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建立扬升后的三个灵性世界中心 - 第二部分
日期:2016-9-15 17:29:00 访问次数: 作者:乔治&卡拉 其他

微信图片_20180831150226_副本.jpg


The Creation of the Three Spiritual World Centres of Ascension 

—Part II—

2016.9.15

能量事件记事2016.8.17-9.14


2016.8.17

我整晚都梦见我在教人们宇宙法则新理论。由于人们无法掌握这个高度抽象的理论,我提出了一系列问题,通过这些问题我可以锻炼他们掌握抽象概念和科学内涵的能力和评估他们的成长。我的学生用这种方法在理解宇宙法则及其对生活和社会的影响方面取得了快速的进步。


2016.8.18

今天晚上,我一直梦见我是源头,在源头内部正向在地面上的卡拉释放大量的能量,她将这些能量分配给人们,同时测量他们的觉醒程度。这一程序与人们开放接受我们突起的能量场而引入的宇宙法则新理论有关。这个活动在整晚持续了几个小时都没有中断,甚至在我醒来去洗手间之后仍然继续,与8月18日强大的Sturgeon(血月)入口有关。

正如下面描述的,我那天晚上的梦是预言性的,我们总是提前知道事件何时到来。这一天意义重大。就在两天前,我们获悉男孩们(译注:卡拉的儿子)会在周末离开我们,因为他们突然发现了一支新的冰球队。

突然出现的情况让我们意识到这是举行一次家庭聚会的最后机会,并决定当天和孩子们以及卡拉的母亲一起吃最后的晚餐。卡拉开车去白岩的高级公寓接她,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做饭。下午6点左右我们提早吃完晚餐,然后我们开车送卡拉的母亲回到高级公寓。接着我们去了无限门户。当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天气突然变得非常热,因为从西北偏西方向刮来了强劲而干燥的热风。当我们沿着海岸线的码头散步时风已经很大了,它的速度增加到了每小时60-80公里,几乎是一场风暴。卡拉告诉我,她在这里住了30多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风,而且来自那个方向的风都是潮湿而寒冷的,所以这种干热的风来自海洋是绝对不寻常的。

我告诉她,这股风使我想起了著名的蓝色海岸(位于法国里维埃拉)和地中海沿岸地区的热风,它是一种来自撒哈拉沙漠非常炎热干燥的风,可以达到暴风的速度。严重的话可以持续五天以上。在这段时间里,海滩的假期就会泡汤,几乎没人能在室外做任何事情,因为热风的强烈程度像吹风机一样不停地刮着,让人喘不过气来。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在码头上时,气温突然上升了几度,到达了27摄氏度。风正朝着贝克山(Mount Baker)吹去,它巍峨地耸立在落日的紫金色地平线上,向东方延伸。就像我们后来学到的,这绝非偶然。

图片1.png

然后,我们沿着海岸线驾车离开,在几英里外停下来观看当天壮观的血月上升,我们虽然预计随着海岸线变平,风刮过来的西北方向完全敞开,风力会增加,但突然气温降到了22摄氏度,风也停了。

我们知道刚刚我们已经经历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我们俩都感觉身体非常沉重和僵硬,这更增强了我的猜测,并且知道,我们已经被来自源头大量的能量和代码充电了,当我们过去访问无限门户去执行一个很重要的能量任务时经常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回到家感觉非常累,在我睡觉前一个严重的CC波又重重地打来。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因为我很少在晚上受到CC波的打击,之后我一直处于这可怕的折磨中。


2016.8.19

整个晚上我都在CC波中痛苦地挣扎,头痛得非常厉害,几乎睡不着觉。源头的能量正通过一个巨大的漏斗流入我的左脑门户和身体,以至于我醒来时全身僵硬,关节疼痛,几乎不能行走。但是我们不得不早起,因为我们预约了一次汽车大的维修和保养。一大早,我们驱车去温哥华,把车送到经销商和车间,并得到了另一辆车,因为维修应该需要半天时间。关键是,这个预约被推迟了,而且只能在今天进行,而且我们始终知道,每当这种延迟出现时都是更高领域协调的一部分,并且与我们在这个特殊的日期应该做的一些重要的光工作有关。

我们打算去温哥华的西部海滩,随便等车维修好,卡拉对这次旅行异常兴奋。她有了一个愿景,在她扬升之后,她将在西温哥华有一所房子,会在那里住很多年。她看到了一座高大的、长方形的建筑、蓝色的窗户和灰色的外墙,但不确定它是3D的房屋还是5D的建筑。我们决定从汽车销售店开车到温哥华西部,穿过市中心和斯坦利公园,站在狮子门的大桥上俯瞰在附近山坡上延伸的港口和西温哥华的建筑。

