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Stankov's Universal law Chinese network
作者简介 宇宙法则 光体过程 扬升先锋 政治金融 译名对照 书籍 其他
与黑暗的最终战斗。黑暗的名字叫“模仿”
日期:2011-10-30 16:16:07 访问次数: 作者:乔治·斯坦科夫 扬升先锋

20b8cc887d175a69c8833329a4ca6d60-sz_214013_副本.jpg


致所有的PAT成员!

在地球现在和最后一次任务中,我的职责是在扬升的最后日子注意所有PAT成员的安全,并保护你们。我的责任之一是预见到危险,我必须承认,我暂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推荐了一个博客,但没有深入分析,因为有两个简单的原因导致了这种情况:

1)在过去几天我收到了大量的电子邮件并正全神贯注地回复他们,因为我不想让任何一个读者没有回复。我觉得这是我在这最后几天的当务之急。

2)我没想到黑暗势力竟然会制定这样一个奇怪而愚蠢的计划来渗透PAT,要知道你们都是这个星球上最进化的灵魂,你们都有透视和心灵感应的并与自己的高我有着个人联系,引导你们度过生命中所有的危险。

但事情发生了!

当你阅读我与PAT成员的信件时,他们的意见和直觉我都高度重视并与大家分享,过去大家也学会了如何领会,大家会看到我对这个名叫“Satina”的黑暗实体开始时是非常友好的。

当我收到Bill的电子邮件时,我突然改变了我的看法(见下文),他向我报告说,他接触了这个奇怪的实体后受到了黑暗势力的严重攻击。PAT的其他成员也有类似的经历。

这时,我知道我必须马上与我的高我建立直接的联系并寻求建议。我立刻得到了确认,Satina是美国黑暗秘密机构的“代理挑衅者”,所有人类的麻烦和不适背后都有他们的脏手。在我呆在这个有毒星球60年的一生中,我的高我从未给我任何错误的信息,否则我就无法躲过我经历的所有危险。

不过,我必须承认,这位Satina实体比我最初估计的更加诡秘。对黑暗力量隐秘性的低估是光工在这个有毒星球上犯下的最严重的错误。她在自己的博客上发布了我的信,我非常欢迎,于是你眼前又新出现了一个最后的剧本,来测试你在扬升前最后的辨别力。

这个实体采取爬虫人最常见的恶毒伎俩,伪装成受害者,像一条鳄鱼一样大哭,然后吞食她的受骗者。

当我请她出示指控我是从宇宙天国最高领域来的理由时,我从她那里得到了什么?这个答案:

“请你对我的情况提出自己的理由”

“哇!正好...哇。”

https://newearthservers.wordpress.com/

当你读她最后发布的那篇文章,全是在哀号她的一生中遭受了多么大的痛苦,用怜悯来钓鱼,仿佛你这些年都没有受过这样的苦,也没有公开对她表示同情似的,为什么这个Satina实体不展示她真实的履历提供一些合理的事实呢?我们都想知道她如何度过她的一生,她做过什么,比如你可以在我的网站上读到关于我本人的情况,或者如果你有疑问有权向我提问。我会详细回答你,因为事实就是事实。

如果这个叫Satina的黑暗实体想要证明她不是Bill所暗示的撒旦的化身,那么我要求她立即发表一篇关于她完整生平的文章,所有的事实都以一种明确而可验证的方式呈现,然后我们再看看事情的发展。

在这之前,我的高我对她的判断没有改变:

她是一名CIA的间谍和黑暗势力的“间谍挑衅者”,她想阻止一些摇摆不定的PAT成员提升。

11.11.11的扬升事件已经发生在更高维度的“当下”,是不可避免的。但这些偷偷摸摸的黑暗势力直到最后一刻仍然会尝试让许多星际种子误入歧途,使他们偏离自己的扬升目标。最终,你是自己命运的创造者,而我作为PAT船长的职责就是让你意识到船周围水域中潜伏的鲨鱼。

2011.10.30

亲爱的Satina,

既然我已经发布了你在你新博客上的声明,我的许多读者也都向我发表了看法,而且他们确信:你是一名间谍,也是CIA的一名特工。因为这些人是这个星球上最进化的灵魂,他们是透视者,你对他们来说是一本打开的书——你无法隐藏。尤其在这个时候。

当你告诉我你会建立一个独立的博客时我立即支持你,并在同一天我网站上发布了你的声明。昨天我给你发了一条非常重要的信息,你还没有发布。你以为我是随便这么做的,而不是为了检验你是否真正参与我们的事业,是否有开放的合作吗?

