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新灵知:人类进化的飞跃【第七章:光体过程与进化飞跃】
日期:2018-10-20 18:21:01 访问次数: 作者:乔治·斯坦科夫 宇宙法则

第七章_2_副本.jpg


从前面的讨论,我们可以对轮回周期作以下定义:

转世轮回的末世论是人类的意识(心智、心灵和身体)作为灵魂的一个独立的参照点发展和得出的,因而,万物一体对于灵魂和整体来说是自我确认的目的。灵魂在化身的分离中创造了不完美的状态。化身灵魂在历史阶段上所发生的实际进化,只是呈现出社会进化的表象,实际上是为了她回到最初的完美,她与“万物一体”的融合。通往统一的道路可能会有所不同,取决于化身周期和行星的性质,但最终的目标是预先决定的。

1.能量背景

在这一定义的基础上,我们认识到转世周期在几个层面上发挥着作用。首先是我们灵魂个体的发展,她围绕灵魂年龄展开。灵魂发展的每个阶段都对人的意识提出了特定的要求。

婴儿灵魂初次在地球上转世,只能满足身体的生理需求。她无法发展深远的思想、观念、兴趣和行为。因此,社会发展水平较低的主要原因是人口由婴儿和儿童灵魂组成。

现实中,地球上所有年龄层次的各种人口总是混杂在一起。然而,随着人类文明历史的前进,它们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因此,人类的历史呈现出兴盛和衰亡,这取决于在特定的历史时刻化身人口中成年灵魂和老灵魂的比例有多高。

从耶稣出现的新纪元开始,许多灵魂在地球上最后的大播种开始时就完成了他们的化身周期,此后的灵魂人口绝大多数由婴儿和儿童灵魂构成。这也解释了罗马帝国后来的衰落和中世纪的开始,与古代其他的古典时期相比,中世纪在历史上视为“黑暗时代”。

我们的讨论只涉及当前的文明。虽然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过去有几个文明已经完成了他们的轮回和集体目标的周期,并为地球上新的化身实验的展开腾出了空间——那些先进文明留给我们的记忆是神话,比如亚特兰蒂斯。所以,在这里我们将只涉及当前文明和她进化的能量需求。

一个在三维时空诞生的新的自我意识只能与一个全新宇宙的诞生相对应。能量的需求和影响是如此复杂,需要所有7F创造能级异常精细的协调,这种协调远远超出了我们人类局限的知识和想象力。

根据现在的发现,我们只知道人类意识的进化是在大约10000年前的地球上开始的,它是地球上十几万年化身历史的一个产物,还与过去的文明成就联系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我指的不是大多数神秘主义学者津津乐道的建筑、工程、组织程度和仪式等社会成就,而是这些文明已经发展的并传承在这个星球上的,便于当前文明的进化能够展开的高频能量网络。

例如,有些在地理上孤立地区的文明,是由完整的灵魂家庭集体化身而建立的,也就是说,一个拥有一千多灵魂的整个家庭在单个的人类身体中化身。这样的文明以相关灵魂团体为基础而存在。这种集体的化身更容易承受,因为分离的程度比现在的一个灵魂栖息一个身体要低得多。如果这种集体化身不存在于地球上,那么现在这种以个体灵魂为基础的化身实验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存在。

一个灵魂家庭或多个灵魂在一个身体的化身,会将这个人提升到一个更高的频率水平。以这种方式生活的个人,很可能比一个单个灵魂化身的普通人拥有更大的精神力和能量。

这种集体化身的方式被称为“超个体灵魂”,与牧师(6)能量相对应。如今极少运用,只有当一个灵魂家庭承担其地球上的特殊使命时才会使用。在当代生活过的最著名的超个体灵魂的例子是印度的赛巴巴(Sai Baba,后来他去世了),有很多关于他生平的书。

早期文明的许多经历交织在地球星光领域的能量网中——在能量上它是最接近于地球3D时空的7F创造能级,也被称为“第4维度的星光层”。它们储存在那里可以随时取用。这部分资料是提供给正处于各种社会变革困难时期的当代文明的。这种能量相互作用复杂的纯概念会立即让每个人“脑死亡”。它们只能被无实体状态的灵魂世界和一种意识扩展的存有理解。

我在这里提到的这些知识是为了扩展读者对地球三维时空中化身周期能量背景的观察视角,因为当代的神秘学作品主要集中在化身周期的个人层面和直接的业力,并没有注意到同一个星球上无数灵魂集体转世周期整体组织的前提条件。

这种总体概括方法是必要的,因为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即将到来的进化飞跃的线索,它既是集体也是个人的能量现象。尤其对于分析个体灵魂和集体意识之间的紧密关系是至关重要的。要理解这一点,我们必须再次借助个体灵魂年龄的能量特征。