由于交通拥堵,车子行驶得很缓慢,我意识到我们正在传播光的代码。我告诉卡拉,在偶尔去温哥华和市中心的时候,我们一直在做一些重要的光工作,这一次我们在城市的这个地方传播我们突起能量场的代码,是为了最终的维间转变到来时,让这个地理区域的光之城(光明中心)的显现做准备。这证明是真的,但这里还有更多区域。在繁忙的交通中,我们很享受在温暖的天气中这样缓慢地行驶,而大多数司机行为古怪,热得受不了,但这个令人不快的事实丝毫没有打搅我们。就像卡拉后来指出的,我们正处于一个保护性的泡泡中,市中心的混乱能量根本没有影响到我们。

我们愉快地来到温哥华的西部,从一家著名的咖啡馆买了卡布奇诺咖啡和一些糖果,然后走到海滩上,坐在长凳上喝着咖啡,欣赏着海港、海洋以及附近山脉的美丽景色。然后我们开始散步。卡拉好奇地想找到那所房子,她对自己住在那里有一种憧憬。沿着西海岸的海岸线有几座高楼大厦,绵延几公里,我们准备长距离散步。

图片2.png

天气很好,空气温和,海风轻拂着我们的身体,阳光照耀着我们的皮肤。沿着岸边的长廊上有几个行人,附近公园里有许多快乐的孩子,使我们的心欢快地歌唱,回忆着我们的孩子们小时候的快乐时光。我们兴高采烈,莫名地渴望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在空气中或者更确切地说,在我们内心的空间里,有一种很强烈的期待感,仿佛某种神奇的事情随时都会降临。

当我们到达岸上最初的几座高楼时,卡拉相信已经从她的愿景中认出了她应该居住的地方。

图片3.png

耶洛因突然来到我们身边,告诉我们,我们现在把光之城新列莫利亚和整个无限门户带到温哥华,并锚定在这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昨天晚上必须带着所有必要的光编码访问白岩,并能够将我们的突起能量场与我们一周前建造的无限门户并置在温哥华(见上文)。耶洛因告诉我们,我们现在正在从无限门户到温哥华西海岸锚定新列莫利亚这座光之城,它将是北美洲的灵性中心。新列莫利亚是我们在2015年6月14日访问温哥华的维多利亚岛期间和之后建造的。然后延伸到大陆和白岩的无限入口,后者实际上离维多利亚的直线距离不超过20英里。

昨天,我们在白岩码头经历了来自西北偏北方向的热风是第五维度的风,它又一次净化了无限门户,然后把我们的代码和能量从我们突起的能量场送到了华盛顿州和贝克山,里面有一条强大的水晶网格,它将支持西海岸上的新列莫利亚光之城。这是整个北美大陆新文化、知识和灵性中心的地理位置,因此,将它延伸到美国边界华盛顿州的贝克山是很重要的,熟悉地理的人都知道,白岩和贝克山之间只有大海,这个地区已经是无限门户的一部分,也在新列莫利亚的范围内。但温哥华朝向西北偏北的方向并不在范围内,需要我们实地考察,并将我们突起的能量场扩展到那里,然后我们才能将5D光之城新列莫利亚锚定在温哥华市中心和西北地区,包括向温哥华岛开放的大港口。

当我们沿着海岸线散步时,我们终于看到了几幢高大的公寓楼,它们已经发出了5D的光线,而旁边其它比较丑陋的建筑物明显降落到更低的4D甚至3D时间线上,它们衰败的身影正痛苦地等待着当维间转变到来时,在较低时间线上不可避免的磁极反转所带来的海啸。耶洛因也立即证实了我们的印象,并告诉我们,许多居住在被5D光线填充建筑中的居民,也已经把频率提升到足够高的水平,并将迁移到新的世界,而其它建筑物将沉降,最终会被摧毁。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狂欢节期间扬升是如何真实地展开的,以及这种断裂是如何在物理和能量上将西海岸的建筑物分开的,就像小麦与糠秕分离一样。看到这场景真是令人震撼。

事实上,我们在向西走了3英里的过程中一直与耶洛因交谈。然后,话题自然转向我们即将抵达中欧的转变,在那里我们将以同样的方式激活慕尼黑/弗莱辛的无限门户,通过将其连接到我们突起的能量场这种方式来触发最后的维间转变。耶洛因告诉我们,在我们离开温哥华搬到欧洲之前,我们必须先在温哥华完成这个高能量的程序。然后,我们可以开始考虑如何开始这段旅程,因为我们不太情愿在触发转变之前坐飞机去慕尼黑,并在那里生活一段时间。我们知道在最后几天里德国会有多么的黑暗。当我们在温哥华创造了必要的能量基础设施时,我们宁愿从这里扬升,就像鲁米的高我所证实的那样,然后作为扬升大师来到中欧重复这个过程——将我们个人突起的能量场与我建在巴伐利亚州的无限门户并置,这个门户是我从2001年在德国开始建造的,自2007年以来就明确了它就是光之城新雷蒂安。后者也将是新地球和扬升人类的新的信息和科技中心(见上文的耶洛因信息)。