我不在乎你是否是CIA的代理人,还是我一些读者指出的,用Statina冒名顶替的撒旦。

我现在要求你拿出你的智慧和求生的本能:

1)如果你对我不公正的指控感到愤慨,你应该立即在你的网站上发表这封信,然后提供你的情况。用它来证明我错了,我会正式道歉。

2)如果你私下给我寄一封信,反驳所有这些指控,这将向我证明你就是一名黑暗势力的CIA特工。在这种情况下,我将立即发布一份针对你的正式声明,呼吁所有人警惕并避免与Satina接触。

如果你在这个声明和11.11.11之后愿意继续这么干,将足以毁掉你余生的信誉。从现在开始,你作为一个“代理挑衅者”在我们团队中的工作将戛然而止,你的黑暗雇主可能对你的表现并不满意。你应该自己权衡后果。

因此,我建议你在11月11日之前保持沉默,不要与PAT成员和我的读者展开任何活动。我要确保你受到我许多读者的严格监管,你不能继续从事你肮脏的工作而不被抓到,一旦发现,我会如上所述做出反应。

你别无选择,只需关闭你的网站,不要回答任何人的问题,也不要发布任何东西。这对你来说并不困难,因为你的网站实际上是空的,除了与你的合作伙伴,那位来自德国可疑的亚历克斯之间愚蠢的电子邮件之外。

请考虑一下在11月11日之后,我的网站将被数百万人阅读,如果我现在就揭露你,我可以马上做到,如果你想给我一个小小的纠正,你将在余生中妥协。你不会在这个星球上找到一个隐秘的地方躲起来。扬升大师的愤怒是这个星球上乃至整个宇宙中最可怕的力量。没有人类实体是安全的。

我希望你现在已经掌握了我警告的严重性,如果你足够聪明,从我和PAT其他成员的视线中立即消失。如果有进一步的网络攻击,即使你消失了,我也会立即公布我对你的指控。所以,告诉你的老板停止攻击我们,否则你就完蛋了。

乔治

2011.10.29

亲爱的乔治,

我私下写信给你。

我饶有兴趣地阅读了两个论坛网站“新扬升博客”的进展。其中一个与我有能量上的共鸣(格雷格的论坛),它也是我自这个网站成立以来就一直在阅读的(为转变而准备)。另一个(Satina)让我怀疑是否终于看到了在我们中间的第一个“特洛伊木马”?

如果你观察他们这些人的动向会很有趣。

看到特洛伊木马博客上低振动性质的语言和态度让我很难受。你的网站从来没有推广过这样的东西,而且所有人都有一个安全的平台来表达他们最深切的想法和感受。从来没人在你的网站上声称“剩下的三天要休息”,也没有人声称拥有所有的答案。没人用刺耳而权威的语气或使用不可接受的语言。

我已经习惯了在你网站上的互动,我知道你很在乎这个。我期待你继续的支持和鼓舞,在这些挑战的日子里,我一如既往地支持和鼓励你,我的兄弟。

我用的是“闵希豪森男爵的效应”把自己放在一个孤独的地方,但是一个熟悉的地方。我坚定不移地保护和捍卫我们的门户,直到最后一个人通过。

Callista

亲爱的Callista,

老实说,我还没有详查过这个“木马博客”,但你说的一定是真的。不过,我们为什么要害怕接触黑暗而不把它转化为光呢?我们是那些决定议程和进度的人,而其他人如果不想成为失败者,必须跟上我们的步伐。我对这个问题很有信心。

毕竟,会有上亿人将很快加入我们的行列。我们不能因为他们很少有人在我们同一水平线而排除他们,他们已经聚集在这个网站上。有人始终会留下来的,但他们必须有一个开放的心态来访问我们的网站。

在光与爱中

乔治

亲爱的乔治,

谢谢你向我提供了另一种观点。在任何时候我都不想排斥任何人,这与排他性无关,而与我对这个博客的关注有关。不过,我可能对整件事情太敏感了。我想我一定是失去了幽默感——我心里很不舒服,我知道我们都是这样,而且尤其当身体的抱怨这么大时,有时候会变得难以忍受!