一个在身体中的灵魂化身伴随着既不完整也不始终如一的失忆症。它是人格的生理年龄和灵魂年龄的一个变量。

婴儿在很大程度上与精神世界有一种不受阻碍的接触,尽管他们的父母和成人忽视了这一点,或者大部分时间被否认了。这种接触的强度从五岁开始逐渐减弱,在青春期前的第一个潜伏期(11-12岁)达到最低点。同时,作为成熟人格的小我也开始形成。

从青春期到成熟期,人的实体必须面对社会的外部挑战。在这期间,与灵魂的联系必须非常安静——所有心智和心灵的注意力都专注于处理人生的任务和生存体验的积累。

然而,现在随着许多老年和成年灵魂的出生(从1988年开始),他们在基因上享受一个与他们的灵魂和最高领域更开放的通道,同时也保持着作为成年人的这种媒介能力。这是有可能的,因为他们已经到达了一个能量变化的地球,这个地球从1987年开始进入了进化飞跃最激烈和最后的阶段。

与灵魂的联系在成年时显著增加,尤其是在第4个十年之后,此时个人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经验,能够认识到人类制度和行为的虚幻本质,并在心理上准备好让自己与旧的集体信仰保持距离。

在不同的灵魂年龄阶段可以观察到类似的遗忘症曲线。婴儿灵魂很大程度上享受着与精神世界不受阻碍的联系。由于她是所有化身灵魂中最焦虑的,她感到被不公平地扔进了第三维度的冷酷世界中,为了生存只能解决一个尘世化身的最低需求。

儿童灵魂就像五岁以后的孩子一样,逐渐失去了与内在真理的联系。她的注意力集中在外部世界,小心翼翼地探索着,一步一步地开始征服。任何为了探索外部世界而进行的物质和心理活动,都得到适当的心理波的支持,这种波从灵魂流出,并被化身实体感知为一种“生命消耗力”。

人在某些时候有任何一种不适、懒散和隐居的感觉,都可以用这种力的撤出来解释。只有极少数的老灵魂才能意识到灵魂消长的能量,并适应它们的节奏,同时克服他们的恐惧结构,这是为了生存而进行各种人类活动的冲动所决定的。婴儿灵魂无意识地感知到这样的刺激,但也以一种非自愿和本能的方式跟随这种自然愉悦和反射式的节奏。

儿童的灵魂开始忽视来自灵魂的这种生命消耗力的节奏。因此,这些人往往注意力不集中、易怒、肤浅、永远不知道为什么不快乐。他们就像小孩子一样,在体力达到极限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它们的疲劳和烦躁。这些灵魂大多会在一生中选择接受保护,并谨慎地对待尘世生活的挑战。

他们像小孩子一样需要有一个基本完整和可管理的环境:一个大家庭,或社会活力较低但关系牢固的传统社会。由于在这样的国家里医疗服务不足,儿童的死亡率很高,如果他们一旦不能应付他们化身的挑战,很可能会过早地离开人世。

婴儿和儿童灵魂主要居住在许多第三世界国家。例如,这种情况可以从许多艾滋病高发病率的亚非国家中看到。在发达国家的农村人口中婴儿和儿童灵魂的比例也很高,通常来说是最保守的一群人。

最大的失忆症出现在年轻灵魂身上,她们也是最愿意否认高我存在的人。她很想知道在3D时空里自己能干出些什么成就来。作为战士能量的载体,她想战胜和操纵物质和人,且经常表现出一种鲁莽的勇气,这也会给她带来很多好处。年轻灵魂的这种品质我们也可以从年轻人的狂妄和鲁莽的性格中观察到。

年轻灵魂的体格通常很健康,即使他们不注意自己的身体需求也很少生病和身体残疾。这种天生的健壮是灵魂所需要和编程的。年轻灵魂的身体是最稠密的能量层,被最低频率的恐惧包裹着,以牺牲灵魂维度为代价来很好地适应尘世分离的环境,同时阻断了内在矛盾的回流。

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能量结构,年轻的灵魂对超验的知识是难以理解的,并强烈否认真理的内在声音。因为他们专注于社会的成功,他们害怕任何个人的失败。当一个年轻灵魂变得富有时,她身边总是围绕着和他一样相同灵魂年龄的富有成功人士。失败者之所以被年轻灵魂完全鄙视,是因为她的第四心轮在这个灵魂年龄阶段仍然是关闭的,她很容易地将自己的失败归咎于他们。失败者和持不同政见者被排除在外。他们的社会责任心非常薄弱。

富人生活的郊区,为研究年轻灵魂的生活和行为提供了最合适的研究模型。对外部世界的不安全感所造成的情绪压力,可以通过测量房子围墙的高度精确计算出来。最高的围墙可以在慕尼黑地区找到,比如格林伍德(Grünwald)——它是百万富翁们生活的郊区。德国收入最高的另一个百万富翁地区是施塔恩贝格(Starnberg),最近拒绝批准在他们的社区里建设老年人居住的社会养老院,因为担心打扰他们的宁静生活。