耶洛因在这方面有些神秘,不愿意透露太多。当时机成熟时我们就知道了。将会有一个事件将我们带领到欧洲,然后无论那意味着是什么,一切将根据“因果原则”完美地展开。因此,我们不能排除可能会有一个特定的3D事件,会让我们进行这次欧洲之旅,而在那里我们将与世界上所有的光战士一起触发最终维间分离的超新星,同时在中欧显现新的雷蒂亚,在温哥华显现沿着西海岸延伸到华盛顿州和美国雪士达山的新列莫利亚。这是对扬升场景另一个最有力的确认,自从7月12日我停止编辑网站,并完全专注于盖娅和人类的扬升,引入宇宙法则新理论的光工作以来,这个扬升场景的蓝图在过去的一个月里细节已经越来越丰富了。

当我们回到车上时,卡拉接到汽车经销商的电话,说修理时间必须要延长,因为他们发现转向有泄漏,还需要修理。而且他们必须等待备件到达才能修理,汽车很可能要到明天才能修好。我们勉强同意了这个新的维修项目,这对我们紧张的财务也是一大笔开销,开车回家。我们打算走1号高速公路,但后来被严重的交通堵塞挡住了去路,因为有一辆车发生了交通事故,整条公路都瘫痪了。卡拉动作很快,找到了下一个出口,我们决定再次开车经过狮门桥和市中心,这似乎成了另一个噩梦,因为已经是周五的下午3点,高峰时间已经开始。

1280px-Lions_Gate_bridge.JPG
LionsGateBridgeTidepoolReflection.jpg

温哥华的狮门大桥

我们进入了一个快车道,很幸运快速穿过了狮子门桥,然后穿过市中心。我事先知道为了完全完成我们的光明任务,我们必须再次穿过市中心将我们突起的能量场牢固地锚定在这片地区。但卡拉是一个司机,而且很优秀,顺便说一句,我让她自己决定去哪里和如何驾驶。但这最后的经历让我明白了,我已经变得非常有直觉,并且我应该非常专心地倾听我内在的声音,以便从高我那里获得接下来该做什么的正确信息。

回到家里,由于天气炎热和长时间的步行和驾车,我们已经精疲力尽,我们意识到不经意间已经完成了这么多光的工作,而且很清楚,这些天的扬升场景展现给我们的是多么的美妙。正如我们在温哥华逗留期间所做的其它杂务所证实的那样,我们一直在流动,这有助于从6D的水平进行这个5D体验的独特创造工作,我们从那里按照耶洛因的指示进行创造。


2016.8.24

8月24日晚上,又一次重大的转变开始了,大量的源头能量流经我那已经成为一个巨大漏斗的左脑门户。早晨开始剧烈的头痛和多处关节疼痛。CC波在早晨也达到了顶峰,8月23日,伴随着胃痉挛疼痛和类似感冒的症状又一次宣告了这波浪潮的到来,在一整天源头能量的新下载之后,我一直都处于大规模净化和一次重大维间转变的症状中。这整个事件必须为9月9日的门户做好准备。


2016.8.25

今晚卡拉睡不着,做了一个夜间冥想。耶洛因来到她身边,证实了最近三天我所经历的巨大的维间转变。之后,祂们着重提醒她要在这个最上层的母行星上推介宇宙法则,祂们告诉卡拉从现在起,对它的引进和实施,所有的门都打开了,这一转变已经创造了一个干净的局面。很快将会发生令人惊讶的事件,这将导致新理论的普及。这将发生在德国。还有更多的信息,但与这篇记事不相关。

当卡拉早上告诉我她从耶洛因那里收到的消息后,我们讨论了这一切将如何展开可能的场景。我告诉她我愿意接受任何机会,但我不想再回到旧环境下的德国,它最终的结局会非常糟糕,对我来说它们仍然是一场噩梦。耶洛因证实,在我们俩人都处于非常凄凉的情况下,我和卡拉如果不在一起相互帮助的话,本质上我们都将在2013年去世。这对我们来说并不新鲜,但想到再次回到德国体验这种情况,我就会想起这种坏的记忆。耶洛因突然来了,并强调说,德国过去的生活已经过去了,我将体验到一个真正的聚宝盆,会有许多门将同时为我们打开。将会有团队和我们一起工作,将会有人反对我们。后来我们意识到,这些人可能是所有从事传统医疗保健系统的医生和人员,因为我们将消除这一职业,并用新的积极治疗的方法取代它。


2016.8.28

今天,我们去温哥华与史蒂夫见面了,他是一位扬升大师,但不知何故仍然被困在这个三维现实中。他是卡拉的老朋友,也是我本人的老朋友。当我们在一家披萨餐厅谈话的时候,我从温哥华这座新光之城新突起的能量场中下载了大量的扬升代码。我和卡拉同时感到,我们开始非常强烈地振动,就像我们曾在白岩的无限门户中发生过几次的那样,现在我们已经扩展到了整个温哥华。我们知道我们将再次肩负起光明的使命,与史蒂夫的会面是一个更大影响的因素。顺便说一下,我们和史蒂夫的会面始终被人力资源部用来增强我们光工作的能量影响,然后与我们的能量场结合在一起。