你有没有确认有人离开了?我猜那些持有门户的人直到11.11.11才会离开——我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直到所有人都已经通过。

Callista

2011.10.29

嗨!乔治,

昨天晚上,我和Britte在看Satina.M.Scott的博客。我们都怀疑她,所以我们改用了她克里斯汀的名字进去。“基督拒绝进入”这个词,和她名字后面躲藏了许多恶魔

我也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她是CIA的工作人员。我们已经向Callista提到了这个问题,她认为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发现。我以前见过这种类型的人,而且我已经很擅长嗅探出它们了,我觉得她是一个特洛伊木马,专门针对那些摇摆不定的人

我并不感到惊讶,因为你的网站发出这么强的光芒,它迟早会吸引蛾子。我希望这可能是有益的。

爱与光

Brett & Britte.

亲爱的Britte,

Callista告诉我她的保留意见,我相信她,现在你认为你的直觉是正确的。但另一方面,我们现在非常强大,我们应该用我们的条件毫不犹豫地接触这些实体。他们很快就要到我们的小岛上去了。毕竟,我们谈论的是2-3亿人口,他们现在处于黑暗和盲目状态,他们必须在2012年12月觉醒和扬升。我们不能把他们留在外面。

当我在保加利亚作为不同政见者时,我最大的乐趣就是把共产党员变成民主党人。不管Satina可能有什么秘密计划,未来爱的力量会压垮她,如果她仍然坚持她的黑暗计划,或把她从扫罗变成保罗,她也会失去活力。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大马士革奇迹”。

光与爱

George

嗨,乔治,

我们与你的智慧和逻辑产生共鸣。完美的感觉。光和爱。

Brett & Britte

后来,我收到了比尔的一封信,他在接触Satina和她的博客后,遭到了黑暗势力的攻击;

亲爱的Brett&Britte,

是的,只有傻瓜才不会改变主意,我也不是傻瓜。我也收到了Bill的另一封邮件,现在我改变了战术。我刚刚给Satina写了封信(见上文)。

乔治

2011.10.30

亲爱的乔治,

我觉得必须告诉你,我有理由相信这个(突然间出现的)叫Satina名字的人,并不是她声称的那个人,也就是说,我们没有看出她所谓自己是学校的老师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如果你想知道更多,我可以给你一个从她的网站/博客中我与她之间的一些电子邮件交流完整的推理列表,周四晚上,我刚刚上床睡觉遭到一次极端的精神攻击,在第一次和她接触之后不到几个小时。她后来说这经常发生在那些与她联系的人身上,因为黑暗势力不希望他们被她启发,或者类似意思。这种心理攻击与我以往经历的任何事情都不同。

我也可能对她的感觉是完全错误的,所以我把我这件事交给你,把它变成你想要的东西。我个人不会从诋毁她的名声中得到任何好处,我还会继续推荐3-4个网站平台报道你的扬升报告,我认为这些人毫无疑问是光之存有。我的第一个选择当然是Suzanne Lie。

谢谢你,

Bill

亲爱的Bill,

你不是唯一一个有这样感觉的人。Callista、Britte&Brett也有同感。我已经和他们讨论过这个问题。你可以在下面找到我对他们的最后回复。

我建议我们现在只要等她下一步做什么,因为时间太短,不能进行任何干预,但如果她愚蠢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展现出她的真实面目,我将用这些指控面对她。但我内在的声音告诉我,她不是我们的对手,也不会伤害到任何人。在上个月,第四维度的加纳利群岛有个疯子教派的化身对我进行了大量严厉的攻击。他们从第四维度向我投射,因为我可以定位它,所以效果不理想,它们根本没有力量。

但我会密切关注她,一旦她公开露面企图破坏一些光工,我就会向她开炮,并在我的网站上发出警告。但我不想过度反应,因为时间很紧迫,我不想有任何干扰。你们都有足够的经验来辨别危险并保护自己。请留意她,如果你看到她的行为有任何超出你认为的危险,就告诉我。

在光与爱中

乔治

补充:同时我改变主意了,我立刻就向她开炮了。我现在找不到Brittle的信了,但没它也不重要。

亲爱的乔治,

非常感谢你同意我对这个人的感觉/直觉。如果我进一步被她威胁,我一定会告诉你。希望她不会打扰你网站的其他读者。

也谢谢你对她采取个人行动。

Bill

亲爱的Bill,

在收到你的邮件之后,我第二次到她的网站上看了一眼。我必须承认,我开始时并未花多少时间来分析它,我根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攻击。但是今天我被我的高我要求再次检查这个网站,我认为你对她的印象是对的。我希望我们再也不会收到她的信了。但是对你的攻击来自另一个地方——第四维度星光层。