当年轻的灵魂失败时,她总会在别人身上寻找失败的原因,或者把自己的不幸看作是一个糟糕的命运。她不懂得个人的恩典、怜悯或爱,把社会的秩序留给无情的法律和她的看门狗。一个年轻灵魂的这种体验,相当于她失忆症的程度。因为心灵内在的维度对于她日常肤浅的意识来说仍然是隐蔽的,所以她的灵魂计划不需要她去换位思考,因为这会使她感到困惑,并引起内心的怀疑,或者会促使她表现出公民的勇气,与不公正的社会规范作斗争。

年轻的化身灵魂享受这种不加批判的舒适生活,并顺应美国的格言:纯洁的社会成功是征服,“与众不同是不体面的”,让社会失败走向灭亡。她认为她的生命是一种螺旋式的上升过程,生命质量的提高始终以拥有更多的有形物质和金融资产来衡量。年轻灵魂始终倾向于安逸、注重物质主义的一生,这样她们就不需要体验任何深刻的情感冲突。这些体验会一直会保留到成人(成熟)灵魂的周期中。

但有一点必须强调,尘世间每个灵魂在自由意志的选择下,都与这些希望在地球上处于统治地位的年轻灵魂有合作的计划和协调。一个年轻灵魂的生命和老灵魂的生命同样珍贵。因为年轻灵魂所创造的各种各样的体验,一个老灵魂在她的年轻化身周期结束时也创造过。

从垂直(纵向)的角度来看,这方面应该是很明显的。但是从当前化身的横向角度来看,成年和老年灵魂对当前的生活条件有许多东西需要考虑,因为这些生活条件是由大多数的年轻灵魂所建立和支配的。


2.耶稣给地球的化身历史所带来的能量影响

在过去的两千年里,人类的历史是按年轻灵魂的需求而决定的,自那时以来她们一直占人口的多数。随着耶稣基督的出现,他们登上了历史的舞台,耶稣的使命是让当时占人口多数的儿童灵魂进入年轻灵魂的周期

当他被钉上十字架之后,体验的是一种濒死的经历,他可以提升并变成一个多维度人格。他在自己有生之年已经完成了光体过程——所以他可以运用他优质的能量进行许多治疗的奇迹。这里我指的是基督教的神话,这个神话就像地球上的高频能量一样,来自两个真实实体的故事——约书亚(Jeshua)和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斯( Apollonius of Tyana),他们的生平被猎户座帝国合并成一个复合体,用来制造基督教神话,以便进一步愚弄基督教的信徒。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只是由星光层精心安排的一幕舞台剧,为了实现通过《旧约》中的先知预言来打动那个时代儿童灵魂们的单纯思想。

耶稣的巨大影响既与他的受难无关,也与他布道的时间短促无关。他甚至在他的家乡生活中都不出名。但他对人类历史的巨大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使许多人感到惊讶的是他在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之后作为多维度人格的积极使命,在教会会议期间是他使命最频繁的阶段,持续了大约400年,因此他变成了一个跨阈灵魂(transliminal soul)。这个术语需要特别注意,因为它在即将到来的进化飞跃中起着重要作用。

耶稣是一位老灵魂的最后一次化身(第七级)。他是他的灵魂家庭、他的灵魂部落(七个灵魂家庭组成)和他的灵魂联盟(7×7灵魂家庭)的最后一个灵魂。他的灵魂联盟中的大多数家庭已经离开了第五维度的灵魂世界(灵魂还在转世周期中停留的地方),并已在父系因果世界中结合成了新的实体联盟。灵魂家庭的转世周期,最终都是以所有灵魂结合成一个新的实体而结束。这种转换发生在对刚刚完成的化身周期的彻底评估之后,这导致所有化身体验的融合。其结果是频率急剧增加,使得灵魂家庭作为合一之丹进入到因果世界。

因果世界是7F创造能级的一个独立维度,其频率比灵魂能级的能量频谱更高,后者仍然以一种或另一种形式参与轮回周期。因果世界不再与物质三维时空很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或像灵魂居住的星光界那样仍然处于轮回的周期。

然而,因果世界大约每隔2000年向地球派遣一名代表,执行一项高能量的使命。耶稣就是这样一个代表。在他受难之后,他可以改变他的身体外观并通过变形(宇宙扬升)让自己进入更高领域。他因此就变成了一个多维度的人格。在这个嬗变过程中,他能够利用从他的灵魂和灵魂部落获得的全部经验和知识,来化解他的世俗人格和意识的边界。

自此,他所获得的知识和能量也包含了来自因果世界的精神元素,这些精神元素与耶稣的灵魂家庭是相异的,他本人也不知道他所旅居的梦境状态处于第五维度的星光界。人类的身体以耶稣之名变成了一个能接收因果世界浩瀚宇宙能量的容器,从那之后,地球上的基督意识便会起作用。

“升天(扬升)的基督”便成为了一个跨阈灵魂,一个从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中解放出来的灵魂。这样的灵魂与国王(7)的强大能量结合在一起。一个现实中的跨阚灵魂代表了因果世界所有七种能量的融合。