必须说一下,那天我们下降到一个非常低的时间线,我们的身体非常痛苦,因为我们感到巨大的重量压在我们的胸部,几乎无法行走。回到家里,由于我们在城市的工作精疲力尽,不得不躺下小睡一会儿。我立即被带走了一个半小时,我的身体开始遭受来自源头巨大能量漩涡的冲击,影响到我的第三脉轮,造成强烈的恶心。然而,我瘫痪了,不能起来呕吐。我必须补充一点,我在前一整晚都有同样不愉快的经历,因此,我必须从这个事实中得出结论,我们正在进行另一次大规模的维间转移。

当我最后醒来时,我恶心极了,漩涡猛烈地搅动着我的身体和胃,我立即呕吐起来。我觉得我的胃里就好像有一把手术刀在使劲地刮动一样。之后剩下的一天里我卧床不起。我在德国也有过许多类似的情况,虽然没有如此严重的呕吐事件,但是自从我来到加拿大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我相信昨天又发生了一些戏剧性的事件,我希望能在未来的几天里从耶洛因那里学到更多东西。


2016.8.31

我们在午后的白岩与茱莉亚见面,这是时隔三个月之后的第一次。我们讨论了各种个人问题,也讨论了在温哥华建立北美新灵性中心和中欧主要光之中心的能量结构。那一天天气很冷,我们开车去白岩时有点下雨。当离开白岩区时,突然间天变得一片漆黑,铅色的云层几乎降到了我们的头顶,雨水开始落在地上。

8375667238_2319a03ea6_b.jpg

白岩著名的海滩长廊

在夜晚和整个上午,我感觉到一些非常精细的高频能量像巨大的瀑布一样降落到我们身上。虽然坏天气总是与我们下降到较低的时间线有关,但这次我们有一种感觉,我们非常接近5D和更高维度。这种感觉在驱车前往白岩时增加了,我告诉卡拉,我的感觉是,这场雨有增加大气的导电性和锚定温哥华新灵性中心相关能量结构的功能。在雨中开车回来时,我重新开始了这次讨论,并告诉卡拉,我的感觉就像是有一个新的5D矩阵被强加在旧的全息模型上,因为空气中仿佛充满了水晶。

就在那一刻,卡拉突然得到了耶洛因的确认,祂们一直陪伴着我们。祂们告诉她,新列莫利亚光之城已经完全锚定在温哥华岛,包括维多利亚三角洲、白岩和西温哥华的地区,我们带来了上周的光明代码。本质上,我们在八月最后一天所见证的,也是日偏食的开始,因此是一个巨大的宇宙入口,是进一步扩展我们启蒙的突起能量场,它与无限入口并置,使得光之城的新列莫利亚高能量的建筑完全下降并锚定在这个现实中。

当我们回到家时,雨几乎停了,道路又干了。我们感到很累,不得不躺下睡觉。我立即被带走,睡了一个小时。然后我醒来,看见卡拉在我身边,在一个闪闪发光的水晶光体中,发出白色和浅蓝色的基督之光,这是扬升大师和上帝神圣意志的火焰。我想告诉她这件事,但我瘫痪了,无法动弹也不能说话。然后,我又睡了两个小时,沐浴在最宏伟而强大的纯粹扬升能量中,这些能量像尼亚加拉瀑布一样淹没了我的能量场。我醒来时,卡拉已经不在卧室了。她在起居室,被笼罩在这些幸福的能量中。我们漂浮在一起,希望随时能够扬升。整个房子里充满了蓝光水晶体。傍晚时分,卡拉在梦幻般的状态中欢欣鼓舞,走向星辰去体验整个宇宙的幸福。

这一体验告诉我们,我们正以极快的速度和热情在温哥华建造新的灵性光明中心的能量基础,在它能充分展现它的荣耀之前,有许多阶段将这些高密度的能量锚定到这个全息实相中。但现在正在发生,创造的强度是巨大的。


2016.9.1

整日整夜的CC波,严重的头痛。这与温哥华地区的光之城新列莫利亚的锚定有关,代表了在日食门户期间的另一次维间转变。


2016.9.3

整个晚上,我都在为中欧的新雷蒂安显化做准备,在德国与许多德国人进行生动地接触。作出了许多决定,完成了许多行动。我现在想不起这些情节了,但其中有一个情景是,一家受欢迎的另类报纸的编辑要求我用德语为他的报纸写一篇特别的文章。我开始了我的新闻记者的工作,翻译了我最新的金融文章《泡沫之母》。总是手忙脚乱的,但期待即将到来的维间转变也是满怀喜悦的。


