我们意识到危险时源头的全部能量通过我们的能量场释放出来,并指向了这些执政官,他们被这种方法立即歼灭或驱逐出这条时间线。

我自己立刻感到一种巨大的解脱和一种特别的胜利感,尽管这个故事的真实背景当时我并不知道。但我对卡拉说,这绝对不是一次对我们个人的攻击,而是一次全球性的清理,就像过去曾经发生的那样,可能是我们扬升之前的最后一场战斗。这个评估是正确的,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是我们在更低的时间线上赢得了这场战斗。

星期天,我一整天都兴高采烈,晚上卡拉的孩子们和他们的朋友来我们家吃饭。这是一个非常顺利的夜晚,与我们过去几天的负面经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种积极的情绪也持续到周一,因此耶洛因可以在下午来找我们,告诉卡拉最近发生了什么。突然间,我们经历的所有事情都摆在了一个合适的位置。

从那之后,我就有一种无敌的感觉,我知道我们不仅已经扬升,而且,通往这一目标的人类最后一道重要的障碍已经消除了,从现在起,我们能够实现我们所希望的任何目标。仅有一点需要提及,卡拉的身体应对这种平行现实的转移要比我差一些,她后来仍然非常疲惫,但很快就康复了。

下面是耶洛因的信息,关于我们转移到一个更低4D时间线,去消灭一群奴役人类的邪恶执政官,他们想发动毁灭性的第三次世界核大战。

 

“我们的时间线”耶洛因6月17日的信息

我们是耶洛因!在这个爱的时刻,处于这个盖娅、这个全息图上最高的光层面向你们问候。

许多情况发生了,这导致了黑暗势力最结实的口袋中最不受欢迎的人的死亡。你们再次将他们的命运设定为完全彻底的绝望

我们要确认的是,你们最近几天不知不觉中被重新安排到一个更低的时间线上。这次行动在灵魂层面上得到认可,以便从一条更低的时间线表达中清除一大批躲在据点的恶毒能量/执政官。

你们已经同意搬迁到这个层次的表达,并需要快速而精确的重新定位。为了准备这次搬迁,在你们重新定位之前,有必要将你们暴露在沉重、密集、强烈的负面和利用能量之中【在我们访问白岩期间发生的】。

暗淡的阳光、冬天寒冷的天气、以及你们周围从个人和全球政治层面突发的互动议论,都是这种转移的标志。这些天来,你曾经说过,从西方领导人反对光明面的唯一领导人【普京】的非理性行为来看,一场世界大战爆发的可能非常高。

你们逆向进入更低的时间线是必须的,利用你们两人所携带的最高水平的光来表达。

当你们在梦境的状态下抵达时,所经历的磁极反转(乔治是温哥华的海啸,我是飓风)都符合你们自己灵魂的需求。这个层级不是黑暗实体存在的层级/时间线,而是在附近的时间线,一个非常近的时间线,来自飞地,黑暗执政官最后的堡垒,它突然被你们昏暗的光穿透,你们生命的亮度被调暗了,这个策略是为了吸引最后的执政官。

彼此之间的争论削弱了你们的能量,把他们吸引过来,正如你通过第三眼在天花板上看到的,直到突然你们俩都意识到已经犯错了,因此最后阶段就开始了,全面的双向法令和祈求,最终释放神圣力量和纯白光,在一次突然的爆炸中,将这个较低时间线的所有实体沿着一条更新的道路,转移到它们自身再进化的过程中。

接下来的睡眠中,你们回到了正确的时间线。

至于先前你们的能量场与盖娅的合并,这个行动是必要的,因为在离开最高的时间线之前,通过你们的光体与盖娅的锚定,来完成与盖娅的连接。这是确保安全和顺利返回的正确编码。

的确,即便是跨越时间线,你们也是真正的多维度存有。

灾难已经被解除了!

我们爱并尊重你们对这一扬升作出的持续承诺。

我们是耶洛因。

雅恩的传导信息(略)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4/07/our-timeline-travels-as-logos-gods/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我们在罗马的光工作:一个新灵性范式拉开序幕下一篇: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综述
进一步阅读
* 新5D地球的消息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内在的恶魔投射和灵魂年龄的差异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新柏拉图主义的美德、灵魂和存在的概念
* 我们光明的未来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用公理化修正新柏拉图主义
* 2019年5月能量报告
* 阿莫拉的扬升命理学解读
* 先验生物物理学的实际应用
* 先验生物学替代宗教信仰
* 先验医学和生物学基础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