耶稣能够在任何地点实现显化和非物质化,直接影响了基督教早期时代的人们。他也可以通过心灵感应和梦境非常有效地影响像保罗这样的早期基督教会的主角。“圣灵”的概念作为圣灵降临节的奇迹,也可以归因于基督意识无所不在的影响。

光之完形耶稣是因果世界的能量变频器,他在他灵魂家庭的协助下,将这些能量带给地球上的化身实体,只要他还在尘世间徘徊,这些灵魂家庭必须在星光领域等待与他们的最终合一,进而过渡到因果世界。教会中所有被称为“圣徒”的人,都受到了如灵感、意愿、梦境或异象这种能量的影响。许多人还看到耶稣直接出现在他的水晶光体中。

每一个被他的能量所感动的人都被他的能量转化为一种宇宙之爱和恩典的感受,这种感受在当时还只是理论上知道,但还没有被实践过。所以人们无法把耶稣和凡人区分开来。

一个跨阈灵魂的影响力首先在于她能直接传递她的星光能量。如果一个实体碰巧在她附近,多维度人格的星光能量场会打开这个实体的所有脉轮。这种效应可以被处于狂喜或恩泽状态的人体验到。通过因果世界所触发的远距离星光能量作用也可以获得同样的效果。

所谓的“精神启蒙”在基督教中起着核心的作用,一些先进灵魂年龄的神秘主义者和圣徒也体验过,它是一个充满活力的过程,并导致所有的身体脉轮暂时开启(见第九章)。化身实体经历了这种巨大的情感激荡的方式,消除了他的心灵和心智的界限。

一个处于领先顿悟的人会被爱的星光力量所吞没,他的情感和感官受到深深的震撼,他将从一个不朽灵魂的真实存在中觉醒。在这一幕中,尘世人格体验到无条件的恩典状态,她像她的灵魂一样不朽,而她尘世间所谓敌人是她的灵魂兄弟姐妹,和他在一起,永远相爱。

总之,突如其来的精神启蒙过程代表着失忆症的大规模消退。在这种情况下,人类化身的存有只能短时间停留在他们发育中的高能量光体的涌流状态,因为他们在这样的顿悟中所获得的星光能量强度之大,很可能会烧毁他们的肉体血管。但这一事件会铭刻在他们的脑海中,并永远改变他们的人格结构。

最重要的神秘主义和基督教经文这样写下这个体验:他们精神成果难以用语言描述。甚至圣灵降临节的奇迹也是这样的一种集体顿悟,参与者可以突然想起他们过去的转世和说过的语言,并从前世的记忆中认出彼此(就像目前终结时代中许多PAT成员的情况)。在灵魂层面上对这种能量体验的记忆,成了产生宗教的原材料,但随后便僵化为无意义的仪式。

一个跨阈灵魂所具备的即时高能量效应,承载着因果能量所对应的高频能量,从而导致顿悟和突然的启示。因此启示是一个纯粹的能量过程,与宗教无关。宗教是对这一神圣经历的一种假设的、人类中心主义的解释。从这个意义上说,它甚至不是神圣的,因为“神圣”的概念也是世俗的概念。从更高领域来看,既没有神圣也没有宗教的神秘主义,只有纯粹的能量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因为光体过程可以被描述为“分期的启示”,其中真正的顿悟是伴随着扬升和与源头幸福地融合而来。这种宇宙体验无法用尘世的标准来衡量——它是无限强烈的。因此,光体过程与当今的基督教无关——它只是拉开了它的最后一幕,也被称为“基督的第二次降临”。

跨阈人格的光体是不朽的,不需要食物或性。由于它的高频振动,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可见的。当一个跨阈灵魂的能量把自身显化为人类存有时,会缓解在场者的焦虑,加速他们的能量转换。当她临在时,化身灵魂会突然处于精神顿悟的状态,暂时解除其失忆状态。这种异能只能由一些成年灵魂和老灵魂才能展现出来。

所有年轻和不成熟的灵魂感知到一个跨阈灵魂的能量,都会极度不安和不快,因为它强化了他们个性中的内在不和谐。这就是黑暗实体憎恨光的原因。这样的灵魂无法从一个跨阈灵魂的能量效应中受益。

为此,在她周围会形成一群行家,他们会用翻译稀释这种冲击感,并用一种可以被年轻灵魂理解和接受的语言方式传播跨阈灵魂的教导。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个跨阈灵魂在地球上扮演的是一个多面(多维)人格的角色,这种情况下,行家圈子代表了她的个人多面体,这种多维性只能通过更高的星光领域的协调才能真正地展开。

每一个多面人格是否也是一个跨阈灵魂呢?或者说是否也携带着因果世界的能量呢,在这个问题上我不能肯定地回答。我的直觉告诉我,有可能存在在没有因果世界的能量支持下,无论在地球时空还是星光世界都不受限制的多维人格。但这种区分是是没有必要的,因为万物一体的所有系统都是U集。


3.进化飞跃和光体过程的原因

这个讨论对人类即将到来的进化飞跃有什么影响?