2016.9.5

在维间转变之前,这个最上层母行星的星光层面,对人类黑暗思想和情感模式最后一个戏剧化的全球清理

晚上,卡拉去附近拿一些冰球器材。几分钟后,她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头晕和恶心,这与她的左脑门户和第三脉轮有关。波浪持续了大约30分钟,她一度撞到墙上,差点跌倒。由于头晕和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她什么也做不了。隔壁别墅的邻居坐在他前院里,离她20英尺远。他在家里抽了大麻,就像是一个烟熏的房子,到外面去呼吸新鲜空气。气味很浓,他完全飘飘欲仙。几分钟后,卡拉不得不让自己清醒一些,因为她觉得她必须紧急离开这个地方,然后回家。

当她回到家时,我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因为我在另一条时间线上。她在黑暗中躺在床上,因为她对光线非常敏感。由于情况没有好转,一刻钟过去了,她终于给我打了电话。当我走进卧室时,她叫我不要开灯,因为她恶心头晕,受不了灯光。她担心自己可能中风了,但我的高我告诉我情况并非如此。起初,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强大的高音波,因为它已经在我的左脑和更高脉轮中制造了一个漩涡。有一个目的,我将在下面解释。

然后,卡拉突然提到了邻居抽大麻的事,于是我猛然意识到她被黑暗攻击了。我立即对我们的能量场执行了消除黑暗能量的程序,非常有效,从源头创造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将它们送入虚空。几分钟之后,卡拉的恶心消失了,她感觉好多了。现在她能思考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重复了两次黑暗能量的净化过程之后,我们整个晚上都在不停进行分析。我们俩人收到的图像支持了我们的解释。

首先,卡拉突然想起在两天前,她刚刚睡醒,正在冥想的时候,她看见大天使迈克带着他巨大的翅膀坐在她的床上,她问他:“你一直在我的身边,但你从来没有亲自显身。”大天使迈克回答说:“我是来告诉你,你应该每天用蓝色火焰对自己做几次保护。”他对卡拉说了几次。

然后今天,我和卡拉整天都感到很不安,等待着某种戏剧性的事情发生。我们讨论了这种情绪,但不知道它从何而来。卡拉也感到有些焦虑,这对她来说是不寻常的。然后到了晚上,她去了联排别墅,在那里经历了这一事件,起初的感觉像是一些非常黑暗的实体对她的个人攻击。但真正发生的事情是,我们用我们共同的突起能量场打开了一个非常大的入口,它与无限入口并置,无限入口现在包括整个温哥华地区,正如耶洛因告诉我们的,它将3D和5D、6D拦截开,并将这些维度连接到源头(见上文)。

抽大麻的邻居在这个提升的最上层母行星所有的3D和较低的4D时间线上建立了一个接口。卡拉和我生活在一个可移动的多维度平台上,这个平台基本上嵌入了5D和6D,我的房子也是如此。联排别墅是下降到低频时间线的一部分。当她来到联排别墅时,她改变了时间线,下降得很低。邻居提供了对这些较低时间线的拦截,然后突然间一个巨大的三维宇宙漏斗打开了,从星光层吸引了所有人类、执政官和恶魔的消极思想和情感模式,这也是化身人类被黑暗浸染行为的源头,并将它们旋入卡拉在那一刻所代表的,我们突起能量场内的巨大漩涡中。

我被排除在这个戏剧性救援行动是有充分理由的,因为我必须有清醒的意识和警惕性去进行事后的净化。正如我们后来了解到的,这是星光层中一个独特的层面,那里存储了人类所有黑暗的集体思想和情感模式。当它们进入到卡拉的突起能量场时就像砖墙一样击中了她。这种大范围的炼金术反应引起了剧烈的恶心和眩晕,使她突然变得虚弱无力。就好像整个宇宙的罪恶全力攻击了她——非常类似于我前一天“凑巧”看到的电影《第五元素》。卡拉所感觉到的这股最黑暗密集能量的巨浪,是毫无人性的,就仿佛被一股仇恨而暴力的怒火浪潮击中,因为一些黑暗的实体被困在这个漩涡里,他们充斥着赤裸裸的恐惧。他们一定完全绝望地意识到,自己被困在通往地狱的单车道上,或者就像卡拉在《通往灭亡的快车》中所描述的那样。

在这里,我必须对我过去写过的一个情况进行解释。我的能量场是独一无二的,它有着一个蜂窝状的结构,涵盖了这个行星,更确切地说是这个全息模型。它就像一个旋转的栅栏门一样工作,能够从地球上所有的地方吸收黑暗能量,并将其送入太空进行再循环。这就是我作为耶洛因净化盖娅和人类的功能。现在随着我们突起能量场的建立和扩展,这种效应又得到了广泛的增强。它与源头的连接也增强了其能力。卡拉以她巨大的光场作为催化剂,来吸引这些亿万年来一直存储于星光层中所有这些人类集体的黑暗思想和情感,然后在她的突起能量场中创造一个巨大的多维度漩涡,作为吸收这些能量的一个庞大的宇宙吸尘器。然后她把他们带到了我们家。

