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创造与毁灭的宇宙法则:第一部分9-10
日期:2018-11-3 11:43:48 访问次数: 作者:乔治·斯坦科夫 宇宙法则

Galaxy1副本_9-10.jpg


9. 分离的概念是所有错误观念的根源

地球上的化身实体与整体在能量上的分离,已经揭示了他们的幻觉躯体感知的基本观念,即他们是独特的生物有机体——这渗透在目前人类对自然和社会生活的所有概念中。这些生物排他性的观念已经非常深刻且无形地塑造着集体世界观,以至于这些观念很少受到质疑。实际上,只有当它们彻底失败时才会被质疑,这就是今年达尔文关于人类和其他物种进化论将会发生的情况。

分离的概念与万物一体的本质截然相反——万物一体同时也是我们意识的基本术语,根据终极等价原则,它可以等同于我们的意识。自从1931年哥德尔(Gödel)出版了他关于数学有效性的第一个定理以来,我们知道(或者至少所有科学理论家都应该意识到这一点)在范畴知识体系中,比如科学,宗教和经济学,只要引入一个错误的陈述,就足以歪曲整个系统。

这就是过去的几千年,自从现代人已开始将他的口头思想变成书面形式以来,这个星球上的知识体系一次又一次地发生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它们没有任何价值,并且在人类扬升的过程中,即未来两年内必须消失,因为这些分离的系统对于扬升到第五维度的人类实体拓展后的觉知来说,毫无立足之地。

哥德尔证明,当数学根据内部一致且不带矛盾的公理化原则组织起来以后,正如希尔伯特(Hilbert)在1900年首次提出的那样,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两个根本相反的陈述似乎都是正确的。这种基本的数学悖论被称为二律背反

这个词是由罗素在20世纪初提出的。他是第一个意识到所有人类思想都是U集并包含自身和整体作为一个元素的人。终极术语是意识——它是所有人类想法的总集,这也是一种思想。这意味着,所有人类思想都将整体人类意识作为一个元素包含在内,而后者则相当于我们意识的基本术语,这是万物一体中任何具有觉知的实体对于整体的原始概念。

这个证据显然具有同义重复的特征,这是最终的证据,即整体,作为万物一体中任何一种意识或觉知的基本概念,都具有闭合性的性质。这个证明具有超验性质,超越了当前科学和数学的论证范围。同时,这种知识构建了任何真正科学和超验知识体系的认识论基础。

在理想情况下,后者应该联合所有当前的宗教观点,摆脱它们所有错误的分离观念,所有当前神秘学的观点也是一样,这些观点都没有努力建立一个内部一致的先验知识体系。在实践中,所有世界宗教都应该作为灵性知识的虚假诺斯替系统而被废除,因为它们都没有充分评估上帝,或是万物一体的本质。

上述概念是不言而喻的,应该对读者大有益处。然而,个人经历告诉我们,大多数人都难以理解这一点并融入到日常意识之中。其原因在于,当前的人类物种面临着严重的能量缺陷,为了阻碍人类发现整体性的途径,这些缺陷被他的创造者之一老权柄故意嵌入其生物结构中。这是一个超出本文范围的庞大主题,但一些基本的揭露被公之于众之后,它将不可避免地成为今年下半年理论争议的核心内容。这里我们以后再说。

地球上的人类化身实体最显著的能量故障是左脑与右脑半球在神经功能上的分离。第二个关键故障是仅限制使用实际大脑容量的8-10%。为了保持与源头的分离,智人的基因工程师之一——老权柄故意在其能量结构中植入了很多故障,尤其是爬虫类的大脑(与延髓相连的小脑)。

爬行类的人脑对恐惧模式非常敏感,这种模式也可以借助第四维度的某些先进技术而人工发射,那里的黑暗势力至今仍有效地控制着人类。这种恐惧模式已经被黑暗势力成功地用来降低人类独立的思考、批评和逻辑能力。由于来自银河系中央太阳和和更高领域巨大的高频波正猛烈地席卷着我们的星球,这种情形今年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当前人类其它明显的能量故障是三个较高脉轮与三个较低脉轮被第四脉轮心轮所隔开。迄今为止禁止了地球上的基督意识在人类行为中整合合一的观念。将人类DNA减少为两条股,并且仅使用其中的一小部分来存储信息,是化身人类实体的另一个重要的能量故障,这限制了他们作为觉知存有的感知。