光体过程目前正以某种相应的方式影响着所有的化身灵魂,导致他们身体频率的增加,对应于化身灵魂的实际年龄,在其灵魂计划中进行编码。

成年和老年灵魂在他们的灵魂进化方面比其他群体要先进得多,他们将直接经历光体过程。婴儿、儿童和年轻灵魂,他们的身体被密集的、低频率的层级所包围,他们所体验的光体过程主要是经历一种价值观的根本转变。这种心理转变伴随着最密集的恐惧层缓慢地退化。所有的老灵魂(靛蓝和水晶孩子)基本上已经移除了这些恐惧层。当他们以更高的频率振动时,可以吸收光体过程的能量,这是一个频率持续增加的过程,能更好更快地将碳基身体转变成水晶体。

这个过程是个人化的,也有可能出现偏离这种规律的情况。比如新的阻塞被引入,旧的阻塞又被消极的心态(恐惧)强化,从而使之停止。这样的话,此人必然会提前结束他们的化身,比如死于各种疾病,待以后某一时刻重新进行尝试。

地球人进化飞跃能量现象的核心就是光体过程,其中还包括自1987年(第一次谐波宇宙)以来发生的其他影响深远的宇宙能量过程。如果为了教学方便,可以将光体过程按照12个步骤(阶段)进行划分,那么,到1999年为止地球上所有的人口至少处于光体过程的第三阶段,当然这些步骤实际上是同时发生的,划分并没有实际意义。扬升只有到达光体过程的第11阶段完成之后才有可能。

关于这个主题的更多细节,我推荐读者阅读塔希拉·塔奇伦的《光体过程》一书,其中包含了对这个过程的一个热门的学术介绍。遗憾的是,在这本书简短的描述中没有讨论光体过程的精神和肉体方面的内容,在我看来,这是作者最大的障碍。这些临床症状应该用先进人格作为例子进行专门的阐述(比如,11年后PAT成员在该网站上讨论的情况)-注7。

注7:即使本书介绍了光体过程的12个步骤(阶段),讨论了心理、精神和躯体方面的重要和必要的转变,我也只能在非常有限的范围内确认这些类型。主要是它的实际价值很有限,因为星光能量波的巨大强度进入生物身体带来的是根本上的转变;后者还伴随着在这本小册子中根本不会讨论的难以忍受的肉体痛苦。由于大多数人在他们的光体过程启动,人格与高我的心理重组在际时,会受到一些老灵魂这样或那样的影响,因为神秘学圈子里有一种倾向,为了在即将到来的困难面前消除他们的恐惧,他们诉诸于弱化和有目的地美化这个过程的艰难程度。我担心,当许多神秘主义者完全进入光体过程时,会被一棒子敲醒。

在这里必须清楚地说明,只有处于老灵魂周期第七层并处于最后一次化身的老灵魂,才能获得通过宇宙扬升来终止当前化身的能力。据粗略估计,目前地球上有大约200万至500万老灵魂,其中只有一小部分会在未来10年(在2001年夏季写这本书的时候到2012年,在当时,这是一个相当好的预测)中达到了扬升的生理年龄。

启示录的(希腊文:显现,启示)进化飞跃将随着合适的人的第一次扬升开始。在圣经中,这个过程被宣布为“基督的第二次降临”(希腊文:parousia)。这个人将是一个跨阈灵魂和在地球上履行使命的因果世界的代表。他的出现将在集体层面引发一场精神革命,并将导致一场根本性的社会范式转变。

唯物主义的进化论将被认定为是错误的,精神高于物质终将被接受。科学、宗教、哲学和伦理学将陷入人类现代史上最大的认同危机。流行的伪科学性质的旧观念将很快被抛弃,取而代之的将是宇宙法则新理论的新世界观。固守旧行为模式的人会很难转变,因为他们割舍不掉造成许多人间悲剧,凭空印刷出来的东西。

由于我们的物质世界是我们思想的反映,它将在这场范式转变之后崩溃,并将被新的社会形式和规范所取代(内即是外,外即是内)。特别是目前的经济和政治秩序将被终结。现代社会所依赖的政府、金融、生产和权力垄断、竞争、国家分离等等所有的有形原则,将被真正的灵性原则所取代。

我们能很容易看出,这些变化主要影响的是年轻的灵魂,第一个多维度人格的扬升将转变他们的世界观,他们将进入成年灵魂的周期。

年轻灵魂建立了一套集体的信仰和教条,并得到了政治家和商界领袖,以及在科学和文化领域中他们的追随者的深刻认同,除了少数局外人之外,这些信仰还没有被大众质疑——这也是作为年轻灵魂的社会领袖最在乎的,只有当新的跨阈灵魂正式显身时,它们才会被认为是虚假的(注释8)。