当时我正处于一个不同的时间线,所以我没有听到卡拉回家。我打电话给她时,她只是用微弱的声音在电话里告诉我,她遇到了麻烦。然后我就可以做净化了。在此之前,我已经从源头接收到了一个巨大的高频波,它在我更高的脉轮中建立了一个强大的漩涡,并以震耳欲聋的高音离开了大脑入口。当它最终出现时,这个波由当时围绕着我们的天使军团创造的,为了帮助我们净化整个最黑暗的星光层。

我们的解释是,消除这个星光层集体的黑暗思维和情感模式,这些模式与精英和其他低振动的人有着密切的联系,并从那里饲养他们罪恶的行为,根据“对抗升级,最终解决”的辩证原则还将升级光明与黑暗力量之间最后的斗争,就像我们网站过去所讨论的。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期待一系列重大事件的快速复苏,这些事件将导致矩阵的崩溃,并加速扬升过程。显然,这一行动计划了很长时间,标志着光明的重大转变。

值得注意的是,早上我和卡拉讨论过,根据我们的经历和本记事所记载的,在七月底和八月初狮子门的开启过程中,这个最上层的母行星上所有的化身灵魂都作出了最后的决定——扬升还是沉降到3D地狱时间线的兔子洞,并通过死亡的体验离开这个全息模型。我们可以自己观察人的行为来验证这个结论,我们知道这些人那时候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生命,现在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鲁米的高我在他的最新信息中也证实了地面上所有化身灵魂碎片的最终决定。

也就是说,很明显,在所有化身灵魂在对最终维间转变的去向作出最后的决定之后,必须对整个扬升的盖娅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全面净化,清除所有剩余的和最有弹性的黑暗能量,这些能量必然会保持到这条时间线的最后一刻,为光明与黑暗最终的战斗升级提供条件,直到根据因果原则找到解决方案。为此,所有化身的人类灵魂碎片都被强制从星光层非常黑暗能量的依附中解放出来,这些依附导致了业力,并在许多次化身生命中浸染了他们的思想和行为。许多这样的灵魂在死亡的体验之后将进入新的4D世界,她们必须摆脱这些黑暗的牵连,因为这些世界并不再受黑暗的影响。其它一些非常顽固的灵魂将被溶解在“道”中,并在稍后被重新创造,以重头开始他们的化身周期。鲁米的高我在他关键的信息中提到了这种可能性,并且在这篇记事中发布的简短消息中提到了这一事实。

我们的感觉是,这是一次关键的操作,只有在我们建立并扩展了突起能量场,并通过白岩的城市无限入口,将它连接到源头之后才能进行这个操作。当那些对大多数人类化身有害而长期影响的黑暗能量被消除之后,我们将更容易介绍宇宙法则的新理论,因为到那时,对世界扩展而整体的观念将不会有像现在这样的内在阻力。

不管怎么说,我们被我们的高我无情地抛进另一个决策和非常危险的净化行动中,考虑到整件事情的戏剧性,当时我们认为我们已经从时间线中消除了大多数黑暗能量,这对于我们的5D和6D平台来说是真实的,但并非最上层母行星所有其他时间线都是这样,我们觉得耶洛因应该向我们解释一下。毕竟,卡拉今天仍未从这场非人道的黑暗浪潮冲击下完全恢复,昨天这样的打击使她陷入了身体和情感崩溃的边缘。


耶洛因的信息—星光层的调整

卡拉·汤普森

以下是来自耶洛因的信息,关于9月5日晚对星光层的净化和调整。

那天晚上,巨大的深灰色和黑色的负面情绪和极端恐惧的云涌入我的能量场。据我所知,正在发生的事情不是真正的身体攻击,而是低频能量的大规模转移(以原始情绪和恐惧为形式的思维模式),向我的能量场涌来。就像一个巨大的入口立即在我的面前打开了。乌云向我压过来,突然产生了头晕和恶心。这种能量的泛滥持续了15-30分钟,强烈的头晕和恶心持续了90分钟。

耶洛因是这样说的:

“这些是旧时代的旧方法、旧思想、旧恐惧和旧能量协调的日子。

这一事件通过炼金术的力量实现了彻底的清理、平衡和协调,对破坏性而普遍存在的消极和恐惧能量进行调和,一个单向涡流从低频流到高频,如同一个巨大的真空被打开,将较低的振动能量拉向更高的振动平台,它背后恐惧和负面的集体意识整个平面都坍塌了。这个平面通常被称为是星光层,用这种清理方式以前和现在都已发生,这个层面已经接近完全崩溃。一旦调和完成,漩涡立即关闭。

这个事件为你现在的扬升时间线提供了动力。”