这里应该观察到,现今的生物科学并不知道人类物种的基因缺陷,并将未使用的95%的人类DNA定义为“垃圾DNA”。这一事实也说明了当今狭隘的经验科学将自己的认知障碍归咎于研究对象:科学家们不能理解的,就归入“垃圾”或“暗物质”(进一步的解释见下文)。

重要的是要强调,所有逻辑思维首先是独立思考。正是这种思想在过去的13000年里被老权柄所丢弃,因为他们已经完全控制了这个星球并创造了现代人。这种对人类独立批判性思维的压制是通过两种方式完成的:一是当化身实体从灵魂获得的灵感时,对其原始的独立观念进行转调和颠倒,二是通过建立破坏性的干涉条件,这同时也是地球上所有人类的焦虑状态。这种恐惧错乱的人类思维模式始终缺乏逻辑和真正的公理。这是另一个庞大的主题,应该用一本书的篇幅来进行详细的阐述。

然而,由于智人在基因方面也被光明势力,以及源头一部分化身实体的人类灵魂改进过,即便现代人类与上帝关系的概念已经全然在遗忘的面纱之下,被地球上无数痛苦的化身中埋葬,他们仍然拥有意识到自己与万物一体不可分割的内在能力。

人类被称为是“上帝的火花”。这意味着,任何人类实体总是享有与宇宙逻辑的圣灵(精神,世界精神)——在古代也被称为理则(Logos)或新柏拉图主义中的努斯(Nous)——不受限的沟通。因此,约翰福音的开头说:“太初有理则”,而不是“名”,这并非巧合,虽然在过去的一千六百年里,它在所有现代语言的圣经中都是采用对希腊语错误的翻译。理则也是逻辑思维的代名词——因此是逻辑学,它是古希腊教育的开端和高潮。

这一单一的语义错误,有效地阻碍了所有基督徒对万物一体本质的真正理解,正如笔者在他的理论著作——《新柏拉图主义和基督教》中所广泛阐述的那样。

读者可能已经认识到,到目前为止,本文提到的人类所有核心主题都是紧密交织在一起的,只有当人们从他们共同的认识论起源——万物一体的本质出发时,才能恰当地解决这个问题。


10. 数学的基础危机

让我们总结一下前面讨论的实质。万物一体的所有系统和能级都是U集,并且包含整体=源头=万物一体=上帝=等等(终极等价原则)的本质作为元素。或者正如人们经常在通灵信息中阅读到的那样:人类是“上帝的火花”,这只是对万物一体真实本质的隐喻。

这些知识对于认识所有以数学为基础的科学是非常重要的。让我们用下面数学历史中的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一基本陈述,这个例子几乎被目前所有的理论家所遗忘或故意忽略。

当哥德尔证明,数学无法像二十世纪初希尔伯特和许多其他欧洲数学家所传播的那样,用自身的方法进行公理化,这个基础学科实质上已陷入了基础性危机。这场危机一直持续到1995年,当作者发现了万物一体的宇宙法则,并将此危机作为扭曲的科学意识领域产生的人造物移除。

正如人们所知,数学是人类知识的解释学学科。“解释学”意味着这门学科没有诸如物理学、生物学和其他经验科学所从事的外部研究和探索的对象,尽管这种看法本质上是错误的,如下所示。

数学涉及数字和其他关系符号,这些关系符号是没有外部对象的抽象符号,但最终可应用于外部对象,例如,计算他们的数量。但这些解释学符号是人类意识纯粹的柏拉图概念。虽然它们是真的——否则就没有必要使用数学,但是它们独立于外部世界而存在。

自十九与二十世纪之交以来,这已被欧洲大陆的许多数学家所承认,但这一争端及其含义在英国和美国几乎是未知的,然而讽刺的是,这个争端是由罗素和怀特海德(Whitehead)通过他们发表于1908-1913年的基础理论作品《数学原理》所触发的。