注释8:我们应该从西方国家的精英对最近在纽约市发生的恐怖袭击的疯狂反应中思考。对外诉诸武力,对内采取压制和不民主的措施,不论是政治家还是媒体人士面对全球混乱的反应都是年轻灵魂的小我病兆,在未来的几年中这些混乱将进一步加剧。政客和那些循规蹈矩的媒体对一些知识分子独立和深思的声音所进行的残暴压制和卑鄙评论,是这些年轻灵魂心理焦虑病症的一种表现,他们将慢慢地感到,并确信无疑地感到,他们将一无所有,绝对没有任何事能“被控制”了。

新的跨阈人格将演示像心灵传输、心灵感应、能量疗愈、克服时空和多维度的障碍等各种灵魂高频能量的能力。然而,许多的年轻灵魂将拒绝接受人类存在的真正本质,会过早地离开这个世界。其他人将彻底改变他们的世界观,并开始向灵魂的影响力敞开大门。

意识上的界限一直会随着人们对当前事态的幻灭而被消除、这意味着由年轻灵魂建造的、只为他们狭隘需求而制定的社会结构将同时崩溃。一旦人们开始集体质疑,任何结构都不可能持续更久,因为它缺乏作为一个矩阵维持在3D或任何其他更高实相中的精神力量。

外部世界只是内在灵魂维度的投射。由于外在现实与内在世界是在一个闭合的循环中相互交织的,所以内在图象被投射出来,并具体化为先入为主的现实,这反过来又决定了人的意识,人的任何内在精神转变始终将伴随着外在的转变。对许多坚持旧观念的人来说,这种转变将以天启的形式出现,而这个词的贬义方面将被某些人真切地体验为灾难

当人民对这种转变已经迫不及待并确认它的必要性(就像PAT的成员一样)时,将开始经历一个狂喜的进化飞跃事件,它将成真。那些大洪水“前夜”(屠格涅夫笔下的小说)的人将饱受他们焦虑的煎熬,他们将要体验的这种内在现实是一场外部的灾难性危机。

这种在人类期望中的心理二分法将暂时分离人类的命运。《新约》中对这一末日时刻的重要过程作了明确的预言:

“他们在大洪水来前的日子吃喝,娶了妻,结了婚......直到洪水来临,把一切都冲走了:就这样伴随圣子而来。那时,有两个人在田间。一个被带走,一个被撇下。两个人在磨坊里磨蹭...一个会被带走,另一个会被留下来。(马太福音 24、38-41)。”

成熟的灵魂在这个过程中会经历什么变化?要理解这一点,你必须牢记成年灵魂周期的需求。虽然年轻灵魂通常享有健康的身体,人类物质身体脆弱而短暂的体验则留给了成熟的灵魂,他们现在才会有勇气探索这个充满恐惧的现实存在的极限。

这一发现非常清楚地表明,疾病绝不是目前医学上所假设的身体上的机能故障,而是灵魂故意制造的体验。总得来说,疾病是精神焦虑的一种表现,这种焦虑不能被大脑直接感知,因此在身体层面上表现出来。它们是灵魂学习的工具,她用它来锻炼人的心智和心灵,使它们能够在充满恐惧的人类环境中受益和成长。

因此,只有当实体的心态发生变化,锚定在灵魂计划的基础上充分学习并吸取教训时,慢性病才能被完全治愈。所以,当成年灵魂面对疾病时,她要学会处理自己的恐惧,并以独立自主的方式对待它们。

年轻的灵魂免于经历这样的体验,是因为她还没有准备好面对自己内在的恐惧。在这一领域,人的自由意志被赋予了广阔的空间,也就是说,化身的实体可以有意识地决定体验健康或疾病的状态。在这两种情况下恐惧程度就是指标,它投影在身体层面上的表现为不舒服。

因此,许多成年灵魂正在经历各种疾病的增加和积累,这些疾病对他们的折磨简直可以用“晴天霹雳”来形容,这样才能把他们从“普通的人流”中拉出来。成年灵魂渴望在进化飞跃真正发生之前,完成身体能量场的业力使命来获取宝贵的经验,使她能够完成不同的要求从而进入老灵魂的周期。

这些疾病具有双重功能:第一,它们是灵魂计划的一部分;第二,“生病”的人会获得社会的矫正,使她从日常的家庭生活和工作中抽身出来,开始反思自己和周围的世界,使他们能够对即将到来的进化飞跃做好心理上的准备。他们还有机会克服自身的根深蒂固的恐惧,在精神上让自己的心灵变得坚强。这会对光体过程产生积极的影响。遗憾的是,许多成年灵魂并未意识到这种体验是一个机会,进而试图在这一过程中故意阻止他们的灵性成长,顽固地坚持他们过去习惯性的幻觉。

老灵魂在灵性进化的道路上是漫长的。许多的老灵魂目前在生理年龄上也很老(50岁以上),他们是进化飞跃的先驱者。他们在二战以来最黑暗的时期为人类服务,用他们的高频能量场默默地支持着盖娅和人类的嬗变。这些恒星种子中有许多人完全是在孤独中前行。