也可以阅读:

多级推进火箭解释扬升的物理学模型


2016.9.10

在我们高我的指引下,我们决定再去一次温哥华西部。卡拉对此非常坚定,并期望会发生让人惊奇的事情。我们又驱车穿过市中心和狮子门大桥,这周六非常平静,中午到达了温哥华西部。我们沿着海滨长廊散步,再一次游览了我们用突起能量场所锚定的,并在8月19日与白岩无限门户相连的光之城(见上文)。我们看见镶嵌在5D的税收大厦比上次的振动还要高。我们个人的能量和振动也非常高,而且并未偏离我们当时做这件重要的光工作时的振动。当我们来到这些建筑前面,卡拉正在看着天际线,就像这副图中所显示的:

图片4.png

她从耶洛因那里得到了一条信息,在这个地方有一个特殊的入口。城市高山下面强大而绵延的水晶网格加固了这个入口。随后,耶洛因告诉卡拉,这个入口与德国弗莱辛/慕尼黑的灵性世界中心直接连在一起,真的令人惊讶,这些天我们正在对此进行详细描述。

60137.jpg

弗莱辛大教堂——新雷蒂安的新灵性中心,它是欧洲最古老的图书馆之一,我在那里写了我那部《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

Dombibliothek.png

它是一座美丽的巴洛克大教堂:

5105817776_ff38fbbe8f_b.jpg

显然,我们和所有的扬升大师将很容易在这两座世界启蒙中心之间分身穿梭,并根据自己的需要履行我们教育人类的职责。这个消息让我们非常高兴,我们现在完全意识到了整个扬升计划是多么的先进,当最后的维间转变到来时,在这颗扬升的最上层的母行星上,展现的所有事情实在是太美妙了。

在回家的路上,卡拉突然想到我们必须再去一次白岩,扩展这座光之城和新的入口。我们再次穿过市中心,在途中,我们又被非常强大的纯扬升波浪击中。由于跨越时间线和快速的提升和移动,我感到恶心和头晕,甚至会认为在行驶过程中我会离开这个现实。我向卡拉分享了这种感觉。几分钟后,我们收到了一条重要的个人信息,证实了我们当时的感受——事件的加速导致了一个迫在眉睫的解决方案。

当我们来到白岩时,我们发现了海面上这些令人惊异的云层,正如这张照片所显示的,我们的无限门户非常类似于一艘宇宙母舰。

图片5.png

总的来说,我们的印象是,我们加固了温哥华地区的新列莫利亚,为它即将的显化做准备。我们在那天感受到的扬升场景加速,应该归因于9月5日卡拉和我对整个星光层人类集体思想和情感模式的大规模净化,然后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继续集中精力于9月9日的门户开放。9月10日,这个巨大的开放会带给我们纯的扬升能量,它会给我们一个暗示,当它完全展开时,我们将经历怎样的最终扬升。


2016.9.12

新地球—新的开始。从源头下载蓝色和洋红色的光建立新的矩阵

9月5日以来的最近几天,我继续在净化人类的渣滓和集体焦虑,并消除集体黑暗思想和人类模式在星光层中产生的后果,我根本不喜欢它。我在过去的16年里一直在从事这项肮脏的工作,并从一开始就藐视它。今天我感觉好多了,决定邀请卡拉到白岩新月海滩的一家鱼餐厅吃一顿小午餐,并清理我们的能量场。事实上,我的高我作出了这个决定,正如我们将在下面看到的,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卡拉对我的邀请感到格外兴奋。这让我觉得今天会发生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就像我们自发决定做某件事时经常发生的那样,卡拉正在潜意识中意识到了这一点。

天空晶莹湛蓝,阳光灿烂,空气清新,海面上有阵阵微风。我们吃午饭是为了眺望大海和西温哥华,和它后面的群山,也就是说,我们俯瞰了新光之城延伸的整个地区。然后我们走回我们的车,就在这时卡拉的电话响了,茱莉亚打的电话。她告诉卡拉她在新月海滩的另一边,问我们在哪里。卡拉告诉了她,然后我们走回海滩散步。当我们见到她时,茱莉亚告诉我们,她今天毫无理由地被驱使着来到新月。现在,我们又意外地邂逅,我们知道我们在这里是为了做一件特殊的光工作。我们坐在长凳上,眺望温哥华和群山,然后,卡拉和我告诉她我们在过去几天中为温哥华创建光之城所做的光工作。

图片6.png

茱莉亚对我们创造工作的范围感到非常惊讶,这时她开始与她所说的“蓝光存有”沟通。她起初不知道祂们的存在,但卡拉知道他们是“蓝星存有”。祂们告诉她,我们在今天聚会是为了传送和传播来自源头的蓝色和洋红色的光。基本上,一开始是蓝光的波浪,然后是洋红光与蓝光混合的星光。我必须在这里把茱莉亚作为一个管道用她第三眼看到的图像与卡拉看到的进行确认。正好相反,我一小时前坐在餐厅时就有了一次CC波引发的头痛,在和茱莉亚海滩聊天时我头疼得要命。因此,那天我并没有那么多的视觉力。也没有注意到卡拉看到的这些无形的蓝星存有,祂们直接来自源头,就像巨大的光柱高高地延伸到蓝天。