数学基础性危机究竟是什么?它只是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即这门解释学学科不能用自己的数学手段解决危机,并证明其能够像物理学研究外部世界一样有效。该学科评估自然定律,这些自然定律可以在空间和时间的任何一点进行实验验证,也可以独立于观察者进行,例如牛顿的引力定律就是这种情况。

其原因在于,所有自然定律都可以用数学方程来表示,这些方程具有普遍的有效性。这就是为什么物理学通常被认为是一门精确的自然科学的原因,而大多数其他科学,如生物科学和经济学不能声称这种放之皆准的精确性,因为它们无法在数学上被表达。

但是,理论物理学没有努力向我们解释大自然如何依照数学运作;而这门学科是人类文明中一个相当近代的人工智力成就;并且,如果人们假定达尔文的进化论是正确的,这个星球上的大自然应该有数十亿年历史。

像大自然这样一个古老而先验的银河系现象,去适应一个名叫智人的渺小物种的普通精神成就?这是否合适?智人甚至在没有长期战争和破坏的情况下都无法组织自己的社会生活。尤其是,他们仅凭借破坏自然,通过后验的方式结合他们近期出现的适应性数学,却无法提供一个可靠的统计工具,或预测他们自己未来的命运,就像即将到来的宇宙事件将毫无疑问地证明那样……

为了解释智人作为孩子去改变自然母亲本质的这种“母子悖论”,科学家们采用了各种模糊的概念,用“强”和“弱”拟人观的两种术语来总结这些概念,这不过是他们集体愚蠢的另一个纪念碑。

此外,物理学理论家不考虑数学的基础性危机,而把数学当作是充分描述自然的唯一手段,却声称自己是最精确的科学,实际上,这个特权应该留给数学。

这些都是明显的观察和论证,任何具有一定逻辑思维能力的人类实体,在决定研究这种认识论上没有根据的科学之前,应该做出并找到合适的答案。进行这种观察的真正理论家在哪里?虽然没有在地球上,但肯定会在新的五维地球上发现他们,因为这样将是宇宙创造的新先验物理。

如果科学家们甚至没有接近去证明其最佳和独特的探索工具:数学的有效性,并解决其基础性危机,他们如何正确理解万物一体的本质?过去有过解决这个问题的努力吗?答案肯定是——有的。但是当理论家在六十年代的某个时间点,得出他们对这个问题无能为力的结论时,他们决定不再触碰他们所爱的学科中这种“微不足道的不一致”,并漠视这个尚未解决的数学理论问题,把它藏在被科学遗忘的地毯下。

每当有人试图根据德国数学家希尔伯特在他的计划中所提倡的,通过内部一致且不带矛盾的公理化原则来统一数学时,(他的计划被称为希尔伯特形式主义,并且许多数学家在过去已经尝试过)他就会获得两个同样有效的结果:相互排斥并建立了一个矛盾。数学不能证明其自身的有效性。

这种惨败使人们普遍确认到,数学基础性危机唯一可能的解决方案,是在纯粹人类意识的解释学(闭合)领域之外证明其有效性——即在真实的物理世界中。从那时起,这种对数学有效性的要求就成了一种被称为“存在性的证明”。我们将在下面阐明,该证明与“上帝的证明”具有相同的本质,这是所有宗教都知道的末日审判——首先是基督教。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创造与毁灭的宇宙法则:第一部分4-8下一篇:创造与毁灭的宇宙法则:第一部分 11
进一步阅读
* 耶洛因:“自由之泉”为神圣的阴阳能量带来平衡
* 2019.7.25:圣哲曼关于“自由之泉”的信息
* 2019年7月25日,在温哥华为北美安装神圣心轮户“自由之泉”
* 2019年6月和7月神圣心轮门户进一步的扩展和激活
* 2019年6月在意大利北部创造三重火焰的神圣心轮门户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灵魂年龄与奥利金主义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奥利金主义
* 唤醒觉知!
* 我在佛罗伦萨的光工作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内在的恶魔投射和灵魂年龄的差异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