他们的贡献在世俗中无法获得恰当的评价。在星光世界的非实体状态中才有可能。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到了体力承受的极限,正慢慢对期待已久的转变失去信心。这些人将从这本灵知书中获益良多,他们应该在一起讨论。与志同道合的老灵魂在一起会给他们带来勇气,提高他们的频率,这样他们就能随着第一次扬升的正式开始体验这个过程(11年前的2001年,我所预测的这一剧情在2011年通过这个网站把PAT成员凝聚起来而实现了)。

第一个扬升的人,将是一个多维度的人格和一个跨阈灵魂。他将透彻理解人类的世俗经验和成就,并把它们结合为一种新的,与7F创造能级的精神相一致的教学。尘世的世界观必须与宇宙精神融合、和谐和统一。这个调整将需要一些时间,并将在几次浪潮中发生。

第一个重大的嬗变,也可以描述为一次灵魂的性高潮,预计将在2008-2012年之间发生。性高潮的概念并不是任意选择的。在这段时间里,情感上的愉悦和身体上的痛苦将融入一种新的能量状态,新的实相会瞬间打开人的意识。就像每一次性高潮一样,它将伴随着震颤,从今天的角度来看,这将引发人类社会快速和难以想象的根本性嬗变。

至少从有组织的宗教角度来看,“新基督”是一个真正的“反基督”,因为他将展示与上帝的任何精神交流,也就是说,与个人灵魂和精神世界的交流不需要通过一个有组织的机构来监管,而应该是与个人内在真理之声的一种亲密的对话。作为光体过程的一部分,他将指导人们与他们的灵魂互动。

刚刚进入成年灵魂周期的年轻灵魂,他们新进化出的独立精神将帮助他们轻松逃离当代宗教组织的圈子,这些圈子是过去他们用来操纵和阻碍他们精神发展的。有组织的宗教团体将被新的灵性人民和平地抛弃,而不再像过去的无神论者那样充满仇恨。旧的宗教就会被他们像一件旧的、太小的紧身衣一样脱掉。这样一来,当前有组织的宗教将迅速崩溃并从现场消失。

实证主义科学也同样如此,作为决定当今人们生活的最重要的知识体系。这个根本错误的认知系统将被新的万神殿和宇宙法则的灵知永远取代。这种灵性上的洗心革面所带来的全面的后果将超出今天人类理解的范围。这也是我所有科学和灵知作品的中心主题。

只有在范式转变的第一幕发生之后,才会有更多人从跨阈灵魂周围亲密的人那里获益而提升。肉体和世俗人格的溶解,并且她与灵魂和通常被称为超灵的灵魂家庭的融合,会在她最后化身的旧灵魂中唤起一种新的恐惧。在漫长的轮回过程中,她已经习惯了结束时最后一次转世的物质容器和尘世的生活,对跳进她在更高领域新的、正常的多维存在的无实体状态中会感到一种新的恐惧。

许多将要扬升的灵魂将不会回到地球,但可以选择与其他灵魂姐妹融合,继续他们进入因果世界的旅程。她们会作为纯粹的能量以支持嬗变时期的地球。

其他的老灵魂将效仿第一个扬升人格回到地球上,作为精神领袖在这一艰难的过渡时期为人类服务,并以无条件的爱与他连系在一起。对一个已经完成了化身周期的灵魂来说,她最希望的莫过于与她的灵魂兄弟姐妹团聚并一起向无忧无虑的因果世界过渡。

这些被称为“扬升大师”的人将作为多维度人格来协助和调整人类向新维度的转变。他们将在地球上引进新技术,这些新技术将由广大年轻和成熟的灵魂实施,并将向人们展示新的灵性方式的社会生活。他们将确保当前人类顺利平稳地转变为一个以爱为基础的社会

因此,他们将取代像政治人物和商业领袖等在旧体系中无能的代表。新的扬升大师将能够在没有重大灾难的情况下管理人类的新机构;他们将协调新技术和新社会形式中人力资源的有效分配,他们将传播和监督这些资源。这种融洽合作的首要目标是克服全能的扬升大师和所谓“凡人”之间的分裂,不发生巨大的社会冲突,并造福全人类。

新的灵性人类与他的灵魂和宇宙精神和谐相处,并以爱和建设性干涉的信念行动,将放弃目前以恐惧为驱动的权力结构——民族国家,因为它们只会阻碍在灵性上的进化。就像所有的宗教一样,民族国家也会像一件旧衬衫一样被脱掉——它将从新地球上内爆和消亡。