这些蓝光存有告诉我们,本质上祂们在一起是在发送和锚定新的蓝光和洋红光到盖娅和整个人类中。然后茱莉亚被狂喜地带到了宇宙中,从上面看到地球是一个小小球体。她开始挥动着手臂画着圆圈,就好像她在为整个地球均匀分配和包裹着这些能量一样,并要求我我们也跟着这样做。我们讨论了这些新能量的品质,并确认它们与我们网站上介绍和讨论的七道圣火不同。

然后我问这些蓝光存有,从源头传播这些光的目的是什么,祂们告诉我们,“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一个新地球”,并且,随着地球沉浸入这种蓝色和洋红色的光中,新的基质正在形成。我们环顾四周,看到到处都是蓝光——特别像海洋表面的深蓝色。这片海湾的水通常是白色的,因为它相当平坦,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像那天这么蓝。卡拉看到从天空中落下巨大的蓝色光柱。

然后我提出,只有当我们消除并瓦解了整个星光层的集体黑暗思想和情感模式之后,才能够完成源头这些新的光线和代码的关键传输。一直都是这样——首先,旧能量必须在新能量到来之前被消灭掉。这遵循了第一定律能量守恒定律,这是宇宙法则的一个应用。因为这个原因,我又有了一次源头能量大量下载导致的CC波,与它同时运行的是一次释放低频黑暗振动模式最后残余的清理工作,这实际上我从9月5日就开始做了。重要的是,这一事件发生在9.9.9门户的日子,它完全抵消了黑暗势力利用9.11这个对他们来说吉祥的黑暗日期来策划一个新的心理战,黑暗势力在这一罪恶行动的十五周年之际,再进行一次行动所产生的对人类奴役的效应,比现代历史任何其他事件都更有贡献,然后第二天,轮到我们作为耶洛因介绍源头的新蓝光和洋红光,这是建立新扬升世界新矩阵的基础。

当我们完成下载之后,我的头痛开始消退。然后,我们讨论了这个高能量的事件对于在这条时间线上介绍宇宙法则的影响,这是我们主要的目标。茱莉亚有了一个图像,我很快就要和联合国的所有国家进行对话并提出我的新计划和改革——这个图像我们过去也曾经有过,但从未与她分享过。这些计划将受到所有人的热烈欢迎。显然,她首先提到的是新的星芒货币,将取代现有的猎户座货币奴役制度。在这个图像中,联合国是整个人类的象征,因为这个已妥协的机构是世界新秩序的前身,在最终的维间转变之后,它将在新世界中被淘汰。

到目前为止,整个九月都非常忙碌,就像七月和八月一样。我不知道,如果我继续像过去那样把精力投入到编辑网站的工作中去,将会有多少精力做这篇记事中所有的光工作。回顾过去这两个月的时间,它代表了扬升过程中的一种显著的高潮和加速,现在很容易看出最终的峰值,以及何时到来的清晰度。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它正在发生,从现在开始我们的创造潜力没有限制。


2016.9.13-14

这两天,来自源头新的蓝光和洋红色特征的光线极为强烈,这些光被下载到我们身上,并通过我们进入盖亚。9月13日,我们去了附近的山脉进行短途的徒步旅行,并与山下面的水晶网格连接。我通过调用,将下载的蓝光和洋红色光线输入到网格中,蓝光存有一直围绕着我们。当我们远足之后回到家极度疲倦,并被一次强大的扬升波击中。强度超过了以往的规模,我们都被带走了两个小时。整个晚上的振动都是最高的。

今晚,我有了一次左右脑交替出现的CC波。今天早上,CC波仍在继续,我强烈感觉到不可知论的大众,特别是执政阴谋集团的愤怒和绝望,他们现在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已经输掉了全球的反人类战争,除了完全投降他们别无办法。这个矩阵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崩溃,未来的日子里充满了戏剧性和兴奋点。


原文链接: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6/09/the-creation-of-the-three-spiritual-world-centres-of-ascension-part-ii/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建立扬升后的三个灵性世界中心 - 第一部分下一篇:给光之工作者的一封公开信—2011年7月8日
进一步阅读
* 新5D地球的消息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内在的恶魔投射和灵魂年龄的差异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新柏拉图主义的美德、灵魂和存在的概念
* 我们光明的未来
* 新柏拉图主义与基督教:用公理化修正新柏拉图主义
* 2019年5月能量报告
* 阿莫拉的扬升命理学解读
* 先验生物物理学的实际应用
* 先验生物学替代宗教信仰
* 先验医学和生物学基础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