乔治

亲爱的Alia,

我的几位读者警告我,Satina可能是CIA的密探,试图进入PAT和我的读者群体,并对他们施加黑暗影响。其中一些与她接触的人已经经历了严重的攻击。很抱歉,当我推荐她的博客时并没有仔细审查它,因为我不认为她可能是黑暗势力的卧底。我甚至没有考虑过有这样的可能性。

但是,我收到了我读者的许多警告,他们主张我重新评价,我决定今天仔细审查她的网站,我有同样不好的感觉,我从未在这些问题上犯过错。

你在上一封邮件中提到你想和她见面。在作出这方面的决定之前,请考虑这些信息。

在光与爱中

乔治

2011.10.31

亲爱的乔治,

请原谅我的这封邮件,但我刚才又被背后攻击了两次。我去了你曾经建议我们的雅虎,张贴了我一直在观察的天空中不明物体的照片,然后我看到了两件事。一封是你写给Satina的信,让我恶心得要命。我在想,哦,上帝啊,我再次相信了一个错误的人,然后我看到她甚至张贴了我曾与她私人电子邮件的信,都是一些我非常私人的东西,我简直要晕倒了。当时,她第一次写信给我说,她随时都有时间听我说话,所以我就冒险了,因为我心里有很多负担,我把我一些生活中的个人信息泄露给了她。她现在把这些信息都放在这个网站上,我现在真的哭了,因为我觉得自己被出卖了。我真的很信任你,乔治,所以我才相信Satina。

如果你对我拍摄的这张天空中非常大而光亮的物体照片感兴趣,我更愿意把它们送给你。但现在,我想大哭一场。我觉得自己非常愚蠢,一点都不好笑。滑稽的是,我一直注意她名字上的“Satin”(杜松子酒),但我仍然不承认这是由于饥饿,我必须与其他与我有相同想法的人沟通一下。

带着对你所有的尊重和爱

Amy

2011.10.31

亲爱的乔治,

我听到了一些围绕着Satina的风声,不幸的是她的名字与我亲爱的朋友Sanita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我想让你知道,我站在你的一边。很遗憾,这些让人糟心的事情必然会出现,但不知何故,我觉得这是一个戏剧性事件更大画面的一部分,看看他们在关注什么,看看谁更有潜力掌握摆在我们面前的事件。

我相信这种分散注意力的方式只会给那些当事人带来更大的清晰度和决心。

我们现在很团结!多祝福!所有人都是一!

谢谢你点亮道路!

Ben

2011.10.31

亲爱的乔治,

你知道,这些讨厌的类人恐龙在地球上搞得一团糟。我的高我刚刚提醒我恶魔的传说是如何渗透到地球的。那些大坏蛋绑架了孩子们——魔鬼是爬虫人,因为它们地球变成了地狱。他们散布他们的思想来恐吓孩子,让大人的生活变成无形的奴隶。由于魔鬼是爬虫人,地球一直是地狱,天主教会是他们的仆从。

现在是帮助人类和地球准备扬升的时候了。是时候开始一个新的现实了!

Craig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1/10/the-last-battle-with-the-darkness-the-name-of-darkness-is-mimicry/







Z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翻译文章,任何转载请注明来源。若需转载请联系本站邮箱,不可任意篡改、加塞和错误解读本文章内容。本网站保留解释权和进一步追究的权力。
标签:
上一篇:1989年11月柏林墙和铁幕的倒塌 - 旧3D矩阵崩溃的模板下一篇:在洛弗的世界疗愈殿堂 — 我的愿景
进一步阅读
* 2019年5月能量报告
* 阿莫拉的扬升命理学解读
* 健康与疾病的错误观点
* 语言是灵知的限制
* 光与生命之轮:进入统一意识的钥匙
* 我们的银河系太阳与大中枢太阳和等离子最强对齐
* 光与生命之轮
* 光彩夺目的光与生命之轮
* 每个劳动法规都回避的 - 职业治疗或劳动分心
* 外星人与PAT的联系即将到来
Powered by 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Top