新的灵性人(Geistmensch)(注释11)将更愿意与志趣相投的人生活在乡间的小社区里。由于新技术的出现,这些社区将完全自给自足,也就是说,它们将在7F创造能级的新能源基础上实现分散、高效的能源供应。新灵性人类将以一种全新的方式组织农业,因为他们知道人类在这颗行星上只是暂时的,并且他不能拥有这个神圣地球的土地,而只能负责任地把它当作自己饮食的守护者。因此,这块土地将远离“邪恶的酿酒师”,并赠给“好的酿酒师”(马太福音21,22-41)。

注释11:“Geistmensch”(灵性人)一词最初是由鲁道夫·斯坦纳提出的,虽然他以一种相当模糊和模棱两可的方式使用它。人们可以解读斯坦纳和众多在20世纪初有影响力的专家对进化飞跃和光体过程的预告。这些最后第二波老灵魂在地球上为真正扬升过程的开始作了准备。任何时候都会有灵媒天赋的人根据他们个人和社会的成熟度保存着人类的神秘学知识。

新的、环保的、以生物农产品为基础的后工业化科技将被引进和发展。公社领土上的基础设施将经过其成员的共识,并与周边的城市合作而建立,秉持共善的精神来管理。直辖市将通过互联网或新概念网络进行通信,并以利他的方式交换专有科技和产品技术。不再有专利或垄断,因为所有的科技都由星光领域提供,整个人类都可以使用。每一个城市都将以新的生物能量疗法为基础进行有效的自我医疗。在一个基本没有恐惧的精神文明社会中,疾病的光谱将发生明显的变化,并将急剧减少。

新的个人意识将是全行星的(新词),每个人都将感觉到与全人类的需求联系在一起。这种高度的个人责任感使得成文和强制实施的法律变得没有必要。不端行为将受到爱的对待,在充分了解个体灵魂作为新地球的共同创造者需要这种体验的基础上,任何人类的法律都不可以对其实施惩罚。目前的司法权是主要年轻灵魂和他们思想的产物,是基于他们不可知论的原型,因此,被歪曲的犯罪和惩罚观念,将被永远废除。

在大多数年轻灵魂的思想里,“罪与罚”(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部小说)的主题占主导地位,现代电影中的艺术情节对它的选择中可以证明是一种示范效应。近几十年来,大多数电影,尤其是好莱坞的电影只生产一些司法剧、暴力犯罪(侦探题材、不道德的题材)、野蛮的私刑(西部片、动作惊悚片等),其中的司法机关往往是失败的,原始的正义感是以无所谓、极具破坏性的野蛮行为为代价,而这些行为方式存在于现在(现实题材)或未来(科幻剧)。无论是动机(贪婪、自私、竞争、缺乏爱、精神失常和心理变态、暴力倾向等),还是主角的行为(暴力犯罪、各种破坏性活动)几乎完全反映了年轻灵魂的世界观——在这样的世界里,她的精神生活和感觉很舒服。否则,我们如何解释“block busters”这样的好莱坞电影能大获成功呢?这些低俗的主题是年轻灵魂最基本恐惧的投射,其中的未来版本经常表现得比他们现在丑陋的品质更为可怕和夸张。

比如,除了将人类置于暴力的前台之外,几乎没有电影以严肃的方式来对待诺斯替主义的主题。此外,所有的电影制作人都缺乏恰当的艺术手法来恰当地处理这些问题。少数“认真”对待科学主题的电影,像介绍著名科学家传记一类都带着令人尴尬的幼稚,什么是科学,最重要的是知识究竟意味着什么。这样的电影是年轻灵魂不可知的、原始天性的反映,他们根本不关心真正的知识。

每一个化身的灵魂都选择从任何罪恶中获得她各种世俗的体验,并只遵循业力平衡的宇宙法——有一种观点认为,耶稣打算通过所谓的受难重建地球是枉费心机——但慢慢的,在人类的进化飞跃之后,耶稣的愿望就会获胜。

这些过程将在新地球和人类平均寿命的时间跨度内完成,因此,大多数读者仍然能享受并参与这些转变事件(写到这里,我清楚地记起我当时在想2012年后在新5D地球上的过渡期,虽然我忍住了,为了不吓到我的读者而没有讨论“大规模扬升”,否则他们会认为我是一个疯子。在2001年的新时代运动中,甚至没有“2012年大规模扬升”这个主题,即使在我2011年出版了我的新书《创造与毁灭的宇宙法则》时,大多数光之工作者仍不相信这种扬升剧情,并对这个观点感到愤慨,但同时这个剧本已经成为了所有通灵管道和神秘学来源公认的结局)。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新灵知:人类进化的飞跃【第六章:灵魂的化身周期】下一篇:新灵知:人类进化的飞跃【第八章:光体过程对精神、心理和躯体的影响】
进一步阅读
* 新5D地球的消息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内在的恶魔投射和灵魂年龄的差异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新柏拉图主义的美德、灵魂和存在的概念
* 我们光明的未来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用公理化修正新柏拉图主义
* 2019年5月能量报告
* 阿莫拉的扬升命理学解读
* 先验生物物理学的实际应用
* 先验生物学替代宗教信仰
* 先验医学和生物学基础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